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节 出手


  火!

  《赤炎诀》的本质就是就火,而炼丹炉,里面是离火符阵,这是左莫能够炼成大力丸的原因。但《赤炎诀》摄取的是太阳精华,而炼丹炉的离火符阵所能够提供的火焰,品阶太低。本来在炼制的过程中,离火符阵应该为主,而《赤炎诀》所摄取的太阳精华为辅。然而现在太阳精华却强过离火符阵,自然就会出问题。

  知道问题关键所在,左莫立即想出好几种解决办法。其中最可行的便是减弱《赤炎诀》的所摄取的太阳精华,最不可行便是换个炼丹炉,找个有高品阶离火符阵的炼丹炉。而最大胆的方案则是改变主次关系,以《赤炎诀》为主,离火符阵为辅。

  左莫选了第一种,他觉得第一种方案成功性最高。

  想通之后,他便着手准备。

  首先要做到的便是能够精确控制《赤炎诀》,在这之前,他从来没有想过去精确控制《赤炎诀》。在左莫看来,《赤炎诀》摄取的太阳精华倘若用于灵植,自然是越多越好。在实际中,好像也是如此,左莫也从来没有发现过《赤炎诀》用过量的情况,他哪里会去想,《赤炎诀》如何能够精确控制?

  对他来说,这是新的尝试。

  好在比起其他的法诀来说,灵植夫的五种基础法诀,是他最熟悉的法诀,没花多少时间,他便掌握到诀窍。

  不过当左莫再次向许晴买辟谷丸的材料时,许晴看向他的目光就有些怪异。买了一大堆辟谷丸的材料,左莫再次钻进丹房内,开始了他的重新尝试。

  失败!

  还是失败!

  失败!

  ……

  左莫没有惊慌,他很镇定,他感觉到,自己离成功越来越近了!这种感觉如此强烈,甚至有几次,他都以为下一次就会成功。

  第九次!

  直到最后一步完成,没有出现焦味!左莫心跳不禁加快,他吞了吞唾沫,紧张无比地打开炼丹炉。

  一颗带着淡淡金色的辟谷丸安静地躺在炉底。

  没有欢呼,没有雀跃,左莫面无表情,目光呆滞▲,嘴里木然呢喃:“哥终于可以发财了!”

  说完,yǎn前一黑,砰地倒在地上,昏睡过去。

  好累!

  无空堂,裴元然脸色铁青看着下面跪着的两人。

  罗离和郝敏两人噤若寒蝉。

  上座的施凤容脸上更是隐含怒色,冷雾谷的药tián她向来重视,这才交给郝敏打理,没想到郝敏居然如此玩忽职守。辛岩和阎乐的脸色也好看不到哪里去,无空剑门虽然只是个小门派,但是规矩素来森严。

  两人外出本没有事,只是两人各有职责在身,却偷偷溜出去这么长的时间,注定要受罚。

  左莫醒来,发现自己还在丹房,连忙爬起来,待看到那颗炼好的大力丸,才松了口气,原来自己不是做梦。

  也懒得回石室,他索性就坐在丹房入定恢复灵力。

  等灵力恢复后,再次开始炼制大力丸。也不知道是不是前面失败了太多次,这几次他居然无一失败。

  感觉到有些疲惫,左莫便站起来。这些天苦苦寻思办法,身心其实已经非常疲惫,急需要休息。打坐入定可以恢复灵力,但却无法取代休息。

  推门走出丹房,阳光刺得左莫yǎn睛生痛,他抬起手,遮了遮。

  不过,阳光照在身上的感觉,真好啊。炼丹成功的左莫,心情大好。忽然,他看到走过来的人,不禁愣了一下,那不郝敏师姐么?

  她和罗离师兄回来了?

  左莫脑中转了几个念头,还是决定上去打个招呼:“郝师姐……”

  待走近,才发现不妙,郝敏的两目红肿,明显哭过。

  刚刚被训斥了一顿的郝敏看到左莫,猛然间想起冷雾谷就是交给这个僵尸脸打理的,再想到掌门和师傅的厉声责骂,她怒火陡然冒了上来。肯定是这家伙搞的鬼,要不然师傅怎么知道冷雾谷的事情?这个想法一冒出来,她愈发觉得yǎn前这张僵尸脸可恨,胸中恶气顿生。

  一个外门弟子,竟然胆敢在本小姐头上玩猫腻?

  她柳眉倒竖,二话不说扬起手,便向左莫脸上■扇去!

  一直陪小心的左莫反应极快,啪地一把抓住郝敏的手腕,语气阴沉道:“师姐这是做什么?”

  左莫心中邪火蹭地蹿了上来,以前的时候,若是遇到这种事情无可奈何,但如今双方地位平等,他不★会主动惹事,但却不需要再忍气吞声。

  “好大胆子!”郝敏咬牙切齿,显然怒极:“你这种废物也敢对我放肆!”话音未落,根本不给左莫说话的机会,空着的左手朝左莫脸上扇去!

  左莫瞳孔骤然收缩,yǎn神冰冷彻骨,经过无数指法练习的右手,动作快捷得无以伦比。郝敏巴掌还没有扇到左莫脸上,忽然只觉yǎn前一花,啪,脸上挨了一记耳光!

  郝敏整个人被这记耳光扇得呆住了,脸上火辣辣生痛,她不能置信地看着左莫。

  刚刚走出院子的许晴恰巧见到yǎn前一幕,惊得差点失声尖叫,她反应极快,双手飞快地捂住嘴巴。

  左莫冷冷地看着郝敏,语气森寒:“师姐可清醒过来?”

  深深地◆看了郝敏一yǎn,他放开抓住的郝敏的手腕,向后退了一步。不知怎么郝敏一触及到左莫的目光,整个人就像冻僵了般,浑身冰冷。她浑身哆嗦,脸上青红交加,恐惧、羞怒、激愤夹杂在一起,她竟然完全忘了说话。

◆  “哦,对了,师姐刚回来,有些事情还不知道。”转身欲走的左莫停下脚步,淡淡道:“小弟有幸,被纳入内门之列,拜在师傅院下学习炼丹。”

  他转过僵尸脸,露出两排森森白牙:“师姐可要多多关照。” ○
  许晴目瞪口呆地看着左莫施施然离开,yǎn前一幕对她的冲击实在太大。在左莫之前,郝敏是蘅芳院唯一位内门弟子,嚣张跋扈到极点,人人皆畏。不知怎么,许晴看到郝敏脸上的五指红印,心中竟然说不出的痛快!

  看了一yǎn还呆呆愣在原地的郝敏,许晴决定还是悄然离开。要是被郝敏师姐知道自己看到这件事,那自己可就惨了。

  退了出来,许晴还觉得有些不能相信,对左莫的敬畏,油然而生。平时挺好说话的左师兄,原来也有这么凶神恶煞的时候!

  左莫走出蘅芳院,他的手微不可察地颤抖。

  他心中充满恐惧,不是对郝敏的恐惧,而是对自己的恐惧!就在刚才,愤怒之中,好像有个声音在对他说:“s◎hā掉她!shā掉她!”那股冲动如此强烈而清晰,强烈得他差点扇的就不是耳光,而是剑芒了!

  什么时候,自己变得这么暴戾了?这个发现让他异常紧张。

  传说中,但凡是妖魔,无不是穷凶极恶,▲嗜shā如命的恶人!难道是因为自己练习《胎息炼神》,性情潜移默化受到影响?还是蒲妖搞的鬼?

  他站定脚步,闭上yǎn睛,深深地吸一口气,再重重吐出来,所有的负面情绪仿佛全都在这一口气中吐了出来◇。他睁开yǎn睛,目光恢复清澈,双手恢复稳定。

  估计是自己这段时间太累了。

  《胎息炼神》左莫练了也不是一时半会,从来没发生过样的状况。至于蒲妖,这厮是个变态,但是却绝对是个谨慎的变★态,他可不会主动惹祸上身。左莫发现蒲妖对他的几位长辈,尤其是辛岩师叔,还是颇为忌惮的。

  回到西风小院,左莫决定什么都不想,好好休息一段时间。他心也暗自警惕,告诫自己要小心注意。

  一整天,他什么事都没做,倒头便睡。

  他是被粉色纸鹤惊醒的。

  “爷,听说你们那白天出星星了?好不好玩?”还是左莫熟悉的娟秀字体。

  “没听说过。”左莫很肯定地回答。白天出现星星●,那怎么可能?反正他很确定自己绝对没有看过这等怪异的景象。

  “呀,可是人家听到的消息确实是这样啊。爷要小心哦,白天出现星星,是凶兆哦,很可能是妖魔哦。”

  左莫心中一跳,妖魔!
◇   “很熟悉的气味啊。”蒲妖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左莫身旁,盯着左莫手上的粉笺,但很快就笑了:“原来是那个小丫头。”

  左莫觉得,蒲妖笑得很冷。

  “你认识?”他小心地问。

  “◆认识?”蒲妖右yǎn血瞳眯成一条缝,笑得很愉快:“当然认识。”他的目光落在左莫手上粉笺,嘿嘿笑道:“妖魔?这小姑娘有意思,我喜欢。”

  留下一连串意味深长的笑声,蒲妖消失不见,只留下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左莫不明所以。

  这纸鹤的主人,左莫实在是缺乏好感的。任何事情,一旦被逼,感觉就会非常糟糕,聊天亦是如此。不过,也算是自己惹的麻烦,左莫对此也无奈何得很。自作孽,不可活啊!

  连续几天,左莫觉得休息得很好,便继续投入到赚晶石的伟大事业中。他一口气炼制了二十颗大力丸,全都交给李英凤。

  李英凤顺便把上次提到的禁制玉简给他,而且还提醒他,他和郝敏的冲突,现在全门上下,都流传开来,要他小心点。

  左莫一听到这话,就暗呼不妙,不过想想,也旋即释然,反正这种事,躲也没用。

  但当他回到西风谷谷口,看到被破坏得一片狼籍的禁制,和傲然立在谷口的罗离师兄。

  他停下脚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