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节 阴霾


  东浮殿,气氛肃穆凝重,每个人脸色铁青,其中几人身上隐约可见伤痕。

  zài他们面前,袁笠的尸体安静地躺着,呈现出诡异的青灰色。

  云霞仙子眼中尽shì哀痛之色,素来沉稳的她心◎中也不由后怕。为了查找那只能够驱使白日星现妖魔的痕迹,他们轮番去东浮周围探查。然而谁也没有想到,今天他们却遭遇埋伏。

  这绝对shì一场精心设计的埋伏,对方的目标便shì袁笠。对方的人数众多,●个个戴着面具,修为惊人,而且组织极其严密,袁笠几乎zài一照面便被杀。当时云霞仙子离袁笠极近,若不shì她当场毫不犹豫扔出刚刚炼制成功的阴雷珠,她当场被便被卷入对方的攻击之中。正shì凭借阴雷珠,她险而又险地逃过一劫。

  “对方shì什么人?”天松子脸色铁青,作为东浮的实际执掌者,有人zài他的地头公然袭击他的客人,无疑shì对他**裸的挑衅。

  云霞仙子定了定心神,心有余悸道:“不知道,对方没有用飞jiàn,用的全shì五行罗烟,配合的阵法也相当高明。”

  “五行罗烟?”何老有些惊诧地抬头,他今天没去。他沉吟道:“五行罗烟大多shì散修,这东西搜罗不易……”

  “这个只怕不准。”此时文铁散人沉声开口:“对方极有可能故意混淆我们视听。五行罗烟虽然搜集不易,但市面上也偶尔能买到,有心搜集的话,也并非不可能。对方的目标shì袁先生!那他们的目的就值得我们推敲了,为什么他们会把目标放zài袁先生身上?”

  zài座的都shì人精,心思通明,天松子立即意识到,接口道:“对方不想我们追查白日星现的事!”

  “shì啊,这点就值得推敲了。”何老亦开口:“若shì那些想混水摸鱼,冲着拣便宜来的人,他们反而希望我们找到那只妖魔,然后半路截去。什么人会不想我们找到那只妖魔?”

  “那只妖魔?”云霞仙子霍然而惊:“或者那只妖魔的同党!”

  其他人面面相觑,面色顿时沉重无比。袭击他们的人,shì一伙人,很显然不会shì那只受伤的妖魔,反而妖魔同党的可能性极大。他们之前,以为只有一只受伤的妖魔,众人也就没有太紧张。zài他们看来,凭借这么□多金丹期高手的力量,消灭一只受伤的妖魔那岂不shì手到擒来?

  谁也没想到,局势迅速变得错综复杂。白日星现的事情根本瞒不了人,大量希望能够猎杀妖魔的修者疯狂云集天月界。

  一只受伤的高●等妖魔,也就意味着无数晶石、无数法宝!

  “竟然有修者投靠妖魔!”文铁散人愤然。

  何老抬头,说了一句:“为什么不能shì一群妖魔?”

  此言一出,偌大的东浮殿顿时鸦雀无声。

  云霞仙子心神疲倦地回到住处,小环看到小姐如此神色,又shì心疼又shì惊恐道:“小姐,要不我们回去吧,这里的事情好吓人!”

  云霞露出苦笑之色:“哪能现zài回去?此事若没有个交待,也对不起死去的袁先生。”

  小环咬紧嘴唇,毅然道:“那我去给小姐找阴珠!小姐若能多几颗阴雷珠,也就不怕他们了!”

  “傻丫头!”云霞摸着小环的脑袋,带几分宠溺柔声道:“拣了一回便宜,哪能净想着天天去捡便宜?”

  “反正我也帮不了小姐什么忙!”小环眼中升起一团雾气,两人名为主仆,其实情同姐妹。

  “你家小姐哪里那么弱?我好歹也shì金丹期!”云霞连忙安慰小环,心中却没有底,何老的那句话,一直zài她心中萦绕。都天血界的局势败坏,她shì知道的,但shì败坏到何种地步,她并不清楚。但若shì真的有妖魔潜入到天月界,那局势该败坏到何种地步?

  屋外不知什么时候下起了细雨,透过窗,看着远处笼罩zài濛濛细雨中的隐约山峦,云霞心中亦阴霾难散。

  zuǒ莫想的完全正确,他悲惨的生活,刚刚开始。何老的忠言提醒,还有zuǒ莫弄巧成拙的昏迷,也给裴元然等人敲响了警钟。再有天赋的天才,只有活着,才有可能成为真正的高手。zài裴元然施凤容等人眼中,zuǒ莫shì不缺天赋的,甚至他们还觉得,zuǒ莫可能还有其他天赋没有被挖出来。但shì,他孱弱的体质将极有可能限制他的发展,过早夭折殒落这种事,极有可能发生zài他身上。

  相比之下,韦胜这方面简直强得不像话,完全不需要他们担心。

  而且受到启发,裴元然等人发现他们的思路一开始就有失误。对zuǒ莫这样全能人才,修jiàn并不重要,重要的shì保命。与其把他培养成一个半吊子的jiàn修,远远不如把他培养成生命力顽强的乌龟。整个无空jiàn门上层陷入集体反思之中,于shì,辛岩亲zì出马。

  由此可见无空jiàn门对zuǒ莫的重视!

  经过这段时间的噩梦般的修炼,zuǒ莫如今身体的确强健不少,虽然看上去还有些削瘦,但shì身上还shì有些肉了。高强度修炼和药液双管齐下,他也渐渐开始习惯。

  可惜,zuǒ莫到现zài还搞不清楚师傅他们到底shì怎么想的。但shì辛岩师伯亲zì坐镇,固然让他“受宠若惊”,也让他叫苦连天!所有长辈之中,辛岩师伯shì最不讲情面,zuǒ莫最害怕的一位。

  若shì阎乐师伯多好,zuǒ莫有时不禁幻想。

  草庐中,辛岩丢给zuǒ莫一枚玉简,便把他带到后山一处山谷。这处山谷zuǒ莫以前来过,明显刚刚被人硬生生削平,一个醒目的☆符阵zài谷底。辛岩二话不说,便把zuǒ莫丢进符阵中。

  “师伯,这……这shì什么?”zuǒ莫有些心慌地问。

  辛岩师伯没有理他,飘然离去。

  zuǒ莫心惊胆战地看着周围,不▲过周围没有什么状况,他心才渐渐放了下来。难道shì什么强体健魄符阵?有这好东西,干嘛不早点拿出来?

  半天,这符阵也没什么动静。不过zuǒ莫可不敢擅zì从符阵中跑出来,师伯把他扔到这里,他要跑出去,结果会很惨的。他索性看起师伯给他的那枚玉简。

  玉简里面记载的shì一门炼体的心法,名叫《金刚微言》。zuǒ莫有些惊讶,从名字上来看,绝不像本门的心法,反而像那些禅修的心法。师伯从哪弄来的?不知道shì不shì前两年外门弟子获取玉简的艰难经历,他对玉简,尤其shì记载了新奇东西的玉简,有着偏执的嗜好。而且竟然不需要花费贡献点就能赚到一部心法,zuǒ莫终于觉得这些苦头也没白吃。

  他好奇地继续看下去。

  果然shì门禅修的心法,禅修的心法大多简单,对天赋的要求最低,而对毅力心性的要求比较高。这门心法便shì如此,没有太复杂的东西,但讲究的shì持之以恒。若能持久修炼☆下去,体若金石,而若有悟性,最终境界shì成就金刚不灭之体。

  当然,对此zuǒ莫shì嗤之以鼻的。这年头,无论什么玉简,都会标榜zì己有多厉害多厉害,就像蒲妖总shì标榜zì己天妖shì一个▲道理。

  不过,对于《金刚微言》中所说的寻常飞jiàn难伤,倒shì让zuǒ莫怦然心动。不管啥时候,保命都shì最要紧的事。而且若有小成,妖魔难以近身,万邪不侵。zuǒ莫赫然发现,zì己所学似☆乎越来越驳杂。

  “这种二手货,也好意思拿出来。”蒲妖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来,一脸鄙视地zài一旁冷言冷语。

  “二手货?”zuǒ莫扬了扬玉简:“你有么?”

  “我只留精品!”蒲◇妖趾高气扬道。

  “就像阴珠?”zuǒ莫冷笑。

  蒲妖顿时就像泄了气的皮球。阴珠事件成为zuǒ莫最有力的打击武器,蒲妖完全没有任何反驳的余地。不过当他看了一眼周围的符阵,顿时嘿嘿笑了起●来。

  zuǒ莫被他笑得心里有些发毛,忍不住问:“你笑什么?”

  蒲妖赤红的血瞳透着诡异的幸灾乐祸,这种眼神zuǒ莫太熟悉了,这些天他见得太多了。zuǒ莫不由升起不好的预感。

 ★ “你慢慢享受吧。”蒲妖充满得意道,说完重新钻入zuǒ莫的识海中。

  zuǒ莫越发觉得发毛,看周围的符阵,心中忐忑。莫非这符阵不shì强身健体符阵?

  就zài此时,忽然周围升起淡淡雾气,zuǒ莫看得真切,这些雾气都shì由符阵散发出来。他顿时紧张起来,要开始了么?

  雾气迅速弥漫,zuǒ莫周围很快伸手不见五指,他愈发小心翼翼起来。

  嗤!

  一道jiàn芒突然从雾气中钻了出来,朝zuǒ莫激射而来!

  早就严阵以待的zuǒ莫连忙骈指成jiàn,一道jiàn芒脱手而出,准确击中朝他飞来的那道jiàn芒。

  乒!

  光芒一闪,两道jiàn芒同归于尽。

  还没zuǒ莫反应过来,嗤嗤,又shì两道jiàn芒,从雾气中钻出来!

  zuǒ莫不敢怠慢,扬手两道jiàn芒。

  嗤嗤嗤嗤!

  四道jiàn芒从四面八方射向zuǒ莫。

  zuǒ莫zuǒ支右绌,狼狈不堪。

  jiàn芒以惊人的速度增加,快得zuǒ莫连反应都反应不过来。

  当jiàn芒刺入身体,那针扎的痛苦让他发出嗷地一声惨叫,zuǒ莫终于彻底明白过来,这该死的shì什么符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