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节 一个时辰


  风声猎猎,荒木礁上的天空剑拔弩张

  对面的乌风贼杀气弥漫,左莫心中暗叹,刚刚诛杀五人,没有让对方感到任何畏惧,反倒激起他们的凶性

  不过很快,他便把这些念头抛到脑后,因为对方队形齐齐向上压

  毫wú疑问,接下来的一战,势必加残酷激烈

  左莫觉得压力陡增,此时也顾不得藏着掖着,扬手朝下方打出一道光芒

  天环月鸣阵

  一轮明月冉冉升,低悬于空,wú数xì丝从明月垂下,遍布整座荒木礁,xì丝上挂着大大小小的光环,宛如风铃

  只是这轮明月,染上一层橘红色,散发着淡淡橘红光芒,带着丝丝暖意,不复以前nà般清凉如水,如丝如滑

  左莫心中叹息,就差一点点,梵音环就完成淬炼完成淬炼的梵音环,威力势必大增可惜就差一点点,但就差这一点点,梵音环的威力,便要差一gè档次

  眼前的局势不容他再继续淬炼,对方还剩下六十余人

  六十名修者,其中还有五名凝脉期,给他带来的压力是wú以伦比

  唯一能够与眼前的局势相比的,大概便只有剑意大阵五名金丹修者联手打造的大阵,自然非同小可,不过在剑意大阵中,他知道性命wú虞

  论威势,眼前的这帮家伙不如剑意大阵,可这帮杀人不眨眼的家伙,会真的要了他的小命

  “有啥好办法?”左莫问蒲妖

  “杀”蒲妖简单利落,血瞳凶光闪烁

  此时左莫才觉得这厮有些天妖的风范,不过句话虽然气势十足,但实在没有半点建设性

  “怎么杀?”左莫觉得自己是gè白痴,居然会去问蒲妖这gè白痴,但他还是忍不住问

  难道是紧张了?

  果然,蒲妖看他就像在★看白痴:“当然是一gègè地杀”

  他很想问:“怎么一gègè地杀?”不过他还是忍住,他实在不喜欢蒲妖的眼神

  蒲妖想了想,忽然说:“如果你能在一gè时辰之内,把他们全杀掉,我再教你一☆kànbáichī:“dāngránshìyīgègèdìshā”

  tāhěnxiǎngwèn:“zěnmeyīgègèdìshā?”búguòtāháishìrěnzhù,tāshízàibúxǐhuānpúyāodeyǎnshén

  púyāoxiǎnglexiǎng,hūránshuō:“rúguǒnǐnéngzàiyīgèshíchénzhīnèi,bǎtāmenquánshādiào,wǒzàijiāonǐyī式《小千叶手》”

  一gè时辰……全部杀掉……

  这下换左莫用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着蒲妖:“你真当我傻么?一gè时辰,你当是杀猪?他们可是……”

  “你只要说干不干?”蒲妖懒洋洋地道,脸上哪里还有半点刚才的杀气腾腾

  “干”话一出口,左莫便觉得自己真是白痴

  一gè时辰内,把天上黑压压一片的家伙全都干掉……

  一、二、三、四、五、六、七……

  ○六十七人,五gè凝脉,六十二gè筑基,自己……筑基……

  好,被蒲妖这一搞,左莫心中连最后一丝紧张都烟消云散

  莫名的,他觉得自己竟然隐隐有些期待,有些兴奋好像对即将到来的战dòu,期■待wú比,身体在发热,灵力异常活泼,不会是和蒲妖这gè变态呆太久了,自己也变得有些变态了……

  天环月鸣阵笼罩着整gè荒木礁,左莫的身形在其中,若隐若现

  邹寒目光阴冷,充满仇恨,杀气滔天,不过他强自按捺,他在等待老大的命令乌风贼能够纵横如此长的时间,他们出色的战术性,是最重要的保障虽然是队内的二号人物,虽然心中恨意深重,但是他还是忍住了

  章豪的瞳孔收缩成一条缝,一抹血色从眼缝中射出,狠戾残暴

  此时,他已经把所有其他的杂念全都抛之脑后,哪怕他心中有再多的顾虑,一旦决定战dòu,他脑海中便只剩下一gè念头:杀光他们

  “杀”恍如野兽低沉的咆哮,从他喉间迸发而出

  “杀杀杀”其他人眼睛全都通红,只剩下最纯粹的杀意

  六十七人倏地分成几部分,犹如几股xì流,从各gè方位,朝荒木礁包抄

  区区六十七人,竟让人生出一股惨烈残暴的气息,令人心惊肉跳

  目睹这一幕的傅峰眼前一亮,赞道:“我之前还以为乌风贼只不过徒具虚名,现在看来,却是名不虚传这股气势,便是最近风头正劲的wú空剑门,也难见到”

  一位修者忍不住道:“乌风贼上次遇到wú空剑门,可是大败”手下修者跟了傅峰一段时间,知道傅峰不会因为意见相左而心生不满,故才敢开口

  傅峰笑着摇头道:“这不一样wú空剑门强的是高手,乌风贼强的是整体整体的力量wú法取◎代高手,高手的力量也wú法取代整体小规模的冲突,高手的作用凸显可如果是上万人的战dòu,高手的作用,便没有nà么大”

  “怎么可能有上万人的战dòu?”nà名修者不服气道

  “现在没有○,不代表以后没有”傅峰意味深长道

  六十七名修者同时出手,威势惊人

  漫天光芒闪动,飞剑法宝到处飞舞

  章豪的策略很简单,以力破巧硬碰硬的攻击重地,本来是大忌可眼前的情况特殊,◆因为对方只有左莫一人能够形成抵抗wú论左莫再厉害,面对六十七名修者的攻击,总是会捉襟见肘

  岛上符阵密布,若是陷入其中,反而会给左莫可乘之机不如干脆以蛮力把符阵连根破去,失去最大依仗左莫就是待●□宰羔羊

  左莫现在的感觉糟糕透顶

  该死的

  这帮家伙什么东西都往他头上砸

  六十七名修者同时出手,疯狂地朝下面轰,完全不吝啬灵力,nà模样就像要把荒木礁夷为平地才善罢◆甘休

  而且这帮人精明得很,只是远远地朝荒木礁轰,丝毫不靠近

  看着头顶飞剑法诀有如雨下,左莫一发狠,好,哥看你们有多少灵力挥霍

  手上的wú空旗重重往地上一插,在他身边游弋的剑芒,悄wú声息地散入天环月鸣阵内

  左莫从地上跳起来,开始在荒木礁上来回穿梭他就像gè救火队员,不停地巡视着大阵

  他布下的这gè天环月鸣阵规模空前,数目高达两百一十六子阵,加上最近不断地修补漏洞,虽然算不上牢不可破,却在乌风贼的狂轰滥炸下硬生生挺了下来

  他知道,只要挺过对方的这一轮,双方的主动被动局势便会立即倒转

  六十七名修者,毕竟不全部都是强力攻击型修者比如邹寒,他手上的百毒扇,能够释放各种毒煞,阴毒wú比,但是在这样硬碰硬的战dòu中,却发挥不了什么作用

  真正有威胁的,是章豪这类强力修者

  章豪的飞剑非常独特,剑身宽阔,似铲似斧,走的是刚猛路数,剑身笼罩一层红光,每一击有如重斧开山,势若千钧

  所有修者之中,章豪给左莫的威胁最大,他每一击都让左莫心惊肉跳

  天环月鸣阵的nà些xì如发丝的丝线,总是被打得飞舞乱颤,带得上面的光环一阵叮咚

  梵音环经过如此长时间的淬炼,多了份阳刚火性之前的环音清越剔透,如今的环音雄浑暴烈,连回音之中,似乎也多了份燥热炎息

  左莫还是比较镇定的,尤其是心惊胆战几次之◇后,发现天环月鸣阵安然wú恙他这才想起来,在试剑会的时候,七十二子阵的天环月鸣阵便承受住严峻的考验,nà时进入大阵的凝脉修者比这次还多

  想靠这样的硬碰硬的攻击就摧毁两百一十六子阵的天环月鸣阵□,nà是痴心妄想

  他知道,对方很快便会意识到这一点

  到nà时,战dòu才真正开始

  左莫抬头望了一眼天空,透过丝丝缕缕的丝线,他甚至能看清楚敌人脸上的疯狂和狰狞的神情

  他低下头,眼神也变得有些冷

  他开始从戒指中取出一块块阵盘,不时地丢在各gè大阵内借助天环月鸣阵的掩护,他悄悄丢下一块块阵盘

  此时他可没有半点留力的想法,戒指里的阵盘就像不要钱一般,从他手中飞出

  他要把荒木礁变成一gè猎场,一gè布满陷阱的猎场

  公孙差一行人躲到岩浆熔洞内,这也是荒木礁最安全的地方熔洞深入地底,周围被左莫布下wú数符阵,是重地中的重地

  听到外面隐约的叮咚声,熔洞里众人脸上皆浮起忧色

  淳于成叹息道:“可惜我们帮不上忙”

  这句话让许多人都情不自禁地握紧拳头,他们虽然都是生产修者,但终究是年轻人,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而且他们也知道,如果一旦被这伙人攻破大阵,等待他们的命运会是什么

  这伙流匪,需要的是能够战dòu的人,他们这样毫wú战dòu力的生产修者会在第一时间被杀掉

  公孙差是所有人中最镇◇定的,他躺在地上,wú所谓道:“不要担心,左师兄的大阵,他们想攻破,也不是nà么容易的事而且我觉得,左师兄比以前厉害了,大家忘了nà只青钉鳄了吗?”

  此言一出,众人皆是精神一振

  他◎dìngde,tātǎngzàidìshàng,wúsuǒwèidào:“búyàodānxīn,zuǒshīxiōngdedàzhèn,tāmenxiǎnggōngpò,yěbúshìnàmeróngyìdeshìérqiěwǒjiàodé,zuǒshīxiōngbǐyǐqiánlìhàile,dàjiāwànglenàzhīqīngdìngèlema?”

  cǐyányīchū,zhòngrénjiēshìjīngshényīzhèn

  tā们想起左师兄和青钉鳄连续多次毫wú花巧地硬碰硬,一股信心陡然升起,惊惶的心,也随之安定下来

  天空中,攻击渐缓

  左莫扬起脸看了一眼,复又低下头,继续布设

  脑海里突然冒出一gè离谱的想法

  一gè时辰,时间可不多……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