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六节 法诀入阵


  左莫双颊蓦地鼓起,眼睛瞪得老圆,就像癞蛤蟆鼓起双颊般,猛地用力一吹

  呼

  一条红色火线,从他嘴里喷出

  顿时无数细小的火焰,如同雨点般,落入剑阵之zhōng

◎  轰

  剑阵光芒暴涨,无数红色星火浮游其间,凛然杀机之zhōng,却多了一股暴烈气息

  与此同时,左莫双手一翻,诀》成形,晶莹雨丝悄然没入剑阵之zhōng,无数剔透shuǐ滴,浮游于□阵zhōngshuǐ火泾渭分明,煞是好看,却没yǒu人被它的美丽所吸引,shuǐ火剑阵散发的危险气息,令人心惊肉跳

  “蒲,喏,这不就成了?”左莫得意洋洋地显摆着

  这便是他想出的办法

  一百多部玉简,通读过之后,左莫发现,虽然品质都不错,但实没yǒu令人眼前一亮的法诀此时他才恍然惊觉,自己的眼界不知不觉zhōng,被养高了许多

  不过,他突然发现,这些法诀剑诀虽然品阶并不算出色,但是五花八门,每一部玉简,都yǒu其独到之处他灵机一动,诞生一个大胆的想法,能不能把这些玉简法诀揉合起来?

  于是,他想到了符阵

  不同性质的剑芒法诀,yǒu着极其丰富的变化,恰好能够入阵

  利用不同的剑仿、法诀布阵,其zhōng难度之大,相当惊人

  这个想法几乎一跳出来,他断定,yǒu戏但他没yǒu声张,大日魔体的六般变化,他可是打心里眼馋得很,尤其是听蒲妖说,能够与金丹修者抗衡他硬生生按捺心zhōng的跳动,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才把所yǒu能够想到的细节,全都梳理顺了,这才布下了个套

  左莫脸上得意洋洋,心里却是怦怦直跳直到他完成剑阵,心里紧悬的石头才落了地

  乖乖,以后这种事还是得少做,紧张死哥了

  “怎……怎么可能……”

  不过当左莫看到蒲妖目瞪口呆的表情,所yǒu的紧张顿时被他抛到九霄云外,浑身说不出的畅快

  “神引术”蒲妖蓦地瞪大眼睛,不能置信地盯着左莫

  “神引术?这是什么东西?”左莫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蒲妖死死盯着左莫,眼神怪异无比,直盯得左莫心里发毛

  “蒲,我对妖没兴趣的……”

  蒲妖眼睛勾勾地盯着左莫,半天不说话

  过了一会,左莫实在忍不住:“蒲,你不是想耍赖”接着他二话不说,手法一变:“你看,我以《明光诀》为根基,再用《玄火诀》、《灵木诀》,以木生火,再用《黑曜诀》连接,成尾火虎之势,攻掠凶狠”

  在他面前,一座宛如猛虎的符阵成形,一缕火尾,拖曳在半空,冷漠肃杀

  目睹这一幕的高剑婷,再也忍不住,嘶地倒抽一口冷气◎少年弹指间,各色法诀yǒu如雨下,纷纷洒洒,符阵眨眼成形

  这是什么手法?

  以她的修为眼力,左莫每个步骤,她都看得清清楚楚但所yǒu的动作联系在一起,她便看不明白但是,这座尾火虎之阵□shǎoniándànzhǐjiān,gèsèfǎjuéyǒurúyǔxià,fēnfēnsǎsǎ,fúzhènzhǎyǎnchéngxíng

  zhèshìshímeshǒufǎ?

  yǐtādexiūwéiyǎnlì,zuǒmòměigèbùzhòu,tādōukàndéqīngqīngchǔchǔdànsuǒyǒudedòngzuòliánxìzàiyīqǐ,tābiànkànbúmíngbáidànshì,zhèzuòwěihuǒhǔzhīzhèn,昂扬暴戾之气,扑面而来

  如此匪夷所思的手段,闻所未闻

  她眼zhōng,坐在船头上的少年,突然间变得莫测高深起业莫非是哪个大门派的弟子,特意出来历练?这是她能够想到的最合理猜测

  其他几大势力驻地最高负责人,此时亦是个个面色凝重

  左莫这一手,委实精妙绝伦,震慑全场

  虽然不知道这位少年为何会当着众人演示这一手,但各大势力心zhōng亦不可避免地嘀咕起来▲

  “你为何会神引术?”蒲妖盯着左莫,一字一顿问

  “什么叫神引术?”左莫好奇地问

  蒲妖盯着左莫良久,才开口:“那你是怎么控制这些法诀的?”

  “神识啊”左莫yǒu些◇奇怪地看着蒲妖:“当然是用神识,这个东西,很简单嘛喏,你看”

  他屈指一弹,一缕火焰飘浮在他面前,也不见他yǒu什么动作,那缕火苗就像yǒu股无形引力扯动,围着左莫滴溜溜地转动

  “难道你不会?”左莫是奇怪:“不会这么简单的手法,难道不应该是妖必修的么?”

  “你最多能控制几缕?”蒲妖不答反问

  “那就多了”左莫二话不说,手指连弹,一朵朵火焰飘浮在空zhōng,顷刻间,他周围便飘浮着一百多朵火焰左莫神识一动,操控着这些火焰作着各种运动

  “好大日魔体的六般变化我明天就给你”蒲妖断然道,十分干脆

  左莫顿时眉开眼笑,蒲妖这厮虽然yǒu着诸多劣迹,但是一般来说答应过的,却没yǒu反悔过

  “你先把眼前的事处理一下”蒲妖接着道

  左莫一愣,蒲妖的语气竟然变得yǒu些和善,这让他yǒu些不习惯幻觉,一定是幻觉

  他一边告诫自己不可得意忘形,一边打量起来眼前的情况

  这一看,浑身一个激灵

  这是什么情况……

  四周鸦雀无声,每个人都盯着他,饶是左莫脸皮厚,也觉得头皮一阵发麻难道刚才自己就在这么多人面前丢人现眼?

  完了完了

  他心zhōng哀嚎不已,不过他的脸皮的确厚实,脸上倒是很快镇定下来

  左莫装模作样开口问话:“那个,什么情况?”

  谢山麻凡等人听到这句话险些直接从天空掉下去他们个个面面相觑,老板折腾这么一出,现在居然问他们什么情况?

  公孙差脸色不动,轻咳一声,对身边宗如道:“唔,外面风大,我先进舱休息下”

  说完便进船舱内,宗如yǒu些怪异地伸出手掌,明明没yǒu风啊

  见半天没yǒu人回答,左莫yǒu些恼羞成怒,指着麻凡道:“你来说”

  麻凡暗叫倒霉,身旁传来谢山雷鹏等人的窃笑声,但是不得不硬着头皮飞到左莫身边:“老板,那个,你看……”

  他指着对面空zhōng的天shuǐ界修者

  左莫顺着麻凡的手指,望向对面的天shuǐ界修者,歪着头看了一会:“他们不让我们过去?”

  此话不一出,刷地□,小山界修者们情不自禁齐齐紧了紧手zhōng的法宝,目露凶光

  高剑婷等人的耳力非凡,听到左莫这句话,心脏猛地一跳倘若说,刚才他们还只不过忌惮这群小山界修者的人数,然而亲眼目睹左莫这一手怪异绝◇伦的布阵手法,对他的来历加忌惮

  对方修者们下意识的动作落在他们眼zhōng,是心zhōng一凛

  他们心zhōng暗呼不妙,可是此时若是开口示弱,他们面子上又觉得yǒu些挂不住
☆   恰在此时,容薇插上一句:“城主勿怒,想必是诸位同道不知城主一行光临,反应yǒu些过度请城主让在下上前一述”

  容薇心zhōng紧张万分,她目睹过金乌城之战,左莫对明霄老祖都不放在眼里,眼●前这些人若是激怒了他,今天这里可真的要血流成河

  好不容易从小山界里逃出去,被人堵在天shuǐ界入口,左莫心zhōng也yǒu些不爽

  他带着众人在小山界挣扎生存这么久,身上多了几分杀伐之气不过他也不想刚一入天shuǐ界,便与当地势力产生冲突,便向容薇道谢:“那就yǒu劳容姑娘了”

  容薇连忙朝天shuǐ界众人飞去

  乌候府的容薇,普通修者或许不认识,但是八个势力的首领当然认识只见容薇过去和众人低语一阵,左莫面前对峙的天shuǐ界修者主动散去

  左莫yǒu些吃惊,看来这个乌候府很不简单啊

  想想乌候府在调查白日星现的事,左莫心zhōng就一阵烦躁被一个背景不简单的势力给盯上,这感觉可不太好

  容薇回来,嫣然一笑:“幸不辱命”

  左莫免不了又是道谢,五艘运奴船缓缓启动,带着浩浩荡荡的修者,进入天shuǐ界

  高剑婷注视着这支庞大的队伍,心头泛起深深的担忧她现在只希望,这五艘运奴船并不是双方直接冲突而被对方缴获的战利品

  不行,这件事要立即传达给掌门

  当下,她不敢耽误,取出一只纸鹤,写完之后,便朝它灌入灵力,目送它消失天边

  同一时间,上百只纸鹤飞上天空,消失不见

  进入天shuǐ界,左莫的心情彻底放松下来傍晚时分,他们抵达天shuǐ界第一座大城,广垣城如此众多的修者出现在天边,引起当地修者们极大的恐慌

  好在容薇适时出去安抚,才消除人们心的zhōng恐慌

  左莫见状,便索性把营地驻扎在城外的一座山峰上

  天下无不散之宴席,许多修者此时纷纷来向左莫辞行左莫也不挽留,送上祝福一时间,天空剑光如雨,消散在天边

  他们在小山界存活下来,本身的实力毋庸置疑,在天shuǐ界能生活得很好

  想了想,左莫把所yǒu人都召集起来,把他们身上的禁制都取消他yǒu些慨然地看着众人,心底忽然yǒu些骄傲

  “说实话,当时给大家下禁制,也是迫不得已好在我们也逃离了小山界,从今天起,大家都自由了,想去哪就去哪每人到老包那领五颗四品晶石”

  众人一声轻微骚动,但旋即齐齐沉默不语,没人动

  左莫看着没人动,一阵烦躁,挥挥手:“让你们走,就走”

  说完转身离开

  是夜,月光如shu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