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一节 花奴


  昆仑剑修插入,极其突然

  明烈在之前连续被压制之后,终于展现出一位优秀战将所具bèi的独到眼光,对时机拿捏的精准在所有人都被墨角犀mó霸道的冲击所震惊之际,他却出人意料地选择了动手

  潜伏在血雾之中的凉微脸色一变,他没有想到剑修会突然动手

  战场局势牵一发而动全身,明烈的突击,让战场产生一阵轻微的混乱墨角犀mó正面突击能力强悍无匹,可是抗冲击的能力却并bú算强从时间来算,明烈率领的剑修与墨角犀mó的接触,恰好是在墨角犀mó刚刚完成对这艘小船的正面冲击

  mó族战将有足够的信心,一次冲击便能彻底冲溃对方的队伍,可是另一股剑修的突击,简直毒辣无比,那恰是他men最脆弱的时候

  气势如虹的mó族战将,脸色一变

  一见bú妙,凉微顾bú得其他,当机立断命令:“出击”

  两千余名战妖,犹如绷紧的弦突然松开,如同箭般冲出血雾

  连番变化,都发生在极短的时间内,给人目bú暇接之感

  mó族战将脸色有些发白,近在咫尺,竟然埋伏有两支队伍,而自己一无所觉

  bú过,眼下的局势容bú得他有丝毫犹豫,敌人就在跟前,任何迟疑都只会让他men的情况变得加糟糕

  以最快的度,冲垮这群剑修的阵地,对他men最为有利

  mó族战将胸中战意澎湃,拍胸怒吼,气势暴涨之下,浑身亮起墨绿色光芒他身边的其他墨角犀mó纷◎纷效仿,顿时每名墨角犀mó身上都多了层墨绿光芒

  他men动作微微内收,整个人就像岩石般,呼啸着朝公孙差他men冲来

  胜利,就在眼前

  ※※※※※※※※※※※※※※※※※※※▲※※※※※※※※※※※

  明烈和凉微两支队伍,犹如两支箭矢,分别从两个bú同的方向,从身后杀来

  最要命的是,却是迎面而来的mó兵,蛮bú讲理的冲击,犹如迎面压来的山岳,势若千钧,无物可挡那道势如奔雷的庞大绿芒,几乎轰到众人面前

  bú知为何,小娘嘴角绽放一道bú明所以的笑意

  他没有任何动作,忽然他身后飞出一道身影,一抹彩虹般的斑斓剑芒平地而起,自下而上,一掠而过

  嘶

  像坚硬的布帛被撕裂,重若千钧的如山绿芒,和斑斓剑虹,如同两个气泡同时撞破,消失bú见

  mó族战将瞳孔猛地一缩

  金丹

  对方队伍之中有金丹

  这个猜测并没有出乎他的意料,像这样的宝船,没有高手坐镇怎么可能?他并没有因此慌张,金丹剑修并bú足以让他感到慌张一旦成建制的墨角犀mó发起冲锋,莫说一名金丹,便是再来几名,都无法保证全身而退

  双方的接触,只在一瞬间

  就在此时,忽然一点紫色的光芒,在他视野中亮起

  这是什么?

  他心中警兆忽生,直觉察觉到强烈的危险感,可是还没有等他作出反应,脚下猛地一软,整个人●身形失去控制,像向前方横跌出去

  “哎哟”

  “啊……”

  “bú好”

  他身边人仰马翻,高冲刺的情况下,稍有点bú对劲,身形定然失去控制这番变故来得极其突然,毫无防b●èi之下,他men跌得极惨前方的队伍阵形顿时混乱,后面的mó兵见势bú妙,纷纷强扭身形,竭力避开前面失去平衡的同伴而一些身手高明的mó兵,却是顺势一捞,抓住同伴

  然而最致命的,却是气息——原□本拧为一股的气息,出现了一个极短暂的紊乱

  然而,就在此时,被众多朱雀营剑修包围的花妖men,他men手中早就准bèi好的妖术,像泄闸的洪水,轰然倾泄而出

  他men放出的妖术十分独特◎,有的碧绿,有的亮紫,有的幽蓝,色彩各异,但是都带着一份诡异幽深的气息

  没有什么轰鸣声音,没有骇人威势,没有刺目的光芒,便这些色彩各异的光芒,也只是如同蜡烛般,轻飘飘的,看bú出半点端倪

  这些如同烛火般的幽然光芒,却仿佛黑暗之中,悄然伸出的漆黑匕首

  mó族战将忽然嗅到一股淡淡的甜香味,脸色骤变,顾bú得其他,竭力高喊:“小心有毒”

  他的心倏地沉到谷底

  毒竟然是毒他万万没想到,对方竟然用这样招式破解他men的冲击但他又bú禁佩服对方的高明,这一手死死抓住了他men的软肋墨角犀mó冲击力强大,防御出色,普通的方法根本奈何bú得他men,但是用毒,却是一个极其有效的法子

  一缕极xì的蓝烟在他眼前飘过,就像风吹起的柳絮,时间似乎变得缓慢下来,往日矫健而充满力量的身体开始变沉重

  好厉害的毒

  他的意识模糊起来

  要败了……

  mó兵彻底乱成一团,他men的脚步虚浮,目光迷离,呼吸变得急促,他men东倒西歪为骇人的是,他men墨绿色的硬甲上开始浮现颜色各异的斑点眨眼间,这些拥有美丽花纹的硬甲便布满妖异的斑点,色彩斑斓

  花妖第一次出现在战场,便以这么一种诡异而令人畏惧的方式

  花妖相生术

  这种诡异的特殊,让那些高品阶的灵花,悄然发生蜕变每一位花奴炼成的花毒,都bú相同再加上受到封绝战场浓郁得可怕的玄煞气淬炼,这些花毒变得加歹毒,会直接伤害魂魄

  无论是妖mó还是修者,一旦魂魄受伤,都是最糟糕的情况

  而且他men的花毒是修炼《花妖相生术》而成,亦有妖毒的一些特性他men的花毒成为一种完全bú同其他花毒的另类花毒

  这些脸上始终挂着笑容、赤足布衣的花奴,成为真正的微笑杀手公孙差也是第一次带领花奴出战,没有把握,他几乎把所有的花奴都调来花奴men没有一丝保留地释放所有花毒,直接导致每一寸空间,都几乎浸满数十种花毒

  没有防bèi的mó兵,栽了个结结实实的跟头

  保护花奴的朱雀营剑修men个个脸色bú自然,眼前的景象,把他men也吓一跳诡异而猛烈的花毒,亦让他men露出恐惧之色刚刚还威bú可挡的洪流,瞬间烟消云散,委实让他men感到骇然

  换作他men,没有防bèi的情况,下场和这些mó兵bú会有任何bú同

  他men牢牢守在外围,bú敢踏出一步眼力高的剑修,甚至能够看到离他men三丈远的半空中飘浮的那些极xì的丝状斑斓花毒

  每个人心里都有些发毛

  没有哀嚎,没有惨叫,只有混乱的撞击声、摔倒声,然后一切渐渐归于死寂

  毛骨悚然的死寂

  花奴men带着疲倦的喘息,清晰可闻,好似给这份毛骨悚然的死寂添上一笔注脚

  ※※※※※※※※※※※※※※※※※※※※※※※※※※※※※※

  两支如箭般冲过来的队伍,好似同时被一根无形的绳子勒住,他menbú约而同减,bú约而同停下

  两支队伍静悄悄

  每个人脸上爬满恐惧,无论是剑修还是战妖,他men的瞳孔深处,牢牢被那些斑斓艳丽的色彩占据

  明烈和松圆的脸色煞白,他men呆呆地看着眼前恍如地狱的一幕

  “好……好厉害的毒”松圆哆哆嗦嗦道炼毒的修者并bú少见,多见于散修,松圆也曾见过bú少厉害的炼毒散修,但是像眼前这般,瞬间毒倒数千,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明烈死死盯着那群赤足微笑的家伙,他浑然bú知自己他几乎把嘴唇咬破

  这伙人到底是什么来历?

  那么多的剑修,一定是个剑修门派只是,哪个剑修门派能有这么厉害?举手间,消灭两千墨角犀mó,这份实力,足以令人侧目而且他刚才看得清清楚楚,从那些诡异的炼毒散修出现开始,守在外围的剑修面对墨角犀mó的冲击,稳若磐石,一动bú动

  训练有素

  他脑海中浮现这四个字,而且仔xì回想起来,对方的战将手段之高,素来骄傲的明烈也bú得bú佩服从最初的三段刺,到后来的突然用毒,要知道,这可是突然的遭遇战,能够在一瞬间找到对方的弱点,并且能够找到克制的办法,这就是水平

  只是……

  这伙剑修到底是什么人?还有这么多散修,他men到这里,究竟有什么目的?

  明烈脸色变幻bú定

  ※※※※※※※※※※※※※※※※※※※※※※※※※※※※※※

  凉微手足冰凉,脸色有些发白bú过,他并未退求,他盯着那些被保护在中间的家伙,刚才一幕让他心中充满恐惧,但是此时,另一个发现引起他的注意

  妖毒

  那些花毒看上去十分古怪,但绝对是某种妖毒

  凉微坚信自己bú会看错

  这些修者为什么会妖毒?难道这些赤足的家伙是妖族?可是bú像啊那是因为什么?

  无数疑惑在他心头盘旋,正是这些疑惑,让他强自按捺转身便逃的冲动,而是保持与对方的距离

  他要搞个水落石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