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三节 青霖


  “长老”

  门外的黎shù恭声道

  “进来”

  木门吱呀一声,无风而开黎shù神色恭谨地走进去,先向申长老行一礼

  “怎么?看阿shù脸色,似乎在担心什么”申◆长老神色温和地问黎shù,黎shù是内门弟子,而且深受掌门喜爱,他也要卖几分面子

  “不怕长老笑话,弟子不知为何,心中有xiē不安”黎shù苦笑

  他是这两年才接手这个任务但是他比申长★☆老了解得多,从最初推算出遗址大致方位,门派便派吕震等人到此建立虚灵派,种种迹象都表明,门派对tài阳神殿遗址志在必得

  后来他才隐约知道,这tài阳神殿遗址内,有一件奇宝,对本门颇为重要只是到□底是什么奇宝,他也不tài清楚门派为此,甚至不惜派出一位元婴期长老

  他在门派这么多年,在他印象中,元婴期的长老们个个深居简出,一心修炼,连见一面都不容易,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元婴期长老出任务

  由此可见,门派对这次任务是多么重视

  若是这次任务有什么闪失,自己在自然逃不过“办事不力”这个评价,这对他在门派未来的前途,相当不利他虽然受掌门重视,但实际上,像他这样的弟子,还有好几○

  申长老笑道:“阿shù毋须担心临行前,掌门专门推算一番,未见有什么变故至于那位央具刺客,虽然小有名头,但老夫还是有几分把握另两位元婴,修为倒是不错,其他的嘛,就那样”

  言语间,他对两位云海界的元婴期修者,颇为不屑

  黎shù面上忧色消去不少掌门神算,能窥天机,从未失手昨天他还接到掌门的纸鹤,纸鹤中掌门只是温言劝勉,并没有说其他若有什么变故,掌门又岂会不知?

  看来是自己杞人忧天

  “长老说得是,弟子tài沉不住气了”黎shù道

  申长老倒也不在意,笑道:“阿shù性子谨慎,不错不错老夫在阿shù这个年纪,加沉不住气还有四天,神殿便要开启,阿shù这xiē天好好休息,养精蓄锐”

  “是”黎shù恭声道,长老虽然语气和蔼,但话里的意思还是让他不要胡思乱想

  四天功夫,应该不会出什么差池

  ※※※※※※※※※※※※※※※※※※※※※※※※※※※※※※

  “听说你失手了?”一位面白无须的中年男子笑道:“这可难得一见啊若是传出去,此人说不得声名大噪”

  在他面前,面具刺客如木偶般一言不发,苍白的面具,●看得令人心悸

  “你怎么想到对此人dòng手?难道有什么发现?”中年男子有xiē好奇地问

  他听到消息时也吓一跳,他与面具刺客合作时间颇长,对其颇为了解面具刺客虽然行走于黑暗,但并不是◎暴戾嗜杀之人,除了刺杀的目标,他几乎从来不向其他人dòng手

  他竟然向一位陌生人dòng手,如何不令人感到吃惊?而让人吃惊的是,他竟然失手了

  中年男子听到这个消息的第一反应便是,这不可能哪怕是后面传得沸沸扬扬,他依然不信,直到现在

  面具刺客的反应证实了这个消息

  “直觉”面具刺客惜字如金,吐出两个字

  “直觉?”中年男子愕然,他想过无数种可能,但这两个■字都不在他的猜测之中

  “他会影响我的目标”面具刺客的声音沙哑难听,像砂纸摩擦的声音

  “影响你的目标?”中年男子惊讶无比,但他不愧是熟悉对方之人,立即明白对方的意思:“你是说,你直觉○他会影响到我们这件事?”

  “是”面具刺客道

  中年男子沉吟不语他知道,面具刺客身上有许多诡异难测之处,这也是其为何几乎从未失手的原因之一

  面具刺客直觉到对方会干扰到他们的目标,这让中年男子感到有几分匪夷所思

  但不知道为何,中年男子心中却偏偏有几分相信

  “我们想办法把他干掉?”中年男子有xiē探询地问

  “阵厉害”面具刺客道

  “那怎么办?”中年男子问

  “不知道”

  中年男子哑然

  ※※※※※※※※※※※※※※※※※※※※※※※※※※※※※※

  “这个办法很简单,就是你身上的tài阳晶种”青霖解释道

  “这东西有用?”左莫取出tài阳晶种,对方既然都发现了,再藏着掖着就没有必要

  “你实力不够,本来是不能摄入tài阳晶种,想必封印tài阳晶种之人也是如此想法”青霖接着道:“但是他大概也想不到,你会跑到tài阳神殿里面”

  左莫耳朵竖得老高,唯恐漏掉一个字

  “tài阳晶种是tài阳部落的图腾之种,是用来培养他们部落的图腾强者图腾强者虽然实力强横,但同样也要受到许多约束不过如今tài阳部落已经消亡,部落成员的信仰,就没有图腾之力,你也成不了图腾强者”

  左莫顿时大失所望,搞了老半天,原来这玩意已经失效了

  看到左莫脸上的失望之色,青霖不由笑道:“你虽然成不了图腾强者,但是tài阳晶种本身便是天下罕见的奇珍,自然有其不凡之处你知道tài阳晶种是怎么成形的么?”

  左莫这才精神略振:“怎么成形的?”

  “每一代tài阳部落的图腾强者,都会费尽心力去那xiē有原始界,或者混沌之处,寻找那xiē还未成形的tài阳,先封印化晶,再用信仰之力日夜炼之,五十年后,方成tài阳晶种”

  左莫听到瞠目结舌

  未成形的tài阳……

  我的妈呀,原来哥怀里竟然揣着一个小tài阳

  “每一颗tài阳晶种都是无价之宝若不是tài阳部落消亡殒落,这tài阳晶种又岂会沦落到他人之手?”说到这,青霖又不免生出几分感慨,摇摇头,接着道:“你福缘不错能遇到此物,又遇到能够封印此物之人,如今又能遇到一座还未消失的tài阳神殿,也许冥冥之中,自有定意”

  看着一脸震惊的左莫,青霖不由莞尔一笑,他对左莫的感观颇为○不错此子虽然看似有xiē油嘴滑舌,也有xiē奸猾,但依然有一颗赤子之心

  “这tài阳晶种之内的信仰之力只怕已经流失殆尽,若是再过十万年,它也许会孕育成另一颗tài阳日后你千万记得,莫要泄露你◇拥有tài阳晶种之事,以免惹来杀身之祸”

  左莫闻言,拼命点头

  之前他只是知道此物只怕不凡,但是还不知道它到底有什么用但是现在知道之后,才明白怪尸给了他一份多么贵重的礼物

  “本来tài阳晶种是需要在祭坛内祭祀,才能吸收融入,但神殿内祭坛早就荒废了那我们只能用一个笨方法”

  青霖说罢,忽然指尖凝出一滴碧翠如玉的水滴,指尖轻轻朝左莫额头一点

  轰

  左莫只觉一股幽幽凉意,从他的眉头,珠落玉盘般,向下滚去

  浑身上下,说不出的舒服,口鼻之中,尽是清草木之气

  “这滴青藤玄水,是你叫我大哥的见面礼”青霖微笑道,脸色有xiē苍白:“比起tài阳晶种可是大有不如,你也不要嫌弃”

  左莫心中莫名感dòng,鼻子里一酸,深深一礼,真心诚意地喊了一句:“大哥”

  青霖扶起他,脸上露出开心之色:“浑浑噩噩几万年,还能遇到兄弟,此生无憾”他接着嘱咐道:“这滴青藤玄水,是我当年从一株万年老藤上采得,弟弟若能好好炼化,大有裨益”

  左莫只知道傻傻点头,他忽然从戒指里一件件他平时视逾生命的宝贝取出来:“大哥看看,有什么合用○的,尽管拿去”

  “哦,兄弟的好东西不少啊”青霖笑道,随手翻拣:“这根断箭,应该是当年羿部落图腾强者的武器这件残钟,应该是东水部落至宝,唤天钟这块黑石头,是幽鬼核,冥鬼部落的至宝可惜,为兄只是○勉强识得,亦不知用法”

  “这都是我从封绝战场捡来的我那位朋友说,那是强者殒落之地”左莫道这xiē宝贝,都是左莫在跟着怪尸走出封绝战场时收获的像金硫砂海那样的殒落之地,他们连续走了好几处怪尸对这xiē东西没什么兴趣,就全都了左莫

  “原来如此”青霖点点头:“封绝战场,果然是封绝之战啊这么多强者殒落……”

  一声长长叹息,青霖把东西都推到左莫面前:“弟弟好意,为兄心领了不过这xiē东西,我都用不上,弟弟还是留在身上切记,莫要轻易示人”

  左莫顿时急道:“大哥选几件”

  “是真的不用”青霖把东西重推到左莫面前,笑道:“为兄恰好有一件事相求”

  “什么★事?大哥尽管说”左莫毫不犹豫道

  “弟弟日后有暇,不妨去此处看看,可还有我的后人,若还有幸存,还请弟弟帮我照拂一二”青霖又是一指,左莫只觉脑海中多了一张界图

  “沧海桑田,只怕早就已非☆★事?大哥尽管说”左莫毫不犹豫道

  “弟弟日后有暇,不妨去此处看看,可还有我的后人,若还有幸存shì?dàgējìnguǎnshuō”zuǒmòháobúyóuyùdào

  “dìdìrìhòuyǒuxiá,búfángqùcǐchùkànkàn,kěháiyǒuwǒdehòurén,ruòháiyǒuxìngcún,háiqǐngdìdìbāngwǒzhàofúyīèr”qīnglínyòushìyīzhǐ,zuǒmòzhījiàonǎohǎizhōngduōleyīzhāngjiètú

  “cānghǎisāngtián,zhīpàzǎojiùyǐfēi师弟不必刻意去寻找,若是遇到,帮一把即可”青霖道

  “没问题”左莫重重点头,他心中决定,一定要去这个地方寻找一番

  青霖微微一笑,伸出手:“弟弟把tài阳晶种给我一用”

  左莫○连忙把手中的tài阳晶种递到青霖手上

  就在此时,只见一道碧绿的光芒,忽然从青霖手上绽放,缠住tài阳晶种,另一端缠住左莫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