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二节 出手相救


  夜色中,曾怜儿如同幽灵般,立在魔功碑前

  头顶漫天繁星,浩瀚如海

  她能感受到残余的星力,在这块魔功碑附近,这里是左莫上次星移砂冶的魔功碑她的目光从魔功碑上扫过,里在的内容她▲看过数遍,依然没有找到左莫能够引发星移砂冶的蛛丝蚂迹

  蓦地,曾怜儿猛然zhuǎn身

  一个白衣胜雪的男子,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她身后,赫然正是漆雕雨

  漆雕雨的眼中忽然流露出一分杀意,周身环绕的水滴,骤然一划,发出一缕奇异的啸音

  曾怜儿只觉视野内的景物一颤,变得模糊起来,她黑曜石般的美目猛地亮起,幽然的光芒,如同深邃的黑夜,黑色水袖轻抖,一股诡异的无形波动散开

  漆雕雨身边环绕的水滴一颤,啸音嘎然而止

  “果然是神力”漆雕雨淡淡地开口,眼中闪过一道难以言喻的光芒

  曾怜儿的目光恢复迷离,美艳的脸庞变得加妩媚,吐气如兰:“漆雕雨,原来你的目标是神力”

  “没错”漆雕雨目光异彩连连,雪白的衣裳无风自动,他淡漠的脸庞,罕见露出一丝向往:“当年我就明白,师子铭想说的就是神力”

  “只可惜,关键的地方,他没有说出来”漆雕雨淡淡道◇:“我四下寻找,却没有找到线索,没想到,竟然能遇到修炼成神力的人还一遇就是三个”

  曾怜儿的眼神愈发迷离,樱唇微翘,声音温润得就仿佛能沁入人的心里:“你真是有心人呢”

  铮

  ◆音如剑鸣

  一道月牙波骤然而发,准确无比地挡住不知何时出现的水袖

  柔软水袖轻轻一颤,如水波微漾,月牙波啪地炸得粉碎

  “如果这个消息传出去,该有多少人感兴趣呢?这些家族,守在●这,不就是为了神力么?”漆雕雨淡淡的声音,就像述说一件与自jǐ毫不相关的事

  “是啊”曾怜儿语气呢喃,带着一丝慵懒,像猫抓在人心中轻挠一般:“但是那就轮不到你漆雕雨了,这场盛宴,与你不会有半点◎●这,不就是为了神力么?”漆雕雨淡淡的声音,就像述说一件与自jǐ毫不相关的事

  “是啊”曾怜儿语气呢喃,带着一丝慵懒,像猫抓在人心中轻挠一般:“但zhè,bújiùshìwéileshénlìme?”qīdiāoyǔdàndàndeshēngyīn,jiùxiàngshùshuōyījiànyǔzìjǐháobúxiàngguāndeshì

  “shìā”céngliánéryǔqìnenán,dàizheyīsīyōnglǎn,xiàngmāozhuāzàirénxīnzhōngqīngnáoyībān:“dànshìnàjiùlúnbúdàonǐqīdiāoyǔle,zhèchǎngshèngyàn,yǔnǐbúhuìyǒubàndiǎn关系呢”

  漆雕雨眼神陡然变冷,杀气大盛:“不过你现在送上门来,我就却之不恭了”

  曾怜儿妩媚一笑:“就看你够不够强咯人家最喜欢够强的男人呢”

  话音袅袅,还未在空中消逝,曾怜儿的身影泛着一层如同月光的光华,然后在漆雕雨面前,以肉眼可见的度变淡

  变淡到接近虚无的曾怜儿,朝漆雕雨轻轻眨了一下眼睛

  “要来哦”

  充满诱惑性的余音袅袅散开,原地空荡荡,曾怜儿就在漆雕雨面前,一点点消失

  漆雕雨目光闪动,若有所思

  ※※※※※※※※※※※※※※※※※※※※※※※※※※※※※※

  左莫当然不知道曾怜儿夜出的事情,不过就算知道,也不会在意人家可不是他属下,关他屁事

  在得知霞公主很快就要到太安城,左莫躁动的心立即安定下来每天不是陪着阿鬼,就是沉浸在修炼之中橙发妖和黑烟妖以及阿文,都整日里待在魔功碑说起来也奇怪,橙发妖神经大条得很,但是在修炼上,却天赋非常不错以魔功为主的魔功碑,他也看得津津有味,让一旁的黑烟妖放心许多

  这厮若是觉得没劲了,可就不得安生,搅得人什么都做不了

  不得不说,魔功碑所有的内容博大精深,师子铭一代奇才,于平凡之处见精微,每每细细揣摩,左莫总能有所得

  左莫经过星移砂冶之后的身体,强悍异常,而魔功碑讲解的许多精细法门,在他手上,jǔ手投足间,往往威力惊人上次的甲离拳,左莫体悟颇多太阳晶种自那之后活跃异常,不断地释放赤热的太阳精华,注入左莫的十乌天仪魔纹之中

  太阳晶种对左莫的神力异常喜爱,每当左莫从右手抽取神力,都有一部分神力会被太阳晶种吞噬每吞噬一丝神力,太阳晶种的zhuǎn动度便会快上一分

  和往常一般,又有一部分神力被太阳晶种吞噬,忽然,左莫感受到一阵悸动

  太阳晶种表面忽然喷涌出无数火焰,丝丝缕缕火焰化作一道赤热的洪流,沿着十乌天仪的金线,倏地注入左莫背上的一个太阳魔纹

  轰

  左莫身躯一震,大脑一片空白

  这股洪流如同万马奔腾,沿着太阳魔纹之间的金线,一路摧枯拉朽,势如破竹

  一个颗太阳变亮

  余势未绝的热流,沿着这太阳延伸而出的金线,继续前进

  又一颗太阳变亮

  zhuǎn眼间,背上最后一颗太阳也被洪流点亮

  半晌,左莫才从怔然状态回过神来,他感觉背上好像多了点什么,可又说不出来多了什么

  他仔细检查,位于心口魔纹的太阳晶种,比之前要小了一分,但是颜色深,运zhuǎn时不时喷涌一些火舌,看上去威势十足

  突破了?

  好像是,可是……

  左莫尝试着动了动,十乌天仪魔体并似并没有什么变化,第二般变化,也没有出来

  不过,左莫并不着急,他深知,对于将阶来说,重要的不是魔体,而是领悟【界】

  【界】是将阶能够掌握的最强大的力量

  想想定真贼秃的灯火梵界,那般威力,委实骇人十乌天仪所独有的【十乌天仪界】,让左莫垂涎不已

  魔体只是时间的问题,右手会源源不断地提供,只要时间足够,总能达到,但是【界】他却没有半点头绪

  不过,他也知道这是强求不来,就像领悟剑意一样,需要机缘和顿悟

  机缘和顿悟是左莫无法决定的,但是基础,却是自jǐ可以不断夯实的他如此细细钻yán太安魔功碑,就是希望能够基础打得扎实些

  但是他的修炼还是被打断了

  因为束龙捡了个人回来

  ※※※※※※※※※※※※※※※※※※※※※※※※※※※※※※

  束龙看到左莫,连忙行礼:“大人”

  在他脚边,躺着一名魔族,面若赤金,气若游丝,左莫见状,连忙蹲下来细看

  “大人,我去找到阿文他们的时候,魔功碑附近找到的,我看他情况不太对劲,就把他带回来了”束龙连忙道

  “咦”左莫轻咦一声,有些惊讶,他拉开这名魔族的袖子,只见他手的臂上,密密麻麻全是金色的魔纹,不对,是符纹

  这是禁制

  左莫的眼角猛地一跳,他连忙查看这名魔族其他地方,果然全都是禁制

  当左莫把这名魔族的上半身衣服脱掉,密密麻麻、一层一层的禁制,让所有人都齐齐倒抽一口冷气

  苗军愤怒无比,咬牙切齿道:“这是谁干的?当真该杀”

  “是悬空寺的禁制”识海里,蒲妖像幽灵一样出现,他寒声道:“悬空寺有一支很有名的战部,叫做孽部里面的成员,都是被俘虏的妖魔他们在这些俘虏身上布设禁制,抽走他们一部分魂魄,让他们变成杀戮魔偶”

  嘶,左莫听到蒲妖这话,不知为何,头皮一阵发麻

  此等手段,实在残酷

  见众人的目光汇集在他脸上,他便把蒲妖的话复核了一遍,所有人听得无不色变身为魔族的苗军是满脸杀气,咬牙切齿,一个劲在那骂,该死该死

  “他这是禁制反噬”蒲妖有些讶然:“他可能是离开悬空寺太久,他们身上的禁制层层相扣,破解极难,而且有许多阴险之处最常见的便是这种,多久没有服用某种灵药,便会发生反噬这也是悬空寺钳制孽部的手段之一”

  “悬空寺那帮贼秃果然阴毒”左莫恨声道,他们与悬空寺可是生死之仇

  仔细察看这名魔族身上的禁制,左莫看出不少门道他如今对符纹、魔纹的造诣非常深厚,尤其是接触唤纹之后,他对这些的理解要深刻许多

  “或许,能够救一救?”左莫喃喃自语

  苗军闻言,眼神猛然一亮,肃然道:“还请大人救他一命此人定然是我魔族先辈,在悬空寺受尽屈辱,连死都不能解脱,我等后人,岂能坐视?”

  其实话一出口,左莫就后悔了说起来容易,救起来难耗费魔贝不算,还得耗费心神,实在是件亏本的生意

  看到苗军一脸义愤填膺,就连旁边的陶兴也愤然开口:“没错我等先人,还得受此屈辱,实在是……实在是……”

  陶兴气得说不出话来,最后一顿,财大气粗慨然道:“大人需要什么尽管开口,我陶兴虽然没有什么本事,却是魔贝不缺而且再过几日,我着人送来的魔胎也差不多快抵达太安城,除了给大人的,其他的都卖掉还请大人无论如何,务必救下此人花费再大代价,在下也愿意”

  左莫虽然心里挂念着霞公主,正着急拼命提升实力,不想分神但既然话都说到这份上,他自jǐ心里也十分同情这魔族,又能给悬空寺上点眼药,便爽快点头道:“好”

  ********************************************************************************

  PS:还有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