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三节 结丹


  整个百花谷骚动起来

  结丹

  有人结丹

  相比筑基、凝脉,结丹时动静大刚刚还艳阳高照,此时却乌云滚滚,其zhōng隐隐电蛇流窜,不时能见到五彩霞光流转不休许多人不由露出羡慕之色,每个人结丹时的天地异象都不相同,这和修者本人修炼的法诀、领悟的法则相关

  结丹时这番天地变化,对修者极其重要,因为它是修者领悟高级天地法则的第一步高级的法则,高深的领悟,都将从结丹时的异象开始迈进这道门槛,他就将进入另一个全的世界

  这就是结丹无数人梦寐以求的结丹

  每一位进入凝脉的修者,他们的梦想,都是结丹

  至于绝大多数修者而言,金丹期几乎是他们奋斗的最高目标,它意味着强大的实力,高的地位,多的晶石,逍遥的生活在天月界天水界这样的地方,金丹是一方诸侯,而若是不想在俗事上费神,任何一个门派都会扫榻相迎,长老之位以待令人垂涎的供奉,让你无需为材料烦恼☆,无需为晶石操持你有大把的时间,能够做自己想做的任何事情

  获得这一切,只需要你成就金丹

  天kōngzhōng的乌云急遽翻滚,五彩霞光不时划出一道道虹桥,此生彼灭,煞是好看气氛变得加◆紧张

  左莫张大嘴巴,呆呆地看着天kōng这是他第一次目睹结丹的过程,给他带来极大的震撼天kōngzhōng那团乌云,那些此生彼灭的虹桥,都让他感到震撼他的神识极强,对灵力的敏感程度,过谷内的任何一名修者

  他能够清晰无比地感受到,这其zhōng所蕴含的恐怖灵力

  方圆三百里内的灵力,在乌云成形的一瞬间,急剧被抽kōng,齐齐涌入在这团乌云之zhōng若是这团乌云爆开,所释放的威力,远远过十二颗雷音核桃齐爆的威力

  整个百花谷将化为齑粉,便是身具大日魔体的左莫,也无法幸免于难乌云所释放的威压,只是单纯的来自灵力,只是因为其所蕴含的灵力实在太恐怖太庞大

  左莫的脸色陡然变得极为难看,他注意到许多修者不仅不往后退,反而凑了上去结丹这样难得一见的情形,对众人有着致命吸引力,若能从其zhōng窥得一星半点,绝对是受益无穷

  这帮家伙,不想活了

  左莫心zhōng暗骂一声,喝住那些朝前凑的人:“危险退回来所有人,全都退出百花谷”

  好在左莫在这群人之间,威信极高,众人骚动一阵,还是迅退出百花谷

  百花谷离明水城非常近,如此大规模的灵力流动,顿时惊动整个明水城明水城不断有修者飞上天kōng,吃惊地望着百花谷方向

  自从那场夜战之后,明水城修者对待以金乌城主为首的小山界修者,态度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尤其是金丹修者,那天夜晚的袭击,木剑营全灭,其zhōng包括一位金丹到目前为止,死在金乌城主手上的金丹,数目已经有五六人之多

  这是一个令人无法忽视的数字

  一位两位,可以用侥幸说得过去,可是五六位金丹,就绝对不是侥幸能够解释的这也是为何遭受重创的木剑门和云神门,没有作出任何反击

  在普通修者眼zhōng,金乌城主的实力,深不可测而且他们发现,小山城的建立,并没有对他们的生活造成什么影响这些来自小山界的修者,也并不像他们想象zhōng,那般穷凶极恶,反而出手十分大方,深受商户的喜爱许多商户,都打算到小山城去开设店面

  “结丹,他们有人要结成金丹了”

  天kōngzhōng,严阳面色阴沉道,眼zhōng闪过一抹怨毒之色

  何秋沉默片刻,道:“是啊,他们实力变得强了”

  当天kōng出现朱雀营的身影时,何秋叹息一声朱雀营的名头,传遍天水界,无人不知这支队伍出现□,说明金乌城主并没放松对他们的警惕严阳没有作声,他死死盯着天kōng游弋的朱雀营

  就是这支队伍,葬送了木剑营,夺走了他的爱徒的性命

  这个仇,他一定要报

  他的目光阴沉,门内□长老都不同意他采取各加激烈的手段,没有哪位长老愿意出战,这也是为何他迟迟没有动静他竭力控制心zhōng的仇恨,他很清楚,要报这个仇,一定非寻常手段可以实现整个天水界,再也不会有其他门派站出来公然与之为敌

  严阳虽然已经竭力控制,但如何瞒得过做了十多年对手的何秋的眼睛?何秋登时知道严阳的心思,但他没有点破严阳硬要往火坑里跳,他才不会阻拦

  此时百花谷上kōng厚实的云层忽然亮起耀眼的五彩霞光,隐约一只色彩斑斓的灵兽身影在其zhōng游走

  左莫神情紧张,谢山到了结丹最关键的时候

  他能察觉谢山正在源源不断地汲取云层zhōng的灵力,那只模糊不清的灵兽,颇为抗拒谢山汲取的力量谢山似乎也不着急,只是不断地吸取灵力

  一个时辰过去,谢山还在吸取灵力

  左莫充满震惊,到目前为止,他能够大致判断出谢山汲取了多少灵力金丹修者果然是怪物,体内容纳的灵力,远非凝脉可比难怪经常听人说,金丹和凝脉是两个世界

  蒲妖不知道从哪冒出来:“你也不用眼红他他的底子深厚,凝结金丹才会有如此气象若你把大日魔体的六般变化修炼圆熟,除了极少数强悍的金丹,其他金丹不是你对手”

  “真的假的?”左莫有些不相信在今天之前,他对金丹本来已经没有以前那么畏惧,但是今天谢山结丹的强大异象,再次令他感受到金丹修者的强大

  “校阶魔体排名第二,又岂会没些厉害之处?▲”蒲妖冷笑

  他话风一转:“就算不凭借大日魔体,你也未必怕他”

  “这话怎么说?”左莫有些感兴趣蒲妖这厮自上次捞到一名金丹之后,精神完足了许多,话也多了不少,最让左莫感到意外的是,这厮●jū然比以前要大方许多什么法诀妖术之类,也不像以前那样藏着掖着

  “《大千叶手》和《小千叶手》练到深处,金丹又何足惧”蒲妖傲然道

  “拉倒”左莫毫不客气讥笑:“蒙谁呢这两个我都修炼过,威力是不错,但要想对付金丹,那可不够看”

  “你才练到哪?”蒲妖以同样的语气反讥笑道:“它们落在你手上,真是糟蹋了你脑瓜子不好使,修修大日魔体就好这玩意最适合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家伙”

  旋即鄙视地瞥了左莫一眼:“我们妖修炼,可比魔那些蠢笨的家伙,有讲究得多”

  左莫不甘示弱,冷笑道:“是么?可为啥我从来没从堂堂天妖身上看到过?”

  蒲妖嘴角露出一抹深深的笑意:“没关系,我可以让你看看”

  左莫的瞳孔蓦地一缩,蒲妖面前突然出现一个黑点,一个漆黑不见底的黑点黑点甫一出现,便以惊人的度吞噬周围的kōng间左莫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周围被黑暗吞噬,他的身体,动弹不得

  黑暗虚kōng之zhōng,左莫和蒲妖对峙

  “这……这是什么妖术?”左莫瞠目结舌,结结巴巴道他上下左右,全都是黑暗虚kōng

  蒲妖微微低头,血红的瞳孔眯成一条缝,薄薄的嘴唇斜斜弯起:“【夜禁】,一个很偏门的妖术”说完,他诡异地笑了笑:“你很紧张?”

  “咳”左莫闻言,装模作样轻咳了一下:“笑话区区一个装神弄鬼的妖术,就想让哥紧张,小看哥了”

  左莫旋即▲狐疑道:“蒲,你力量恢复了?”

  “一点点,才一个金丹,没有多少精元”

  左莫听得大汗,蒲妖的语气,就像在一只蚊子没有多少肉一样那是金丹,不是白菜

  “你把我搞到这黑不隆咚的地◆方,想干嘛?”左莫一脸正气凛然:“我可告诉你哦,我对妖可没什么兴趣,我以后要找个漂亮女修结婚的”

  “我对你很有兴趣呢”蒲妖饶有兴趣地盯着左莫,就像看到什么绝世珍宝一样,血瞳红亮红亮

  左莫被他看得毛骨悚然,汗毛直竖

  “那个……那个……蒲,谢山正在结丹呢我没见过结丹,错过这机会,以后可难遇了,你看……”

  “结丹这种事,有什么好看的”蒲妖再次眯起眼睛,看得左莫心里一寒

  今天蒲妖有些不正常

  左莫心里直打鼓,不正常的蒲妖,可怕程度过任何一位金丹

  “你能修炼成大日魔体,有些出乎我意料”蒲妖看了左莫一眼,淡淡道:“大日魔体刚猛无俦,我也只见过一魔曾修成十年后,我才知道他死了”

  “死了?怎么死的?”左莫下意识地问

  “进阶失败死的修者进阶失败,便失败了,本身无损但是魔体进阶,凶险万分,若是失败了,形神俱灭”

  蒲妖的话,如同冬天里凛冽的寒风,吹得左莫脸色煞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