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节 分影与烈火


  二品的迷踪阵,对于凝脉期的晁安来说,没有任hé危胁

  噗

  有如气泡破灭,轻微的声音没有惹起一丝波澜晁安周围光影轻微的变化,迷踪阵连晁安身旁火球的余威都抵挡不住,瞬间被撕成粉碎

  然ér,就这么一会功夫,晁安面前立着的左莫便从一个变成五个

  “鬼鬼分影符”

  在远处旁观的燕明子几人目瞪口呆,三人面面相觑

  “这不是王师兄的药符流么?”

  “猥琐无比的起手式啊”

  “药符流的精髓”

  在三人身旁的王师兄,此时亦瞠目结舌,不知该说什么好上次被左莫打败,加上东浮的几招之赌传得沸沸扬扬,他心中对剥皮僵尸的比试不由大起兴趣,便专门跑来观战不光是他,灵英派几乎所有弟子,倾巢出动,就是想亲眼见证一下剥皮僵尸是如hé惨败收场

  灵英派从来都是跑上门去欺负别人,被别人欺上门,还占了便宜,左莫这是第一次

  耻辱啊耻辱

  灵英派弟子们咬牙切齿,恨不得上去,把这个该死的僵尸剥皮抽筋尤其是当他们看到左莫竟然用起王师兄的药符流,顿时旧仇恨涌上心头

  观战的修者们纷纷摇头,鬼鬼分影符,在低阶修者作战中颇为实用,但是面对比自己高上许多的晁安,这招没有任hé作用

  四个幻象,一个真身,幻象需要真身来控制这也是为什么鬼鬼分影符在实力层次较高的战斗极少被运用,控制幻象需要分神,幻象数目越多,控制难度也越大ér且这些幻象只有迷惑作用,没有任hé威力

  场内五个左莫倏地散开

  “咦”观战的王师兄眼中突然爆出一团精芒

  药符流出自他手,鬼鬼分影符是他招牌起手式,对这一招,他实在★太熟悉但以他的眼力,他竟然无法分辨出这五个左莫之中,究竟哪个才是真身

  五个左莫的动作十分统一,他们从腰间百宝囊里不断地掏出一个个阵盘,然后疯狂地场内丢

  一时间,场内空中飞过的阵盘如○雨点般密集

  怎么……可能……

  片刻,他表情僵住,嘴巴渐渐张大,他却浑然不知

  分不清……还是分不清……

  每个左莫,动作和真人没有任hé区别,没有任hé僵硬的地方,没有任hé失真的地方其他弟子或许还看不出分别,但是对鬼鬼分影符熟极的王师兄怎么会不明白这其中的难度?

  鬼鬼分影符生成的幻象,并不会自己动,若是想它们有所动作,必须用神识来控制以他的水平,也仅仅只能控制一具幻象,其他三具幻象,他也只能听之任之ér他控制的一具幻象,也绝计无法做到如此精细逼真

  同时控制四具幻象,还能从容布署战术,这该需要多么恐怖的神识?

  不知不觉中,汗水沿着他背脊,悄然滑落他忽然有一种强烈的预感,这场战斗,绝不会平淡轻松地收场

  在剑修横行的天月界,鬼鬼分影符这类辅助手段,绝大多数人都嗤之以鼻但深谙鬼鬼分影符的王师兄很清楚,一旦使用者能够精细控◆制每具幻象,原本鸡肋的鬼鬼分影符,便会变得充满危胁

  不,是极具威胁

  当幻象无法用肉眼分辨出来,想要分辨出来,那就需要足够强的神识可是,若能控制四具幻象,那用符者的神识,又岂会低? □
  若无法用肉眼分辨出幻象真假,神识又不够强,那或许只有一个办法……

  这场比试吸引了无数目光,高手云集,他们或许对鬼鬼分影符并不如王师兄那般熟悉,但他们对战斗的理解,亦让他们能看出其中端倪许多人脸上的轻视一扫ér空,他们开始设身处地思考,若是换作自己面对五具无法分辨真假的对手,该怎么应付?

  祥云之上,天松子看到左莫这一手,忍不住赞道:“贵门左莫是个好苗子啊,我听俞白说,他在炼气期就领悟到剑意,还有几分不信,现在看来,果然天赋惊人”

  炼气期便领悟剑意?此言一出,祥云上众掌门无不面露惊容

  这老天也太厚爱无空剑门了出了一个筑基期天生异象的天才,竟然藏着一个炼气期便领悟剑意的天才惊叹之余,他们不由又羡又妒,各存心思ér灵英派掌门,脸色奇差无比

  炼气期便领悟剑意?施凤容和辛岩几人面面相觑,眼中亦流露出惊讶和意外,他们发现,他们竟然压根不知情

  好小子,回来看怎么收拾你施凤容眼中光芒跳动,暗暗恼怒

  晁安的确无法分出五个左莫的真假

  在晁家堡修炼的功法,神识是最不受重视的方面

  看着五个左莫疯狂地朝场内扔阵盘,▲他心中不怒反喜左莫表现得越有实力,他获胜之后,面子上越有光彩

  说实话,左莫现在表现出来的实力,在筑基期修者中,绝对是翘楚

  可是,你面对的,是一位凝脉期修者,你和我之间的实力差jù,◎tāxīnzhōngbúnùfǎnxǐzuǒmòbiǎoxiàndéyuèyǒushílì,tāhuòshèngzhīhòu,miànzǐshàngyuèyǒuguāngcǎi

  shuōshíhuà,zuǒmòxiànzàibiǎoxiànchūláideshílì,zàizhùjīqīxiūzhězhōng,juéduìshìqiàochǔ

  kěshì,nǐmiànduìde,shìyīwèiníngmòqīxiūzhě,nǐhéwǒzhījiāndeshílìchàjù,比你想象的,要大得多

  晁安露出森然笑容

  的确,他是无法分出五个左莫的真假,但是,他需要去分出真假么?

  他心中所有郁积愤怒和羞辱,就像地心通红炙热的熔岩,在他体内激荡翻滚,▲烧得他全身都痛他浑身呈现出诡异的红色,整个人就像通红铁水浇铸ér成,晁家堡所特的《烈火心法》被运至极致

  他要用没有人可以置疑的方式,去赢得这场比试,他要让所有人,都闭上嘴

  他双腿微●张,低下头,身旁飘浮在半空熊熊燃烧的巨大火球倏地呼啸向他头顶上空弹起

  观战的众人不自主地抬起头,死死盯着急剧上升的火球,他们都知道,接下来,必定是晁安的全力一击

  韦胜露出凝重之色,他能够感受到那团火球中所蕴含的惊人威力他身旁的小果、李英凤花容失色,脸色惨白,她们之前也曾想过双方的实力差jù,但是左莫表现出来的信心,却让她们觉得这差jù并没有想象中的大然ér现在,她们却发现,这差jù,比她们想象中的还要大

  远处天空,两人静静漂浮在空中,观看着这场战斗

  “师妹对左莫这么有信心?”古容平看着场内,慢条斯理道:“晁安堡的烈火锤,重攻轻守,但威力还是不错若任他施展,就算我,也有点麻烦”

  素漂浮在他身边,淡淡道:“比完就知道”

  古容平轻笑一声:“看来师妹对他,不是一般的有信心唔,那我也可以好好期待一下”

  素没有说话

  燕明子等人此时看得大为紧张,胡山是直接问王师兄:“师兄,情况咋样啊?”

  话音未落,场内晁安怒吼一声,砰,双手握拳,猛地在胸前相击

  随着双拳一击,天空中火球遽然爆开,化作无数拳头大小的火团,呼啸着朝下场内轰然砸下

  《烈火锤》之“火雨天锤”

  呜呜呜

  由无ér生,由低ér高,如同潮水般的啸音席卷全场,地面都微微颤动,原本像看笑话一样看晁安的修者,此时无不脸色微◆变晁家堡的烈火锤,果然名不虚传

  韦胜目光暴涨,盯着场内,手上青筋不自主地暴起

  远处祥云上的众掌门此时也顾不上说话,目光紧紧盯着场内施凤容脸色微变,这招,左莫是万万不可能接得下来的裴○元然眼中亦闪过一丝懊悔,他本意是为让左莫来历练历练,没想到竟然让他陷入如此危境他们只以为左莫是筑基期领悟剑意,所以对左莫去修炼灵植炼丹之类,也不会反对

  若是知道这家伙炼气期便领悟剑意……

  这等好苗子若毁在自己手上,如hé面对列代祖师?裴元然此时脸色不由微变,其他几人脸色也难看异常,辛岩双目寒光闪烁,藏在袖子里的右手,不知hé时,多了一柄小剑

  唯独灵英派掌门,脸上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

  就在众人被晁安“火雨天锤”声威所摄,集体失声之际,王师兄突然抬头,眼中光芒暴涨,情不自禁惊呼:“不对……”

  燕明子等人王师兄这声惊呼给惊醒,但此时顾不得出声询问,他们的目光舍不得挪开半分

  场内不知hé时,升起无数一片淡淡的金光细雾,这些如同金砂般的光芒,在铺天盖地如同火山爆发喷涌ér下的火雨之下,是如此微弱不起眼

  涌金阵

  有如金砂组成的雾气,全都是纯粹的锐金之气涌金阵是常见的金行符阵,它能够滋生许多锐金之气这些锐金之气并没有什么杀伤力,大多是要催动金行法诀之前发动,能够提高金行法诀的威力

  难道他想用金行法诀?旁观的修者们不自禁地摇头,金行特性为锐、固、破,和火行法诀,在五行中攻击威力都较大但是筑基期能用的金行法诀,他们实在想不通,有什么能抗衡晁安的这招“火雨天锤”

  ér一些对符阵颇为精通的细心修者亦发现其特异之处,这涌金阵到是二品还是三品?如此大片的金雾,不像二品涌金阵能够形成,可若是三品涌金阵,发动时间可没有这么短

  眼看天空中的火锤就要落下,这团金雾又起变化

  然ér此时,却没有人再关心金雾的变化,所有的人都紧紧盯着场内的五个左莫,他们想看看,左莫如hé应对

  “不对……”王师兄神情僵硬地盯着场内,嘴中下意识地喃喃,不知不觉中,他脸上悄然爬满汗珠,ér那双眼中,是深深的不能置信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