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二节 火纸法


  贺翔心中长舒一口气,在离最后期限还剩下六个时辰的时候,终于找到了敌人只要找到敌人,他便有时间慢慢收拾心有余悸,劫后余生的感觉充斥全身,他情不自禁想长舒一口气,但他当看到身边的二长老眼中的那抹失望,他硬生生憋住这口气

  眼底深处闪过一抹阴鸷,他不想让自己的软弱呈现在对手面前

  “我就说嘛,只要在小山界,我们怎么可能找不到?”他故作镇定地笑道:“说说情况”

  那模样,就像他早料到一般

  “禀报大长老,我们的人是在北边的河西草原与敌人遭遇一个小队十六人,全部遇难”

  “河西草原?”贺翔想了想:“让于安领些人,去跑一趟对方有四人领悟剑意,还有一个修成神通的禅修,不可大意”

  “是”手下连忙应命

  “快去有消息随时禀报”贺翔挥挥手

  手下识趣地退了出来

  “这帮人难怪这么嚣张,还是有点货色的啊”贺翔笑着对其他长老道:“一个小队就这么不声不响没了”

  “大长老明见”有长老附合道:“不过他们既然和咱们明霄派对着干,那就是不处量力,自寻死路”

  其他长老也皆自点头

  至于全军覆没的那支小队,没有人关心关他们什么事?反正外堂不会缺人

  脚底下成片成片的云团,连绵不见尽头,就像云海般飞到云层之上,天空碧蓝如洗,没有任何遮挡的阳光毒辣异常,不开启灵甲,会在不知不觉中被阳光中蕴含的一丝火毒侵蚀

  很少会有修者飞到这么高,高空的罡风,阳光中的火毒,都会增大飞行的灵力消耗

  一支约三百人的队伍,以惊人的度,呼啸从云海上掠过

  “老大,我们这是去哪?”手下问公孙差

  公孙差坐在一把qīng色大剑上,大剑外有一层蛋形灵罩,把凛冽的罡风和毒辣的阳光隔开灵罩内,温暖如春,也安静异常这把约一丈半长的大剑通体由一整块四品风灵木炼制而成,轻盈无比,是把上佳的飞行飞剑不过,用这么大一块风灵木来炼制一把飞行飞剑,还是让人感到奢侈,这是战利品

  这件名为《qīng云》的飞剑,也成为公孙差的专用飞剑因为这把飞剑上,同时可以容纳七八人坐在剑尖位置的是驭剑qīng云的修者以公孙差筑基期的修为,根本驭使不动qīng云

  “你不觉得我们的人有点少么?”公孙差问的时候像极了一位年幼的懵懂少年

  当然,在坐的众人早就对此免疫

  “不少了啊我们现在有六部了”

  “可是,这座城,可以容纳一万人哦”公孙差的声音甚至还带上几分童音

  所有人皆是大汗,小娘的恶趣味,似乎有越来越重的趋势

  不过公孙差的这句话,还是让众人心中齐齐一凛小娘的言下之意,不言而明他们不由为周围的修者感到一丝同情

  “那我们这次,去打哪家?”手下小心翼翼地问

  “一个个打”

  众人又是一哆嗦

  公孙差呶呶嘴,身边另一名修者拿出一枚玉简,朝里面灌入灵力光芒一闪,由蜃影幻化而成的山川河流出现在众人眼前

  “我们周围,总共有十三家势力最大的有五百多名修者,最小的是八十名修者唔,平均下来,每个势力大概有两百人左右十三家,那是多少来着?”公孙差歪头问

  手下吞了吞口水:“大约两千六百人左右”

  其他人脸色微变,他们总共才三百多人,要去攻打两千六百多人,双方的数量对比实在太悬殊了点

  “才两千多”公孙差露出几分失望的神情

  众人心中齐齐一跳,连忙七嘴八舌劝道

  “不少了不少了,老大,一次次打嘛”

  “是啊是啊咱们不能一口吃成胖子啊”

  ……

  他们唯恐公孙★差一发疯,继续增加目标数量这种事,发生的可能性非常之大

  公孙差露出失望的表情:“好,虽然少了点,但我们先把他们吃掉”

  “老大英明”手下们异口同声道

  公孙差笑咪咪地,似乎颇□★差一发疯,继续增加目标数量这种事,发生的可能性非常之大

  公孙差露出失望的表情:“好,虽然少了点,但我们先把他们吃掉”

  “老大英明”手chàyīfāfēng,jìxùzēngjiāmùbiāoshùliàngzhèzhǒngshì,fāshēngdekěnéngxìngfēichángzhīdà

  gōngsūnchàlùchūshīwàngdebiǎoqíng:“hǎo,suīránshǎolediǎn,dànwǒmenxiānbǎtāmenchīdiào”

  “lǎodàyīngmíng”shǒuxiàmenyìkǒutóngshēngdào

  gōngsūnchàxiàomīmīdì,sìhūpō为享受众人的恭维

  “老大,咱们带这么多人出来,营地的安全是不是……”

  “这个不用担心,有两曲留守足够了,那女人很厉害的哦”公孙差随口道

  众人这才想起,老板身边还跟着一名实力深不可测的女修,随即又想起三名从来不露真面目的jīn甲卫,顿时都不说话了

  “唔,一个月内回营”

  淡淡的语调,听在众人耳中,心中齐齐一凛

  所有修者,倏地从剑身上起身,漂浮在半空,肃然应命:“是”

  成批的qīngjīn砖被运到地基旁,堆积如小山,袁江瞥了一眼,不自禁吞了吞品水,弱弱地劝告:“老板,我们再叫些人来”

  左莫没理他,径直拿起两块qīngjīn砖,沉重的qīngjīn砖在他手中如若无物

  “怎么弄?”

  见状,袁江吉他好无可奈何地指点:“两块qīngjīn砖之间,需要浇以jīn汤,再用法诀使其牢固,整个过程要注意不能破坏qīngjīn砖本身的符阵qiáng根需要布阵土行符阵,使其与地脉相连,才能扎根与地,难被撼动待城qiáng完成之后,再在内外qiáng上绘上大的符阵”

  袁江早就有所准备,递给左莫一枚玉简,里面有着各种详细的解释,比如jīn汤的配方所谓jīn汤,是用许多种jīn行材料经配比后炼制之物

  待全部看完之后,左莫忽然问:“我能不能直接把两块qīngjīn砖融在一起?”

  “直接融在一起?”袁江有些傻眼:“这个……这个怎么融?”

  左莫也对于自己突然冒出来的想法没什么底气,决定试一试两块qīngjīn砖被他放在一起,随即他唤出jīn乌火想了想,手上法诀变幻,jīn乌火像被无形之力向四周扯动

  袁江瞪大眼睛盯着左莫眼前的jīn乌火的变化

  只见jīn乌火渐渐向四周散开,越变越薄,直到其薄如纸,就好似极薄的jīn色火纸到这一步,火纸便不再变幻,而是慢悠悠地飞向两块垒在一起的qīngjīn砖

  火纸在qīngjīn砖前顿了一顿,倏地钻进两块qīngjīn砖之间缝隙

  很快,火纸就已经完全平铺在两块qīngjīn砖之间只过一会,两块qīngjīn砖靠缝隙的那一面同时开始融化,其他部位,没有任何迹象

  左莫神情凝重,他的神识被散发到极致

  看火候差不多,火纸猛地从两块qīngjīn砖之间飞出两块qīngjīn砖立即融在一起,左莫不敢怠慢,依照玉简里所述,连续打出五道法诀

  五道法诀光芒准确打在两块qīngjīn砖的结合处

  当最后一道法诀没入两块qīngjīn砖,呈现在众人面前的,是一块完整的qīngjīn砖hún若一体,表面光滑如镜,看不到一丝缝隙

  袁江已经惊得说不出话来,不光是他,那些围观的炼器修者们,看到左莫这一手出神入化的控火手法,无不呆立当场

  左莫长舒一口气,还好还好,总算没有太丢人

  心中颇有些得意,指着刚刚炼成的大qīngjīn砖,道:“去试试,看看效果怎么样?”

  袁江此时才如梦初醒,连忙安排对qīngjīn砖的鉴定只过了一会,他便神情激动地■跑过来:“老板老板厉害实在太厉害了”

  左莫心中也很想知道结果,听到袁江满嘴的废话,实在忍不住:“快点说结果”

  袁江眼中还残留着几分不可思议之色:“这绝对是属下见过的最强的qiáng▲砖绝对最强我们作了一下对比,配比了最好jīn汤老板的火纸法,比用jīn汤要牢固两倍左右而且,我们发现,当外力过大时,整块qīngjīn砖会彻底粉碎,但是在之前,绝对不会出现裂缝而jīn汤法炼制出来的,一旦外力稍大,断裂的地方必定是两块qīngjīn砖的结合部”

  听着袁江劈哩啪啦说了一大堆,左莫有些头大,只好问:“就是说,我的法子好?”

  “好好太多了”袁江激动得不能自抑,老板的这■个方法,对城qiáng的强度提高,过了他所有知道的方法不光是他,其他两人也是激动无比

  左莫心中得意洋洋,暗爽不已,却并没有多少激动,但他不难理解袁江他们的激动如果不是喜欢,谁会去研究建城这么★○偏门的学问?而当自己喜欢的领域,出现突破性进展,谁也无法保持平静

  “唔,剩下的,你们自己去研究我开工了”

  左莫不打算浪费时间,时间是很宝贵的

  他手上灵力一吐,有如灵蛇般,◆卷起二十块qīngjīn砖,他直接扛在肩上

  他只觉肩上陡然一沉,双脚立即深陷泥中

  真沉啊

  这些qīngjīn砖全都由大条qīng石炼制而成,虽然体积缩小许多,但是重量没有丝毫减轻若换一个人,二十块压在肩上,登时会被压成肉泥

  左莫稳住身形,长长吐出一口气,从泥中把腿拔了出来,开始朝地基沟冲去

  咚咚咚

  左莫每一步落下,地面都颤动不止,围观的众人,无不倒吸一口冷气

  尤其是留守的两曲修者中恰好有两名炼体的禅修,目睹这非人的一幕,羞愧欲死

  谁他妈说老板是剑修的……

  继续双呼唤大家手上所有的红票统统砸过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