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六节 公孙差初战


  好不容易想dào阴火珠,结果找不dào阴煞之地,凝不成阴珠

  好不容易搞明白同心项链怎么炼制,结果材料不够好在那根同心项链没有弄坏,完好地交给了公孙差

  左莫郁闷无比,但郁闷归郁闷,该干什么还是得干什么shén识要修炼,这个没办法,禁制是好东西,它需要消耗shén识,而且是永久性地消耗

  对于剑诀的修炼,左莫有些兴致廖廖五意套剑已经炼制成形,虽然离完善还有相当距离,但是他目前还是相当满足

  五意套剑威力不错,当初他的设想也颇为独dào,但是此时却发现当初自己犯了一个极其致命的错误剑阵虽成,但没有他可以修炼的剑诀五种剑意,除了《离水剑诀》和《冰螭剑诀》,其他剑意他只能算得窥其形而不得其真意

  换直白点的说法,那就是他现的五意剑阵,是纸扎的老虎,徒具其形

  这让他相当不爽

  换谁都会不爽,花了那么duō好材料,花了那么duō心思,结果搞出这么一个鸡肋的东西但暂时他也没有什么好想法,只能把它搁置在那

  他没有修炼蒲妖给他的那一式《小千叶手》,这段时间的shén识,全都要贡献给禁制而炼体也不用去想,汲取zàiduō的地气,最后还是贡献给蒲妖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去炼体,尽管知道逆吸地气对身体大有好处,可在左莫看来,放在这个节骨眼上,实在没性价比

  他把最duō的时间,都放在符阵上想要突破小山界,只有两种途径一个是提高自己的实力,如果他能达dào金丹期,liàng对方金丹修者也不会阻拦不过这可能吗?完全不可能

  另一种便只有他现在做的事,扩大手下力量指挥方面,他全部交给公孙差,他相信这个极端好战份子,一定会发挥出阴柔俊秀外面下狂热无比的战斗漏*点

  剩下的问题是,自己能做什么?

  事关自己小命,左莫可不想坐以待毙,把所有的希望都压在公孙师弟身上

  于是,一个极其重大、具备实际◎意义的问题摆在他面前——如何才能在短时间内提高一个群体的实力?

  法宝,这个被他抛弃想炼个同心项链材料都不够,别说其他他手头的材料其实有不少,但那只是对于他个人来说,若把范围放大dào一帮人,▲那实在不算duō像金甲卫浑身上下华丽dào爆的法宝,把左莫卖了也凑不齐

  灵丹,这个方案也迅被左莫抛弃能够提高修为的灵丹,左莫自己还没见dào过其次的那些辅助型的灵丹,倒是可以炼制一批,但是对付金丹修者,肯定不够看

  剩下的还有什么?只有符阵了

  左莫研究的对象是魔纹本来他压根想不dào魔纹上去,全都是灵谷逼得没办法,导致他甚至诞生一个极其大胆的想法,不如在这些修者身上全都■刻上魔纹空气中稀薄的灵气,在魔纹的自动汇集下,也颇为可观而且重要的是,这样一来,就可以放心大胆地吸收晶石中的灵力,而根本不需要担心晶石灵力中的杂质对身体的伤害

  相比之下,晶石蕴含的灵力可比灵★谷丰富得duō

  当然,理智让他按捺住这个疯狂的想法

  现在正在和妖魔交战,自己带着一帮身上刻着魔纹的家伙冲出去,只会有一个下场,等着被斩妖除魔

  他以前没有觉得魔纹有duō好▲,如今却深刻体会dào魔纹的优越性直接刻魔纹肯定是不行的,那么就迂回一下蒲妖不是说,魔纹的本质还是符阵吗?

  只要能够研究出过滤灵力杂质的符阵和自动吸灵的符阵,问题岂不就迎刃而解了?

 ◎▲,如今却深刻体会dào魔纹的优越性直接刻魔纹肯定是不行的,那么就迂回一下蒲妖不是说,魔纹的本质还是符阵吗?

  只要能够研究出过滤灵力杂质的符阵和,rújīnquèshēnkètǐhuìdàomówéndeyōuyuèxìngzhíjiēkèmówénkěndìngshìbúhángde,nàmejiùyūhuíyīxiàpúyāobúshìshuō,mówéndeběnzhìháishìfúzhènma?

  zhīyàonénggòuyánjiūchūguòlǜlínglìzázhìdefúzhènhézìdòngxīlíngdefúzhèn,wèntíqǐbújiùyíngrènérjiěle?

  魔纹是现成的,他自己身上就有而且由于魔纹在他身上,他的shén识又灵敏异常,他能够清晰地感受dào魔纹内的每一丝变化

  看似简单的魔纹,远远比他想象的要复杂得duō左莫如今在符阵上的造诣不低,尤其对炼丹中的精微符阵的研究,和魔纹中出现的符阵,有着许duō相似的地方

  除了符阵,还有许duō看似装饰性又极像符阵的图案换一个人,想要弄明白哪些是有用的结构,哪些是没有用的结构,没个三五年,想都别想

  可落在左莫手上,这便成了zài简单不过的事他只需用shén识扫过,便能够轻松地辨别出

  不过,这仅仅是第一步尽管少掉了许duō干扰的成份,但是剩下的东西,依然让人感觉难★以下手不是每个符阵,都会表现出明显的特性,可一旦少了它们,整个魔纹就完全失去作用除此之外,还有许duō半符阵结构这些半符阵结构,和左莫的血肉皮肤,组成一种极其特别的符阵

  这大概便是符阵和血肉□的契合

  好在这种程度的难度并不足以吓dào左莫妖军就像一把悬在他心头的利刃,突破小山界,便足以令他浑身充满斗志

  现在的左莫,似乎像一名生产修者

  好,自己其实本来就是一名生产修者,左莫自嘲地笑了笑

  他大概怎么也想不dào,他的行为把蒲妖吓了一大跳当初替左莫镌刻魔纹和植入妖核,蒲妖当然有自己的目的,但他怎么也想不dào,左莫的进步如此迅

  识海中,蒲妖面色凝重,密切注视

  这厮明白他正在研究的东西有duō么吓人么……

  公孙差的运气不是太好,他遭遇的是一支大概六十人的队伍六十人的队伍,已经算得上颇有规模,要养活这么一支队伍,也不容易这个时候,还存活的团队,战斗力都不俗,小山界已经没有软杮子

  双方没有任何客套

  公孙差是觉得不需要说什么这是弈战棋养成的习惯,蒲妖可不喜欢和对方磨磨叽叽半天,才开打遇dào这么一位无所●不用其极的家伙天天作对手,公孙差养成的习惯也自然可想而知

  而另一边,对方觉得自己的人要duō一半,胜算颇大而且这么一支队伍,肯定会有些存货,不至于油水全无

  于是双方一言不发,战斗就●进入白热化

  公孙差一开始还有几分紧张,可当他看对方呼啦一拥而上,乱糟糟的队形,他就笑了,十分温柔甜甜地笑了

  随即他命令最前面的几个作战单位向内缩了缩

  对方显然还残留着大量单挑时的战斗习惯,许duō修者一出手便剑芒漫天,尤其是周围还有许duō同伴,大家壮几分胆气,出手自然不留余力

  数十道剑芒轰然汇集,有如一条巨龙,声势骇人

  接dào命令向后缩的三个作战单位,有一个作战单位慢了半拍,顿时被这对方数十道剑芒轰成粉碎

  看dào一击之下,对方的便被干掉三人,这伙人的士气大振,想也不想,便朝前冲,朝后退的修者追去

  三人命殒当场,公孙差眼皮连眨都没眨

  就在最前方作战单位后退的时候,第二排的两个作战单位同时前插

  六道剑芒,从后退的两个作战单位之间突然迸发

  噗噗噗噗

  冲在最前面的四名剑修避之不及,挨了个结结实,四人身上血花迸射

  突然的变故让冲在前面的修者出现一个短暂的惊慌,冲势不由微微一滞

  就在此时,刚刚正在后撤的三个作战单位突然返身,九道剑芒脱手而出

  又有三名倒霉鬼,挨了个正着

  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悄然向前推移了五十丈的三个作战单位,没有任何犹豫,发动了第三波攻击

  九道全力而发的剑芒,交织如网,而对方冲得太急,队形密集,这九道剑芒,战果惊人

  五名修者毙命

  对方老大脸色终变,一个照面,三比十二的比例,让有些惊慌对方的三波攻击显然早有蓄谋,如同潮水般,一波接一波,根本没有给他们任何思考的时间

  高手

  他嗅dào危险的感觉,不过让他心中稍安的是,双方的度都降低下来,接下来的战斗,就是缠斗了他这一方还是占据着人数上的优势,胜面较大

  “冲散他们zài咬住杀”他扬声高喊,声音远远传开凝脉期二重天的修为,让他充满自信冷哼一声,他带着他的飞剑,一头扎进已经趋于混乱的战局

  双方的距离太近,谁都没有冲刺的空间

  公孙差巍然不动,他身边还有一个作战单位护卫,四人孤零零在战局外,似乎没有人注意dào他们

  看dào刚才的三段波式冲杀战果斐然,他shén情没有一丝变化,但袖子里的手掌却不自禁地握紧成拳这招他可是学自弈战棋中的那位shén秘人,不过shén秘人使出来的威力可比这强劲得duō,这一招上他吃尽了苦头,每次一触即溃

  虽然是减弱版,也够对方喝一壶了

  场面纷乱无比,但是已经习惯了弈战棋中比这纷乱的局面,他脑子前所未有的清晰他很快便在敌人中,找dào敌方首脑

  心念微动,不远处看似漫无目的游弋的麻凡,像一只大鸟,悄无声息地朝对方掩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