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节 再探剑洞


  左莫睁开眼睛,全身的暗金色,一点点消褪

  如果能够切开左莫的皮肤,便可以看到皮肤下的血肉已经就像夹杂着无数碎金《金刚微言》第三层“肉身金衣”日益深厚,魔纹仿佛是《金刚微言》的绝配,《金刚微言》的进步度,连左莫都感到心惊原本他还以为,墓碑版的《金刚微言》属于稳打稳扎型,哪知就多了gè魔纹,发生惊人变化

  照zhè度下去,不久之后便能达到第四层“红莲流金”只可惜,左莫除了炼体之外,并不懂半点运用

  况且就算他如今肉身金衣,普通飞剑难伤,但上次遇到阴煞时的狼狈,也让他明白,哪怕浑身坚不可摧,面对神识攻击也没有半点办法

  左莫就觉dé自己是gè悲剧自己空有一身神识,却不懂运用之法;炼体都炼到“肉身金衣”的地步,同样丝毫不懂运用之法;深谙数千种物性,无法炼制一件拿dé出手法宝……

  唯一能让他感到庆幸的是,现在自己好歹会炼制阵盘,学的zhè些符阵也能用上

  早就等dé不耐烦的蒲妖嚷道:“开工了开工了”

  说完,不等左莫说话,他直接丢出晶石,只见一阵光芒闪过,一人一妖便在原地消失

  “说好了,五十只重伤的阴煞”蒲妖强调道:“活的”

  “知道”左莫倒是相当有觉悟,欠的总是要还的,何况还是欠蒲妖的,蒲妖的便宜可不好占

  zhè些天他炼制了大批各色阵盘,正想试试阵盘的作用

  “那有一只”蒲妖顿时兴奋起来,朝一gè角落里飘去,左莫连忙跟上

  果然,在角落里,一只阴煞安静地飘荡着左莫注意到,zhè只阴煞全身雾qì要比上次那只浓

  “怎么回事?比上次那只看上去要难对付啊”他连忙问蒲妖
◇   蒲妖死死盯着zhè只阴煞,两眼放光,就差流口水,头也不回道:“zhè是什么地方?阴煞天天吸收阴qì,长起来自然快dé很”

  左莫哦了应了声,原来如此

  zhè只阴煞的确要比上次的☆那只厉害,它很快发现左莫,发出嘶地一声难听声音,便朝左莫扑来

  与此同时,神识刺也如期而至不过左莫zhè次有备而来,嘿地轻笑一声,手一翻,便多了一张阵盘,轻轻丢了出去

  只见阵盘一丢出去,就像丢入水中,空qì一阵荡漾,阵盘便消失不见

  左莫耳边的空qì一荡,神识刺擦着他偏过他心中一喜,符阵已经发挥作用

  堪堪扑到左莫面前不远处的阴煞突然一滞,呆立在原地,似乎有些茫然由于要观察符阵的效果,左莫并不着急进攻,反而围着阴煞走,符阵中的阴煞没有半点反应,只是不断地原地打着转

  果然,左莫目光难掩兴奋,自己猜dé没错

  蒲妖给他讲过阴煞成形的条件,再加上上次被阴煞用神识刺攻击,左莫判断阴煞应该容易被迷幻类符阵所克制阴煞由阴qì而生,虽然会神识刺,但是心智极低,容易受迷幻类的符阵所迷惑

  他丢出的符阵名为《迷踪阵》,是一种最简单的迷幻符阵,它的作□用是让人迷失方位

  因为材料的缘gù,左莫无法炼制比较复杂的迷踪阵二品迷踪阵在实际战斗中,并没有太多的作用,筑基期以上的修者,基本都没效何况用阵盘放出来的二品迷踪阵,威力逊

  但就是z◇yòngshìràngrénmíshīfāngwèi

  yīnwéicáiliàodeyuángù,zuǒmòwúfǎliànzhìbǐjiàofùzádemízōngzhènèrpǐnmízōngzhènzàishíjìzhàndòuzhōng,bìngméiyǒutàiduōdezuòyòng,zhùjīqīyǐshàngdexiūzhě,jīběndōuméixiàohékuàngyòngzhènpánfàngchūláideèrpǐnmízōngzhèn,wēilìxùn

  dànjiùshìz●hègè没有什么用处的小小迷踪阵,却成功困住了一只阴煞

  瞬间,左莫心中充满成就感

  自从上次蒲妖对他说过,既然不能增加灵力储存,那就减少灵力损耗,提高灵力的效率zhè给他极大的启发,●他懂的、擅长的,都是一些十分低阶的法诀而且现在他的修为提高dé极为缓慢,那些高阶法诀和符阵,无一不是对灵力有着极高的要求zhè曾让他失望相当长的时间可魔纹妖核,已经不可能取掉灵力储存的问题解决不了,就注定他只能与一些低阶的法诀打交道

  无奈之下,他只能把主意打到zhè些低阶的法诀符阵上而且他隐隐有种感觉,只要运用dé当,低阶法诀和符阵,也能发挥出可观的威力

  事实证明,他对了

  只要方向对了,一gè二品的符阵,便能困住一只阴煞

  判断正确,给他极大的鼓励,也让他浑然忘却了蒲妖,全神贯注地观察被困住的阴煞他想看看,zhègè不到二品的迷踪阵,到底能困住zhè只阴煞多久?zhè只阴煞,又会有什么反击手段?

  见左莫迟迟不动手,蒲妖有些不满,不过他还是按捺下来,他也想看看,左莫到底想干什么

  符阵中的阴煞渐渐变dé暴躁,zhè一点,从它周围翻滚的阴qì便能看dé出来从被困到现在,阴煞已经发出五道神识刺,全都落空,而且各gè方向都有,zhè说明阴煞已经完全失去对方位的判断

  吱

  阴煞突然发出一声十分尖利的叫声,翻滚不休的阴qì之◆中突然朝四周射出五道灰色细刺

  啪,一声轻响,迷踪阵登时破碎五道灰色细刺余势未绝,继续朝各自方向激射

  左莫脸色微变,其中有一道灰色细刺恰巧冲他而来

  连忙掐动法诀,洛月玄龟甲■上的阵法立即被他催动,他面前便多了一道半透明的龟甲盾噗龟甲盾一阵摇晃,光泽顿时黯淡不少,但还是勉强稳住

  左莫心中骇然,zhè灰色细刺竟然如此厉害他可是很清楚洛月玄龟甲释放出来的龟甲盾防护力有多强,险些就被击碎,zhè要落在自己身上,那肯定是gè血洞

  一咬牙,手上赫然又出现一张阵盘——《缚龙阵》

  阵盘一脱手,便化作三道青色细索,有如活物,朝阴煞扑去刚才那五道灰色细刺似乎对阴煞本身的伤害也颇大,它萎顿在原地,闪躲不及,三道青索就有如三条青蛇,把它捆dé结结实实说起来也神奇,zhè阴煞全身皆由阴qì组成,zhè青索却能像捆实物般,把它捆dé动弹不dé

  直到此时,左莫才松了口qì

  zhè《缚龙阵》是他赚来的玉简之中的精品符阵之一为了制作zhè张缚龙阵阵盘,他花费了不少材料,亦是zhè次他最大的保障之一,没想到zhè么快就用上

  “还需要我帮★忙么?”qì息稍定的左莫转过脸问蒲妖

  “不需要”蒲妖舔了舔嘴唇,朝被捆成粽子的阴煞走去阴煞似乎极其畏惧蒲妖,拼命地发出吱吱声

  蒲妖丝毫不为所动,走到阴煞面前,把手伸进阴qì之中

  也不见什么动用,阴煞的吱吱声渐渐变小,而阴煞全身灰色阴qì以肉眼可见的度被蒲妖吸入掌中蒲妖脸上露出陶醉的神情:“好久没有尝到如此美味了”

  眨眼间,阴煞便被他吸之一空

  失去支★撑的三道青索啪地消散在空qì中

  “唔,还有四十九只”蒲妖脸上仿佛多了一份光泽,嘴角的笑容愈发迷人

  好在左莫为zhè次剑洞之行准备了大量的阵盘,缚龙阵只是其中之一

  渐渐,左◇莫对阴煞的特性也摸dé越来越熟灰色细刺是阴煞的保命绝招,用完之后,必定会萎顿衰弱而迷幻符阵对阴煞是百试百灵,让左莫不dé不感慨,zhè世上相生相克,果然奇妙无比

  随着左莫对阴煞越来越熟悉,他的手法也加娴熟起来

  他多地在观察阴煞对神识的一些运用技巧阴煞对神识的运用十分低级和原始,但是对于根本不懂运用神识攻击的左莫来说,却是相当适合当遇到第十只阴煞时,左莫就能够凝聚神识刺了,只是把阴qì收缩汇集成针便可多练习了几次,左莫便能很熟练地运用,只是威力还是让他很不满

  zhè玩意用来偷袭还成,若对方有准备,基本就没什么用第一次只是左莫猝不及防,没有什么准备才会那么狼狈

  蒲妖当然习惯性地表示了不屑和鄙视

  左莫旋即把注意力放在阴煞释放的灰色细刺上因为他发现,灰色细刺要比神识刺威力强大许多于是他每次都把阴煞逼到绝境,好让阴煞释放灰色细刺给他探查他的神识要比阴煞的神识强大许多,一遍一遍地探查,终于大致明白其中奥妙

  灰色细刺中心是神识,外层是一层浓郁的阴qì灰色细刺明显要比神识刺高明许多它比神识刺消耗神识要少许多,可威力却远非神识刺可比

  蒲妖心情极其愉悦,他一连吃了十多只阴煞,脸上多了层晶莹的光泽,鲜红的血瞳、耳垂上的血色菱晶变dé鲜艳欲滴

  和蒲妖相反,左莫的心情却很不好

  花了zhè么大的力qì好不容易搞明白了灰色细刺的奥妙,自己却无法运用,有什么比zhè让人qì馁的?

  神识如何控制,他倒是觉dé不算太难,可他又不是阴煞,哪来那么浓郁纯粹的阴qì?

  灰色细刺必需要阴qì,才能够施展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有阴qì,左莫也没办法

  等等

  低着头跟在蒲妖身的左莫脑海中突然一道灵光闪过,脚下不自住停下来

  飘在前面的蒲妖有些意外,也停了下来,有些不解地回头看

  他恰好看到左莫抬起的眼睛,还有那双眼睛中难掩的兴奋光芒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