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节 催命烂铁银


  鲍德这几天算是大开眼界le

  眼前的这支队伍,和tā之前见过的呆过的任何一支都不相同三个人一个xiǎo队,还有那个让人欲仙欲死的三才阵,灵谷管够,对下le禁制的手下们还会奖励……

  看看周围的这些老油条们,如今却像个xiǎo孩似的,奋勇争先没有什么阴谋手段,全都是光明正大,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办法,这支队伍面貌却焕然一

  越是呆得时间长,tā越是感觉这支队伍老板的厉害之处不是能让人一眼瞧出来的厉害,而是隐藏在云淡风轻之后的不动声色虽然人人畏惧xiǎo娘,但是鲍德这种当过老大的人,却能一眼看出来,谁才是主事的人

  如此手段,日后定非池中之物,跟着这样的老大,日子也不会太难过

  可老板明明只不过是刚刚突破凝脉一重天的二十左右的xiǎo伙……运气……

  无论鲍德心中转过多少念头,tā的训练量和其tā人相比,也不会有丝毫减少昔日的老大身份,还有tā凝脉二重天的修为,没有给tā带来任何优待而且让tā感到无奈的是,同xiǎo队的另外两人,疯狂地训练,让tā郁闷万分

  不就是几件破法宝么,值得这么拼命么?当过老大的鲍德对区区三品法宝,自然不rù法眼

  但tā亦不想因为自己拖后腿而与两名队员闹别扭,只有跟着疯狂地训练没办法,xiǎo娘的奖励以按战斗单位来算,除非能够像麻凡一样,一人便作一个作战单位加上xiǎo娘在一旁盯着,tā也不敢有丝毫懈怠

  千万不要得罪xiǎo娘

  这是营地流传最广的一句话

  不过,咦……那不是老板么?鲍德眼角余光瞥见老板提着一个古怪的东西,走进营地

  tā不由暗自留心,不过tā这一分神,原本运转流畅的三才阵顿时有些滞碍这一滞碍,顿时把整个xiǎo队的节奏都打乱,三人不得不停下来看到两名队员眼中的不满,鲍德连忙抱歉,得罪le谁也不能把自己的队员得罪le,否则的话,真正战斗时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

  公孙差看到左莫提着一个古怪的东西,不禁好奇le问:“师兄,这是什么东西?”

  “炼灵……”左莫一下子停住le,提起手中奇丑无比的东西放到眼前,呃,这个东西该叫什么呢?

  勉强可以算得上法宝,可法宝里面门类繁多,眼前这玩意,应该归在nǎ类呢?宝箱?

  一个奇形怪状的箱子,箱子上千疮百孔,布满裂痕,大大xiǎoxiǎo颜色各异的补丁,让它惨不忍睹

  “炼灵符阵”左莫琢磨着,下次要把它的形状改一改,要不然这么一个东西,连起名都不好起

  “有点丑”公孙差很公正地评价le一句,见师兄目光不善,连忙问:“这东西有什么用?”

  一说起这件东西的用处,左莫不禁有些得意起来:“唔,它能炼化晶石中的灵力,去除杂质”

  “去除晶石里灵力的杂质……”公孙差先是一愣,但tā很快反应过来,眼睛猛地一张,声音不自主地提高:“除掉晶石灵力的杂质?”

  公孙师弟的反应让左莫是大为得意:“没错”

  公孙差两眼放光,语气中透着一丝激动:“可以取代灵谷?”

  “没错”左莫只觉得浑身上下说不出的舒畅,嘿嘿一笑:“我试le一下,效果不错这次拿过来,是专门来找人试试”

  公孙差二话不说,便站起来,扫le一眼正在训练的修者们,正好看到刚刚训练完的雷鹏三人,便朝tā们招手:“雷鹏,你们三个过来一下”

  听到xiǎo娘召唤,三人连忙屁颠屁颠跑过来

  公孙差转过脸,问左莫:“师兄,这东西怎么用?”

  “唔,把手放在这上面,运转心法便可以”左莫作le个示范,把双掌平放箱子最上面的两个圆阵内

  公孙差对雷鹏道:“你来试试”

  “哦”雷鹏有些茫然地应道,tā没搞明白眼前这个破烂玩意是什么东西,不过还是依言把手放在圆阵内,开始运转心法

  “咦”雷鹏不禁讶然失声——灵力

  一股灵力从tā掌心吸rù,迅沿着经脉运行好纯粹的灵力啊tā大喜过望,如此纯粹的灵力,可以减去不少炼化灵力的功夫源源不断的灵力从tā掌心钻rù体内,只片刻,tā便觉得刚刚消耗一空的经脉如今却微微有些盈涨之感

  直到此时,tā才猛然意识到,这玩意的作用

  xiǎo山界为何会变成如此惨烈?

  最重要的原因便是空气中的灵气变稀薄,稀薄到不足以被修者吸纳rù体内

  众所周知,修者的灵力全都从外界吸纳炼化而来空气中游离的灵气,是最主要的来源这些灵气吸rù体内之后,经过炼化,变得成精纯的灵力,存于修者的经脉之中xiǎo山界空气中的灵气变得极其稀薄,这也等于一下子掐断le修者们灵气的最大来源

  无奈之下,修者只有别寻tā途,比如灵谷灵谷中所蕴含的灵力,极易被修者吸收,温和无害而大家平时用得最多的晶石,虽然所蕴含的灵力比灵谷要多许多,但是由于晶石中所蕴含的杂质比空气中的杂质加霸道,对修者经脉的损伤大,反而难以汲取长期汲取,对身体的损伤极大

  除非一些大门派,才有秘法能够化解晶石中杂质

  秘法……

  雷鹏双手离开箱子的时候,有○些魂不守舍,表情怪异

  年绿有些奇怪地看着雷鹏,心中直嘀咕,很少会看到大鹏这种表情啊tā不禁多看le两那个奇破无比的箱子,这破烂有问题

  当tā双手离开箱子时,也是一脸怪异的表情,嘴里◆xiēhúnbúshǒushě,biǎoqíngguàiyì

  niánlǜyǒuxiēqíguàidìkànzheléipéng,xīnzhōngzhídīgū,hěnshǎohuìkàndàodàpéngzhèzhǒngbiǎoqíngātābújìnduōkànleliǎngnàgèqípòwúbǐdexiāngzǐ,zhèpòlànyǒuwèntí

  dāngtāshuāngshǒulíkāixiāngzǐshí,yěshìyīliǎnguàiyìdebiǎoqíng,zuǐlǐ不停地念叨着什么,就像见鬼le一样

  宗如试完之后,脸上表情也难掩惊骇

  无论三人心中掀起何等惊涛骇浪,左莫和公孙差对试验的效果都极其满意剩下的,只需要对玩意进行改进一下,它的卖相实在太糟糕le,连左莫自己都难以忍受

  公孙差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紧紧盯着奇丑无比的箱子tā很清楚这玩意,对tā们来说,意味着什么只要有这东西,栓在tā们脖子上的催命绞索便少le一根

  现在□的xiǎo山界,灵谷的价格已经涨得到离谱的地步相反,由于缺乏商品流动,晶石的作用大为削弱,经常可以看到被随手抛掉的晶石奇货可居的灵谷,成为xiǎo山界最硬的货币

  “不过有个问题”

  ★左莫的话把公孙差从走神中拉le回来,tā蓦地一惊:“什么问题?”

  “如果要大量炼制的话,需要很多烂铁银”左莫的语气有些苦涩:“我手头上还有些,但只够炼制几个”

  公孙差一怔,心中暗呼不妙,连忙问:“这烂铁银很稀有吗?”

  “是一种比较常见的三品材料”左莫摊摊手:“之前消耗le不少,存货不多”

  “这个问题啊……”公孙差略一沉思,便扬起手,示意所有人集合过来

  众人停下训练,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还是集合起来,不过表情都有些不解xiǎo娘可从来没有打断过tā们的训练

  “谁知道nǎ里有烂铁银?”公孙差问

  许多修者一脸茫然,烂铁银是什么?

  忽然,一个人扬起手:“我知道”扬起手的是鲍德

  “在nǎ?”公孙差盯着鲍德

  一触及到xiǎo娘突然变锐利的目光,鲍德冷汗刷地流下来不过tā到底是当过老大,强自按捺心中的惊慌,故作镇定道:“成品xiǎo的不知道,但xiǎo的知道一处烂铁银的矿脉”

  “矿脉”左莫眼前一亮:“在nǎ?”

  鲍德吞le吞口水老实交待:“在离这三百里的地方,有个叫石门滩的地方以前是一个叫法剑门的门派驻地,现在被一伙人占着”

  左莫转过脸看着公孙差,公孙差立即明白tā的意思,那矿脉tā要le虽然公孙差心中有些疑惑,就算有矿脉,也没人手开采啊不过既然师兄说要,那肯定是有什么办法

  tā转过脸,盯着鲍德:“那里有多少人?都是什么来路?”

  鲍德连忙道:“大概六十多人,为首的谢山心狠手辣,凝脉三重天,手下全都是凝脉期以上tā们听说法剑门有灵谷,便屠le法剑门,占le石门滩”

  tā接着xiǎo心翼翼道:“若老板想要,只需要花掉xiǎo钱,便能从谢山手上买来xiǎo的和tā还有几分交情……”

  “不必le”公孙差摆le摆手,接着道:“继续■训练”把这些帮家伙全都赶去修炼鲍德的话硬生生卡在喉咙,不过,tā十分识趣地跑去训练

  “你打算怎么做?”左莫有些好奇地问

  tā知道师弟肯定已经有什么想法

  “把tā们打残就行◆le”公孙差浑不在意道:“nǎ有给tā们晶石的道理想在咱们嘴里夺食,哼哼”

  左莫无奈摇头,公孙师弟的战争狂热症又开始发作le

  谢山那帮人真可怜

  tā不禁心生同情,话到嘴边,却变成:“时间抓紧点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