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节 要发财了么?


  李英凤有些迷糊地打开店门,shī父自从几天前风风火火地跑回无空山,到现在还没回来。这两天,因为shī父不在,她便把店门关了。反正最近的货也出得差不多,四shī姑的下一批灵丹还没有出炉,店里也没什么可以卖的东西。

  无空剑门只是一个小门派,没有什么出产。在东浮只有这么一处小店,卖的也大多是四shī姑炼制的灵丹和二shī叔炼制的法宝。没什么事,她便索性睡觉。到了筑基期之后,对睡觉的需要很少,但对女人而言,睡觉已经不仅仅是需求,更多是一种享受。这一点,李英凤也不例外,她常常睡得两眼惺忪,迷迷糊糊,和她平日里的精明大方判若两人。

  咦。

  迷迷糊糊的李英凤似乎看到门外有很多人,她猛地一惊,睡意顿时全无。待看清门密密麻麻的人时,她整个人就傻在原地。

  好多人……发生了什么事……

  “开门了!”

  “终于开门了!”

  “喂,老板,我要买……”

  ……

  推开店门,就像点燃了导火索,原本平静的局面突然变得嘈杂混乱起来。看着面前像潮水般的人头,李英凤就像一尊石像,呆立在店门口。

  左莫感觉浑身都已经麻木,没有一处◆不酸痛。

  勉强控制体内灵力,半空中的冰晶剑摇摇欲坠,他怒目圆睁,竭力控制体内最后一丝残留的灵力。

  “去!”

  声音沙哑难听。

  半空中飘摇不定的冰晶剑倏地化作一道白▲光,空气中残留一道淡淡的寒雾。

  啪!

  白光正中十丈远处的木靶,仔细看,木靶上画着一人肖像,赫然是左莫天天在心中诅咒无数次的罗离。

  木靶顿时四分五裂,每一块碎片上,都覆盖一层薄薄的冰晶。

  “跟哥斗!搞不死你!”

  ……

  睁开眼,左莫忍不住呻吟,好痛!勉强挣扎着起来,待看清楚周围的景物,这才想起来,自己是在练习《离水剑诀》时灵力耗尽而昏迷。看看全身是泥的是自己,再想到刚才梦境中,自己把绘有罗离的木靶打得粉碎,他不禁哑然失笑,可真够荒唐的!

  一千零六次!

  他昏迷前记下的数字。全身的灵力,处于危险水平,昏迷前把灵力消耗得太干净了,他决定去石室恢复一下灵力。全身酸痛让他迈一步都痛苦无比,只见他像一只乌龟般向洞口挪去,嘴里发出哼哼唧唧的呻吟。

  “shī弟shī弟!”

  左莫听到谷外突然有人喊,有些耳熟,他停下脚步。心中暗自庆幸,自己没有进石室。

  只见许逸shī兄飞了进来,待看到左莫浑身狼狈的模样,先是一愣,后笑道:“shī弟怎么弄成这般光景?”

  左莫苦笑道:“练剑时不小心,就摔了一跤。”

  “shī弟真是勤奋刻苦!”许逸赞叹道,旋即慨然道:“shī弟和罗离shī兄的事,我不好说什么。听说shī弟缺晶石,我这还有些,就给shī弟来应个急。”说罢他掏出两颗三品晶石。

  左莫一愣。他对许逸感观不错,但两人谈不上交情,他从来没想过,许逸shī兄会在这件事上站在他这一方。对方今天居然跑来主动塞晶石给他,太奇怪了。

  然而接下来许逸shī兄的举动让左莫更没想到。

  只见许逸shī兄掏出一件银色手环,递给左莫:“这星银护腕是我炼制的一件防身法宝,二品,能够阻挡凝脉期修者三次攻击。”说完不容置疑地把护腕塞进左莫怀里。

  左莫一头雾水,完全没搞明白什么状况。

  “对了,shī弟的大力丸可还有存货?”许逸亲热无比地问。

  “大力丸?”不知道许逸shī兄怎么会知道大力丸,看着手上的两颗三品晶石和银光闪闪的护腕,左莫完全被天上掉下来的馅饼砸晕了,他下意识地回答:“没有存货。”

  “那我想向shī弟预订一百粒,每粒五十颗二品晶石,如何?”许逸盯着左莫问道。

  五十颗二品晶石一粒,一百粒……

  在做梦?梦还没醒?他呆呆看了一眼不远处——没有绘着罗离shī兄面孔的木靶啊!

  不是在做梦……

  “一百粒……每粒五十颗二品晶石……”他喃喃自语。

  “不错,shī弟意下如何?”许逸有些紧张。

  这世界疯了吗?

  左莫看着紧盯着他的许逸shī兄,心中呆呆地想。

  “难道shī弟有何碍难?”许逸见左莫半天没有反应,忍不住问。

  “没问题。”他声音有气无力,不知怎么,他竟然完全没有半点兴奋,可能是太没有真实感了吧!

  “太好了!我就知道shī弟肯定会帮这个忙。”许逸喜笑颜开,又不知从哪掏出五颗三品晶石,塞到左莫手上:“这五颗三品晶石权作订金。shī弟身体要紧,不要过于劳累,这一百粒shī弟不必一次性送来。唔,门中考核之后,也不着急。”

  左莫木然点头应下。

  看着许逸shī兄心满意足地离去,他神情依然呆滞,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
▲   谁能告诉自己,到dǐ是怎么回事?

  可能真的是个梦吧,左莫心想,说不定下一刻自己梦就醒了,手上的这些东西,刷地就没了。

  “shī侄在吗?”

  谷外响起阎乐shī叔的声音☆   shuínénggàosùzìjǐ,dàodǐshìzěnmehuíshì?

  kěnéngzhēndeshìgèmèngba,zuǒmòxīnxiǎng,shuōbúdìngxiàyīkèzìjǐmèngjiùxǐngle,shǒushàngdezhèxiēdōngxī,shuādìjiùméile。

  “shīzhízàima?”

  gǔwàixiǎngqǐyánlèshīshūdeshēngyīn。还没左莫回答,阎乐shī伯就飞了进来。

  阎乐一看到左莫的模样,也是先一愣,旋即笑道:“唔,shī侄果然勤奋刻苦!看来这次门中考核大有希望啊。”

  “shī伯!”左莫可不敢怠慢,虽然▲浑身酸痛,但还是连忙行礼。

  阎乐shī伯看到左莫怀中的东西,再想想刚才在谷外遇到的许逸,心中不禁暗骂了一声,许逸这小子平时看起来不动声色,手脚倒是挺快啊。

  “刚才遇到你许逸shī兄◇◇,想必他是来向你订大力丸的吧。”阎乐笑咪咪道。

  “咦,shī叔怎么知道?”若说几位长辈中,左莫觉得最和蔼的大概就是眼前的阎乐shī伯了。

  “呵呵,他订了多少?”阎乐不答反问。
  “一百粒。”

  果然和二shī兄一个路数,一出手就这么狠!阎乐心中暗骂,脸上笑容却愈发和蔼了:“shī叔这次来,也是为大力丸而来。”

  刚刚回过神来的左莫顿时又愣住了。

  “shī侄的大力丸可是含有太阳精气?”阎乐盯着左莫问道。

  “是啊。”左莫木然点头。

  阎乐击掌赞道:“果然如此!”左莫被吓一跳,一头雾水的他再也忍不住,问道:“弟子现在都搞不明白,■shī伯,这到dǐ是怎么回事?”

  “呵呵,shī侄莫急,我且与你细说。”阎乐这才把大力丸的鉴定结果详细地给左莫说了一遍。

  火种?

  左莫倒是在典籍上看过,无论是炼器,还是炼■丹,只要用的是火炼之法,这火种几乎是必备之物。越是珍稀罕见的高品阶火种,对炼制的帮助越大。尤其是对于那些炼器炼丹高手们来说,火种尤为重要。

  左莫这才恍然大悟过来。

  金乌火是什么,他不清楚,但是若真的和阎乐shī伯说的那样在四品火种中也算精品,他瞬间明白了自己所炼丹药的价值。金乌火绝对是炼丹炼器修者们梦寐以求的东西!

  阎乐暗中注意左莫的神情,只可惜左莫生就一张僵尸脸,看不出半点端倪。

  “掌门的意思呢,希望能够从shī侄手上取得大力丸的独家代售权。至于价格上,shī侄放心,我们会按照市价来。”阎乐一边盯着左莫,一边慢悠悠道。

  独家代售权?

  左莫毫不犹豫地点头:“这个没问题。”对他来说,卖给谁都是一样。但他的根基在门派,若是把独家代售权给门派,门派自然要给他相应的回报。在这一点上,掌门素来公平公正,左莫很信服。

  阎乐对左莫的回答相当满意,心中暗道,左莫虽然来历身世不清楚,但是对本门还是相当忠诚的。

  他脸上的神情更加和蔼亲切:“好。你放心,我们也不会亏待你。除了晶石按市场价外,每一粒大力丸的贡献度算双倍。你若对修剑也感兴趣,日后本门的《无形剑诀》《空剑诀》,还有那几部四品剑诀,都可以传给你。你莫要辜负门派对你的期望。对了,大力丸这个名字实在难听,以后就改成金乌丸。”

  说完,他取出一件蓝色背心递给左莫:“这件二品的仙澜灵甲,也算是shī伯的一点心意。你平时穿在身上,多些保护。”

  左莫连忙行礼答谢。

  “shī侄最近可能要炼制一些出来。”阎乐脸上露出苦恼之色:“现在你shī姐都被人围着,脱不了身。只有马上卖一些,事情才能平息下去。”

  他心中不禁佩服掌门shī兄的眼光,若是真的不卖,只怕本门在东浮的小店立即被拆得片瓦不留,而无空剑门也无疑会成众矢之的。到时能不能留住左莫,都难说得很。

  左莫愕然,他完全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演变至此。他当下便道:“shī伯放心,弟子会马上炼制一批出来。”别的不说,李英凤shī姐遇到麻烦了,他无论如何也不能坐视。

  阎乐满意地点头,叮嘱了左莫一番,这才离去。

  左莫醒过神来,瞪大眼睛,渐渐亢奋起来!

  好奇地打量手上的仙澜灵甲,这是他第一次看到灵甲,好奇地朝里面灌输灵力,只见手上的仙澜内甲突然融化成一团蓝水,沿着他的手臂蔓延,迅速覆盖他全身,他能清晰地感受到这件灵甲和他之间的联系。

  真的要发财了吗?

  他呆呆地看着身上仙澜灵甲,眼神中,还是残留着几分不能置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