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一节 唤纹师


  只见这位唤纹师手指忽然亮起一道微不可察的光芒,手腕微抖,整根长针如同一道银光,倏地齐根没入少年的皮肤

  少年身体微颤,闷哼一声

  几乎同时,淡淡的魔纹忽然浮现,虽然不是很清晰☆,但是可以明显地看到魔纹的轮廓

  唤纹师sōng一口气,轻轻一拍魔纹,长针仿佛被一根无形的线慢慢地从少年身体里扯来收起长针,唤纹师站了起来,笑道:“运气不错,成功了”

  那名少年顿时激◇,dànshìkěyǐmíngxiǎndìkàndàomówéndelúnkuò

  huànwénshīsōngyīkǒuqì,qīngqīngyīpāimówén,zhǎngzhēnfǎngfóbèiyīgēnwúxíngdexiànmànmàndìcóngshǎoniánshēntǐlǐchěláishōuqǐzhǎngzhēn,huànwénshīzhànleqǐlái,xiàodào:“yùnqìbúcuò,chénggōngle”

  nàmíngshǎoniándùnshíjī动无比,在他身旁的父母也长长sōng一口气,脸上露出欣喜之色唤醒魔纹,只需要修炼没有停下来,过段时间他就将迎来一个的高增长时期

  无论在哪里,实力都是最重要的,别说魔族

  东子羡慕地看着那名少年,对方的天赋并不如他,但是他最后的水平能达到什么地步,还是要看唤纹成不成功

  左莫盯着唤纹师那根长针,若有所思

  刚才他看到长针齐根没入少年体内的时候,吓一跳,不过当魔纹浮现的时候,他却立即把握其中关键

  左莫曾经对魔纹研究过许久,他对魔纹有着zì己的理解在他看来,魔纹是血肉皮毛精气共同组成的天然符阵,复杂程度比起修者的那些符阵复杂得多,除了结构上的复杂之外,有一个重的原因,那就是无论是血、肉、精气等等,它们都不是死物

  魔族有一句话,天下没有两个完全一样的魔纹

  因为每个魔族的血肉精气,不可能完全一致

  看完整个过程,他对唤醒魔纹终于有了最直观的感悟,唤纹师就是把原本残缺的魔纹,作出一定程度的修补,不,确切地说,是调整小范围地调整少年的精气血肉,虽然无法让魔纹变得完整,却也能在一定程度上让魔纹发挥作用

  唤醒魔纹,这个说法真是贴切

  左莫思索着,他的紧紧盯着唤纹师手上的那根长针,他对那根针很感兴趣

  旁观的魔族们渐渐散去,他们对这一幕并不陌生倒是一群年青魔族还留在原地,好奇地询问着唤纹师各种问题,这位中年唤纹师的性格非常和善,十分耐心地向小伙子们解释各种问题

  左莫在一旁听了片刻,顿时对这位唤纹师刮目相看,对方十分博学

  “唤纹师先生,能不能给我看看您的针呢?”

  左莫忽然扬声道,他的语气听上去就和其他充满好奇的天真少年没什么区别

  “嗯?”唤纹师转过脸,当他看到左莫和阿鬼时,脸上也不由露出莞尔之色:“哈哈,小伙子,这么小就开始吃软饭,可不是个好习惯”

  吃软饭?

  左莫一愣,不知为何,手臂传来的饱满柔软之感瞬间变得清晰无比,酥麻电流的感觉……

  幻术又、又来了

  真软……难道……难道这就是所谓的软饭么?

  左莫恍然dà悟

  味道其实……其实挺不错的……

  左莫精神一阵恍惚,但他很快强zì镇定心神:“先生,很抱歉我动不了”

  他此时就像个人畜无害的少年,身上完全看不到没有半点横扫四方一界之主的气概

  “唤纹师先生,阿左他身体不好,动不了阿鬼听不见,也不会说话”善良的东子向唤纹师解释道

  “哦”中年唤纹师露出几分诧异之色,上下打量两人片刻,zì言zì语道:“难道是什么怪症,我◇看看”

  说罢也不等左莫答应,便走上前,拿起左莫的一只手

  左莫心中一惊,心中顿时有些后悔,不该这么早出头,万一对方检查zì己的身体,发现了什么,那就危险了

  可他来不及拒绝,★▲中年唤纹师便开始检查起来,他的一只手搭在左莫的手臂上

  一股温和的力量,沿着手指钻进左莫的手臂

  这股力量一进入左莫如今几乎有如绞肉战场的体内,顿时被疯狂涌来的力量乱流,瞬间肢解、粉碎▲zhōngniánhuànwénshībiànkāishǐjiǎncháqǐlái,tādeyīzhīshǒudāzàizuǒmòdeshǒubìshàng

  yīgǔwēnhédelìliàng,yánzheshǒuzhǐzuànjìnzuǒmòdeshǒubì

  zhègǔlìliàngyījìnrùzuǒmòrújīnjǐhūyǒurújiǎoròuzhànchǎngdetǐnèi,dùnshíbèifēngkuángyǒngláidelìliàngluànliú,shùnjiānzhījiě、fěnsuì

  中年唤纹师脸色一白

  左莫心中哀叹,完了

  中年唤纹师收回手臂,他的脸色有些苍白,虽然脸上竭力保持镇定,左莫还是注意到他的目光中那一丝微不可察的惊骇

  “先生检查的▲结果怎么样呢?”左莫的声音笑咪咪,听上去就像纯真的少年在期待回答一样反正被发现了,这个时候强势点,对方反而不容易摸清底细

  但是落在中年唤纹师的耳中,却不啻于一道惊雷,面前这个被小女孩抱在胸前,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少年,瞬间就化作一个藏在阴影中的危险少年

  面无表情横抱着左莫的阿鬼,像极了那些高阶魔族的贴身侍卫中年唤纹师曾经见过一些高阶魔族,他们身边总是会有一两位这样特殊的存在,就连那冰冷的气息也如出一辙

  这类贴身侍卫,往往有着极为高强的实力,杀人如蚁,冷酷无情……

  难道这个少年其实是个高阶魔族?

  瞬间冷汗打湿了他的后背

  在他眼中,少年的那双眸子,似笑非笑,连那语气,似乎也带着几分调侃的味道

  “啊哈哈,真是抱歉,我水平太差,实在没有见过这种病呢”中年唤纹师打着哈哈,无论对方什么身份,出于什么目的伪装成这样,还是真正病残,他都下定决心,绝不沾染

  说完这话,他便转身想开溜

  “尊敬的唤纹师先生,您还没有给我看看您那根针呢”听上去天真无邪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中年唤纹师脚下一滞,表情僵在脸上

  对方◇有恃无恐……看来zì己的猜测**不离十……这种危险的家伙得罪不起啊

  转过身来,他脸上立即堆满和善的笑容:“哎呀,把这事给忘了,实在抱歉啊”说完他便抽出那根长针

  “唤纹师先生,麻烦你▲把它放在我手上可以么?很抱歉我动不了”左莫依然十分礼貌道

  唤纹师很小心地把这枚长针放入左莫的手掌中

  东子他们瞪dà眼睛,他们可是见过有个调皮的家伙,想摸一下唤纹师的那根长针,结果被唤纹师十分严厉地训斥一顿唤纹师真是个善良的魔族呢,他一定是看阿左太可怜,才会对他这么好

  他们如是想着

  长针一入手,左莫便察觉到这根针里面的玄妙

  “横线银、零光黑沙、铁角犀★木、朝霞水……”左莫喃喃zì语,飞快地飞析着这根银针的成份

  唤纹师如遭雷殛,呆若木鸡

  沉浸在探索中的左莫,没有注意到他手掌中的银针忽然亮起微微光芒

  中年唤纹师眼睛倏地瞪圆○,不能置信地紧紧盯着左莫手中释放光芒的银针,神情震惊,那模样就像看见鬼一般

  这……这不可能

  那根银针,只有他能够使用,也只有他能够激发其中的力量

  这个少年……

  左莫没有半点察觉,体内的剧痛无时无刻不在冲击着他的神经,他需要加专注才行

  “唔……这个符阵,不,是魔纹,我想起来了,是黑水蛭魔纹一部分,原来可以这样用,有意思……”左莫喃喃zì语,浑然没有察觉到周围众人的反应

  中年唤纹师感觉zì己几乎dà脑一片空白,他感觉zì己瞬间被剥得精光,所有的一切,都无从遁形这根银针是他用秘法炼制,银针里面的魔纹,是他历代师门最核心的秘密,竟然、竟然被一个少年随口说了出来

  左莫修炼魔体就是修炼血肉之力,现在血肉之力被打散,和灵力、神识搅成一团,四下肆虐但是银针上的魔纹,立即吸引了左莫体内的血肉之力,这才让左莫能够探索到银针的奥秘

  然而他体内早乱成一片,牵一发而动全身,被吸引的这一丝血肉之力就像扔进油锅里的一点火星,瞬间引来燎原之势

  混乱的三力疯狂地涌入银针

  啪

  左莫手中的银针哪里能够承受如此强dà□的力量,直接炸成一蓬银色烟雾

  这一声爆音把所有人都吓一跳,包括左莫在内

  中年唤纹师像木头一样神色煞白地站在那,呆呆地看着左莫空无一物的手掌东子他们也傻眼了,刚才左莫在zì言zì语的○时候,他们虽然听不懂,但是还崇敬之情还是油然而生——阿左那些话听起来就很厉害的样子

  可是当左莫手掌中的银针爆成飞灰,东子他们dì一个反应是:不好阿左把唤纹师的银针弄坏了

  担心zì己能不能唤醒魔纹的东子,又担心起左莫赔不起那根银针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弄坏了您的银针”看到中年唤纹丝煞苍白没有血色的脸,左莫倒真的是心生愧疚,这根银针估计对方花费了不少力气,结果却被zì己弄坏了

  他很能体会这种感觉,当年若是谁要是把zì己的纸鹤给弄坏了,那绝对是要拼命的

  可是,他现在无法调动灵力,要不然直接赔给对方就好了他身家丰厚,zì然也不缺这点

  但是现在……

  呆若木鸡如丧考妣的中年唤纹师,脸色紧张的东子他们,还有不知道该怎么办的左莫,dà家dà眼瞪小眼,一片死寂

  阿鬼这个时候,看上去也就不是那么显眼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