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五节 眼红


  远处yī道道炽亮艳丽的纤细光痕是飞剑掠过的光芒

  不时亮起的火光、爆炸,夹杂着各种法诀的光芒,倒映在凉微英俊的脸庞,脸颊的伤痕像蚯蚓般在明暗交织的光线中挣扎

  他摒住呼吸,即将到来的战斗让他全身血液的温度迅攀升,口干舌燥,胸中好像憋了着yī股火

  他强自按捺胸中的战意,倔强的眼神在火光中,专注而狂热

  但是很快凉微便皱起着眉头

  双方并没有接触,只是稍稍试探阶段,但是黑船剑修们的行动,落在凉微眼中,颇有几分不得其门而入的味道他心里不禁纳闷,瑶光阵又不是什么偏门战阵,虽然这伙昆仑剑修的瑶光阵有许多变化,但是并没有脱离瑶光战阵的范畴

  对付瑶光战阵的办法有很多种,但是几乎所有的方法都遵循yī个原则,那就是中轴防区瑶光战阵的中轴防区是防御力最强的防区,但它也是整个战阵的枢纽,yī旦被攻破,整个战阵就破了

  瑶光战阵是修者战阵中应用最多的优秀战阵之yī据说创出这种战阵的是yī种剑修战将,但是它能够在不到liǎng百年间迅风靡开来,足见其独到之处

  黑船战将却似乎对瑶光阵十分陌生,表现出来的实力和刚才那几番惊艳至极的指挥,☆简直判若liǎng人

  难道是换人了?

  凉微心中生出古怪之感

  ※※※※※※※※※※※※※※※※※※※※※※※※※※※※※※

  公孙差是真的不认识瑶光战阵

  ○不过他却识得厉害,莫看双方只是稍稍对峙,但是这短短的对峙,便让公孙差对眼前陌生的战阵慎重起来

  瑶光战阵的确非常优秀,它其实只是yī种战阵框架,它有足够的空间给战将随机应变明烈对瑶光战阵的研究极深,这是他最拿手的战阵,足可见他对公孙差的忌惮

  不过虽然慎重,公孙差并不感到慌张,反而睁大眼睛,眼前的战阵激起他的兴趣

  很厉害的战阵

  qī名剑修yī组,犬牙交错,各种各样的幻阵,无yī不是经过精心安排他们个个紧握飞剑,以逸待劳但让公孙差感到吃惊的,并非这大有玄机的战阵,而是这伙人身上的法宝

  整个战阵几乎都笼罩在法宝的光芒之中

  当看到这,公孙差的眼睛就红了

  和别人yī比,他们简直就像是叫花子对方每名剑修身上,都有yīliǎng件四品法宝,手中的飞剑,清yī色都是四品而那些金丹,身上简直可以用珠光宝气来形容,闪得人花眼最夸张的是,对方整个战阵都笼罩在yī层淡淡的青光之中

  对方竟然连大型战阵法宝都有

  再看看他们,身上的法宝大多都是三品,拥有四品法宝的,屈指可数唯yī让人感到欣慰的便是他们手中的飞剑,清yī色的制式金琉飞剑,是左莫在金琉砂海给大家换装的

  朱雀营可是有整整liǎng千多号人,左莫的大日纹焰再厉害,炼制liǎng千多把飞剑,也是yī件浩大艰巨的工程为了能够节省时间,他创出yī种群炼的法子,y▲ī次能够炼制二十把金硫飞剑

  不过这样炼制出来的制式金琉飞剑,比起他最初炼制的几把要差不少,五品下阶,拥有liǎng个非常实用的符阵技,《锋锐》和《掠空》

  《锋锐》能够增加飞剑的锋锐★度,而《掠空》能够大幅度增加飞剑的度而且朱雀营的修者基本上都领悟剑意,这liǎng个符阵技在他们手上,能够发挥出最大的实力

  可比起手中的飞剑,他们身上的法宝就实在有些寒酸,也难怪公孙差yī看对方剑修身上闪烁的四品法宝光华,就yī下子眼红起来

  左莫贪婪好财、最见不得好法宝的风气,深深地影响了所有人

  不需要任何动员,整个朱雀营就像陡然间打了鸡血yī般,个个神情激昂,摩拳擦掌,泛红的目光在对方剑修身上扫来扫去

  “大人,让俺们先去试探yī下”雷鹏瞪大眼睛,yī脸无辜瓮声道

  麻凡脸上的惫懒之色yī下子消失不见,呸地吐掉嘴里的草根,悄然对雷鹏竖起拇指年绿闻言,连忙变法宝般,手上多了个小镜子,对着镜子整理yī下自己的秀发

  其他天锋曲的剑修们,个个抬头挺胸,摆出yī副很傲然很威武的模样

  奸猾

  又被抢先

  其他部的人望x□iàng这群人的目光可就不怎么友好,许多人纷纷流露出懊恼之色,那雷黑子看上去傻大个yī个,下手咋这么快呢?

  公孙差想了想,点头道:“小心安全”

  眼前的战阵他第yī次见到,让麻凡他们■□去试试水,他也好看清这个战阵的模样

  麻凡等人大喜,不管怎么说,这首战之功被他们抢到了

  连yīxiàng惫懒的麻凡都激动了,扯着喉咙喊:“兄弟们,咱们可要让这帮兔崽子们好好瞧瞧咱们天★□去试试水,他也好看清这个战阵的模样

  麻凡等人大喜,不管怎么说,这首战之功被他们抢到了

  连yīxiàng惫懒的麻凡都qùshìshìshuǐ,tāyěhǎokànqīngzhègèzhànzhèndemóyàng

  máfánděngréndàxǐ,búguǎnzěnmeshuō,zhèshǒuzhànzhīgōngbèitāmenqiǎngdàole

  liányīxiàngbèilǎndemáfándōujīdòngle,chězhehóulónghǎn:“xiōngdìmen,zánmenkěyàoràngzhèbāngtùzǎizǐmenhǎohǎoqiáoqiáozánmentiān锋曲的厉害”

  天锋曲所有人都是战意澎湃

  自从领悟剑意的人越来越多,天锋曲地位也越来越尴尬,他们也需要用yī场胜利,来重挽回天锋曲作为朱雀营精锐的地位

  让天锋曲的队员出列,所有人的目光,全都汇集在他们身上

  ※※※※※※※※※※※※※※※※※※※※※※※※※※※※※※

  凉微没有说话,心中的古怪却越来越重当他看黑船剑修的yī个小队出来之后,他终于肯定,黑船战将真的不认识瑶光战阵

  yī个连瑶光战阵都不认识的战将?

  这个荒谬的结论让他感到匪夷所思,尤其是之前对方yī系列精彩无比的指挥还在他脑海不时闪现,这种荒谬的感觉愈发明显

 ■ “不会,连瑶光战阵都不认识?”yī名手下惊嚷

  “可能是野路子?”另yī名手下有些不确定道

  凉微yī怔,却觉得很可能野路子的战将并不少见,实际上,不是每个妖都能够进入妖术府,而且也□不是每个妖术府都有能力培养战将只有那些实力雄厚的妖术府才有能力培养战将

  学习战将是yī个漫长的过程,比起学习妖术,基本上除了从军,很难找到别的工作正因为如此,学习战将的妖绝大多数家境都比较富裕

  据凉微所知,这种情况并非妖族独有,修者和魔族也存在同样的问题

  野路子的战将不时会有惊艳yī击,但是比起正牌的战将,无论是在控制力方面,还是在战略眼光方面,都有着不小的差距

  他之前猜测船内是yī位妖族战将,对方的战斗太有妖族的味道但是现在,他又有些不确定

  他心中又有些期待

  野路子战将充满了不确定性,这种不确定性,经常最终导致他们失败但是这些不确定◎性,也会让他的对手头痛非常

  没有谁愿意碰到yī位不按常理出牌的对手

  ※※※※※※※※※※※※※※※※※※※※※※※※※※※※※※

  天锋曲yī头扎进瑶光战阵之中

  ◆瑶光战阵是北斗qī星阵的变阵,整个战阵分成彼此交错的qī个区域不过和其他北斗qī星阵变阵大多用天枢星作阵心不同,瑶光战阵创造性地运用第qī星瑶光星作阵心

  剑修对北斗qī星阵的运用有着悠久的历史,从最初的剑诀,到后来的qī人阵,再到后来的守山阵,再到后来的大型战阵,它的发展几乎贯穿整个剑修发展的历史

  剑修偏爱qī星阵并非没有缘由,qī星阵凝聚剑芒剑意极佳,再加上又攻守兼备,适用范◇围极广

  不过,麻凡不愧是曾经作出核心的家伙,眼光比起其他剑修,高明不止yīliǎng分他选择的突击位置十分巧妙

  北斗qī星阵就像yī把勺子,而麻凡的攻击位置是勺子和勺柄的结合处,也★就是天权位

  yī进入对方战阵的攻击范围,众人只觉周围yī变

  仿佛突然进入yī片原野之中,脚下绿油油有如毯子般望不到边际的草原,yī条蜿蜒的大河,如同玉带般,静静流淌

  微风吹过,麻凡最喜爱的青草味钻入鼻子里,

  幻阵

  不用他招呼,身后liǎng名剑修同时yī声轻叱,手中飞出liǎng道金芒,钻入地下

  轰隆隆

  草原幻象立即破碎

  剑修大多不擅长幻阵,这些幻阵都是由他们身上携带的法宝释放,哪里禁得住五品飞剑的攻击?

  幻象破碎,四周重恢复原状,qī道剑芒已经飞到他们面前

  对方也没有打算幻阵能够困住他们,接踵而至的攻击才是最正的杀招

  “跟紧我”麻凡扬声提醒,手中动作不慢,飞剑轻晃,yī波透明的不规则剑芒,就像划破水际漾起的水线,朝迎面而来的剑芒扑去

  这招是他把《灭幻无影剑》融入《明霄剑诀》得出的剑招

  而这招的威力在他达到剑修第三层境界时,终于爆发了

  其他队员紧紧跟在他身后,手中飞剑纹丝不动,仿佛对迎面飞来的剑芒视若无睹

  水波和迎面飞来的各色剑芒毫无花巧地撞成yī团

  噗噗噗

  剑芒撞在水波上,就像yī群小石子掉进水里,惹起许多涟漪

  水波和剑芒如同liǎng个撞成yī团的气泡,同时消失

  对面剑修的脸色微变,瞳孔yī缩

  剑意化形

  精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