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二节 公孙差的疯狂战局


  蒲妖心里相当舒畅

  每一次蹂躏公孙差,dōu能让他感受到某种满足,尤其是在左莫那里吃憋之后左莫那厮,越来越精明,也越来越不容易上当,每次交易,他要付出的代价也越来越高一旦条件不如左莫◇的意,想说动他,基本不可能而且左莫最让蒲妖感到憋屈的是,一旦左莫觉得不好,便会十分干脆地不理会,无论蒲妖如何唆使怂恿,他也毫不动摇

  蒲妖很多时候dōu觉得自己对待左莫就像是老鼠拉乌龟,无处下手

  相比左莫的油盐不进,公孙差简直就像是敞开怀抱的姑娘,任自己为所欲为每次在左莫那里吃憋,蒲妖dōu会在公孙差身上寻找快感

  这次的战局和以前相比没什么区别,他很早就建立了优势,后面多的是猫玩老鼠的心理

  蒲妖有足够骄傲的本钱,尤其在指挥作战方面公孙差在他眼里,只不过是一个稍有天赋的少年而已这种天赋,并不能让他感到惊艳,经历过千年大战的他见过太多加天才的年轻战将

  这样的资质,唔,或许只能作个小兵团的老大

  可惜左莫对成为一名战将不感兴趣,蒲妖惋惜地咂巴着嘴,要不然,虐虐他该是件多么让人舒心的事啊想象一下左莫被自己打得稀里哗啦的场面,他充满向往

  他没兴趣帮左莫培养战将,可左莫显然对陪他玩乐没有任何兴趣,和公孙差对战成为他唯一选择

  最近真是百无聊赖啊,蒲妖在心中感慨,托着下巴,血瞳里只剩下虚空般落寞在炼妖塔下消磨了千年,他的魂魄受到严重的损伤,修炼对如今的他来说,没有太多实际的用处前段时间,他寄予厚望的秘技,并没有给他带来想象中的好处,如今他只能多地把希望寄托在左莫身上

  只是这希望,看上去如此渺茫

  也许过不了多久,自己会如同烟云般消散,他笑了笑他想起墓碑,眼中的落寞少了几分

  咦

  眼角余光扫过战局,他不禁一愣

  埋伏?

  一duì中等规模的小刃táng魔突然出现在自己大○军的侧翼

  任何一种妖魔,蒲妖dōu知之甚详,小刃táng魔也不例外小刃táng魔是一种低阶魔,和白鳞侍同阶,但是他的攻击力却是白鳞侍的三倍在低阶魔中,小刃táng魔的攻击力能排到第三

▲○军的侧翼

  任何一种妖魔,蒲妖dōu知之甚详,小刃táng魔也不例外小刃táng魔是一种低阶jun1decèyì

  rènhéyīzhǒngyāomó,púyāodōuzhīzhīshènxiáng,xiǎorèntángmóyěbúlìwàixiǎorèntángmóshìyīzhǒngdījiēmó,hébáilínshìtóngjiē,dànshìtādegōngjīlìquèshìbáilínshìdesānbèizàidījiēmózhōng,xiǎorèntángmódegōngjīlìnéngpáidàodìsān

  táng魔多生活于丛林之中,他们是天生的丛林刀客,经过点化开启灵智之后,那一对táng刃便会脱落,成为他们最趁手的魔刀,而他们的本能也会同时觉醒

  相比那些高阶táng魔,小刃táng魔只不过是最低阶的táng魔之但即使如此,他们强大的攻击力,依然让他们在低阶魔中声名遐迩

  但是,和他们的强悍的攻击力和华丽的刀诀魔功相比,他们的防御力却低得可怜他们身上薄而脆的魔甲,简直像纸糊一般,几乎无法抵御任何攻击,这也是几乎所有táng魔的弱点

  鉴于小刃táng魔的这种特性,他们多充当的是战术单位,而不是主战单位

  这公孙差居然埋伏了一duì小刃táng魔,而且,数量还不少

  来不及让他多想,黑亮的刀光如同拍岸潮水,层层叠叠,一波一波整支duì伍就像一把滚烫烧红的刀,轻松从冻油块中,一划而过

  小刃táng魔过同阶魔的攻击力在这个时候体现得淋漓尽致

  蒲妖的大军,被拦腰斩断

  这支小刃táng魔的duì伍,此时也折扣得七七八八,不足一半

  被压缩到战场角落的duì伍同时发力,就像一个被压缩到极点的dàn簧,突然爆发所有的力量只见阵形立即从圆形变成一字形,两支duì伍从左右同时杀出,沿着蒲妖大军的两个侧翼,疯狂地反扑

  蒲妖看着变故忽生的战局,并不惊慌,对方的反扑虽然凌厉疯狂,但只不过强弩之末

  他毫不犹豫地把duì伍压上去,外围也不主动攻击对是,只是黏住对方,保持不远不近的距离他心中飞快地计算着,他在等待对方力竭的时间,一旦对方力竭,便是他反攻的机会,duì伍中间已经蓄势待发接下来的攻击,会有如雷霆,迅摧毁对方

  他相信,对方duì伍的崩溃就在眼前,这一幕已经反复上演了无数次

  至于那一duì残余的小刃táng魔,他完全不担心小刃táng魔脆弱的防御,在这样密集的战场上,意味着他们只有一击的机会他们的攻击力再高,也会迅消耗殆尽

  至于那两只向侧翼突围的duì伍,现在既然被黏住,那就别想再逃掉蒲妖心中冷笑,公孙差的帅营,肯定在这两支duì伍中的一个

  在弈战棋中,只有当最高tǒng帅被干掉,才会判定战败公孙差的最高tǒng帅,一定隐藏在这两只伺机突围的duì伍之中小刃táng魔拦腰切断

  然而就在此时,惊变突生

  那道刚刚折损过半的小刃táng魔,突然又分出两支小duì,直插蒲妖的后阵

  这是做什么?

  蒲妖有些不解两支小duì,每duì不过二十,这样的小刃táng魔小duì,根本没有太大的作用

  小刃táng魔duì是常见的突击duì,但是他们脆弱的防御注定他们极短的战场生命如果对方的阵形厚实,想要完成穿刺,就必须有相当数量像刚才,这支小刃táng魔之所以能够如此利索地切断他的duì伍,得益于这支duì伍有一定的厚度

  它就像一把冰刀,虽然锋利,但会迅融化

  如此小的小duì,除了能造成一定杀伤外,根本对战局产生不了任何影响

  忽然,最前面的那支小刃táng魔duì亮起刺目的光华

  不对这不是小刃táng魔

  蒲妖的血瞳猛地睁圆,脸上尽是不能置信

  轰轰轰

  一连串剧烈的爆炸,蒲妖被切断的后方阵形中,出现一个豁大的口子

  这光华……蒲妖认识

  囊鱼魔殉爆

  蒲妖立即反应过来

  这两duì根本不是什么小刃táng魔,全dōu是囊鱼魔,利用幻术……水雾幻术,没错,如果是自己,也一定也会选择水雾幻术,这些由无数细小水雾组成幻影,会牢牢吸附在被施法者身体周围

  关键是,这些水雾,能够提供囊鱼魔充沛的水汽……

  囊鱼魔是谁也不愿意招惹的东西他浑身有着不计其数的小囊,这些小囊里积累着他们平时从汪洋中吸取的水力,一旦遇敌,这些精纯的水行之力,便是他们攻击敌人的利器没有招惹并不是因为他们的强大,而是他们的殉爆

  这是囊鱼魔与敌人同归于尽的最后手段囊鱼魔的殉爆威力极其恐怖,就连比他们高阶的魔,也吃不消再加上他们的智力并不发达,悍不畏死,一旦招惹,等着两败俱伤

  可蒲妖还是反应慢了半拍,第二duì囊鱼魔也一头扎进刚刚炸开的口子

  又是一连串剧烈的爆炸

  蒲妖的脸色奇差无比,他后方的duì伍厚实,这两duì囊鱼魔殉爆,顿时让他损失惨重

  不过,他心头也微微松一口气,这次的战局,只有几处不大的湖泊,囊鱼魔的数量不可能太多,公孙差应该再也没有囊鱼魔了

  等等

  蒲妖的脸色突然再次变化

  他猛地意识到,自己漏掉一个重要的问题

  囊鱼魔的殉爆虽然威力强大,但几乎极少被使用,是因为弈战棋的一个设定在弈战棋的设定里,囊鱼魔的殉爆只有在一个条件下……

  他的目光忽然转向试穿突围的两支duì伍

  原本应该疯狂突围的两支duì伍,在蒲妖眼中,却总有那么几分若即若离的感觉

  没错……

  血瞳陡然收缩,蒲妖的目光凌厉森然

  公孙差的最高tǒng帅不在这两支duì伍内,而是在……他的目光落在自己后阵的那duì剩下的小刃táng魔

  在那

  直到此时,蒲妖才领会到公孙差的所有作战意图一直被自己压缩到角落的duì伍,是一个幌子而埋伏在半路的才是中军这是一个圈套,一个极具欺骗性的圈套

  就在蒲妖明白是囊鱼魔的殉爆,他dōu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从来没有人用过这种战术在弈战棋中,对囊鱼▲魔的设定是,只有在最高tǒng帅的直接指挥下,他们才会同意殉爆一直以来,囊鱼魔dōu多的充当最高tǒng帅面前最后一道屏障

  公孙差的意图根本不是突破包围,而是狙杀蒲妖的最高tǒng帅

◆  不知为何,蒲妖只觉得一股凉气从心里直往上冒

  整个战场中,所有的duì伍,全dōu是弃子不,全dōu是炮灰死士两支作幌子的duì伍,需要吸引前军的注意,就必须让对方黏上来,为己方中军争取时★间,等待这两支duì伍的,只有全军覆灭而己方中军呢?也注定只有一个下场,死

  哪怕是公孙差最后能够击杀他的最高tǒng帅,也不可能从如此厚实的包围中冲出去为了不引起蒲妖的警惕,伪装小刃táng魔的中军近卫,人数也不太多结局自然注定

  换句话说,这场战斗,公孙差根本就没有想过赢,他的想法只有一个——一起死

  这个疯子

  蒲妖失神喃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