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节 松涛阁


  东浮殿是当年东浮仙人留下的洞府,亦是整个东浮最好的洞府,除了灵气浓郁之外,洞府本身亦有许多机关玄妙之处,比如松涛阁松涛阁便犹如无空剑门的剑洞,别有洞天但相较于无空剑门剑洞声名不显,东浮殿的松★◎涛阁却是声名在外

  松涛阁内地势险峻,群峰耸立,空间极大而且历代东浮殿的执掌者,都会在其中驯养灵兽,其中绝大多shù都是性情凶猛,每一代弟子在凝脉期之后,往往都会进入松涛阁历练zhè也是为什么●在各大赌场的赌局中,看好俞白的人那么多对于别人而言,陌生无比的松涛阁,却只不过是俞白的后花园

  像松涛阁zhè样的另开一界的洞天法宝,需要**力才能炼制几乎所有有些根基的门派,都是其祖师在创立时,花费无shù法力,开辟出来作为门派根基松涛阁内,金丹期以下的修者比拼,无论怎么打斗,都丝毫无损当然,那些驯养其间的灵兽,无法幸免

  整个东浮,只有东浮殿和无空剑门有洞天法宝,但无空剑门的剑洞却几乎无人知晓

  其他门派的掌门长老们,全都眼红无比地看zhe天松子开启松涛阁,其中尤以灵英派掌门最是眼红zhè便可以看出一个门派的根基深浅,哪怕灵英派如今再富裕,但在那些层次稍高的修者们眼中,只不过是个暴发户的门派

  洞天法宝不是晶石能够买到的炼制此类法宝除了需要莫**力外,还需要付出巨大代价,除了给自己门派炼制,没有人会炼制洞天法宝来出售

  裴元然几人很平静,无空剑门的剑洞其中玄妙,比之松涛阁,有过之而无不及便是他们,每次谈及剑洞,也不免感慨当年祖师的强横别看他们如今四人皆是金丹期,在天月界是排得上名号的高手,可依然没有能力炼制洞天法宝

  一百名参加最后一轮比试的修者安静地立在那,但许多人脸上都浮起好奇之色洞天法宝他们之中许多人都没有进去过,大为好奇,而古容平等一众大门派弟子们,要么一脸平静,要么傲然鄙视地看zhe其他人,心中优越感备生

  松涛阁四周,《蜃光幻影阵》缓缓被催动,七彩光芒犹如无shù鱼儿游走,渐渐,在松涛阁上空,出现淡淡的蜃影

  蜃影迅变大,变得清晰,直到笼罩在整个东浮的上空呈现在众人面前的,是一个平静异常的世界

  一座座高耸的墨翠山峰,山势险峻,有如饱醮浓墨写意而成,山峰间隐约可见灵兽活动

  如此清晰、大范围的蜃影,可是难得一见,许多人不由发出阵阵惊叹从大老远赶来的修者们,个个都在庆幸不虚此行,如此大手笔,可是难得一见

  无论是漂浮在空中,还是在地面,都可以很方便地观看zhè片庞大无比蜃影

  此时的东浮,形成奇特无比的场景天空中,漂浮zhe密密麻麻无shù修者,他们或高或低,还不时有人飞来飞去,调整角度,不断啧啧称奇而在地面,有人拿出躺椅,有人蹲在屋顶,抬头看zhe天空那巨大无比的蜃影

  全都是修者

  shù以十万计的修者汇集在东浮,放眼望去,有如蚂蚁般,密●密麻麻

  “好大的场面”一位外地门派长老不禁赞道:“蔚为壮观”

  “天松子的确有气魄,不愧为东浮之主”他身旁另一位长老道:“如此盛会,若能每几年举行一次,倒不失为一件佳事”

  ◎◆“难天月界能有洞天法宝的门派,屈指可shù就算有,又有谁像天松子zhè样舍得拿出作比试场地之用?”

  “是啊洞天法宝谁不是深怕藏得不够深?像天松子zhè般搞法,倒还真是第一次,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天松子此人我见过,不像浑人,定有什么谋算”

  ……

  谈zhe谈zhe,几位长老们的话题不知不觉中偏得离谱

  “你们看好谁?”其中一位长老忽然问

  “古容平”

  “古容平”

  “自然是古容平心湖剑派底蕴深厚,是本界shù一shù二的大派,古容平本身亦是百年一见的天才人物,实在难以找到能与其比肩的人物”

  对于zhè一点,◆大家的意见非常统一

  “除了古容平呢?”一位一直很少说话的长老突然开口

  “那个素有点神秘,实力不错”

  “鬼风的《小鬼剑》火候相当老练,我看好他”

  “韦胜那两战,倒▲也干脆利落,只是zhè无空剑门没听说过,估计是个小门派”一位长老有些迟疑道

  “说起zhè无空剑门,倒也不可小看参加比试的三名弟子,竟然全都进了最后一轮”

  听到zhè句话,看好素的那位长老嗤地笑了:“zhè种事就不要拿出来说了,那个长得像僵尸的家伙,靠zhe轮空才进了最后一轮,只能说zhè无空剑门和天松子的关系不错”

  另一位长老立即反驳道:“虽然zhè家伙修为有点低,但是还是有水平的”

  看好素的那位长老立即反问:“莫非你看好他?”

  “怎么可能”zhè位长老摇头:“筑基期和凝脉期之间的差距太大,而且有晁安的先例,对手见到他,也不会再掉以轻心他一个筑基期修者,能有多少手段?估计也用得差不多,他的长辈应该也只是让他去见识一下”

  “有人看好他么?”看好素的长老转而问其他人

  “哈哈谁要看好他,那我可佩服得紧”

  “哈哈……”

  ……

  一众长老们兴致勃勃地讨论zhe同门派的,还会交流一下,看有没有合适的苗子

  左莫在诸多修者之间,东张西望,虽然僵尸脸面无表情,但是眼中却闪动zhe好奇的目光

  私底下,他却在和蒲妖闲聊zhe

  “蒲,你说zhè松涛阁比起剑洞,谁厉害啊?”

  “都垃圾”蒲妖语气不屑道

  左莫顿时无言,直翻白眼,用同样的语气回敬:“你不是天妖么?你能炼一个出来?”

  蒲妖聒不知耻道:“我玩得不玩的东西,没劲”

  左莫终于知道,为什么他只是个筑基期修者而蒲妖则是天妖了,zhè完全和脸皮厚度成正比嘛

  咦,他忽然注意以古容平似乎不经意地看了自己一眼虽然古容平掩饰得很好,但是左莫却敏锐地捕捉到那一瞥中似乎蕴藏zhe别样的情绪

  不可能

  自己zhè种小人物,可不值得古容平关注,应该是自己的错觉

  “小心”蒲妖忽然沉声道

  左莫一愣:“怎么?”

  “刚才有人用了探查法诀”

  “探查法诀?”左莫一呆,接zhe吃惊道:“不会”

  他刚准备四下张望,蒲妖马上喝道:“别张望”

  左莫顿时不敢动,老老实实呆在原地他很少看到蒲妖如此紧张,如此如临大敌的模样

  有人用了探查法诀,他故作平常地扫了一眼周围,没有人表情有异样,就连古容平,似乎都没有察觉到刚才有人用了探查法诀

  左莫心中不由骇然,能在zhè么多人身上用探查法诀,却没有人发现,施法的修者修为该何等恐怖

  “哼,看来有人盯上我了”蒲妖冷哼道,不过言语间,却丝毫无惧

  “你怎么知道盯上你了?”左莫下意识地接了一句

  “不就是《烛眼》么?我可碰过好几次”蒲妖的语气愈发转寒,充满深深的厌恶:“和禅修的《天眼通》一样烦人”

  听到如此充满恨意的语气,再想想蒲妖的睚眦必报的性格,左莫不用猜也知道,蒲妖以前肯定在zhè种法诀上吃过亏他顿时紧张起:“对方有没有发现你?”

  蒲妖闻言,顿时有些得意起来,嘿嘿笑道:“对方万万想不到,我会在你的识海中zhè烛眼虽然厉害,却也只能查查妖魔气息放心,只要你不露异样,对方想破头皮也猜不到”

  “那就好”左莫心中稍安

  就在此时,天松子站了出来所有的目光,齐齐汇集在他身上

  天松子修身养性的功夫极◇深,恍若未觉,平静道:“你们准备好,我马上便会把你们送进松涛阁”

  说罢,他开始运转法力,他双腿肃然而立,轻轻转动双掌,灵力喷涌而出

  众人只觉看似平平的天松子身形陡然变得高大无比,有■如一棵千年古松,苍朴刚劲,双脚就像无shù根系深入地底,稳若磐石,风雨难动而那澹澹有如水波般的压迫感,几乎笼罩整个东浮

  除了金丹期以上的修者神情镇定外,金丹期以下的修者,就连气质从容被誉为有大家风范的古容平,也不禁脸色微变而俞白目光狂热地看zhe师傅,心中充满自豪韦胜亦受到影响,他脸上不见半点退缩,反而扬起头,双眼目光大涨,垂放双手情不自禁地捏紧拳头

  乖乖,好厉害的老头左莫心中暗自乍舌,不过把天松子和二师伯比了比,他还是觉得二师伯恐怖一些

  “叱”

  天松子一声大喝

  只见一百名修者脚下忽然浮起无shù光芒,光芒闪动,他们便无影无踪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