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二节 明决子的调查结果


  左莫的神色振奋,隐隐充满期待他收到了明决子的信,信上说明决子已经找到了一些重要的线索

  没有什么比这让左莫开心,急切他甚至没有去找南玥苍泽

  明决子很快便出现,他一眼便认出左莫:“笑摩戈阁下,我是明决子”

  左莫第一眼便觉得有些眼熟,但他不记得在哪里见过,他礼貌回礼:“明决子阁下,你好”

  明决子也不废话,直接施展了一gè记录妖术

  “这里面都是关▲于封绝之战的资料”明决子道:“这场战争实在太过于远古,相关的记载非常少,很抱歉,这是我能找到的所有资料”

  左莫飞快地浏览着妖术里面记录的内容

  封绝之战发生的具体年代不详,大约在两万◇yúfēngjuézhīzhàndezīliào”míngjuézǐdào:“zhèchǎngzhànzhēngshízàitàiguòyúyuǎngǔ,xiàngguāndejìzǎifēichángshǎo,hěnbàoqiàn,zhèshìwǒnéngzhǎodàodesuǒyǒuzīliào”

  zuǒmòfēikuàidìliúlǎnzheyāoshùlǐmiànjìlùdenèiróng

  fēngjuézhīzhànfāshēngdejùtǐniándàibúxiáng,dàyuēzàiliǎngwàn五千年前,发生在当时一gè叫做赤恒界的地方据说因为战斗爆发最激烈的地方就在界河,导致界河直接被摧毁,赤恒界从此便从界图上消失

  左莫紧紧盯着眼前远古界图

  这副界图十分远古原始,左莫的目光落在赤恒界周围的几gè界从这几gè界,便能大致判断出赤恒界的位置

  天折界、山文界和耀辉界,三gè界拱卫着赤恒界

  “赤恒界大致是现在的什么位置?”左莫问明决子

  “应该是都天血界一带”明决子准备很充分:“赤恒界早就消失,所以很难判断位置但是天折界和耀辉界,也就是现在的都天血界地带山文界是修者的地盘,也是危险地带这样算下来,赤恒界应该在都天血界的边缘不过这一带有人去过,★但没有人发现赤恒界的存在”

  明决子相信,笑摩戈十有**是寻宝之类,否则的话会调查赤恒界的位置吗?

  都天血界

  左莫一下就懵了这地方稍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那不是狩妖的地方吗?○dànméiyǒurénfāxiànchìhéngjièdecúnzài”

  míngjuézǐxiàngxìn,xiàomógēshíyǒu**shìxúnbǎozhīlèi,fǒuzédehuàhuìdiàocháchìhéngjièdewèizhìma?

  dōutiānxuèjiè

  zuǒmòyīxiàjiùměnglezhèdìfāngshāoyǒudiǎnchángshíderéndōuzhīdào,nàbúshìshòuyāodedìfāngma?再想想前段时间前线的战报,妖魔和修者之间战斗最激烈的地方,便是都天血界

  这对左莫来说,可不是gè好消息之前他打算以前通过确定方位,然后通过传送阵,从而离开这gè鬼地方

  但是如今tīng说赤恒界在都天血界,心顿时便凉了半截都天血界成形的原因,他大致tīng说过,像这类地方,非常不适合使用传送阵,因为误差很大当年狩妖很流行的时候,修者就没有在都天血界内布设传送阵成功过,所有的物资,都是通过各种宝船运送

  左莫对传送阵只能算得上粗通,看到这,他就不敢乱来了传送阵任何一丁点的失误,都是极可怕的他们之所以会传送到这gè鬼地方,就是传送阵被人动了手脚

  这条路看来行不通□了,左莫很快把这gè想法排除

  他的注意力放到另一句话上“战斗爆发最激烈的地方,在界河附近”,这句话令左莫眼前一亮这段时间在煞雾中摸索,他们也摸索出一点规律越是战场中心,玄煞气越重,煞魂兽越强▲

  如果这样的话……

  左莫很快便理顺思路,越想越是激动,如此一来,他们便能很快找到赤恒界以前的界河他猜测赤恒界之所以消失,就是因为通往其他界的界河断了,这才造成赤恒界消失的jiǎ象

  如果能够找到以前的界河,再把界河打通……

  这样的出去机率无疑大增

  左莫反反复复看了许多遍,只到把它深深印在脑海中明决子也不催促,静静地等待左莫看完

  半晌,左莫才满意地抬起头:“这是你的酬劳”

  明决子鼓起勇气道:“笑摩戈阁下,我希望能够用它,换一部妖术”他接着补充了一句:“如果您有的话”

  左莫一愣,明决子的要求出乎他的意料,但是他还是问:“什么妖术?”

  “《水木明术》”明决子说完,便紧紧看着左莫,他心中紧张无比

  “《水木明术》?”识海中蒲妖tīng到这部妖术名称,也一愣,他忽然对左莫道:“你问他,他认识明段吗?” ○
  “明段你认识吗?”左莫问

  明决子陡然激动起来:“正是先祖大人认识先祖吗?”

  识海中的蒲妖沉默了,而卫亦幽幽叹息一声

  “蒲,你认识?”其实蒲妖这模样,左莫就知道蒲★妖肯定认识明段,而且关系似乎还匪浅不过他心里也有些奇怪,他想起了南玥,蒲妖当时的表现也是如此

  “告诉他”蒲妖没有回答,而是直接道:“妖术可以给他,但是他必须追随你”

  果然,和南玥当时的条件一模一样,左莫心里嘀咕着,但还是把这句话复述给明决子

  明决子毫不犹豫行礼:“属下愿追随大人”

  《水木明术》交给了明决子,左莫便连忙让他离开他心中对这gè问题充满了好奇,决定弄gè水落石出,直接问蒲妖:“蒲,你认识他们祖先?为什么你会有他们的妖术?”

  沉默半晌,蒲妖才开口:“他们祖先当年是我的属下”

  左莫愣住,他想过蒲妖和这些家族关系匪浅,但绝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这一层关系

  “当年,最后一战,我们被困住”蒲妖望向远方,语气中夹杂着回忆:“大伙都知道逃不掉为了让传承不断绝,大伙互相交换妖术,说如果谁逃出去,一定要把这些妖术交给他们的后代”

  左莫默然,过了片刻问:“那你为什么要他们追随我?直接给他们好了”

  “我没有想到他们的家族会没落到这地步”蒲妖撇撇嘴:“哪怕把妖术给他们,他们的家族也未必能够生存下来让他们追随你,也是为他们考虑你这厮其他本事一般,逃命的本事一流他们跟着你,起码能活下来”

  左莫脸顿时垮下来:“你当年的债,干嘛推到我身上?”

  “你是我的学生,这事不推给你推谁?”蒲妖理直气壮,接着得意笑道:“幸好你传承的不是卫,啧啧,要不然,你就知道麻烦有多少”

  卫有些无可奈何道:“你们之间的事,不要扯到我”说完又忍不住辩解一句:“所有的墓碑甲,都必须遵守信念和誓言,这是荣耀与力量”

  左莫和蒲妖同时翻了gè白眼,他们对卫的那一套,可一点都不感冒

  左莫又想起一件事,问蒲妖:“那些修者的法诀,你从哪来的?”

  “战利品”蒲妖脸上露出得意之色:“死在我手上的修者,可都不是一般货色这些法诀都是我的收藏品,怎么样,不错?”

  左莫两眼放光:“有多少?全给我”

  “为什么给你?”蒲妖翻了白眼

  “我是你学生嘛”左莫理直气壮,就连表情都和刚才蒲妖一模一样

  蒲妖顿时被这句话噎住,不过他反应极快:“也不是不能给你”

  “什么条件?”左莫十分光棍

  “首先,你是我学生,可是你看看,你修炼得最好的,居然是魔体这说不过去”蒲妖对这gè问题早就不爽一旁的卫目光闪动,他知道,蒲妖开始进攻了

  “没办法,谁叫大日魔体威力大,咱们总得先保命再说”左莫摊摊手,一脸无奈道

  蒲妖岂会被左莫这么一句话难倒:“嘿,你把妖术修炼到什么地步,我就给你什么法诀”

  左莫也不是善茬,想利诱哥?没那么容易他转过脸对卫道:“卫,你来传授我魔功”

  蒲妖表情顿时阴沉起来

  卫不想触蒲妖的霉头,可是又不想眼睁睁地看着左莫真的放弃魔体卫营的那些人他都一一查看过,没有谁的天赋能够与左莫相提并论能把大日魔体修到这地步,本身就是天赋

  墓碑甲的传承本来就是可遇不可求,放过了这gè,下一gè想遇到还不知道什么时候

  而且在他眼中,左莫虽然平时大大咧咧,离经叛道,但实际上却有着他自己的原则,绝不是那种摇摆不定的人

  他十分巧妙地道:“我发下誓言,不能主动传授你魔功”

  蒲妖暗呼和不妙,他可是知道自己这gè学生是何等精明的人物

  果然,左莫tīng完就嘿嘿道:“这gè好办我知道的,你不能违背誓言唔,绝对不让你违背誓言,办法很多的,你看,我是自己偷学的,可不是你传授的”

  卫大为意动,他虽然信守誓言,但却不是一味迂腐的人,否则也不会伪装成女子来诱骗蒲妖

  蒲妖目光瞬间变得极其不友好,但是他也大感头痛

  这小子越来越贼,也越来越不好对付了

  再加上一旁对这小子垂涎不已的卫,蒲妖只觉得头脑一团乱麻

  正在蒲妖大感头痛的时候,一gè冰冷的声音打断了正纠缠不休的三人

  “笑摩戈你被征召了限你十日内,到厚土军团驻地报道,若逾期未至,军法处置”

  左莫愕然抬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他被四gè气息冰冷的家伙包围了四gè家伙神色隐隐不善,他们把包围得严严实实

  被征召?

  厚土军团?

  十日内报到●?

  军法处置?

  左莫茫然了,这是演的哪一出啊?

  *******************************************************

  ▲纠正上一节的一gè错误,《明霄剑诀》是五品剑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