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节 这是什么情况?


  公孙差找到左莫,把自己得到的消息一五一了一遍

  越往下听,左莫的脸色也越是难看

  “这明霄派实太用心歹毒他们是用整个小山界,来喂他们一派啊”左莫心中恼怒,不过他马上冷静下来:“咱们的动作要快才成越往后,日子越难过等他们这什么外堂真的稳定下来,手下马仔无数,咱们想要闯出去,难上加难”

  “嗯”公孙差重重地点头,眼中亦闪过一丝怒色明霄派的做法,就相当于把小山界里的修者当灵兽圈养到时,他们就和那些修奴没什么区别

  “我有一个办法”左莫想了想道

  “什么办法?”公孙差连忙问

  “他们卖灵谷,咱们卖黑炼蒲团”

  公孙差有些诧异:“黑炼蒲团卖给他们,是不是太可惜了?到时小山界的晶石价格肯定疯涨”

  “卖”左莫恶狠狠道:“不光是卖,我们还要大卖只要黑炼蒲团卖出去,大家脖子上勒的绳子就没那么紧了明霄派完不成布局,那就是前功尽弃明霄派知道我们坏他们生意,绝对杀上门嘿嘿,我们yǐ逸待劳,如此一来,布个套给他们强龙不压地头蛇,咱们的地盘,不是他们想怎么办就怎么办的”

  公孙差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两人又在房间商量许久,不时能听到传来嘿嘿的阴笑声

  雷鹏谢山他们有些惊奇地发现,老大今天的心情似乎相当不错,脸上阴霾一扫而空一般来说,小娘的心情hǎo,大家的日子也hǎo过一些

  不过,还没等他们来得及高兴,但听到小娘宣布,从今天起,修炼加倍

  一时间,哀鸿遍野

  hǎo在经历过残酷战斗的修者们,对艰苦的修炼并不排斥

  其实众人最眼馋的,还是那座剑阵,每一个从里面出来的修者,都是闭关到目前为止,已经hǎo几人通过剑阵悟出剑意,如此逆天的hǎo东西,自然惹人眼热奈何僧多粥少,剑阵每次只能允许一人修炼,公孙差也大感头痛,只能把它作为战功奖励的一部分

  看到热火朝天的营地,公孙差充满感慨,若是再能多些时间,自己一定能带出一支真正的精锐

  可惜,他们最缺的就是时间

  等yǐ后冲出小山界,自己再找师兄,重练一支真正的队伍

  尝到了作一名战将的滋味,再让▲他去做其他事,那可真是味同嚼蜡

  不过,接下来事情,真让人期待啊

  把很多事情交给公孙师弟,左莫自己的事情也多得让他头皮发麻这个计划最关键的地方,便是黑炼蒲团,而且是大量的黑炼蒲团

  黑炼蒲团炼制起来并不算困难,但这个数量实在有些太庞大了这段时间,光是给营地修者的炼制黑炼蒲团,左莫搭上了修炼之外的所有时间而如今所需要的数量,比这多得多,而且他没有任何帮手,所有的炼制工作都需要他一个人完成

  这显然是不现实的

  他决定从营地里,挑一些有过炼器基础的修者来打下手不过让他感到意外的是,四百五十位修者,有炼器基础的,居然有五十位之多待左莫问过之后才明白过来,这些修者大多无门无派,凝脉之后日子自然hǎo过,可在凝脉之前,入其他底层修者没有什么区别

  基本上,人人都有一技之长,灵植、豢养、炼器等等,几乎是应有尽有,左莫和公孙差都是目瞪口呆

  不过,他们虽然曾经过有基础,甚至绝大多数人在炼器上面浸淫的时间都比左莫长但是,由于缺乏系统的传授,他们只要做过一些很基础的活在凝脉之后,他们基本上便再也没有做过

  但有两名修者例外,其中一人叫吉伟,另外一人叫孙宝两人在小山界惊变之前,都一直yǐ炼器而维生,两人在炼器方面的造诣,比左莫要深厚许多找到这两人,左莫是如获至宝

  他甚至不惜拿出金乌火,给两人摄取

  两人如同被天上掉下的晶石给砸了个正着,幸福得差点快晕过去金乌火这可是金乌火两人费劲心思,花了无数力气,也没有得到让他们满意的火种

  所yǐ当左莫随手甩给他们一人一个玲珑盒,告诉他们里面封存着一缕金乌火时,他们差点手一抖把手上的盒子给扔出去

  幸福之余,却也让俩人深感老板的重视

  开玩笑

  这可是金乌火

  四品火种

  但凡是炼器炼丹修者,无不梦寐yǐ求的火种

  然而,还没有等两人心中暗自得意,便看到左莫又挑出十名炼器水平最高的修者,一人发了一个玲珑盒

  吉伟和孙宝两人彻底呆立当场,脸上的表情,就像见到鬼一般

  不光是他们,这十名被挑选出来,一直充满艳羡地看着两人的修者们,一脸呆滞地捧着玲珑盒,大脑一片空白,完全懵了

  剩下的修者,也集体傻眼房间的温度,急剧上升

  “hǎohǎo干”左莫十分骚包地挥手,享受众人目光,他就像吃了人参果般,浑身说不出的舒畅

  没办法,哥就是金乌火多

  原本因为调过来,而心中颇有不满的这群修者,个个犹如打了鸡血般,嗷嗷地开始了疯狂地工作他们的工作热情,让左莫都有些心惊肉跳,这样不会闹出人命出来……

  黑炼蒲团上面的符阵,左莫传授给吉伟和孙宝左莫传授完的时候,两人就像两块石头,一动不动

  从那yǐ后,两人才真正的心服口服

  左莫专注地工作,休息时抬头,这才注意到门口立着一个人咦,他露出意外的表情,停下手上的活

  “你醒了?”左莫问,对方居然就立在那,也不知道立了多久

  这名女修木然,就像没听到他说话般

  不会被打傻了?左莫心里嘀咕

  “你叫什么名字?”他试探着问

  女修毫无反应

  “难道是真的被打傻了?”左莫摸着下巴思考,他决定再尝试一下:“你饿不饿?”

  女修依然毫无反应

  看着女修长满疥疮的脸,左莫忽然有些同情,他想起yǐ前自己那张僵尸脸

  在她昏迷的时候,左莫已经检查过,她脸上没有任何伪装她脸上密密麻麻的疥疮,是她体内的某种毒素的作用,再加不计其数的老暗伤,她能活着□,左莫觉得是个奇迹

  最后一次试探yǐ失败告zhōng,左莫有些头疼,只hǎo放弃:“你随意”

  他不觉得对方能够听得懂,不过眼下,他实在有许多活要做尽管黑炼蒲团的炼制,基本上都被他交★,zuǒmòjiàodéshìgèqíjì

  zuìhòuyīcìshìtànyǐshībàigàozhōng,zuǒmòyǒuxiētóuténg,zhīhǎofàngqì:“nǐsuíyì”

  tābújiàodéduìfāngnénggòutīngdédǒng,búguòyǎnxià,tāshízàiyǒuxǔduōhuóyàozuòjìnguǎnhēiliànpútuándeliànzhì,jīběnshàngdōubèitājiāo给手下,但他还有其他的活

  任何一个完整的计划,都是由许多条件构成的

  他决定干自己的活,他转身刚走,便听到身后的脚步声这名女修,竟然一言不发地跟在他身后

  左莫顿时觉得脑门都●开始疼了

  “喂,跟着我是没晶石拿的”

  “我没空陪你玩,你自己去玩”

  “真没晶石拿啊”

  “我警告你,你再不离远点,对你不客气啊”

  左莫装腔作势地掐动法诀○●开始疼了

  “喂,跟着我是没晶石拿的”

  “我没空陪你玩,你自己去玩”

  “真没晶石拿啊”

  “我警告kāishǐténgle

  “wèi,gēnzhewǒshìméijīngshínáde”

  “wǒméikōngpéinǐwán,nǐzìjǐqùwán”

  “zhēnméijīngshínáā”

  “wǒjǐnggàonǐ,nǐzàibúlíyuǎndiǎn,duìnǐbúkèqìā”

  zuǒmòzhuāngqiāngzuòshìdìqiādòngfǎjué,眼角余光瞥见女修的动作,瞳孔顿时一张对方也跟着扬起右手,只是那指尖闪耀的光华,周围的空气顿时变得黏稠

  我的妈呀

  左莫魂飞魄散,连忙散去手上灵力,忙不迭道:“有话hǎohǎo说……有话hǎohǎo说……”

  女修依然一言不发,但是也跟着左莫,指尖光华散,放下手臂,周围的空气顿时恢复如常

  “hǎo厉害的小妞”蒲妖的惊叹在左莫心里响起,不过左莫听起来,明显透着一股○子幸灾乐祸的味道

  左莫也没辙了,这女修根本没办法交流至于动手,想想刚才那恐怖的光华,左莫心里一个寒颤,最后一丝侥幸心理也被打散

  “你想跟就跟着”山穷水尽的左莫的嘟囔充满了光棍的味道◆

  “哈哈哈哈”蒲妖的爆笑,和女修一言不发,让左莫一下子觉得,生活黑暗无比

  周围的修者,无不惊惧地看着左莫身后的女修刚才女修表现出来的强大实力,让每个人都心惊肉跳左莫敏感地注意到,这些人的目光里,除了惊惧害怕,还有一丝躲之不及的厌恶

  左莫突然心里有些不舒服

  不过他也知道,这是人之常情他当时第一眼看到女修时,也被她脸上密密麻麻的疥疮给吓到

  他随手从材料○里挑出一块黑色矿石,唤出金乌火,把矿石丢了进去炽热无比的金乌火,立即把矿石融化,化作一汪通红铁水左莫心意一动,就像有股无形的力量扯动铁水,铁水一点点变化形状

  女修盯着金乌火和铁水

  ■◇过了一会,左莫手上多了一张面具

  黑色的面具,很朴素,没有花纹装饰,最诡异的是比例有些失调,左右半边脸居然不对称,左莫顿时有些惭愧郝然:“呃,第一次做面具,手生手生唔,重来……”

  他★◇过了一会,左莫手上多了一张面具

  黑色的面具,很朴素,没有花纹装饰,最诡异的是比例有些失调,左右半边脸居然不对称,左莫顿时有些guòleyīhuì,zuǒmòshǒushàngduōleyīzhāngmiànjù

  hēisèdemiànjù,hěnpǔsù,méiyǒuhuāwénzhuāngshì,zuìguǐyìdeshìbǐlìyǒuxiēshīdiào,zuǒyòubànbiānliǎnjūránbúduìchēng,zuǒmòdùnshíyǒuxiēcánkuìhǎorán:“e,dìyīcìzuòmiànjù,shǒushēngshǒushēngén,zhònglái……”

  tā正打算重做一个,手上面具一股大力传来,面具便飞到女修手上

  女修戴上面具

  “唔,还是再重做一个”左莫搓了搓手,不hǎo意思道

  左右脸果然不对称……天自己居然犯了这么幼稚的失误看到周围手下们怪异的目光,他恨不得找个地缝追进去

  丢人丢大了

  女修一言不发,丝毫没有摘下面具的意思

  左莫见状,很识时务地放弃了再炼制一个的打算他尝试着做自己的活,却发现☆,女修根本不打扰他,只是像木头人一样立着

  慢慢左莫也就开始习惯了

  只是有个疑问始zhōng在他脑海中盘旋

  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女修根本不打扰他,只是像木头人一样立着

  慢慢左莫也就开始习惯了

  只是有个疑问始zhōng在他脑海中盘旋

  这,到底是个什么,nǚxiūgēnběnbúdǎrǎotā,zhīshìxiàngmùtóurényīyànglìzhe

  mànmànzuǒmòyějiùkāishǐxíguànle

  zhīshìyǒugèyíwènshǐzhōngzàitānǎohǎizhōngpánxuán

  zhè,dàodǐshìgèshímeqíngkuàng?

  
lay:none>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