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节 南明子


  左莫倒不xīn慌,眯着眼睛看着朝他们飞来的剑光

  原因无他,yǐ无空剑门今日在天月界的地位,没有人会轻易地开启战斗和其他几大天月界豪门的稳健作风不同,无空剑门表现出来的战斗力,震动天月界尤其是冰螭剑辛岩的名头,无人能及

  他从戒指中取出一面小旗,一扬手,小旗见风涨大,旗杆三丈有余,鹅卵粗细,通体黝黑,浑似精铁黑旗红字,“无空”两字似有无限威能,笔画有如剑意,好似直欲脱旗飞出

  众人见到黑旗,个个露出惊喜之色,xīn中纷纷感慨掌门对左师兄的偏爱每个门派都有自己的信物,由此来证明自己的身份,这杆旗便是无空剑门的信物除了信物,它还是件法宝,是几位金丹期修zhě联手炼○制而成,有诸多神妙,威力惊人

  这杆无空旗,是施凤容专门从裴元然那替左莫讨来的

  剑光倏忽而至,来人是一位大约四十岁的修zhě,面白无须,青色道袍,脚下踏着一把飞剑他第一眼便见到这杆旗□,脸色不禁微变无空剑门这段时间风头实在太劲

  南明子从飞剑上跃下,飞剑铮地飞入他背上剑鞘

  “贫道南明子,见过各位无空剑门道友”

  “见过道友”左莫拱手

  他xīn中警惕没有丝毫减弱,南明子凝脉中期的修为,比他们所有人的修为都高一大截而且荒木礁恰好处在界河边缘,若是对方真的起了什么歹xīn,杀人夺宝,从界河逃入小山界,门派想查也无从查起

  南明子看了一眼无空旗,眼中闪过一丝贪婪之色几名金丹高手炼制而成的法宝,自然是极品不过他很迅压下xīn中的贪念,门派信物虽然是好法宝,却也烫手得很

  当他察觉众人的修为时,xīn底顿时放松许多

  他亦注意◎到左莫,自始至终,都是此人和他打招呼,想必此人便是这行人之首他忽然顿住目光:“道友看起来面熟得很,还未请教大名”

  “在下左莫”左莫回答道对方眼中的一闪而逝的贪欲,被他捕捉到,这种目光,他实在□太熟悉

  “左莫?”南明子皱眉思索起来,这张脸,这个名字,他都非常熟悉,他猛地抬头:“可是阵符流左莫?”

  “雕虫小技,不值一哂”左莫面无表情地笑了笑

  南明子xīn中顿时凛然■起来,东浮试剑会才过去半年,左莫这个名字,还没有被人遗忘他收回轻视之xīn,眼前这个面无表情的家伙,可是有着打败凝脉期修zhě的战绩

  还有可怕的符阵流……

  他的目光下意识扫了扫四周◎

  一条条纵横交错的沟渠,左一堆右一堆人工挖开的痕迹……

  他的xīn跳陡然加快,不会……阵符流……

  面前左莫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似乎突然间变得深邃幽晦,眸子冰冷得没有一丝温度◇,就像猎人在陷阱外看着猎物他现在只庆幸,刚才自己没有动手眼前这个僵尸,可是个杀人不见血的家伙

  东浮试剑会最后中断谣言有很多版本,但无论哪种版本,都拿那个恐怖的绝世大坑作佐证

  南明子□年纪大,修真时间长,修为比起试剑会古容平他们高,但他出身小门派,若论战斗力,他自问不是那些试剑会的那些年轻人的对手

  一滴汗沿着他背脊向下滑落

  “呵呵,贫道打算从此渡界河,不知能否借贵地休整几日?”南明子连忙道:“若有叨扰,还请多多见谅”

  手上动作快,塞上五块三品晶石

  左莫也没想到对方如此上道,不动声色地接过五枚晶石:“客气客气荒木礁我们刚从xīn湖剑门手上接过来,还没来得建一些房屋,简陋之处,多多包涵”

  xīn湖剑门……

  南明子额头的汗又细密了一层,倘若说无空剑门是风头正劲的贵的话,那xīn湖剑门就是底蕴深厚的老牌豪强

  牵扯◎到两个大门派,南明子不敢随便轻举妄动小门派出身的他,很清楚,那些大门派拥有的力量如果只有无空剑门,他或许还敢冒险一试,但是如今又扯了xīn湖剑门,他最后一丝侥幸xīn理也没了

  周围其他师弟们◇■看向左莫的眼神充满敬服,对方可是一位凝脉期修zhě

  南明子长途飞行之后,十分疲倦,便找了块地方打坐恢复体力无空剑门的众弟子发现,一连几天,师兄每天走来走去,不时朝地面打入各种稀奇古怪的材料,◇■看向左莫的眼神充满敬服,对方可是一位凝脉期修zhě

  南明子长途飞行之后,十分疲倦,便找了块kànxiàngzuǒmòdeyǎnshénchōngmǎnjìngfú,duìfāngkěshìyīwèiníngmòqīxiūzhě

  nánmíngzǐzhǎngtúfēihángzhīhòu,shífènpíjuàn,biànzhǎolekuàidìfāngdǎzuòhuīfùtǐlìwúkōngjiànméndezhòngdìzǐfāxiàn,yīliánjǐtiān,shīxiōngměitiānzǒuláizǒuqù,búshícháodìmiàndǎrùgèzhǒngxīqígǔguàidecáiliào,或zhě一些让人看不懂的法诀

  但是众人想象中的大阵,却没有半点完成的迹象

  有些胆小的师弟xīn中越来越焦急,南明子虽然到目前为止表现得十分友好,可他们依然担xīn对方的实力比他们强大太多,恢复之后,双方的实力悬殊会进一步拉大

  左师兄的大阵却chíchí没有完成

  第三天,左莫和往常一般,不断地沿途打入各种法诀到地面他似乎并不着急,神态悠闲

  入定中的南明子眼睛睁开一条缝,若有所思地看着左莫这三天,他其实一直在观察左莫,他并未发现岛内有任何符阵的波动那些纵横交错的沟渠内,不断地有水流从中流入汪洋中从各种迹象上来说,左莫的大阵似乎并未完成

  是故布疑阵,还是真的没有完成符阵?

  南明子有些不确定,他决定再děngděng岛内没有其他人,只有这么一群筑基修zhě,对他而言,不过手到擒来筑基修zhě身上不会有什么油水,但左莫手上的那杆旗实在让他眼红无比况且他这些天用了无数材料,看得南明子都有些替他肉痛

  这三天,那杆无空旗在他脑海中始终挥之不去随着灵力的恢复,南明子的xīn又开始蠢蠢欲动想想自己竟然被一名筑基修zhě吓倒,他都觉得脸上发烧除了符阵,左莫对他基本毫无威胁

  yǐ他的实力,这些筑基修zhě,完全没有抵抗力假如大阵没有完成,他有绝对的把握能够迅击杀左莫真的走到那一步,无空剑门的其他弟子,他打算一个都不放过,届时自己逃到小山界,再转天水界无空剑门和xīn湖剑门再厉害,又能奈何得了自己?

  南明子眼角闪过森然光芒

  一脱离南明子的视线,左莫便立即飞奔起来南明子万万想不到,左莫的神识会强悍到能够察觉到他绝大多数时间都在伪装入定不用想,左莫也知道南明子不怀好意但为了镇住南明子,这几天他表现得十分镇定

  果然是乱世来了世道乱了

  左莫xīn中轻叹一声,脚下动作快眼下世道崩坏,唯一能安身立命的,便是需要有足够的实力

  他熟门熟路地潜入地底岩浆湖,岩浆湖的火阵这些天不断地在炼化铜环

  左莫一招手,铜环一声轻鸣,飞入他手中赤黄的铜环如今呈现此鲜艳如火的红色,看上去颇有几分妖异之感这火力果然够强,经过三日夜的淬炼,铜环的品阶上升一个děng级,达到四品之列

  他不由露出满意之色

  从岩浆湖一出来,左莫不再隐匿身形,直接飞上天空

  其他人立即发现天空中的左莫

  无空剑门弟子脸上纷纷露出期待兴奋之色,而南明子脸上杀气再也掩饰不住,他终于反应过来,岛内大阵的确没有完成

  该死的被这僵尸给骗了南明子眼中露出贪婪狂热的情绪,▲出身小门派的他,哪怕修炼到凝脉期,也没有趁手的法宝

  他虽然不懂符阵,但是经验却非常丰富,一看左莫模样,像是打算发动大阵如此良机,不动手待何时?

  悄无声息中,他的飞剑已经出鞘,突然化●作一道流光,朝天空中的左莫直扑而去

  南明子意图一击致命,这一剑没有任何保留只见剑光如蛇,陡然张开血盆大口,伸出獠牙,大老远便感觉到剑意阴狠歹毒

  其他弟子脸色无不大变,众人纷纷取出飞剑,便欲攻击南明子

  南明子冷笑一声,身形一晃,便在原地方,同时出现在天空

  左莫对扑向自己的剑光恍若未觉,他松开手掌,手中火红铜环缓缓朝天空飘去

  叮

  火红铜环一边缓缓上升,一边轻颤,发出清脆如铃的声音

  叮叮叮叮

  仿佛有无数风铃在应和着火红铜环的轻鸣,一时间,荒木礁铃音如潮

  飞到半空中的剑光似乎受到极强的阻力,剑身剧颤,度陡然一降南明子脸色大变,一咬牙,全身灵力疯狂涌入飞剑只见剑光暴涨,隐约蛇形的剑光,竟然逼真了几分

  嘶嘶

  剑啸有如蛇信吞吐,剑意狰狞暴虐,光芒暴涨

  面对如此惊人剑势,左莫连眼皮都没抬一下,他的注意全在面前缓缓上升的火红铜环上

  此时火红铜环已经飞过左莫的头顶,它恍若朝临天下的君主,原本被左莫打在地上的无数材料,仿佛受到某种无形吸力,也随着火红铜环缓缓向上飘浮

  荒木礁上空,密密麻麻飘浮着无数材料,遮天蔽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