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二节 昆仑


  尝试了半tiān的左莫,没有任何突破,这让他大为气馁,难道自己不适合做一名战将?他皱着眉头,一脸苦恼泡*书*(

  他的队伍看上去很强大,但是实际上,合格的战将只有公孙差一rén束龙一☆直勤勤恳恳,修炼也刻苦异常,但是在指挥作战方面,只能说得上中规中矩一旦公孙师弟陷入苦战,那他们的处境就会变得十分危险

  偏偏卫营的修炼方式,导致他们根本不适合小娘的指挥这也是左莫一直惦记的问题★,没有合适的战将,卫营的战斗力始终无法真正的发挥在这乱世之中,战斗力是生存的根本保障空有战力,却发挥不出来,左莫又怎么心甘?

  直到今tiān看到魔族战将的战斗方式,左莫才恍然大悟难怪小娘不喜欢指挥卫营,卫营的修炼方式早就注定他们的战斗方式和朱雀营迥异

  左莫紧接着发现,魔族战将这种直来直往的战斗方式很适合自己他不免打起主意,若能把卫营的战斗力发挥出来……

  然而,想法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按照卫的说法,第一步需要感应到同伴的力量于是他找来阿文作陪练,哪知费尽力气,也没有任何反应

  魔族战将需要强健的体魄,这个完全没有问题,他的大日魔体突破二熟,浑身▲坚若金刚,飞剑难伤

  可无论他如何努力,他都无法感应到阿文的力量

  难道是自己体内三力合一,才无法感应到阿文的力量?他不禁皱起眉头,体内的情况他也无可奈何如今虽然达到一个的平衡,但是这□种千年难遇的情况,蒲妖和卫都说不出个所以然,一切都需要他自己摸索而最要命的是,蒲妖和卫的种种经验,几乎绝大部分都失效

  这对左莫来说,损失极大

  但情况早就不在他的掌控之中,他也只有逆▲来顺受

  难道自己这一辈子注定要跟dú自摸索?左莫心中泛起一丝涩然,在无空山的时候,他也是dú自摸索,好不容易遇到蒲妖,什么法诀妖术,都像流水一般来得容易哪知道,刚刚顺风顺水没多久,体内的变化★,让蒲妖和卫的经验一夜之间失效

  那些厉害的妖术法诀,洒脱地向他挥手告别,浑然不顾他留恋的眼神,越飞越远

  一夜之间,再次回到原地

  这是个什么世界啊……

  左莫心头苦笑不已不过,他也只是苦笑而已,并不灰心丧气命运就像那些妖术题,你没办法去选择它给你出哪一题,你的选择只有去努力破解,或者束手等死

  至于究竟能不能破解,那是它下一题

  看来哥注定要走高难度路线哇

  哎,真没办法,高手总是像哥这样……

  自我安慰的左莫搓了搓脸,振奋起精神,坐下来重kāi始一轮思考和尝试

  ※※※※※※※※※※※※※※※※※※※※※※※※※※※★※※※

  “在下昆仑弟子明烈,负责此区防务,救援来迟,还请各位前辈见谅”明烈朗声道,遥遥向hēi龟号行礼,他的姿态摆得极低

  昆仑弟子

  朱雀营众rén听到这四字,脸色陡然一变▲

  “昆仑弟子……”小娘眯起眼睛,腼腆的脸上笑意浓,轻声自语:“真是巧了,没想到真让我们遇到昆仑的rén”

  他周围响起一片冷哼声,大伙的脸色齐刷刷沉下来

  若是在左莫这群rén之间,选出一个出最不受欢迎的门派,那非昆仑莫属现在昆仑派的rén,竟然在他们面前,没有rén会有好脸色

  “他们好像和我们不太对头”松圆眼尖,注意到朱雀营剑修们脸上的愤怒和杀意,心中一颤,连忙低声对明烈道

  明烈心中一突,不过他脸色旋即恢复如常,同样轻声道:“他们和我们再不对路,也不可能和妖魔对路”

  “那倒是”松圆转念一想,也就释然无论这群rén和昆仑有什么恩怨,但大伙都是修者,在妖魔面前,当然是同一阵营

  明烈再次扬声道:“今日目睹贵部风采,实在让rén佩服不过此地乃魔族前哨,万分凶险,正所谓君子不临危地,各位……”

  “你是昆仑弟子?”一个男子的声音从小hēi船内遥遥传来,打断明烈的话

  明烈正色道:“正是不知贵部……”

  船内传出的声音再次打断他的话:“林谦是你什么rén?”

  明烈一惊,讶声道:“阁下认识大师兄?”一旁的松圆也露出惊讶之色

  hēi龟号内,韦胜等rén的脸色再变

  刚才韦胜突然想起林谦的身份之谜,便突然出声询问韦胜对林谦的身份早有怀疑,猜测其可能和昆仑有某种联系可是他万万没想到,▲那个看上去有些神秘,却并不算显眼的年轻rén,竟然是昆仑派的大师兄

  公孙差的脸色也不禁一变,两rén对视一眼,都看到彼此眼中的惊骇

  昆仑是整个昆仑境的实际统治者,昆仑派的大师兄,昆☆仑未来的掌门,地位之尊崇,身份之高贵,除了昆仑现任掌门,无rén能出其右

  无空剑门究竟藏着什么秘密,能够惊动昆仑未来掌门的大驾光临?

  公孙差还好,他进入无空剑门到底较晚,对无空剑门的感情不深但是韦胜从小便在无空剑门长大,对无空剑门的感情极深,震惊之余,却不免露出深深担忧之色

  无空剑门这样的小门派,在昆仑的掌控之下,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明烈见对方又沉寂下去,心中疑虑渐生:“不知阁下能否赐教名讳,大师兄的朋友,亦是我昆仑的朋友我等当尽地主之谊”

  “师兄呢?”公孙差低声音问身边的宗如

  宗如闭上眼睛,片刻后睁kāi,有些奇怪道:“大rén似乎在入定”

  “入定?”公孙差挑了挑眉头,他转过脸望向韦胜:“大师兄有什么想法?他们只怕kāi始怀疑我们的来历”

  “你有什么想法?”韦胜谨慎地问

  公孙差露出羞涩的笑容,答非所问:“我们现在不合适被昆仑盯上”

  “你的意思是……”韦胜脸上露出震惊之色

  公孙差扬起白皙的手掌,轻轻虚虚一斩

  “嘶”韦胜倒吸一口冷气,而两rén身边的其他亦同时露出震惊之▲色,但是转眼间,众rén脸上的震惊便化为兴奋,跃跃欲试

  昆仑那可是昆仑

  对于每一名剑修来说,昆仑犹如圣地而实际,昆仑就是剑修的圣地四境tiān之中,以昆仑境为尊这份尊荣,并非凭空得◇来,而三千年前的那场大战,昆仑剑修们用他们心中的飞剑,硬生生打下来的

  莫说真正的昆仑派弟子,便是那些昆仑派的下属、附庸门派,都无一弱者

  韦胜没有想到,公孙差竟然胆大到明知对方是昆仑弟子,而也敢灭口

  不过韦胜亦非愚蠢之辈,他知道,刚刚他问出林谦的来历,实际上也暴露了他们的身份明烈只需要把这个消息传回去,以林谦的智慧,十有**猜到他们公孙差说得没错,他们此时若被昆仑盯上,那就危险了

  而且,他想到无空剑门……

  眼中闪过一道厉色,重重点头:“好”

  重重吐出的一个字,犹如银瓶乍破,浓郁森然的杀机轰然荡kāi

  ※※※※※※※※※※※※※◇※※※※※※※※※※※※※※※※※

  凉微听到双方的对话,心不断往下沉,双方似乎是旧识他忽然觉得刚才自己的想法实在荒谬得很,修者怎么可能会修炼出妖毒?

  十有**是对方修炼出的是一种类◎似妖毒的灵毒

  想到这,他正准备带着自己的属下们撤离,若是这两支队伍联手,那他们想撤离就不是那么容易好在他发动得最晚,虽然攻击位置不佳,但是却非常适合撤离

  就在此时,变故忽生

  他眼中的小hēi船陡然一亮

  蓬

  仿佛烟花炸kāi,无数道剑光轰然绽放

  凉微脸色一变,难道对方要动手?他吓得差一点高喊,但是眼角的余光却敏锐地捕捉到一个细节,他的身形顿时一呆

  那些剑光……

  竟然……竟然全都朝昆仑剑修席卷而去

  这是怎么回事?内讧?

  凉微愣在原地,一脸不明所以他身边的其他战妖,此时亦个个呆若木鸡

  对方的☆攻击发动太突然,没有半点预兆,昆仑剑修们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他们的队伍一阵骚动,剑修们脸上先是一呆,旋即个个露出愤怒之色

  明烈又惊又怒:“鼠辈敢尔”

  什么时候,昆仑派被其他门派主动攻□击过?光是昆仑两个字,便压垮过无数门派,今tiān竟然有rén明知道他们来协,还直接向他们动手

  这是明烈遇到的头一遭

  怒火轰然在他心中肆虐,他毫不犹豫上前,厉声怒喝:“昆仑杀”

  昆仑剑修剑光暴涨

  而远处目睹这一幕的凉微,他的眼睛死死盯着那些划出曼妙圆弧的剑光,脑海中只有一个词在轰隆隆回荡

  包围战术包围

  对方的意图昭然若揭

  ——一个不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