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九节 渊源?


  听到蒲妖的声音,左莫立即意识到这藤氏天南,只怕有些来头

  还没听他开口问,便听到蒲妖对他说:“你问她,可是紫箭界藤氏天南?”

  左莫只好问:“可是紫箭界藤氏天南?”

  南玥大吃一惊:“前辈难dào也知dào紫箭界天南藤氏么?”但她旋即神色一黯:“我们zài六百年前,便从紫箭界迁徙到丹风界”

  蒲妖半晌,没有声音

  左莫有些意外,看来蒲妖和这什么藤氏◇天南还真的认识

  过了一会,蒲妖对左莫dào:“你问她藤氏天南还剩多少人?”

  左莫老老实实问话

  南玥脸色加黯淡:“本族如今只剩下十一人”

  “十一人……”蒲妖呆立当●

  谈起族内的情况,南玥心里难过藤氏天南没落己久,当年的辉煌她没有任何记忆自从她记事起,族内的生活便过得极其艰难

  没想到这位前辈竟然还记得藤氏天南,她其实也有些吃惊学校的那些老师们,也没有几个人知dào藤氏天南

  “藤氏天南的《天南箭术》,你可曾修炼?”

  前辈的问话,让她一愣,但她摇头:“《天南箭术》zài一千年前就遗失了”

  左莫能够清晰地感受到这句话让蒲妖一震

  南玥心中震撼非同寻常,面前这位前辈对藤氏天南一族的了若指掌若不是她刻苦好学,族内的一些历史,她还清楚一二,换族内其他兄弟姐妹,《天南箭术》是什么,她们只怕都不清楚

  难◎dào这位前辈和本族有什么渊源?

  她心中蓦地升起几分希望

  虽然前辈看上去十分年轻,但是南玥并不会因此而小看妖类的年龄和相貌没有半点关系刚才前辈那一手行云流水的破解,把她震慑住
◇   心中有想法,她便的心情便开始变得忐忑不安

  让她感到加不安的是,前辈沉默良久,没有说话

  她的心不断往下沉,看来是没希望

  忽然,耳边传来前辈淡淡的声音:“我传授你《天南●◇   心中有想法,她便的心情便开始变得忐忑不安

  让她感到加不安的是,前辈沉默良久,没有说话

  她的心不断往下沉,看来是没希望

    xīnzhōngyǒuxiǎngfǎ,tābiàndexīnqíngbiànkāishǐbiàndétǎntèbúān

  ràngtāgǎndàojiābúāndeshì,qiánbèichénmòliángjiǔ,méiyǒushuōhuà

  tādexīnbúduànwǎngxiàchén,kànláishìméixīwàng

  hūrán,ěrbiānchuánláiqiánbèidàndàndeshēngyīn:“wǒchuánshòunǐ《tiānnán箭术》,你追随我百年百年后,便可自由”

  南玥就像被一dào霹雳击中,大脑一片空白《天南箭术》前辈竟然会《天南箭术》?她脸上表情充满不能置信,zài族内的记载中,《天南箭术》是藤氏天南最为厉害的妖术宝典,亦是本族成名绝学,威力无俦但是族内的记载中,除了说《天南箭术》有多厉害外,没有留下任何只言片语以至于她甚至怀疑过是不是这些记载是夸大其辞

  《天南箭术》……原来这世上真的有《天南箭术》……

  就zài南玥心绪变幻之际,左莫却追着蒲妖,不断用充满怀疑的口吻劝蒲妖:“蒲,你真的会那个什么《天南箭术》么?你真的会?别骗人家小朋友啊你要是不会,到时被戳穿的话,很丢人的……”

  原本沉浸zài感慨唏嘘之中的蒲妖顿时哭笑不得:“废话,我当然会”

  “你确定?”左莫脸上的怀疑之色没有丝毫减弱:“我怎么没听你说过?”

  “你没听说过的东西多着去了”蒲妖白眼一翻,没好气dào

  “哦,也对君子坦荡荡,小人藏机机,你一向藏得比较深”左莫点点头,旋即嘿嘿一笑,涎着脸dào:“那再加一百年,咱们不能亏本啊”

  蒲妖傻傻地看着左莫,一时间,失去语言的能力

  左莫没半点羞愧的心理,他得意洋洋dào:“蒲,做妖,哥不如你,但做生意嘛,你可就大大不如哥了”

  过了半晌,南玥回过神来,她毫不犹豫拜伏zài地:“老师”

  妖类的寿命大多都很长,一百年对他们来说,并不算长而且,这个条件,实zài太优越了些zài南玥看来,这位前辈一定是与本族有很深的渊源,才会用这种方式,来帮她一把

  识海里,左莫对蒲妖叹息一声:“完了,加不了价了”

  南玥拜伏zài地,一动不动

  过了一会,才听到前辈沉声dào:“起来我没有收徒资格,做不了你老师传你《天南箭术》,只是一次交换你以后称呼我大人即可”

  左莫装模作样地dào

  南玥心中有些失落,大人还是不愿意收自己作学生想必大人择徒严格,自己还入不了大人的法眼她心中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刻苦修炼,早日能让大人满意,收入门墙而且大人已经许诺传授《天南箭术》给她,这篇本族失传已久的妖术,真的有传说中的那么厉害吗?

  她心中充满期待

  “接下来该怎么办?”左莫摊手问蒲妖

  蒲妖沉吟dào:“你先传授她小妖术”

  左莫先是一愣,旋即指着鼻子,结结巴巴dào:“我来传授?”

  “有什么问题?”蒲妖歪头看着左莫

  左莫勉强笑dào:“你这样,对人家小姑娘也太不负责了”他有些心虚,讲解法诀讲解符阵什么的,他一点不怕,可是妖术……

  人家可是正宗的妖,自己这个修者去教一位正宗的妖,如何修炼妖术……太荒谬太离谱

  “你随便教教就行”蒲妖毫不负责dào,说完便消失不见

  左莫呆呆立zài空荡荡的识海

  从识海中退出来,左莫看着一脸渴望的南玥,顿时觉得有些头痛起来半晌,他心一横,反正蒲妖说了,随便教教,教不好教错了,也怨不得他

  他轻轻咳一声:“我们先从小妖术开始讲”

  “小妖术?”南玥也是一愣,她完全没想到,大人最先讲的,竟然是小妖术

  小妖术不是妖妖都会吗?

  左莫无视南玥疑惑的眼神,自顾自地讲解起来好zài小妖术前段时间蒲妖刚刚给他讲解过,他记得很清楚他一边回忆一边讲解,讲着讲着,他不由自主融入一些刚刚破解妖术的体会

  南玥一开始的表情充满疑惑和好奇,但渐渐,她的神情变得严肃凝重

  大人讲解的小妖术,有许多地方,和她理解的完全不同

  那些zài她看来简单无比的小妖术,竟然有着极其丰富的变化她从来没有想过,小妖术的变化,竟然能够如此繁多复杂,不同的小妖术之间,竟然蕴含如此深刻的联系……

  第一次,小妖术☆zài她眼中是如此深奥

  一个深邃无底、广阔得望不到边际的汪洋呈现zài她眼前

  洋洋洒洒,左莫终于讲完,他不由松口气他的讲解,当然没有蒲妖来得详细,不过大体意思,没有出差错

 ○ 见南玥似乎被自己唬着,他心中稍安可讲完了,接下来干什么?他心中一动,登时想到一个不错的主意,指着面前花花草草装模作样dào:“从今天开始,你就开始学习破解莫水明空的妖术莫水明空有一万三千种妖术,你若能全都破解出来,你对小妖术的理解,才刚刚开始”

  左莫觉得,自己现zài这模样,像极了神棍尤其是当他看到南玥充满了崇敬的目光,心中虚,当下便让南玥开始自己研究破解妖术

  南玥此时方恍然大悟,难怪大人zài一路破解小妖术于是便欣然开始学习左莫那般破解小妖术,左莫见状,顿时放松下来,也重开始破解

  一人一妖,便埋头“破坏”

  一个时辰,南玥休息一下,抬起头,大吃一惊大人☆zài她前方一里半的地方

  南玥眼中的讶色消去,取而代之的是崇拜之情

  果然不愧是大人啊

  自己一定要加努力,早点达到大人收徒的标准

  南玥暗自握紧拳头,下定决心
◇☆zài她前方一里半的地方

  南玥眼中的讶色消去,取而代之的是崇拜之情

  果然不愧是大zàitāqiánfāngyīlǐbàndedìfāng

  nányuèyǎnzhōngdeyàsèxiāoqù,qǔérdàizhīdeshìchóngbàizhīqíng

  guǒránbúkuìshìdàrénā

  zìjǐyīdìngyàojiānǔlì,zǎodiǎndádàodàrénshōutúdebiāozhǔn

  nányuèànzìwòjǐnquántóu,xiàdìngjuéxīn
◆   麻fán并没有修炼《煞灵》,他是整个朱雀营中,唯一一名没有修炼《煞灵》的修者就连谢山,也拿着《煞灵》去参悟

  麻fánzài参悟《明霄剑诀》

  这部五品剑诀,是明霄的镇派绝学,威□力强劲左莫对剑诀没有太多的兴趣,而且经历了这么多的事,大家的感情深厚许多,左莫便索性给众人公开参悟

  只不过《明霄剑诀》玄奥艰涩,许多地方飘渺难解,实力稍逊者根本无力参悟一开始,整个朱雀营但fán是修剑的,对这部剑诀都渴望无比但到后来,还坚持参悟它的,只有廖廖数人

  麻fán便是其中之一

  他修炼的剑诀无名,内容缺失许多,除了一招《灭幻无影剑》威力惊人,其他的都是他从不同的☆剑诀中参悟而来的零散剑诀

  《明霄剑诀》对其他人来说,实zài有些太难,但对他来说,无异于至宝他是最早领悟剑意的几人之一,如今zài剑意的境界,比之突破金丹的谢山,也毫不逊色

  而且他☆早就习惯了从其他剑诀中取其精华而化为己用他的剑招也零散不成系统,但这反而让他能够快地适应一部全的剑诀

  明霄老祖最后施展《明霄剑诀》时毁天灭地的情景,不时zài他眼前回现,加坚定他修炼这部剑诀的决心

  而随着他领悟的东西越来越多,许多以前不通之处,豁然而解

  其他人只见他每日静坐入定,哪知他对剑意的理解,一日千里

  静坐中的麻fán,忽然睁开眼睛,眼中爆出一缕精芒,气势陡然一变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