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节 丹成


  左莫把辟谷丸拿到面前,眼中充满喜悦。

  这shì他第四次尝试,终于成功了!

  辟谷丸龙眼大小,碧绿yòu人,散发着幽香,光看就让人忍不住想把它吃掉。辟谷丸大多为那些节约时间的苦修者和手头宽裕的修者准备的。

  他并没有马上开始炼制第二枚,这颗辟谷丸的成功,意味着他方向正确。在这个前提下,他现在更多需要考虑的shì成功率。剩下的材料还有六份,而他至少还需要炼成四枚辟谷◆丸。换而言之,他只有两次失败的机会。

  其实第三次时,他就差点成功,只shì有一个小地方稍有不慎,功亏一篑。神识能够帮他察觉到炼丹炉内丹药的变化,他便能够对应地调整自jǐ的灵力。

  神◇识果然shì好东西啊!左莫喜孜孜地想着。

  除了炼丹,其他几种法诀经过神识扫描调整后,不仅灵力消耗大为减少,效果也大为增加。他还shì有几分自知之明,虽然神识妙用无穷,但他的见识造诣,皆十分浅薄,就算有神识的帮助,能作的调整也十分有限。但就这些有限的调整,亦让他尝到甜头。

  他琢磨着,什me时候去门内的典籍室看看,看能不能找到这方面的玉简。他现在好歹shì内门弟子,不为自jǐ谋点福利那就太傻了!

  摊上这me一个冷面师傅,shì指望不上的,还shì求jǐ来得现实。

  剑修虽然重灵力不重神识,但shì左莫相信,无空剑门这me多年的积累,肯定超过自jǐ的胡乱摸索。当□然,这shì后话,眼下他需要忙活的东西不少,除了炼丹外,打理药田也shì他的重要工作。

  况且对于身无分文的他来说,如果赚取晶石才shì眼下必须考虑的事情。那些灵草灵药种下去有段时间,有些已经☆快接近收获的时节,怎me把它们处理掉,也shì个让他头痛的问题。没有筑基之前,他不想再出山门。

  忽然想起师傅曾说倘若材料不够要自jǐ掏晶石买,那岂不shì本门的那些材料也shì可以买的?那shì不shì也可以卖呢?

  左莫走出丹房,院子里一群女弟子们正在辛苦地处理各种药材。环顾四周,左莫的目光落在一位女弟子身上。他记得很清楚,他来的第一天,就shì她第一个和自jǐ打招呼,她在这群女弟子间似乎颇有威信。

  她一身布衣围裙,不着粉黛,额头隐现汗水。

  “这位师妹。”左莫主动和她打了个招呼。虽然他年纪应该比对方,但shì门中规矩如此,他不好违背。

  她见shì左莫,慌忙起身:“左师兄。”

  “我初来乍到,本院许多规矩还不曾得知,师傅一心炼丹,只能麻烦师妹了。”左莫温和道,可惜他面容僵硬,看上去还有些骇人。

  这位女弟子经历最初的惊慌,很快便镇定下来,落落大方:“师兄客气了。不知师兄有何疑虑。”

  左莫便把自jǐ的问题说了一遍。

  这位女弟子拢了拢额前的头发,展颜笑道:“原来shì这个。师兄有所不知,本院所有的药材全都属■于门派,除了一定额度可支取外,其他部分,都需要自jǐ支付晶石。不过价格上,要比市面上低两成。师兄shì灵植夫,若有灵草灵药,也可以在卖给本院。普通药材的收购价格比市面价格要低两成左右,但shì除了晶石◎yúménpài,chúleyīdìngédùkězhīqǔwài,qítābùfèn,dōuxūyàozìjǐzhīfùjīngshí。búguòjiàgéshàng,yàobǐshìmiànshàngdīliǎngchéng。shīxiōngshìlíngzhífū,ruòyǒulíngcǎolíngyào,yěkěyǐzàimàigěiběnyuàn。pǔtōngyàocáideshōugòujiàgébǐshìmiànjiàgéyàodīliǎngchéngzuǒyòu,dànshìchúlejīngshí,师兄还可以得到贡献点,以换取心法等等。若shì珍稀灵草灵药,本门的收购价和市面持平。日后师兄炼丹大成,炼制的丹药亦可交给门派代售。本门的阎乐师叔擅长经营,往往能卖个不错的价格,亦需抽两成作为代售费。但同样,除了晶石,师兄也可获得贡献点。”

  说完,她递给左莫一枚玉简:“各种灵药灵草的价格每个月都shì浮动的,阎乐师叔会专门派人制成玉简。这shì本月各种药材、丹药的价格清单。”

  ◆左莫接了过来,连声告谢。

  “师兄不需太客气。师妹许晴,shì本院外门弟子首座,以后还请师兄多多关照。师兄但凡有什me问题,可以尽管来找我,需要购买什me药材也可以来找我。”许晴恭敬道。
  “多谢师妹!”左莫由衷感谢。

  拿回清单,左莫复又回到丹房。拿起清单仔细浏览了一遍,再算了算,辟谷丸的原料费用大概在三颗二品晶石,而它的售价也不过比原料多半颗二品晶石。再算成功率的话,基本上没有什me利润。果然,想靠低级丹药赚钱,基本不可能,只能算作练手。不过想想也正常,若shì辟谷丸都这me赚的话,只怕无数人挤破头来学炼丹。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左莫继续炼制辟谷丸,其间失败了一次,但shì随着熟练度越来越高,炼制起来也更加省力。

  十份材料,炼制出六颗辟谷丸,这样的成绩只能算得上差强人意,实在没有什me值得骄傲的地方。除了五颗留下来,剩下的那颗他就直接卖给许晴,得到三颗二品晶石。

  加上每个月,他有二十颗二品晶石的供给,他终于不再身无分文了。

  西风谷内的灵田,左莫仔细地检查每一株灵药灵草。魏南前辈的玉简里面,有着对这些灵药详细的介绍,还有他总结出来的种植方法。

  比如像雪狐尾草,它雪白柔顺,因形如雪狐尾而得名。它最大的用途便shì来制作名纸《雪狐笺》,雪狐笺质地柔软,雪白无暇,十分适合用来制作纸符。纸笺一直shì应用广泛的材料,除了像各种纸鹤,也shì制作符咒符兵所必须的材料。

  只shì雪狐尾草的种植不易,生长极其缓慢。尤其shì三品以上的雪狐尾草,价格一直居高不下。只有三品的雪狐尾草才能够制作出四品雪狐笺。

  魏南前辈却摸索出一套种植雪狐尾草的办法,最有效的办法就shì把它和蝴蝶草一起种植。

  蝴蝶草shì一种相当普通的灵草,只有最老实最耐苦的灵兽才会吃它,基本没有人种植。但shì若把蝴蝶草和雪狐尾草种植在一起,雪狐尾草生长速度大为加快,而蓝紫色的蝴蝶草会呈现出一种罕见的天蓝色。

  这种天蓝色的蝴蝶草深受各种灵兽喜爱,尤其shì那些高级灵兽,价格不低。

  很多时候,左莫都不自禁地对这位不曾谋面的魏南前辈深感敬佩。魏南前辈的玉简里,没有什me很高深的法诀心法,但shì各种各样实用的技巧却不计其数。像雪狐尾草和蝴蝶草共植的法门,他觉得就算shì那些修为高深的灵植夫们,也想不到。

  或许,正因为魏南前辈知道自jǐ修为不高,所以才会这me努力钻研这些东西吧。

  左莫每天都会把灵植夫的各种法诀对灵田的这些植株全都施展一遍。这个工作量远比他想象得要大,不过他还shì咬牙坚持下来,时间长了,便也觉得习惯了。

  每天坚持在石室中修炼《胎息炼神》。之前他还不知道神识的妙用,所以多少有些不上心。现在初窥门径,便用心许多。他反而不着急筑基了,他现在神识虽然比以前强不少,但shì还shì大有提高的空间。

  有灵脉相助,他体内灵力进境之快,亦超过他的预计。

  筑基可能没有多久了——他有一种预感。

  东浮,东浮殿。

  东浮殿sh◆ì东浮主人所居之地,为当年东浮仙人所建,沿用至今。它占用了东浮最大的一处洞天福地,也shì东浮唯一真正的洞天福地。市面上那些出售的所谓洞天福地只不过shì灵气稍浓郁的地方,远称不上洞天福地。

 ☆ 俞白从入定中悠悠醒来,温和的眸子露出满意的神情。东浮殿的灵气浓度shì外面的数倍,他能够成为东浮年轻一代中的领军人物,这点至关重要。

  他每一天入定的效果都shì别人两到三倍,经年累月积累下来,这种优势会不断地拉大。

  “师傅。”看见师傅,他连忙起身。

  “最近感觉怎me样?”天松子和蔼笑问。天松子一身道袍,头上挽了个发髻,随意得很。

  “比较稳定,但离成就金丹还早。”

  “不急不急。”天松子摆了摆手:“你还年轻,切莫心急。成就金丹本就shì水到渠成的事情。试剑会的消息,你知道me?”

  俞白一怔:“师傅难道想徒儿去参加试剑会?”

  虽然他在东浮一带声名显著,但shì去参加试剑会整个昆仑境的大型比试,他心中还shì没底得很。而且在他看来,师傅素来淡泊名利,怎me会突然对试剑会感兴趣?

  天松子笑道:“你且听我说完。试剑会内幕重重,我们犯不着去趟这混水。”他神色一整,目光忧虑,郑重道:“我得到消息,都天血界有三分二的地方已经落入妖魔之手。”

  “啊!”俞白大惊失色:“怎me会这样?”

  “妖魔也开始恢复元气了吧。”天松子叹息一声:“三千年也过去了,妖魔休养生息,也缓过劲来了,岂会甘于受压制?”

  俞白脸色奇差无比,他知道这意味着什me。

  “日后时局难测,我东浮要早作准备。”天松子沉声道:“我拟举行一次东浮试剑会,希望能找到一些各派可造之材。覆巢之下,岂有完卵?我会和各门派通气,眼下只有团结一心,才能为日后争取生机。”

  俞白默然,过了半晌道:“只怕师傅费力却不讨好。”

  “尽人事,听天命而已。”天松子叹息一声,挥手道:“你且去拟个名单,有哪些需要注意的年轻人。”

  “shì。”俞白神色忧虑地行礼告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