第十三节 大功告成


  从空灵的状态中退出来,左莫**良久。难道这就是顿悟?他有些喜欢又有些遗憾地想着。

  果然,之后他施展几次【草木诀】,没有一次出现刚才的空灵状态。但他的指法明显shàng了一台阶,流畅☆许多,尤其是指法和灵力的配合,仿佛突然找到了诀窍,手指只要一动,灵力便随之变化,默契无间。

  华丽的指法,恐怖的效果,让所有原本还有些忐忑的女弟子们全都乖乖闭shàng嘴。

  左莫也没◎有想到效果竟然如此强烈。

  【草木诀】的霸道大大超出了他的预计,他心中不禁暗自警惕,以后施展【草木诀】的时候一定要小心。

  接下来的事情便简单了许多,只重新把灵田犁一遍,便可种shàng灵草。

  女弟子和种植灵草的方式让他大开眼界。只见一位女弟子从腰间取下一节竹筒,拔开塞子,里面爬出一只金色的蚯蚓。她念动口诀,金蚯蚓一头扎进灵田中。

  片刻,灵田忽然泥浪翻滚,持续半柱香时间方止,灵田已经翻了个底朝天,奇妙的是,竟然没有一点泥土溅出灵田。

  左莫不禁大感兴趣:“这是什么东西?倒是方便啊!”

  李英凤闻弦歌而雅意,会意道:“我们都叫它翻泥蚓,不是什么高级货,不过用来翻田,效果不错。待会送师弟几只,用来种植灵谷,也是个帮手。”

  左莫大喜:“多谢师姐!”

  新翻的灵田中,女弟子们立即洒shàng灵草种子。灵草的种植没有灵谷那么讲究,只要洒得够密。

  洒完之后,左莫便见一名女弟子准备施展【小**诀】,便自告奋勇道:“可是需要施雨,我来吧。”

  投桃报李,总不好白拿别人的东西。

  李英凤大喜:“听说师弟的【小**诀】达到第三层,今日恰好能一睹为快!”

  【小**诀】是左莫最熟悉的法诀,几乎不需要任何准备,稍掐法诀,云雾汇集,出现在灵田shàng空。

  淅淅浰浰的银丝没入灵田,空气中洋溢着生机,众人只觉精神一振。

  第四层【小**诀】和第三层还是有种相当大的区别,刚刚施完雨,灵田shàng空浮现一道彩虹。

  就在众人赞叹时,忽然有名女弟子指着灵田尖叫:“天啊!你们看,抽芽了!”

  果然,灵田中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一片细嫩浅绿小苗。

  左莫取出刚才那颗草木精珠,再次施展【草木诀】,它立即化作无数股绿线,没入灵田之中。

  灵田中浅绿的幼苗顿时绿色深了几分,长势喜人。

  “师弟果然名不虚传啊!”李英凤真心赞道,这位名不见经传的师弟,似乎有着层出不穷的手段,总能给她带来许多意外的惊喜。而且她发现,左莫无论哪项手段,都和她打听得到的有不少偏差。★

  他要隐瞒什么?李英凤第二次不自主地想到这个问题。

  【草木诀】配合【小**诀】,效果出奇的好,效率大增。李英凤倒不在乎左莫究竟用什么办法,她只希望能够迅速产出灵草。

  为了■加快速度,左莫连续几天,除了每天去冷雾谷施一次雨外,其他时间全都在东峰。他也第一次享受到用晶石来恢复灵力的奢侈待遇。

  人的身体就像个容器,想要容纳更多的灵力便需要不duàn增大容量。如何增大容量呢,最简单的方法便是改造身体。不duàn地动转灵力,灵力不duàn地强化经脉,使之能够容纳更多的灵力。

  晶石内的灵力纯粹浓郁,远超过空中游离的灵力,吸收起来更加容易,对经脉的改造效果也更加明显。

  这几天,左莫没日没夜重复着【草木诀】和【小**诀】,四百多亩灵田的工作量,由他一个人完成。

  女弟子们也终于看到他工作时的疯狂和投入。

  施展法诀,手持晶石打坐,再起来施展法诀,到灵力耗尽,再打坐……

  连她们在一旁观看都觉得疲乏,可左莫却一遍遍重复,浑然不觉枯燥。

  左莫当然不觉得枯燥!

  这么奢侈的待遇,他连做梦都没想过。如此大好机会▲,不好好利用,傻啊?

  他毫不吝啬灵力,每次都把体内灵力耗得干干净净!然后拿着晶石,一阵狂吸。

  这几天,他的收获是巨大的,哪怕没有那十颗晶石,他也绝对会答应。从来没有如此汲取过灵力的◇经脉,就像干涸土地,一下子降下许多雨水。短短的几天时间里,他体内的灵力增加了大约十分之一,经脉也大大强化。

  除此之外,一遍遍反复使用【草木诀】,熟练度直线shàng升,隐隐有突破第二层的迹象。

  看着绿油油的灵田,所有的灵田全都重新种shàng灵草,这也意味着,工作完成了,他心中充满了不舍。

  “什么时候,还能遇到这样的好事啊!”

  他心中长叹。

  五天时间里,消耗了五颗二品晶石,也难怪左莫意犹未尽。

  不过好在,十颗二品晶石足以弥补他心中的不舍。

  李英凤心中的石头也终于落地。虽然花费不菲,好在终于把棘手的问题解闷了,而且还结交了一位厉害的师弟,她相当满意。

  一张一驰,文武之道。

  回到小院的左莫,腰包鼓了,心情很是悠闲。

  但每天的功课,他依然从未落下。虽然打坐的效率远远无法和使用晶石相提并论,但左莫依然坚持。晶石内的灵力虽然精纯容易汲取,但是却有些霸道。平时打坐汲取灵力虽然很慢,但是十分温和。

  从长久来看,过份依赖晶石很容易留下隐患。根基深厚的门派,大多都有法子化解隐患。但对左莫来说,这实在很遥远。

  当然,最重要的是,左莫可没有那么多晶石去挥霍。

  除此之外,他现在主攻【庚金诀】和【草木诀】。【庚金诀】已经有第二层的水平,【草木诀】突破第二层也时日不远。若是这两种都能突破第三层,再加shàng已经第四层的【小**诀】,他足以成为一名灵植夫。

  哈,到时候,晶石滚滚而来……

  一连几天,他心情都大好。

  每天悠然跑去冷雾谷进行每天一次的施雨。药田里的灵药长势良好,第四层的【小**诀】效果显著,灵药比之前看更加充满生机。每当他开始施雨时,药田里的灵药整齐地随之摇摆,状似欢愉。左莫的心情也往往随着这些灵药的“舞蹈”变得开朗,对这件硬塞给他的工作,排斥情绪也消除不少。

  冷雾谷的药田是三品灵田,灵气充沛。这些灵药灵性也远超过普通的植株。

  前段时间的霉运一扫而空,他的生活重现光明。

  和往常一样,临走前检视了一遍,☆确定没有出现任何问题,他才从冷雾谷退了出来。

  刚从冷雾谷退出来,没走久,忽然听到前面传来人声。

  “lǎo黑头也真够惨的,灵谷居然染shàng这种怪病,今年估计颗粒无收了。明年只怕连☆灵谷都种不shàng,一家lǎo小,日子就难过了。”

  “哎,这都是命!我是担心,这怪病会不会散播,要是我们的也染shàng了,那就惨了!”

  “可不是!lǎo天保佑啊!我还指望今年的☆收成,去换一部剑诀呢!”

  “我也是!”

  ……

  怪病?左莫心中一动。

  种植灵谷,最怕的就是那些不明怪病。一旦出现了,基本是救不活的,一年就血本无归。这两年,左莫就▲曾亲眼见过几位师兄因为运气倒霉,连门派灵田的租费都交不起,而被逐出门派。

  前段时间给lǎo黑头施雨的时候,他的灵谷长势很不错啊,怎么突然就染shàng怪病了呢?左莫有些奇怪。

  若说门派中过得最不容易的,大概就要数lǎo黑头了。他拖家带口的,儿子据说修炼天赋不错,拜在一个小剑门里。每年必需给门派交纳的贡奉不是一笔小数目,加shàng修炼所需要的各种材料、晶石,花销颇大。

 ○ lǎo黑头炼气五层的修为,租了整整两百亩灵田。他所有的时间,全都花在种植灵谷shàng,这十年间修为未曾增加半点。可即使如此,他每年赚取的晶石也不过堪堪够用。

  今年lǎo黑头尤其拼命,据说■他儿子已经到炼气七层的关口,为了让儿子早日突破七层大关,需要不少晶石。

  交给门派,让门派长辈多多提携,这是不成文的规矩。

  除此之外,lǎo黑头还寄希望另一个方法。

  没有灵脉的地方,空气中灵力十分稀薄,若是想依靠这些灵力转换成自己体内的灵力,极其缓慢。

  家底厚实的修者大多采取两种方式。一种便是长期服用灵谷,灵谷所蕴含的灵力虽然不高,但是性质温和,易于吸收。而另★一种方式便是直接从晶石中吸收灵力,这也是最迅速的方法。而且,使用灵石,对关卡的突破尤其有效。

  lǎo黑头便是想用这种方式,来让儿子突破七层大关。

  左莫决定去看看,而且若真的会扩散,◆那自己的五十亩灵田也势必会受到波及。

  山脚下的灵田围了许多人,左莫一眼便从人群中找到lǎo黑头,那张黝黑的脸如今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眼神空洞绝望。

  而前不久左莫才施过雨的灵田则让他吓了一跳。

  青翠欲滴的灵谷如今几乎全都枯萎,叶片和主干都透着一股黑气,任谁看到这般情景,都会肯定这些灵谷死定了。灵田边缘的汇集了许多师兄,他们三五成群,低声议论着,声音中无不充满担忧。

  “郭师兄来了!郭师兄来了!”

  人群中有人欢呼,lǎo黑头绝望的瞳孔突然升起一丝神采,猛地从地shàng抓起来。

  郭卢师兄是本门【庚金诀】修为最深者,在数年前便突破第二层,最近有消息称,他快突破第三层。一直以来,若是灵谷出现什么疑难杂症,大家首推郭卢师兄,而他也不负重望,数度救活了在众人已经必死的灵谷。

  郭卢师兄赤脚短裤,苦巴巴的脸shàng满是皱纹,形似lǎo农,当他看到成片枯萎的灵田,不禁脸色微变,旋即恢复正常。

  这个变化极其细微,却恰被左莫捕捉到。早在看到枯萎的灵田,他心中就有不好的预感,当看到郭卢师兄神色变化,心中不祥的预感更重。【庚金诀】大有进益,他明白的东西多了许多。

  若是普通的虫害之类,枯萎的叶片是绝对不会泛黑。这丝黑色死灰,让左莫有些心惊肉跳的感觉。

  lǎo黑头几乎是冲到郭卢师兄面前,撕心裂肺地喊:“师兄!救我!”

  看着lǎo黑头绝望的神情,郭卢脸shàng骤然浮起一抹酡红,郑重道:“必穷我所能!”

  他走入灵田。

  所有人的目光,全都汇集在他身shàng,没有一丝议论声,大家都目□不转睛地盯着一步步迈向灵田的郭师兄。

  郭卢师兄神色肃然,走到一株枯萎的灵谷前,蹲了下来。仔细检查起灵谷各处,还扯下枯萎泛黑的叶片,放到鼻前嗅了嗅。他检查得极其仔细,几乎走遍了整片灵田,花了大■半个时辰。

  他脸shàng疑惑的表情越来越重,似乎遇到什么不可思议的问题。

  他摇摇头,脸shàng表情依旧疑惑,手搭shàng一株枯萎的灵谷。

  同样通晓【庚金诀】的左莫精神陡然一振,他知道,最关键的时候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