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节 傻妖


  烟雾散去,赫然出现一个温泉袅袅升起的热气中,一群正在沐浴的美艳女子若隐若现,她们媚眼如丝,极尽诱惑如丝缎般光滑的肌肤,在腾腾热气中,好像有魔力般,牢牢吸引着左莫的目光

  美人们旁若无人嬉笑玩耍,当左莫是空气

  可怜的左莫,哪里见过如此场面,顿时如遭雷殛,呆立当场女人们若有若无的嘻笑喘息声钻入他耳中,他只觉得嗓子发干,浑身躁热,身体里好像有什么dōng西在蠢蠢欲动

 ◆ 这是什么法诀?

  左莫感觉自己的心跳越来越快,几乎都要从他的胸腔中跳了出来,失控地跳动

  他用尽全身力气艰难无比地吞了吞口水,他察觉到全身的不正常,绝对不正常他暗运灵力,没有任何作用◎,他不由在心中惊骇莫名

  ——好厉害的法诀好厉害的迷阵

  冷静冷静

  假象假象

  左莫告诉自己,这个时候应该把眼睛闭上,但不知道怎么,眼皮今天居然不听使唤好像那个温泉里,有着一个神奇的世界,不自主地吸引着他的眼睛若不是他强自忍住,他的双腿会下意识地向温泉靠近

  夺人心神魂魄于无形无影,控人身形于无味无觉,左莫最后一丝理智判断:这群出浴的美人,其实是个高品迷阵

  四品?或者五品?

  中者全身发烫、呼吸节奏全失、心神难定、灵力运转受阻……

  他下意识地再次吞了吞口水,然而就在此时,左莫瞳孔骤然扩张

  热腾腾的雾气突然消失无影无踪,那些千娇百媚的美女一览无余,那美艳动人的脸蛋、傲人的身材、细腻如瓷的肌肤,还有……

  前所未有的冲击如电流般袭击左莫全身,他呼吸一窒,心脏在这一刻都停顿下来

  这是绝招么……

  然而,所有的美人突然静止,就像中了定身法,一动不动然后,她们以肉眼可见的度迅苍老枯萎,健康充满诱惑的肌肤失去光泽,变得失去弹性,布满皱纹,像干枯树皮般她们美丽的容貌迅枯槁失去生机

  肌肤坏死、腐烂,露出里白森森的骨头

  弹指间,一群千娇百媚的美女,便成为一群干枯的骷髅

  胸中翻腾,左莫只觉得像吃下无数苍蝇,直欲呕吐这番变化峰回路转,他全身血脉有如逆行,险些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此杀招凶猛……

  左莫心中惊叹莫名,能够创出这个迷阵的人真是厉害他没有感受到一丝灵力,可谓伤人无形无影就在此时,耳边听到嘶地一声,眼前景象突然扭曲,像是被什么吸走般

  ◎美女、骷髅、黑白格子,全都消失不见

  他看到蒲妖张着嘴巴,一缕烟雾吸入嘴中,他意态舒展满足蒲妖什么时候恢复的?难道刚才的迷阵是被蒲妖破坏的?

  蒲妖闭上嘴巴,转过脸看向左莫,轻飘飘丢下☆◎美女、骷髅、黑白格子,全都消失不见

  他看到蒲妖张着嘴巴,一缕烟雾吸入嘴中,他意态舒展满足蒲妖什么时候恢复的?难道刚才的迷阵是被蒲妖破坏的?
měinǚ、kūlóu、hēibáigézǐ,quándōuxiāoshībújiàn

  tākàndàopúyāozhāngzhezuǐbā,yīlǚyānwùxīrùzuǐzhōng,tāyìtàishūzhǎnmǎnzúpúyāoshímeshíhòuhuīfùde?nándàogāngcáidemízhènshìbèipúyāopòhuàide?

  púyāobìshàngzuǐbā,zhuǎnguòliǎnkànxiàngzuǒmò,qīngpiāopiāodiūxià一句:“你流鼻血了”

  左莫一愣,连忙摸摸鼻子,果然染红了

  “哈哈哈哈哈哈……”蒲妖肆意狂笑,一脸促狭地看着左莫,左莫完全摸不着头脑

  出血说明对方的迷阵太厉害了,自己居然不知不觉中受伤出血,可是蒲妖笑什么?

  他总觉得蒲妖笑得有些怪异他胸中到现在还是说不出的难受,最后的绝招,杀伤力太惊人,强烈的恶心感充斥着他心中

  好不容易冷静下来的蒲妖瞥了左莫一眼,又嘿嘿阴笑起来他扫了一眼左莫手上的那张粉色纸笺,抢了过来,塞进嘴里,咀嚼了两下,便吞了进去他第二次露出满足的神情

  “你……你居然吃纸?”左莫指着蒲妖,一脸不能置信地呆呆wèn

  “多纯净的阴气,浪费了太可惜”蒲妖伸出猩红的舌头,舔了舔嘴角,有些意犹未尽

  “你什么时候醒过来的?”左莫呆呆地wèn

  “这个迷阵展开的时候”蒲妖嘿嘿地笑,可左莫觉得他看自己的眼神有些怪怪的

  “你恢复了?”左莫还是决定关心一下蒲妖

  “没那么容易”蒲妖伸了个懒腰,懒洋洋道:“这次受损太大,想恢复,没那么容易”从他的神情看来,他似乎对自己的伤势并不是太在意

  看来情况比自己想象的要好,左莫心中稍安,他想到刚才看到的美女,他连忙wèn:“刚才那是什么迷阵?太厉害了wǒ竟然不知不觉中受伤了”

  “哈哈哈哈哈哈……”蒲妖再也忍不住,抱着肚子狂笑,笑到直不起腰来

  左莫一脸茫然,他不知道蒲妖为啥是这个反应

  这迷阵是真的很厉害啊……

  在离天月界很遥远的地方

  “咦,怎么还没有反应?难道他对美色真的能不动心?嘻嘻,还是已经缴械投降了?”

  一个女孩托着下巴,自言自语

  过了一会,还是没有动静,她一脸疑惑

  “没道理啊,只要不是花丛老手,不可能抵抗得了啊难道他是此道高手?不像啊难道wǒ看走眼了?哼,本小姐最讨厌这种男人了”

  她完全不知道,她极尽香艳色诱的迷阵,被蒲妖横插一手,杀伤性从一种极端转到另一种极端

  她不甘心

  西风小院

  “女人你懂么?”蒲妖wèn

  “懂啊”左莫眼神奇怪地看着蒲妖,这个wèn题如此弱智白痴,难道蒲妖这伤受伤伤了心神?神智已经不清楚了?他好心地提醒道:“李英凤师姐、小果、师傅她们都是女人”

  完了完了,蒲妖以前是三千年前的老古董,但好歹还正常一点这次伤了心神,心智也变傻了,左莫有些同情地看着蒲妖,真可怜,天妖成傻妖

  迎着左莫的目光,蒲妖嘿嘿笑道:“那你有没有和女人亲密接触过?”

  左莫看向蒲妖的目光同情盛:“她们wǒ都很亲密”

  蒲妖嘿嘿笑声嘎然而止,就像被噎住,他忽然发现,这个wèn题似乎很难和左莫说清楚

  “你见到她们的时候,脑子里没有什么奇怪的想法?”蒲妖做最后的努力

  “呃,奇怪的想法?”左莫挣扎了一下,还是点头:“有”

  “果然有想法”蒲妖精神一振,他循循善诱:“什么想法?”

  “卖药”左莫不好意思地老实的交待

  蒲妖呆若木鸡

  左莫自顾自地扳着手指头道:“可惜,小果现在还太穷,师傅呢,不可能买wǒ炼制的丹药平时只有李英凤师姐会买不过,许晴师姐也买了唔,等过段时间,wǒ要把润泽丹推销给她们还有须依夏师姐,唔,郝敏虽然○人差了点,但wǒ不和晶石过不去……以后wǒ还会炼制很多很多的丹药,魏南前辈的玉简里说,女人是最好的卖药对象……”

  蒲妖噗地吐血仰面而倒,过了一会,他四肢抽动一下,他复又挣扎爬起来,尤自不死心◎☆道:“你刚才没见到那些脱光的女人么?你没感觉么?”

  如果说刚才左莫是用看傻妖的目光,那么现在左莫看蒲妖的目光已经彻底像看白痴,充满怜悯道:“蒲妖,那是阵法”

  咕嘟咕嘟,再次倒下的蒲★妖,鲜血像泉水般从嘴角拼命往外冒

  真可怜

  左莫同情无比地看着彻底被打击的蒲妖

  不过左莫很快就没时间去同情蒲妖,掌门他们都回山了当左莫看到长辈们神色间深深的疲倦,他就识趣地◆没有说话掌门没有说什么,只是挥挥手,示意弟子们退下

  “这次事情闹得太大了”裴元然深深叹息一声:“天月界只怕难太平了”

  其他几人皆是默然,阎乐也是一脸忧色:“wǒ们要未雨绸缪了韦胜天○赋如此出色,百年难遇,要想办法让他早结金丹,要不然……”

  言下之意,几人听得明白天赋再好的天才,没有成长起来之前,是十分脆弱的杀死一名天赋出色的筑基期修只需要一名资质普通的凝脉期修者,甚至只需要一张符、一件法宝……

  “唉,wǒ本欲让韦胜打牢基础,现在来看,时不待wǒ啊”裴元然长叹一声,他沉吟片刻,毅然道:“非常时行非常事大家集中所有力量,来助韦胜”

  辛岩和阎乐同时点头,施凤容犹豫了一下,道:“那左莫呢?”

  裴元然无奈道:“左莫的天赋是不错,放在其他门派,自然会悉心培养可咱们的家底,师妹你也知道,若是想全力培养,也就堪堪只够培养韦胜一人”

  “是啊○师妹,wǒ那库存就那么点,韦胜一人还不知道够不够”阎乐苦着脸劝道

  施凤容知道师兄们说的是实情,无空剑门本来就不是什么大门派,没什么家底年轻高手是怎么出来的?无数晶石、灵丹堆出来的本门的传承延●☆续,非韦胜莫属,施凤容也心知肚名

  可是,左莫毕竟是她的弟子,她咬咬牙:“培养韦胜wǒ也没意见但既然在物资上没左莫的份,其他方面就应该适当补偿他要为韦胜炼丹,日后wǒ也没时间去教导他,只能任其●自生自灭”说到这,她有些伤感,旋即抬头:“wǒ只有一点要求除了一些特别的玉简,本门所有玉简,都对其开放”

  “这……”裴元然有些犹豫,施凤容的要求与门规不符但看到施凤容一脸坚决,他还是点头:“好,这个wǒ答应你”培养韦胜,最重要的一环便是灵丹供应,这一点,施凤容的作用至关重要

  裴元然终究是魄力的人,他想了想,起身道:“局势败坏如此,玉简束之高阁也是废物一堆从今日起,本门各品玉简,对内门弟子悉数开放”

  于是,无空剑门上下震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