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五节 直觉


  横亘天地的金色光柱,以肉yǎn可见的度朝中间收缩

  光柱越来越短,金色光柱的颜色越来越深重,耀yǎn的金光逐渐变成深郁的暗红赤金

  整个过程持续了大约一柱香的时间,光柱最终收缩成为一个光球

  ——一轮暗红赤金般的太yáng挂在夜幕之上

  整个云海界陡然噤声

  ※※※※※※※※※※※※※※※※※※※※※※※※※※※※※※

  “太yáng神殿……”黎庶望着天空,喃喃自语

  他们离得近,仿佛置身于火炉之中,能够感受到光球的骇人威势一股股炽热的气浪,不断地从光球释放而出,空气迅升温,变得灼热起来,yǎn前的景物扭曲变幻地面的草木以肉yǎn可见的度枯萎,就连他们脚下那连绵不绝的云海,也被灼热的气浪一扫而空,能够依稀看到太yáng神殿露出的一角

  一个几万年前的神殿,历经岁月的消磨,竟然还能有如此恐怖威势,那它当年该是多me强大

  一时间,黎庶不由怔然失神

  申长老没有说话,脸上同样浮现惊叹之色他元婴期的修为,在整个四境天,能够跻身一流的境界,yǎn界也比黎庶高得多,同样,他比黎庶能明白yǎn前一幕所代表的意◎思

  他的yǎn中闪过一抹渴望和灼热

  两人身旁,吕震几人个个张大嘴巴,不能置信地望着天空那轮暗红巨日,呆若木鸡

  忽然,申长老沉声dào:“你们要去做好准备,这太yáng神殿☆◆这次动静这me大,只怕有心人已经猜到离开启不远,届时免不了一番争斗”

  申长老的话,把黎庶几人从失神状态拉了回来,连忙异口同声dào:“是”

  申长老深深望了一yǎn露出一角的太yán◆◆这次动静这me大,只怕有心人已经猜到离开启不远,届时免不了一番争斗”

  申长老的话,把黎庶几zhècìdòngjìngzhèmedà,zhīpàyǒuxīnrényǐjīngcāidàolíkāiqǐbúyuǎn,jièshímiǎnbúleyīfānzhēngdòu”

  shēnzhǎnglǎodehuà,bǎlíshùjǐréncóngshīshénzhuàngtàilālehuílái,liánmángyìkǒutóngshēngdào:“shì”

  shēnzhǎnglǎoshēnshēnwàngleyīyǎnlùchūyījiǎodetàiyán☆g神殿,转身消失不见

  黎庶的目光不由再次移到赤金色太yáng上,恢复正常的他不由皱起眉头他们是通推算才知dào太yáng神殿开启的时间,但万万没有想到太yáng神殿在开启之前,竟然会有如此明◇显的征兆,这无疑给他们增添了难度

  无论是他,还是申长老,都绝没有想到,yǎn前这一幕和神殿开启什me的,没有半点关系

  而是某人抢先……

  ※※※※※※※※※※※※※※※※※□※※※※※※※※※※※※※

  “美真美”中年男子一脸痴迷地看着天空中的那轮如同太yáng般的光球

  面具刺客没有说话,那张惨白妖异的面具,如同染上一层沉郁的赤金色

  “哎呀,这◆下麻烦了”突然中年男子一声惊呼:“这me大动静,鬼都知dào神殿要开了完了完了本来我还打算趁其他人没有反应过来,咱们偷偷潜进去,神不知鬼不觉摸一把这下还摸啥”

  面具刺客一言不发

  中年男子如丧考妣,嘴里啐啐念着

  面具刺客突然开口:“有人”

  “有人?”中年男子一愣,猛然反应过来,yǎn中闪过一dào精光:“你说有人?有人潜进去了?”

  “嗯”

  “该死的”中年男子双手抱头,忍不住破口大骂:“混蛋”

  但他很快想起什me,脸上怒意烟消云散,得意洋洋dào:“哈不可能这太yáng神殿的防护之强,不是人力能够破坏除非太yángbù落的后裔,否则根本不可能突破这层防护嘿,我上次专门就找人推算过,太yángbù落早就死绝了,连根毛都没留下”

  面具刺客没有反驳,沉默

  见状,中年男子脸上露出犹豫之色,他知dào面具刺客绝不是随口乱说之人,不由试探问:“你怎me知dào里面有人?”

  像木偶般的面具刺客淡漠地吐出两个字:“直觉”

  中年男子心头迅被乌云遮满

  该死的直觉

  这家伙的直觉……可从来都是很准的

  ※※※※※※※※※※※※※※※※※※※※※※※※※※※※※※

  左莫幽幽醒来

  他发现自己正倚在石壁,周围一切如故

  难dào刚才自己做梦了?

  左莫晃了晃脑袋,梦境之中发生的一切,是如此清晰他稍稍犹豫了一下,便开始检查自己的身体

  青藤玄水安静地蛰伏在他的体内,就像一只驯服的宠物在他的丹田内,不知何时,多了一轮小小的太yáng

  太yáng很小,光芒柔和,释放着丝丝暖意,这些暖意顺着他的经脉,流入身体的各个bù位,他浑身暖洋洋的,说不出的舒服

  他体内原本纠缠在一起难分彼此的三力,完全融合在一起,形成一种他非常陌生的力量

  一dào包含无数信息的意念,让左莫明白了所有一切

  无法遏制地,两行热泪从左莫yǎn中流淌而下

  青霖大哥……

  那不是梦境

  左莫抹掉yǎn泪,跪在地上,朝石壁认认真真地磕了三个头左莫没有太悲伤,并不是因为在这个混乱的时局下,他看惯了生死无常而是在青霖大哥留下的意念中,充满了解脱和如释重负的情绪这样的结局,才是青霖大哥想要的,才是青霖大哥的选择

  左莫能做的,就是完成大哥的遗愿他心中下定决心,无论如何,也要去大哥的故乡去看看

  ※※※※※※※※※※※※※※※※※※※※※※※※※※※※※※

  识海之中,蒲妖和卫默然不语

  半晌,卫才慨然dào:“青藤bù落在历史上也是一个很强大的bù落这青霖一身神力,深不可测,只怕当年也是一方强者,没想到,竟然会羁押在神殿之中数万年之久”

  蒲妖曾被关押在镇妖塔之下数千年,深知那种绝望的煎熬滋味数万年被关押在一个封闭隔绝的神殿之中,还没有丧失神智,便是素来yǎn高于顶的蒲妖,也不禁大感佩服

  实力再高,也无法抵挡时间的力量那些被困在禁制、幻境之中的高手们,并不是被禁制幻境的力量杀死,而是死在时间的力量之下

  孤寂、绝望,最易滋生心魔,心魔一生,神智便会渐渐被心魔取代,变成人不像人鬼不鬼的怪物

  卫感慨完,忽然一笑:“这小子福缘倒是深厚”

  “我们的功劳”蒲妖聒不知耻地把功劳据为己有,如果左莫在这,指不定暴跳如雷

  “有dào理”卫深表同意,但语气一凝:“不过这是福是祸,可不好说”

  “哦?”蒲妖血瞳一眯,周围的火焰顿时一滞

  “神力虽然消失已久,只怕还是有人认识的”卫接着dào:“再看看他身上,青藤玄水、太yáng晶种便是两大至宝,若是你我遇到,只怕也免不了生出觊觎之心,何况其他人?任何一个大门派,都会怦然心动”

  “杀了便是”蒲妖血瞳中血光一闪而逝,淡淡dào

  “哪有那me好杀?你我现在这般,又没办法直接动手”卫叹dào

  蒲妖冷笑:“你小看这小子了别看他平时烂泥巴扶不上墙,真发起狠来,哼哼”

  卫笑dào:“说得是,小子平时浑浑噩噩,关键时候,还是能撑得住场面的而且也滑溜得紧,想在占他便宜,不大容易”

  “用不着替他担心”蒲妖浑不在意dào,接着语气一转:“你对神力不感兴趣?”

  卫展颜一笑:“怎me可能?”

  “研究研究?”

  “正合我意”

  两人默契地对视一yǎn

  ※※※※※※※※※※※※※▲※※※※※※※※※※※※※※※※※

  青霖大哥留下的意念中包含许多信息

  他调动整个太yáng神殿的力量,左莫修炼成神力,同时打开太yáng晶种的一丝封印,让它的力量能被左莫所用,而又○不会伤害到左莫这并不能算炼化吸收太yáng晶种,但已经是青藤能做到的极限

  除此之外,青藤玄水该如何炼化,有何作用也一并详细说明还把青藤bù落的《青藤》留给左莫,不过青霖也说,左莫并不适合修炼这种功法,只能起到一个参考借鉴的作用

  这其中,对左莫最重要的却是关于太yáng神殿的详细介绍,如何进入太yáng神殿,阵法如何破解,法宝在什me位置

  借助太yáng神殿的力量,左莫的三力合一,炼成神力再之太yáng晶种的影响,他的神力有着明显的属性偏向,非常适合修炼太yángbù落的功法

  青霖叮嘱左莫一定要找到太yángbù落的功法,并且给出几个有可能存放太yángb●ù落功法的隐秘位置

  待完全消化这些信息,左莫才重站起来

  体内的灵力神识和魔体,果然全都消失,而变成一种奇异的力量

  这就是神力?

  左莫好奇地观察着这股完全不同的力□量,和灵力、神识魔体相比,神力截然不同无论是灵力、神识、魔体,它们都有着独特的运行路径灵力循经脉而行,神识以眉心为心,魔体从筋肉而运

  但是神力却完全不同,它就仿佛漫无目的般,在左莫的体内钻来钻去,完全没有规律

  而且神力给左莫的感觉,就好似混沌一片,完全不像三力那般清晰明了不知dào是不是太陌生的缘故,左莫觉得神力非常不好控制,远不如三力那般指如臂使

  哪怕三力之中他最弱的灵力,也比神力好控制得多

  混沌、不明、飘忽,这是左莫对神力最大的感觉这让他感觉非常别扭,没有人喜欢不受控制,而又不明了的力量

  在修者之中流传这me一句话,一个修者的实力如何,并不是他拥有多少力量,而是他能控制多少力量

  左莫是这个观点的忠实拥护者

  这令他感到异常的别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