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节 蒲


  左莫悠悠醒来,头还有些隐隐作痛,但是和之前全身被斩断的痛楚相比,要减轻许多。

  想起昏迷前的事,他脸色骤然大变。

  他本就是个心思剔透的人,头脑清醒的情况下,思路清楚无比,前因后果很快便想得通透。几乎不用想,一定是那颗黑色pú公英种子搞的鬼。

  释放剑意的是它,然后来要挟自己的也是他。

  想到此,左莫心中顿时怒火中烧。

  居然坑到咱头上,简直是不想■活了!

  他忽然想到自己昏迷前似乎说了什么,脸色不禁微变。该不是自己没坚持住,屈从了吧?

  一想到这,他连忙沉静心神,进入自己的识海。

  刚进识海,他便呆住。

  起伏的○山丘上,是连绵成群的苍郁古木,青草像翠绿毯子般,成片成片。细碎的野花,混杂在绿草间,凭增几分生动。

  恍若走进山林。

  之前自己的识海可只是一片虚空,眼下这副生机盎然的画面……

  左莫彻底地呆在原地,眼前的一幕,远远超出他的理解范围。

  愣愣地走在草地上,感受脚底传来青草的柔软,青草的气味,鼻尖轻嗅。左莫恍恍惚惚,他只是个炼气八层的低阶修者。

  当他的目光投向一座没有树木的山丘,他立即从恍惚中回过神来。

  发足朝那处山丘狂奔。

  山丘上,一名黑衣男子坐在一块石碑上,黑云缭绕,一手搭在腿上,另一只手支着下巴,神态轻松惬意。

  待走近,左莫看清黑衣男子模样。

  完美的脸!

  左莫从来没想过,男人竟然也会生得如此俊美。中性的脸庞,鼻梁高挺,黑亮的头发遮住左眼,右眼狭长如刀,幽幽赤红色瞳孔像深不见底的血渊,薄而宽的嘴唇◆带着始终带着浅浅却又充满邪异的弧线。两耳耳垂各镶着一块深红小菱形晶体,宽大的黑衣质地柔软顺滑,像他的头发,泛着黑亮的光泽,贴在他身上,透着奇诡的魅惑。

  一时间,左莫呆立原地,不知说什么。他只☆是一位再普通不过的小门派dì子,何时见过如此出众的人物?

  “我叫pú。”悦耳柔美的声音,他托着下巴,饶有兴趣地盯着左莫,嘴角的弧线更加明显:“你叫什么名字?”

  “左莫。”他呆呆地回答,自己是在做梦吧。pú只是随意地坐着,但识海所有的光芒好像都不自主被他吸走。左莫见过的那些东峰女dì子,竟然没有一个人长得比pú更好看。

  男人长到这份上,也该哭了吧。

  当这个想法冒了出来时,左莫也回过神来。pú那充满魅惑惊艳的气场,一下子被这句无厘头的想法击得粉碎。

  似乎注意到左莫回过神来,pú轻轻一笑,并没有不悦,依然用他有如撩动琴弦的声音:“看来我们要相处长时间了,不过我相信我们一定会相处愉快。噢,对了,这个给你。”

  pú随手丢给左莫一个光球,光球表面无数符号流转。

  “这是什么?”左莫下意识地接住光球。

  轰。

  他像被雷击中,身体一僵,脑海中突然被塞进无数字符,流转不休。

  “【胎息炼神】,只是个小玩意,能修复神识,就算见面礼了。”pú语气慵懒:“虽然我也想白吃白住,不过没办法。谁叫你识海支离破碎得,早点把识海修好,免得我又要去找地方。”

  他优雅地挥了挥手,呆立原地的左莫只觉身形一紧,待睁kāi眼,便发现自己从识海中退了出来。

  他心中忽然有些恐惧,pú似乎比他想象得要更厉害。这样一个不受控制的人在自己的识海里,不对,是控制着他的识海!得到【胎息炼神】的左莫没有丝毫喜悦,恐惧像蛇毒般在他身体内蔓延。

  有些艰难地吞了吞口水,强抑制住自己心中的恐惧,他在思索有什么办法。

○  禀报师门?

  他这两年里,总共只见过掌门一次,也就是他被掌门捡回来,他睁kāi眼睛的那一次。至于其他长老师叔们,他更是一面也没见过。

  他最担心是另一个猜测。

  他很怀疑,▲pú极有可能是妖魔!

  这么漂亮的妖魔,让他有些无法置信,但不知怎么,这个怀疑就像附骨之蛆般,牢牢盯在他脑海里,怎么也挥之不去。

  左莫没有见过妖魔,他对妖魔所有的概念,全都来自音圭。▲似乎一提到妖魔,便是杀戮,便是死亡和流血。但妖魔和修者的天敌关系,他还是清楚得很。消灭妖魔是每个修者的义务,无论是哪里的修者。

  然而,左莫只是一位炼气刚刚达到第八层的入门修者,不要说消灭妖魔□,估计妖魔都不屑于消灭他。

  更令他担心的是,一旦别人知道他的身体里有只妖魔,自己肯定会被除魔卫道,轰得连渣都不剩。那些高级修者们眼里,他区区一名炼气八层的修者,连炮灰都算不上。

  说不定,会把自己直接丢进炼丹炉里,和妖魔一些炼了……

  他不自禁地一个哆嗦,心怦怦直跳,连忙停止这些可怕的猜想。

  恍恍惚惚,一连两天,左莫都仿佛不似在人间。

  【胎息炼神】自然要练,要不然,在没有被pú妖弄残之前,自己先残了。pú妖,这是左莫给pú重新下的定义,不管他是不是妖,光他长得那个样,就够得上妖这个字了。

  效果很好,几天下来,神识便好了一大半,但左莫对pú妖却没有半点感激之情。因为他想起来,自己神识之所以受伤,就是pú妖搞的鬼。

  这几天,他没有再去识海。

  若说第一眼,pú妖给左莫留下的最深印象是妖异,那么现在,妖异已经转化成邪恶!

  这厮到底想干什么?

  这才是真正恐惧的根源!

  左莫很快发现,自己的生活变得糟糕无比。对于一位只不过立志做灵植夫的修者来说,生活才是最重要的。

  他决定和pú妖谈谈。

  和上次一样,pú悠闲地坐在石碑上,还是一身黑衣。看到左莫,他笑了。在黑云缭绕间的笑容,让他看上去充满邪恶气息。关于pú是妖魔的猜测不自主再次冒了出来。

  左莫心中一颤,他并不缺乏勇气,但是当对方处于绝对控制的情况下,去表现勇气这种愚蠢的行为,他可不会干。他忽然注意到pú身下的石碑,半人高的石碑周围黑云缭绕,待不经意扫到石碑表面,他不禁一滞。

  坟!

  这是座坟!

  不是石碑,是墓碑!

  他顿时被吓一跳,心跳有些加快。

  “怎么?想找我聊天?”懒洋洋的声音,也不知道是不是这块墓碑在做鬼,左莫总觉得pú的声音透着一股阴寒,能轻易地渗进人的心里。

  左莫平复了一下心情,脸上堆起讨好的笑容:“大哥,你看,我修为这么低,浑身瘦得净上骨头,也没几斤肉,不好吃。”

  “吃?”pú忽然笑了,睁kāi深红色的右瞳,悠然道:“说起好吃的人肉,唔,有点久远了。上好的人肉,有不少讲究,十六七少女最好,肉嫩骨酥,啧啧。”

  猩红的舌头舔了舔嘴唇,神情充满**。

  看得左莫心惊肉跳,他勉强笑道:“是啊是啊,您看您是不是换个人?”

  “换人?”pú歪过头,盯着左莫:“怎么?你不乐意?觉得我占了你地方?”

  被pú深红色的右瞳直直盯着,左莫心底寒气直冒,连连摇手:“不会不会!这是我的荣幸!荣幸!”

  似乎对左莫这个回答很满意,pú收回目光,右眼重新闭上,嘴里漫不经心道:“你这一辈dì子有几个金丹期?十个?”

  左莫摇头。

  “八个?”

  左莫继续摇头。

  “五个?”

  左莫终于忍不住,他觉得对方在拿他kāi涮:“一个都没有。同辈师兄,修为最高是筑基末期。”

  右眼微闭的pú脸上第一次出现愣神的表情,这让左莫很得意。

  过了一会,pú摇头叹息:“难怪你这么烂。”

  左莫险些吐血。

  pú睁kāi眼睛,目光重新落在左莫身上,上下打量一翻,手托着下巴,自言自语道:“身子板真够弱的,咦?”

  对方像审视一件物品似地对自己评头论足,让左莫心中很不是爽,但是pú的那句“咦”却让他心陡然一跳。

  “有问题吗?”他不由急声问。他知道自己的身体并不正常,僵尸一样僵硬的脸,和那个出现过无数次的梦,像刺一样横在他心中。

  pú扬起头,额前头发几乎遮住他左边半张脸,没被挡住的赤红右瞳看了一眼左莫的脸,嘴角一边上扬:“没问题。”

  “好了,你虽然很烂,但也没烂到无药可救。”pú恢复懒洋洋的语气。

  “我想问的是……”左莫决定和pú摊牌,他想搞清楚pú到底想做什么。

  “哦,对了。”pú打断左莫,他眯起血红色右眼,薄薄的嘴唇向一边挑起:“【胎息炼神】kāi始练了吧。怎么样,效果还不错?差点忘了告诉你,【胎息炼神】好是好,可就有一个毛病。”

  左莫心脏猛地一跳,他有不详的预感。

  “【胎息炼神】一旦kāi始练,就不能停,据说,三个月没炼到一胎息的地步,就会有点小问题。”

  他扬起右手,摊kāi五指,嘴角挑得更高,鲜红的瞳孔仿佛更加鲜艳:“其实只是一些像血脉逆冲这类小痛。唔,你知道么,以前我有一个很有创意的péng友,他掌管刑狱。”

  pú像讲故事般,娓娓道来。

  “有一次,他遇到一个很硬气的刺头。他想尽办法,都撬不kāi这家伙的嘴。他便从我这求去这部心法,他派了一个手下,伪装成犯人,接近这家伙。然后呢,通过他手下的嘴,把这部法诀传授给他。唔,你要知道,我一直很佩服他,有创意,又有耐心。”

  他带着几分兴奋道:“可惜那名犯人天赋不行,三个月,硬是没炼成一息,唔,我一直觉得,肯定是我那péng友故意漏了一两句。”

  “后来呢?”左莫颤声问。

  “后来?”pú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三个月零一天招了,不过我那péng友心软,没有杀他。一口气吊了三个月,每天都求我péng友杀他。听着那么细腻婉转的哀嚎,多么享受的事啊!据说他死的时候,噢,魂魄就像烟花一样炸kāi,漂亮极了。”

  彻骨的寒意沿着左莫全身蔓延。

  他可怜的神经就像被压迫到极致的弹簧,所有郁积的怒火,轰地一下子点爆,他当场失去理智,嚎叫着朝pú扑去

  ——“你这个变态人妖!爷跟你拼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