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节 暴力手段


  就在胡山拼命挥舞火焰刀时,扎入火焰中的寒流突然炸开,一分为七,散落在胡山shēn体周围。七股细流,挟着白色寒气,急剧转动,发出嘶嘶轻响。

  《七涡》!

  七道寒气、剑芒组成的漩涡,有若围笼柱子,困住胡山。

  极力催动的漩涡速度极其骇人,就仿小型飓风,拥有强大的吸力,所过之处,层层涌动的火焰竟然被吸得一滴不剩。

  陶姝儿和燕明子两人脸上浮现莫名惊骇,不能置信地看着场内。而左莫shēn后的外门弟子们,个个激动莫名,看得如痴如醉。

  胡山脸上布满惊恐!

  在他周围,七道水、火交夹形成的细长漩涡,就七根细柱,把他困得死死。水、火相交的劈啪爆音,展示着它们是何等不稳定,也展示它们所蕴含的恐怖威力!

  “不!”

  胡山绝望地嘶声狂吼,左手飞快伸进腰间的百宝囊!

  轰!

  七道水火漩涡同时爆裂,可怜的胡山,刚刚掏出一张护甲符,便被无数火焰和细小的冰针吞没!

  爆炸散去,余烟袅袅,众人才看清胡山的模样。那一shēn华丽耀眼的红色灵甲如今黯淡无光,上面焦黑一片,灵甲表面布满许多细小的伤痕。胡山之前束起的薄酒头发,如今被炸成鸟窝,整张脸焦黑一片,还能见到几缕余烟从他的脸上、头上袅袅升腾而起。他手上的火焰刀,火焰全无,全然没有之前的气势。右手攥着只剩下半截、来不及用的护甲符。

  整个人就像一截被烧焦的木头桩子。

  玉佩居然完好无损!

  左莫大大松了口气,他暗运《金刚微言》,小心警备走到胡山面前。看了胡山一眼,对方没有任何反应,左莫便毫不客气地摘下胡山腰间的红色玉佩。摘完之后,他犹自有些遗憾地看了一眼胡山手上的火焰刀和shēn上的灵甲。这两件也是好东西啊!不过左莫深知做人不能太过份,眼下他拿走玉佩,这是战利品,并不算过份。如果把别人剥了个精光,那就等着别人死磕吧。

  而☆且,左莫没有放松戒备,他的左手一直伸在百宝囊里,摸着刚刚到得的滴水剑,他忙着留下自己的印记。虽然这么短的时间,无法祭炼飞剑,只能留下最基本的印记。不过冰晶剑被毁了,他可是手无寸铁了,而对方还有一人。 ◇
  “哈哈!”燕明子看到左莫摘走胡山的玉佩,便再也忍不住,又是得意又是幸灾乐祸地哈哈大笑。他可是很清楚,胡山对他的那枚玉佩有多宝贝!见胡山比自己的损失更大、吃憋更大,燕明子心中顿时平衡无比。似乎丢了滴水剑,也没有那么心痛了。

  陶姝儿看着胡山凄惨无比的模样,也忍不住,咯咯地笑了起来。只是她望向左莫的目光,便不免多了几分惊疑和好奇。

  胡山悠悠回过神来,看到近在眼前的左莫,恶向胆边生,怒吼一声,便欲举刀把他砍成两半。

  早就防备着他的左莫下手更快,他闪电般伸出泛着金光的右手,准确掐住胡山的脖子,然后用力一拽……

  砰!

  就像脑袋撞上石头的闷响。

  嘶,周围响起一片整齐的倒吸冷气声,所有人愣愣地看着左莫,他们张大嘴巴,完全失去所有语言能力。

  还是有点痛!左莫呲了呲牙,随手把已经昏过去的胡山丢在地上,右手用力地揉额头。他的额头完好☆无损,而胡山的额头,一朵血花绽放。

  什么时候才能炼成飞剑难伤啊!左莫一边揉着金光闪闪的额头一边想。不过他还是比较满意的,这段时间炼体的痛苦没有白费。

  “还要打么?”他问陶姝儿。

  说实话,他问这话时,心底很虚。但他那张没有任何表情的僵尸脸,却是十足的高手风范,而且陶姝儿也完全被左莫的非常规手段给震惊了,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回答。

  “不打就把他带走。哥很忙的。”左莫连忙趁机封住对方的话,挥了挥手,转shēn便欲离去。

  “等等!”陶姝儿突然喊住他。

  左莫心中一突,难道还要打?他此时飞剑被毁,滴水剑想使唤如意,也绝非这么短时间可以做到,他全shēn灵力也消耗得七七八八。

  “还有什么事?”他转shēn,故作不悦地问。

  “无空剑门果然高手辈出,不过阁下既然下了一对一的战书,我灵英派众弟子,自然奉陪到底,届时请教,阁下可莫闪躲。”陶姝儿盯着左莫,一字一句道。

  她必须承认,今天她们看走眼了,在对方手上吃了个憋。尤其是左莫那副浑然没把他们当回事的神情,如何让这些嚣张跋扈惯的纨绔们咽得下这口气?不过,让她亲自上,她又有些不敢,眼前这人,她看不透。

  尤其是左莫最后那一下头槌……

  哼哼,这么好玩的事,怎么能就他们三个人玩呢?陶姝儿狡黠地想,她相信门中有很多人会感兴趣的。

  左莫此时恨不得这三人马上离开,他想都不想,挥了挥手作驱赶状:“行!”

  说完便转shēn,在众外门弟崇拜得五体投地的眼神中,施施然离开,一直没听到shēn后陶姝儿再开口,左莫才彻底松了一口气。

  陶姝儿咬着嘴唇,她还没有被人如此无视、如此不耐烦地驱赶过!有的时候,女人的仇恨,往往会在一件极其细小的事上发芽。

  你等着!她恨恨地想。

  左莫回到西风小院,爱不释手地到手的两件法宝。真是好东西啊!越看他越是大爱,今天赚大了!至于会不会有什么后续之类,完全被他抛之脑后。在他看来,这两件极品三品法宝,不管出什么事都值!

  去石室打坐恢复灵力之后,左莫便开始祭炼滴水剑。

  一☆祭炼,他才深刻地感受到,滴水剑不愧是三品飞剑中的极品!滴水剑通体极其柔软,可以任意弯曲,而它其中竟然蕴含极其丰富的玄水,它其实就是一把水剑!灵力可以轻易到达剑shēn任何一处,而且由于极其柔软,左莫甚■至可以通过控制灵力,来变化飞剑的形状。

  它简直就像为《离水剑诀》量shēn打造而成。

  从得到开始,chú了祭炼外,左莫便把它置于石室灵泉之中。灵泉内灵力活泼充沛,置于其中,慢慢温养,对增加滴水剑的灵性也极其有帮助。

  至于玉佩,左莫便天天挂在shēn上。玉佩上的阵法他也弄明白了。玉佩上有三个阵法,chú了《流火心御阵》,还有《清心咒》和《聚灵阵》。这三个阵法全都是极其实◇用的阵法,《流火心御阵》不消说,《清心咒》养心宁神,而《聚灵阵》,却能聚集周围的灵气,再实用不过。

  若不是左莫有石室灵脉,《聚灵阵》绝对可以名列他最想得到的阵法之一。玉佩上的《聚灵阵》只是最▲初级的聚灵阵,但是效果依然十分显著。

  左莫佩带玉佩在石室打坐入定,效率要提升一成!

  别小看是一成,经年累月之下,它引发的差距是十分惊人的。聚灵阵是被研究得最多的阵法之一,但同样,也◇被称为晶石堆出来的阵法,它需要消耗大量晶石。所以初阶的《聚灵阵》还不如直接从晶石中吸取灵力实在。可若是要把它设在玉佩上,chú了需要炼器者对聚灵阵极其精通,还需要材质本shēn有聚灵的特性。可但凡是拥◎有聚灵特性的材料,无一不是珍惜昂贵的材料。

  这块玉佩上,最值钱的便是这个不起眼的《聚灵阵》,比《流火心御阵》还要值钱。光这个《聚灵阵》便足以让这块玉佩名列三品极品之列。

  可惜现在不能炼丹,否则的话,他很想试试《流火心御阵》的功效。

  左莫大概意料不到,他击退灵英派闹事者这件事,在外门弟子中所造成的影响远远超过门中考核和罗离对战的影响。对外门弟子们来说,谁更厉害固然能让他们敬畏,但是愿意维护他们利益的师兄,才更受他们的爱戴。

  这次打架,左莫也有着颇为深刻的体会。

  其实论修为,他和燕明子、胡山差距不大,甚至还要比他们弱一些。他之所以能够取胜,得益于他◎领悟的剑意,无论是辛yán师伯的潮汐剑意,还是离水剑意。他对剑诀的理解、对势的理解,远远超过对方,再加上对方轻视,他才能如此轻松得手。

  否则的话,只怕战败的就是他了,比如胡山如果早一步用护甲◎□符。

  想到这,左莫就不禁愤愤,这帮人是打架么?简直就砸晶石!

  那一shēn华丽的法宝看得他直流口水,护甲符之类的东西更是随手拿来就用,他看得都替他们心痛!败家!实在太败家了!
■□符。

  想到这,左莫就不禁愤愤,这帮人是打架么?简直就砸晶石!

  那一shēn华丽的法宝看得他直流口水,护甲符之类的东fú。

  xiǎngdàozhè,zuǒmòjiùbújìnfènfèn,zhèbāngrénshìdǎjiàme?jiǎnzhíjiùzájīngshí!

  nàyīshēnhuálìdefǎbǎokàndétāzhíliúkǒushuǐ,hùjiǎfúzhīlèidedōngxīgèngshìsuíshǒunáláijiùyòng,tākàndédōutìtāmenxīntòng!bàijiā!shízàitàibàijiāle!
  引起左莫注意的,还有《金刚微言》,无论是对燕明子,还是对胡山,《金刚微言》都发挥了相当重要的作用。看来自己要加强修炼《金刚微言》,这玩意不仅能保命,出其不意之下,还有别有奇效。

  不过,一想起《金刚微言》他就想起墓碑版的《金刚微言》。

  那被修改的五处,在他脑海中阴魂不散,时不时地冒出来。尤其是他修炼《金刚微言》时,他总是不自主地会想到那不相同的五句,十分影响修炼效果。

  要不,试一试?左莫有些犹豫地想。

  补二十七号的。打个广告:父老乡亲们,农忙时节过去啦,玩玩《降龙之剑》,准备秋收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