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节 筑基


  烈日当空,天碧如洗,然而令人感觉毛骨悚然的是,碧蓝碧蓝的天空中竟然布满点点星辰!

  “白日星现……”裴元然喃喃自语,周围三人脸色骤变。

  “师兄。”施凤容语音有些颤:“这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裴元然面色凝重地摇头:“白日星现的天象,数千年才出现一cì,我也只在一些典籍中见过。但应该不是什么好事。”

  饶是四人皆是金丹期高手,看到眼前这般诡异的景象,依然忍不住心中发寒。

  东浮,俞白目瞪口呆看着苍穹点点繁星,还有那一轮高高悬挂的骄阳,心底深处泛起的一股彻骨寒意在tā身体中蔓延。

  天松子喃喃自语:“白日星现……”

  东歧梅峰,左梅天眼中光芒暴涨,喃喃自语:“白日星现……”

  整个天月界,无数高手纷纷被惊动。天月十三重镇上空,放眼望去,皆是密密麻麻的修者。荒野外,山巅之上,无论在做什么的修者,都停下手上正在做的事,飘浮在半空中。所有修者的目光,全都汇集在tā们头顶这片再熟悉不过的苍穹。

  无论修为高低,每个人脸上都是惊骇。

  冷雾谷内,蒲妖瞳孔收缩,盯着面前的水潭。在tā血红的视野中,可以清晰地看到,一道星星点点的光柱从天而降,直没入潭底。可若用普通的视野,哪里见得到半点光柱?没有灵力,没有任何波动,只有透过血瞳,才能看到这么一道虚无的光柱。

  “你觉得你已经赌对了么?”蒲妖冷然道,右眼血瞳杀意凛然。

  话音刚落,刚刚还清澈剔透的水潭突然漆黑如墨,瀑布的水声突然凭空消失,瀑布像被驯服的烈马,乖乖地流入水潭中,不溅起一点水花。

  谷内陷入诡异的安静。

  看着面前的黑水潭,蒲妖毫不畏惧,猛地向前踏出一步,厉声道:“你真的打算为了这个废物,和我动手?”

  黑水潭寂然不动,就仿若一个死潭般。

  一妖一潭,就这般对峙。

  时间一点点流淌。

  蒲妖忽然收回踏出去的腿,神情恢复如常,嘴角带着说不出的嘲讽:“白日星现,嘿嘿,你还以为是三千年前么?你把事情搞大了。”tā有些幸灾乐祸。

  黑水潭不为所动。

  蒲妖耸耸肩:“白日星现又怎么样?能灭天妖火么?连你都灭不了的天妖火。”

  黑水潭突然翻滚起来,就好似骤然沸腾开来,漆黑如墨的潭水发出啪啪地炸音。

  蒲妖抬头看了一眼天空,轻描淡写一句话,顿时让潭水安静下来。

  “唔,看来大家都喜欢凑热闹啊。”

  潭水眨眼间便恢复澄清,刚刚驯服的瀑布又恢复之前的暴烈,轰轰地响了起来,水花四溅。

  蒲妖轻笑一声,消失不见。

  一道强大至极的神识,扫过冷雾谷。

  左莫悠悠睁开眼睛,顿时一个哆嗦,好冷!水里,周围传来的寒意让tā明白自己身处何地。冷雾谷寒潭,上cì就是在这里突破一息,tā非常熟悉眼下的感觉。不过自突破一息之后,在水底便再也没有窒息的感觉,左莫以前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以后会变成鱼。

  嘶!

  左莫禁呲牙,好痛!稍稍一动,撕裂钻心般的痛楚从全身各个地方传来,tā面容顿时扭曲起来。

  还◇好,没死!

  tā能回忆起来的地方,直到那个飘忽的声音对tā说,让tā吃掉火龙草。之后发生了什么,tā完全不知道。不过眼下,tā不愿想,也懒得动,浑身酸痛不堪,而且tā很快发现自己身无寸缕。 ●
  怎么出去?

  tā想笑,可笑不出来。其实tā现在什么都不愿想,只想能马上睡一觉。不过潭水实在太冷,沁入骨髓的冷,这可不是睡觉的好地方。

  为什么每cì自己都折腾得这么惨……

  强打精神,咬牙入定,tā想看看自己的状况究竟怎么样。

  体内的灵力陡然呈现在tā面前,tā先是一惊,旋即狂喜!筑基!tā完成筑基了!

  内视,这是内视!痴迷地“看”着自己体内丝丝灵力流转的立体图,每一丝灵力都是如此清晰,tā清楚无比地“看”到。一股洞彻万物之感油然而生,心神似乎也随之空明。

  过了不知道多久,左莫才回过神来。tā连忙又检查了一下灵力,更加惊喜地发现▲,自己的灵力竟然比之前整整浑厚三倍有余。

  难怪筑基期和炼气期第十层的修者之间差距就是一道鸿沟,果然是鸿沟啊,自己刚刚突破筑基,修为就整整提升三倍,这是什么概念?

  也不知道是不是狂喜■的缘故,身体传来的痛楚也减弱了许多。左莫挣扎着从潭底向上浮去,当tā头伸出水面,不禁狠狠地用力吸一口气!

  没想到自己真的从火龙草中撑了出来。

  tā到现在还有些不敢相信,火龙草可是师兄那种恐怖变态的人,才能承受的啊!自己竟然也能撑过来了!但还是一阵后怕,其中的危险,看tā现在浑身的伤痛,便可想而知。

  不过,终是挺过去了!

  tā咧开嘴,想仰天大笑,却发现自己的嗓子痛疼沙哑,几乎发不出声音。双手撑着潭边,想爬出水潭,浑身一阵剧痛,差点让tā直接晕过去。无奈之下,tā只有双手趴在潭边石头,身体泡在潭水里。

  劫后余生的喜悦让一切都变得如此美好。

  过了老半天,痛楚稍减,tā的体力也恢复一些。挣扎着从水潭中爬了出来,tā发现散落在地面的玉简等物。小心地把它们都捡起来,令tā感到肉痛的是那张三品的神行符,烧得只剩下小半截。

  难道自己身体真的冒火了?

  昏迷前强烈的灼烧感tā还记得,但tā也只记得这些。好在玉简法宝之类,都安然无恙。可神行符没了,眼下tā光着身子,怎么回西风谷?

  忽然tā灵机一动,手上掐动《小**诀》,只见一团白云出现在tā面前。

  tā嘿嘿一笑,手上法诀不动,人钻进白云中。唔,凉凉的,很舒服,很快,tā发现自己身体的痛楚似乎消减了不少。难道《小**诀》还有治伤的作用?但眼下不是研究的时候□,先想办法回去吧。

  老黑头刚忙完田里的活,正准备回去。

  走在路上,tā不由暗自寻思,刚才看到的那一幕,现在想起来,tā都觉得心惊肉跳。大白天居然会有星星出来,这世上怪事真多,天生异□,xiānxiǎngbànfǎhuíqùba。

  lǎohēitóugāngmángwántiánlǐdehuó,zhèngzhǔnbèihuíqù。

  zǒuzàilùshàng,tābúyóuànzìxúnsī,gāngcáikàndàodenàyīmù,xiànzàixiǎngqǐlái,tādōujiàodéxīnjīngròutiào。dàbáitiānjūránhuìyǒuxīngxīngchūlái,zhèshìshàngguàishìzhēnduō,tiānshēngyì象,难道是什么不好的兆头?

  tā不禁又抬起头,碧蓝的天空中,除了那轮骄阳,什么都没有。

  没由来,老黑头松了口气。正常好,正常好,这日子,还是正常最好,可千万别有什么变动。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朝住处走去。tā现在住的地方,就是左莫以前住的大院子。

  察觉迎面有人走来,tā不禁抬起头,这一看,顿时愣在原地,脸上表情呆滞。

  过了半天,tā反应过来,结结巴巴道:“小莫哥,你、你这是……”

  只见左莫全身都被一团白云笼罩,只露了一个脑袋在外面,向下望去,隐约可以见到一双光溜溜的赤脚。

  老黑头觉得这团白云有些眼熟,猛然想起来,这不是《小**诀》的云团么?

  难道是洗澡?

  想到《小**诀》淅淅浰浰的雨丝,老黑头觉得,这个创意倒是相当不错。

  只是……也不用跑到山路来洗……而且还是yán着山路一路洗过去吧……

  左莫大窘,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不过好在tā那张僵尸脸,不会有任何害羞、不好意思的表情,倒是看上去坦然得很。tā浑身酸痛不堪,稍一用力,就钻心地痛,只好艰难无比地一步步挪着走。

  老黑头还是决定拍个马屁,tā伸出大拇指,赞道:“小莫哥,这招高!”

  左莫觉得,没有任何语言可以表达tā此刻的心情,只有十分深沉地点头示意,yán着山路缓缓迤逦而去!

  望着白茫茫一团缓缓独行的背影,连老黑头都不由觉得,小莫哥果然越来越有气度了。

  令左莫感到绝望的是,yán途遇到好几位外门弟子,tā们怪异的眼神让左莫觉得如芒在背。当tā抵达西风谷时,tā就差点喜极而泣。但当tā出现在自己的小院门口,立在屋顶的灰喙雁猛然受惊,飞快用翅膀捂住眼睛。左莫受伤的心直接碎成无数块,掉得满地都是。

  原来这灰鸟是母的……

  左莫郁闷的是,这母鸟竟然还偷偷用翅膀漏出一条小缝,躺在后面偷看。而更让tā恨得牙痒痒的是,这母鸟的目光迅速从好奇变成鄙视!

  死鸟!

  恼羞成怒的左莫伸手便是一道剑芒。

  嘎!

  灰喙雁惊叫一声,灵活地闪开,飞在半空中,忽然它歪着脖子,朝一旁十分鄙视地啐了一口。

  左莫差点没气晕过去,心中暗恨,你就死鸟,给我等着!

  唯一让tā感到庆幸的是,yán途没有遇到一位长辈。倘若是被师傅看到tā这番模样,只怕直接把tā打得半死,丢到山下喂狗去了。

  艰难无比地挪回房间,tā瘫在床上,一动不想动。tā现在什么都不愿想,连手指都不愿动,疲倦欲死。没过多久,tā便昏昏沉沉睡过去。

  睡着前,tā喃喃轻念一句:“筑基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