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节 星砂


  左莫周围劈啪的爆音越来越密集,肉眼可以清楚地看到空气不断地爆裂,不断地产生小气旋

  五陵散人擅长符阵,shén识自然不弱,然而却发现他的shén识一旦触及到左莫一丈远shí,就好似触到一堵无形折墙,怎么也突破不进去他微咦一声,有些意外他是金丹期,左莫才不过筑基期,他shén识的强大程度,按理说,远非不是左莫能够抵挡可眼前的状况却是他被挡住,zhè种情况一般发生在双方shén识强度相差不大的状态下

  但他只是微微吃惊了一下便恢复正常,他猜测左莫shén识应该在发生什么变化,左莫四周密集的爆音也让他确信自己的判断

  相较于灵力,修zhě对shén识的了解要少许多,即使像五陵散人zhè样的金丹期修zhě,也不敢说对shén识有多少了解市面上,各种修炼灵力的玉简多不胜数,但是修炼shén识的玉简却少得可怜,而且并不受人重视,可谓冷门中的冷门

  所有修zhě之中,擅长shén识的以符修居多可即使是符修,也依然坚持以灵力为主就好像禅修,号称最擅长炼体的修zhě,可实际上,他们依然是修炼灵力为主

  五陵散人虽然擅长符阵,却并不是符修,他是剑修

□  在天月界zhè种修剑横行的偏僻小界,怎么可能找到什么修炼shén识的好法门?

  五陵散人自己修炼shén识法门是本门心法的一个偏门的分支,他因为对符阵感兴趣,修炼了一阵子但zhè只是副业,■一位剑修,只可能有一个主业,那就是修剑

  左莫的shén识究竟发生什么变化,五陵散人亦不清楚

  被五陵散人的轻咦惊动的魏飞,魏飞只看了左莫一眼,便收回目光他同样是金丹期,自然能看出左莫是shén识发生了变化但在他看来,shén识不是正途,便是shén识修到高深又如何?

  五陵散人思索片刻,没什么结果,便也把目光重投向韦胜和古容平身上

  左莫感觉自己的shén识随着星光的渗入,正在悄然发生变化,可会是什么变化呢?看着星辰不断喷洒星光,星光在shén识中一点点扩散开来,他有一种感觉,zhè种变化将持续一段shí间

  星光扩散的度很慢,若要扩散至所有shén识都在的区域,需要的shí间不短

  目光从shén识中收回来,他开始思考起蒲妖和他说的“分shén”眼前shén识如此清晰,伸手可觉,zhè是shén识第一次如此直观地展现在他面前他不知道zhè是不是幻觉,或zhě是自己的臆想他觉得难以分辨,也就不去想

  正因为shén识触手可及,他才很自然地想到“分shén”

  蒲妖没有告诉他该如何把shén识分开左莫环顾四周,上下左右全都是shén识,就像茫茫的灰色气体一般识海被包裹在shén识的正中心,而星辰则飘浮在它的外壁如此庞大,而且无形无质,让左莫感到无从下手

  他尝试用平shí催动shén识的方法着与周围的shén识沟通

  心念刚一动,身边的灰色shén识便朝他涌来,不多shí,他手上便多了一团shén识左莫不由一喜,zhè么容易?

  可还没等高兴多长shí间,手中的那团shén识便消散无形果然不会如此简单,他也不气馁zhè个结果并不让他意外,第一次听到“分shén”zhè两个字,他便觉得不会那么简单

  之后,他不断地进行各种尝试,总结出不少心得

  他的确能够控制zhè些shén识,控制起来也很轻松但是shén识就像shā子般,可以轻松在手中捏成团,可一旦松开手,便会散成一堆只要左莫的心shén一断,zhè些shén识又会回到最初状态

  左莫觉得不对,在他的理解中,分出来的shén识,应该能够有一定的自主性否则的话,那和自己把shén识化作一条条,同shí控制几条有什么区别?shén识无形无质,因此它也可以被塑造成任何形状

  在利用《大离火符阵》与宗铭雁对战shí,左莫就曾用过类似技巧他当shí需要同shí控制《缚龙阵》、《离火符阵》、《三转火阵》和《大离火符阵》同shí控制四种符阵,左莫的shén识技巧,已经达到相当精微的地步

  当shí他的shén识便像一个有四个触手的大章鱼,他同shí控制四个符阵

  从严格意义上来说,zhè并不算真正的同shí进行,因为四个符阵有先有后,它多的属于协同只是zhè四zhě之间的shí间差极小,使得它看上去就像同shí进行一般

  同shí控制四个符阵,zhè是左莫的极限它并不是一心四用,而是一心四步协同

  “分shén”却是真正严格意义的一心多用,它可以同shí做几件事如果zhè样说来的话,除了shén识,分开的应该还有心念

  左莫陷入苦思shén识虽然无形无质,但是它就像灵力,却是可以分开的心念就是人的想法,想法怎么分?

  zhè根本不可能

  左莫明白自己的思路肯定错了

  他忽然想到自己身体里的妖核,zhè个想法刚刚从他脑海中冒出来,他身边的景象又是一变

  识海迅被拉近,眨眼间,他便出现在识海之中蒲妖就在不远处,左莫看到蒲妖忽◎然开眼睛,四下打量,但脸上旋即露出几分疑惑的表情

  左莫没有来得及叫蒲妖,身体便穿过火海,被拉进识海地底内

  于是,他看到了妖核

  直到此shí,他才知道,原来妖核竟然是藏在他□▲的识海内,而且是识海的中心深处

  左莫忽然有些佩服起蒲妖,能够把一个东西,植入识海的中心深处,蒲妖的手段还是相当厉害的

  他一直以为识海就像一个小岛,现在才发现它竟然是一个球体,他平s☆hí去的地方是球体的表面而球体内部中空,而妖核便在正中心处妖核大约核桃大小,像水胆,周围长有许多类似经脉藤蔓之类的细管,左莫叫不上名字zhè些细管连接妖核和识海外壳

  妖核是后来植入的,那么zhè些经脉藤蔓的细管,应该也是后来才有的植入妖核之后,他对shén识的控制能力大涨,左莫估计应该就是zhè些东西在起作用

  看着长满有如藤蔓细管的妖核,他有些入shén

  他忽然心中一动,若是仿照妖核识海的结构,是不是能够让shén识稳定下来,而不像散shā般,怎么也捏不拢

  越琢磨,他越觉得有道理细细想来,无形无质的shén识没有飘走散逸,就是因为有识海的存在而妖核,却能够让他对shén识的控制加随心

  看到一丝曙光的左莫很快又面临另一个问题

  那用什么来充当识海,又用什么东西来充当妖核呢?

  他没有蒲妖的手段,从外面拿个东西是显然不可能的,zhè个能够充当核的,要zhè里本就有的看着面前的妖核,他不禁心想,若zhè妖核真的像藤蔓那样,会结果子就好,zhè样自己也不至于没有东西可用

  zhè个荒谬的想法仅仅只是在他脑海中一笑而过

  他觉得自己的思路应该没有问题,但是需要找到解决的办法他开始在识海里到处晃荡,寻找能够充当核的东西说起来也奇怪,他明明可以看到蒲妖,两人却仿佛在两个世界无论他怎么喊蒲妖,甚至从他面前飘过,蒲妖都●没有任何感觉

  尝试了几次,他便放弃了zhè个无谓的举动,开始来寻找能够充当内核的东西

  然而他逛遍了识海,却什么发现也没有

  难道真的是自己的思路有问题?他下意识地又飘到sh★én识之中,感受着shén识传来的熟悉感,一边皱着眉头苦思

  就在此shí,一点有如银砂般的星光,缓缓从他眼前飘过

  他的目光忽然顿住

  那点星光周围的竟然聚着一层薄薄的shén识,就好似多了一层薄薄的灰色气罩

  左莫眼中陡然露出狂喜之色

  星光对啊,自己怎么把星光给忘了呢?

  他小心地伸手去抓那点星光,星光进入他掌中,没有任何重量,但此shí他的感觉加清晰,星光周围的确围了一层薄薄的shén识,zhè层shén识比其他地方的shén识要略微厚实

  哈就是它

  左莫决定把它们命名为星砂,因为拿到近处才发现,它们并不是一团光芒,而是有实体,就像砂一般

  发现了星砂的妙用,左莫开始蹲在四颗星辰旁收集星砂

  四颗星辰喷洒星砂的度并不快,花了很长的shí间,左莫才收到极小的一把

  他决定用手上的zhè些星砂先试试

  星砂就像砂子一样松散,如果想把它们作内核的话,就需要把它们炼化成一体

  炼化对左莫来说,并不陌生,他如今也算得上半吊子的控火高手但很快,让他感到郁闷的是,他无法唤出钟笋火没有火焰,想把它们炼化成一体,岂不是痴人说梦话?

  火……

  他的目光不由落在识海,那里是成片的火海或许可以利用那些深红色的火焰,左莫有些不确定地想

  但此shí他亦没有其他好的办法,只有一试

  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他心念刚动,一缕火焰便从火海中脱离,飞到他面前

  zhè顺利得让左莫愣住识海的火焰,以前自己可从来没有控制过

  但想了半天,他也想不出个所以然反正不管行还是不行,试过就知道

  他一不作,二不休,便控制zhè缕深红火焰,开始炼化手中的星砂

  泛着一分黑色的深红火焰,包裹着星砂,犹如扭动蛇腰的歌姬,妖异狂舞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