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三节 大发横财


  shù龙强咬着牙,黑气就犹如火焰般粘着他身体燃烧他知道黑气是什么,那就是杀意《乌煞魔杀阵》能够凝杀意而伤敌,但是杀意如刀,伤敌先伤己

  《苦卫》魔功运至极致,黑气一点点地被吸入,他浑身不自主地颤抖

  疼痛、苦难,却是这部魔功最好的补品

  与外人看到的不同,使用小魔杀,对现在营卫来说非常勉强平时修炼中,小魔杀的成功率都不高,但是今天,没有一曲的小魔杀失败

  shù龙感觉一丝丝黑气,像虫子般钻进身体里,灼烧着他每一寸肌肤他不敢动,他怕稍有动作,自己会突然间失控

  不光是他,所有的营卫像木桩子般死死钉在原地,他们浑身黑气缭绕他们咬牙硬撑着,疯狂地催动着魔功

  “马上回城”

  项链里,蒲妖的声音没有之前的咆哮,而是罕见的凝重

  shù龙说不出话,他强咬牙,身上的黑气愈发浓重,黑气缭绕,隐隐有化作火焰的趋势他连脚步都挪不开半分,整个卫营,黑气愈发浓重

  左莫亦看出其中不对劲,按理说,此时黑气应该散去才对可大阵中黑气反而愈来愈浓重,若是再这样下去,卫营只怕会被这些暴戾凛冽的杀意吞噬

  “xuán水快”左莫脑中突然响起蒲妖的声音

  左莫先是一愣,顿时脸色微变,飞出城外,扬起洒下一片xuán水此时他也顾不得xuán水价值不菲,唯恐数量不够,索性一股恼把手上的xuán水全都倾洒到卫营身上

  每一滴xuán水和铅等重,便听得一阵劈啪声,有些落在地上,立即砸出一个小坑,尘土飞扬

  但是砸在营卫们身上,像落在沙子里,立即渗入其体内,消失得无影无踪

  上次左莫他们干掉的那只月睛xuá■n水兽,重达三千斤,左莫收到手的xuán水也多达一千五百斤一千五百斤xuán水,统统都砸在卫营身上

  xuán水是常用的三品材料,但这并不意味着它有多便宜

  刚才的乌煞魔杀阵令人感到恐★☆惧,可当目睹左莫源源不断倾洒了一千五百斤xuán水,所有围观的人,几乎快抓狂,生出无比肉痛的感觉

  他们的眼睛陡然嫉妒得通红

  一千多斤xuán水……

  有这么败家的么?
  看到黑气消减不少,shù龙他们脸上痛苦的神情减轻不少,他心中才稍安忽然想到自己还有四块半颗的月珠,他连忙问蒲妖:“月珠有用么?”

  蒲妖有些讶然:“月珠很贵的”

  “那就是有用了□?”左莫问

  “唔,是有用”

  蒲妖话音刚落,左莫便把四块半颗月珠取出来

  “月珠”围观的修者不乏识huò者,顿时惊呼

  “xuán水月珠他一定是干掉过一只月睛xuán◆□水兽厉害”

  “那东西很贵啊……他想干嘛?”

  左莫把月珠放入掌心用力一搓,顿时月珠化作一堆白色粉末

  所有的惊叹戛然而止,他们愕然地看着左莫的双手

  左莫双手微微催动◎灵力,月珠粉末顿时化作一团白烟,把卫营笼罩其中

  “这位金乌城主,来历定然不凡”中年人此时充满了佩服之色:“也不知道是哪个大门派的弟子,此人胸怀大志,大人不妨与之结交”

  大汉也心生佩服,别的不说,对属下如此大方,这一点便不是那么容易做到中年人的判断他很信服,毫无疑问,金乌城主一定是哪个隐世古老门派的传人,如此凶阵,如此厉害的属下,只有那些大门派弟子才有可能拥有而真正让他感到笃定的,却是刚才左莫一出手便是一千五百斤xuán水和四块半颗月珠

  这一套他太熟悉了

  光这份阔绰,便不是小门派能养得起的再想想当年自己那帮人为了博美人一笑,砸下所谓重晶,和今天人家这一手一比,简直不入流

  大汉已经打定主意,等这场战斗结shù,他一定要好好去拜访一下这位金乌城主

  shù龙他们知道xuán水和月珠的价值,眼睛升起一团雾气,黑气险些失控他们从来都是被奴役,被人打骂,从来没有人在他们身上花费如此之巨

  从来没有过……

  项链里那位大人的声音再次响起:“收敛心神,立即回城,动作慢点”

  shù龙强忍心中激动,没有说话,伸出手,向其他人做了一个手势只见他们缓缓向金乌城移动,金乌城城门大开和他们从城墙上跳下时的敏捷利落相比,此时他们缓慢得就像乌龟,没有半点气势

  但是没有人敢有半点轻视,所有人目光落在卫营身上时,总会不自主带◆着一分恐惧

  就是这支看上去迟缓如木偶行军的队伍,就是这支被嘲笑穿着笨重黑甲的土包子,刚才全灭了一支一千名修者

  卫营一入城,便直接回营地,炼化杀意和xuán水月珠

  左莫也没◆有心情和对方对峙,让符战碉楼时刻戒备

  他跑到卫营营地,看着一个个像桩子样立着,浑身黑气缭绕的披甲修奴,有些担心地问蒲妖:“今天是怎么回事?没问题?对了,他们用的是什么阵?”

  “乌煞魔杀阵,一种比较偏门的战阵”蒲妖道:“与《苦卫合适不过这个战阵,是当年它干掉一个魔将之后,搞到手的”

  “它?”左莫有些疑惑

  “就是那个碑”蒲妖有些没好气道

  “哦”左莫恍然,却是暗记在心,看来墓碑yǐ前果然不凡,连魔将都能杀,他接着问:“那今天是怎么回事?”

  “乌煞魔杀阵第一杀叫小魔杀,就是你今天看到的”蒲妖道:“虽然没什么技术含量,但他们修炼的时间还短,用起来太勉强”

  “那他们现在?”

  蒲妖心中有些不爽,本来今天还想在左莫面前露一手,没想到反倒让左莫来救火,这让他觉得像吞了只苍蝇一样难受

  见左莫盯着自己,只好撇撇嘴道:“他们●也算是因祸得福杀意侵体,对其他人来说是要命的玩意,但是对他们来说,却是突破的良机正好你有xuán水,又用了月珠,他们若是再突破不了,就是猪”

  左莫心中顿时安定下来,嘴上冷笑道:“他们是不是猪■我不好说,我说老蒲啊,你yǐ后也要靠谱点你自己说要来管卫营,好,我马上就答应了可你看看,这么久,也就炼了一个什么傻阵和一个自残功,拜托,你好歹也是天妖,也要拿出点像样点的huò色做人不能太寒酸,不对不对,做天妖不能太寒酸还要哥跑来救火你yǐ为xuán水月珠不要晶石啊?天妖大大,很贵的”

  说完,也不看蒲妖又青又白的脸色,转身施施然退出识海

  一出识海出来,左莫就情不自禁哈哈大笑,一想到刚才蒲妖青白交加难看至极的脸色,只觉得浑身说不出的舒畅

  连续两千五百人折损在金乌城外,亲眼目睹这一幕的洪君轩,再嚣张也不得不夹起尾巴

  如果就这样灰溜溜地走了,对他来说,是绝对无法接受的可若是叫他继续强攻,他又不敢贺翔他们被全灭的这场战斗,看得他面无人色,他哪里提得起勇气?无奈之下,只有驻扎下来,慢慢想办法

  夜色很快降临,往日灯火辉煌的金乌城,今夜漆黑一片反倒是外堂的驻地,如同白昼,他们怕金乌城偷袭而远处围观的修者们,他们在等待第二天的到来,今晚看来是没有什么状况

  时间很快地流逝,一直到了午夜

  忽然金乌城城门开了一道小缝,小塔贼溜溜地伸出半个小塔身,见没有人,才放心大胆地从门后走出来在它身后,一排青铜傀儡蹑手蹑脚鱼贯而出,每个傀儡背后都背着一个布袋

  小塔缓缓地在前面飞着,不时四下张望,下面的青铜傀儡yǐ和它们笨拙身体完全不相称的敏捷动作,飞快地扑向地面的尸体

  它们笨拙无比地扯下尸体上的法宝、灵甲,然后放入自己背上的布袋里一开始它们的动作极其生硬笨拙,但是很快,它们的动作就变得流畅起来

  很快,便有一个傀儡背上布袋满了,此时便见一道灰影从它身上掠过,带着布袋飞回去而青铜傀儡慢悠悠地拿出第二个布袋,继续工作

  第二天一大早,当人们看向金乌城时,顿时惊呆了

  原来漫山遍野的尸体,如果全都光溜溜☆,什么都没有

  这个……这个……

  看到漫山遍野赤身**的尸体,众人完全失去了语言的能力洪君轩看到这一幕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而在金乌城,包易面对堆积如山的法宝,完全陷入狂热▲之中他脸上浮现亢奋的酡红,不知疲倦地对整堆法宝进行分类辨识

  而小塔在一旁,不停地往自己嘴里丢法宝,yǐ前对小塔吞食法宝的行径非常有意见的包易,今天出奇的配合,甚至主动拿出一大堆法宝屁颠屁颠送到小塔面前

  当左莫看到包易送上来统计的结果,脑门就像被人抽了一记,一阵强烈的晕眩感

  发了这次发大了G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