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节 噩梦


  被勒令禁止炼丹一个月,左莫倒没有什么感觉,能逃过一劫和炼丹一个月,这两者之间的选择并不难作。但是当师傅告诉他,他需要去辛岩师伯那好好锤炼一番,若是最后没有让辛岩师伯满意,炼丹禁令将无限期延长。

  左莫彻底傻眼。

  去见那些金丹期高手是一劫,而接受辛岩师伯的“折磨”就算另一劫,若是让左莫自己选,他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前面一劫。那些金丹期高手的厉害他不解,但是辛岩师伯有多么可怕,他却深有体会。

  他现在总算知道什么叫聪明反被聪明误。

  而一向督促他炼丹的师傅这次也一反常态,严令他必须去辛岩师伯那接受“特训”。临走之前还极其厉地警告他,若是在辛岩师伯那给她丢脸,回来之后,可就“哼哼”。

  师傅的“哼哼”几乎和二师伯的恐怖眼神杀伤力相当。师傅从来不说她的“哼哼”究竟是什么,但每次她“哼哼”冷笑时,左莫总是不寒而栗,心里发毛。

  带着必死的觉悟,左莫硬着头皮来到辛岩师伯的草庐。一路上,他警告了蒲妖无数次。蒲妖绝对是记恨的人,二师伯斩了他一记,以这厮的小鸡肚肠,肯定想找回场子。蒲妖傲慢自大死要面子,硬说什么受伤在先,才会被二师伯斩伤。不过左莫现在十分庆幸蒲妖的伤没好,否则的话,肯定又出来给他找乱子。

  难道不知道时代不同了么?

  经历了阴珠事件,左莫对蒲妖的恐惧完全消失。什么天妖,明明就是还活在三千年前,与时代完全脱轨的老古董!

  真可怜!

  有的时候,左莫都情不自禁同情蒲妖。在他看来,这家伙明显还生活在对过去的臆想中,始终不肯面对残酷的现shí。任谁被关了三千年,出来的时候,都免不了如此吧,左莫心想。而且阴珠事件对蒲妖的打击看起来很大,这人妖恹恹了好几天。蒲妖后来还提出许多种可以赚钱的东西,悉数被左莫充满同情但又坚决地驳回。

  同情归同情,为了避免麻烦,左莫还是严厉警告蒲妖。左莫先用二师伯恐吓,发现没有效果,马上改用晶石恐吓,立即奏效。蒲妖是吃晶石大户,左莫也不知道那么多晶石蒲妖是怎么用掉的。但是很显然,蒲妖又多了一项用晶石的花销——进剑洞。蒲妖对阴气极度渴望,而在这一带,只有剑洞才有。

  左莫找到了点养宠物的感觉。

  第二次来望阳峰,草庐周围地底的剑意仿佛识得他,全都消失不见。

  “二师伯。”他喊了句。

  “进来吧。”二师伯冰冷的话从木门后传来。

  左莫就仿佛看到木门后,二师伯端坐,身形如山般高大,投下的阴影把他笼罩。自己柔弱无比地仰脸抬头,只见头顶的黑暗阴影中,一双闪着寒光的眼睛,冷冷地地注视他。

  左莫不禁打了个寒颤,强自抛掉☆胡思乱想,定了定心神,他推开门,鼓足勇气走进去。

  “坐。”二师伯没有睁开眼睛,他和上次一样,坐在蒲团上。阳光从草庐顶上的一处破洞上投下来,洒在他身上。

  左莫看到二师伯面前的蒲团,小心翼翼地坐下来,作出垂首恭听的模样。

  “从jīn天起,我教导你。”辛岩师伯身形枯瘦,但闭目端坐在那,自有股重若千钧的气势,压得左莫几乎喘不过气。他说话的声音并不大,但是落在左莫耳中,有如gǔngǔn天雷。

  “是。”左莫弱弱地应了声。他到现在都不明白,师傅掌门他们为什么突然想到把他丢到二师伯这。

  “本门修剑,并不重体魄,但你天生体弱,先天不足,要先从体魄开始。”辛岩师伯没有睁开眼睛,淡淡的语气却带着强烈的压迫感,宣布左莫悲惨生活的开始。

  无空山山势并不算险峻,但山路迂回曲折mián长,徒步的话,要走上将近三时辰。

  无空剑门的外门弟子忽然发现,左莫师兄每天都会沿着山路,喘着粗气,汗流浃背,上上下下。没过几天,左莫师兄背上还多了个背包,依然是上上下下,看着师兄艰难无比地在山道挪着步子,一些外门弟子想上前献殷勤,却被左莫师兄骂了个狗血淋头。诸位外门弟子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难道师兄喜欢自虐?

  左莫每天连哭的心都有,哪有心情对其他人和颜悦色。

  在山顶最高处,辛岩师伯迎风而立,远远俯瞰监督着他,他不敢有半点偷懒耍滑。

  “这么笨的办法,你那废物师伯居然会用这么笨的办法。”蒲妖幸灾乐祸地喋喋不休。

  左莫咬牙抬腿,他浑身汗水湿透,他的光脚踩在山路石阶上,都会留下一个湿脚印。他没理蒲妖,不是怕二师伯发现,而是没有说话的力气。现在想想东浮脚下那些炼体的脚夫们,他心中只恨自己为啥没去学炼体呢?他每一步,都是咬牙硬撑,若是中途停下来休息,那么这趟就等于半跑了,而且将面临加倍的惩罚。

  二师伯的眼神真是恐怖,隔那么老远,居然还能看得那么真切。每每想及此,他心中无数次哀嚎,二师伯,您没有那么闲吧,天天守着咱这个小人物,多不划算不是!

  您不要打坐么……您不要修剑么……您不要炼器么……

  “要不要我教你一个炼体的法门?”蒲妖嘿嘿笑道:“说起炼体,魔才是祖宗。你们修者那些炼体的,全都是跟人家魔学的,偏偏学得又不像。啧啧,作为魔的资深盟友,我这有高深炼体传承,包教包会,终身受益,绝无副作用……”

  左莫懒得理他,他呲着牙,用尽全身力量,一步步向上挪。

  蒲妖笑得更欢。

  东峰山顶,小果看着蜿蜒山道中,左莫师兄一步步艰难无比地向上爬,心中充满感动,握紧粉嫩小拳头,苹果脸上写满坚定。

  师兄这么厉害了,还这么刻苦勤奋,小果也要好好努力!

  她返身回去,决定jīn天的修炼加倍!

  左莫若是知道小果的想法,一定会抢天悲呼:“哥是被逼的!”

  事shí上,他如jīn大脑一片空白,体力榨干之后,人的反应和思维会变得相当迟钝。爬山的后半期,全都是下意识的机械行为,连蒲妖说什么,他都听不清楚。

  当他终于爬到山顶,二师伯一言不发,拎起他,飞到蘅芳院。

  院内,一个大铁锅架着个大木桶,木桶里面盛满漆黑的液体,浓重药味远近可闻。许晴守在木桶旁,看到二师伯拎着左莫,连忙点着灶火。

  辛岩师伯一言不发地随手把左莫丢进木桶里,便飘然离去。

  扑通,左莫像一滩烂泥般,被准确丢进木桶。gǔn烫的药水让他瞳孔陡然睁圆,发出一声**的倒吸冷气声,守在一旁许晴先是小脸微红,随后同情无比地对左莫道:“师兄,jīn天药液一共花去一颗三品晶石,院主说,记在账上,让你到时交齐。”

  左莫表情狰狞地点头——shí在太烫了!

  每天的药液还要自己掏钱,这也太扣门了吧!这不是强迫自己欠账么?不过连续几天下来,左莫也知道反抗没有用,只好咬牙认了。再加上这种药液的效果也十分显著,若没有它,左莫肯定无法完成二师伯安排的训练量,那势必面临更加恐怖的惩罚。

  有的时候,左莫都有种错觉,其shí二师伯和师傅是有勾当的……

  许晴更加同情地提醒左莫:“师兄,我要加火了!”

  不多时,杀猪般的惨叫在蘅芳院回荡,在前院做事的女弟子们无不是同情地回头望了一眼,彼此对视一眼,异口同声感慨一句:“真可怜!”便又●埋头继续自己的工作。

  泡完药澡,左莫像梦游般回到西风小院,一天的噩梦终于要结束了。

  他很想倒头就睡,全身骨头就像要散架吧,但是他还是咬牙坚持到石室打坐。《胎息炼神》对身体的恢复没有○máitóujìxùzìjǐdegōngzuò。

  pàowányàozǎo,zuǒmòxiàngmèngyóubānhuídàoxīfēngxiǎoyuàn,yītiāndeèmèngzhōngyúyàojiéshùle。

  tāhěnxiǎngdǎotóujiùshuì,quánshēngǔtóujiùxiàngyàosànjiàba,dànshìtāháishìyǎoyájiānchídàoshíshìdǎzuò。《tāixīliànshén》duìshēntǐdehuīfùméiyǒu什么出色的地方,但是对于养心宁神,效果极佳。

  左莫很怀疑,若没有《胎息炼神》,自己没有累死,也先累疯。

  他入定得很快,时间亦过得飞快。他睁开眼睛,浑身依然酸痛,但是那种大脑一片空白的感觉却没有了,就好像身体重新被他控制。药澡是师傅配的药,据说越是累,药力反而能更加滋润肌体。

  带着几分留恋却又无奈地起身,他现在必须在太阳出来之前赶到望阳峰,迟到的话,自己会很惨的。此时外面天色亦没有亮,黑漆漆的一片,山路还透着寒气。

  顶着夜色,左莫飞快地朝望阳峰奔去,头顶星辰顽皮地闪烁。

  放风中狂奔的左莫现在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这噩梦快点结束吧!他无比怀念以前种田▲炼丹的生活,就连在河中练剑,也远比这要好过许多。他如jīn几乎扳手指头过日子,而最让他感到绝望的是,临走前师傅说的,在二师伯满意之前……

  二师伯满意……

  他有无数理由充分相信,在恐★liàndāndeshēnghuó,jiùliánzàihézhōngliànjiàn,yěyuǎnbǐzhèyàohǎoguòxǔduō。tārújīnjǐhūbānshǒuzhǐtóuguòrìzǐ,érzuìràngtāgǎndàojuéwàngdeshì,línzǒuqiánshīfùshuōde,zàièrshībómǎnyìzhīqián……

  èrshībómǎnyì……

  tāyǒuwúshùlǐyóuchōngfènxiàngxìn,zàikǒng怖的二师伯眼中,眼下之是刚开始。

  就在左莫过着悲惨无比的生活时,此时东浮却发生了一件惊天大事,东浮震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