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八节 内幕消息


  左莫不知道这场酒会对整个太安城有什么影响,他一回到家中,就立即定下心来,好好琢磨自己刚刚突破的【十乌天界】和天返星脉轮

  如今他的十乌天仪魔体已经有五颗太阳变亮,也就是说,有一半的太阳变亮除此之外,十乌天仪第二般变化太阳锤,也是个意外的收获但是吸引左莫的,还是【十乌天界】和天返星脉轮

  十乌天界被称为将阶第一界,霸道无双,如果能够领悟,意味着左莫能够一跃成为将阶的顶尖高手不过,他很快便发现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他如今只不过刚刚摸到界的门槛,他的界还未成形

  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是左莫大致明白什么是界五颗太阳之间,存在一种玄妙的力量,这种力量,便构成了一个界的雏形

  这些力量,如同乱流,需要慢慢梳理只有让它们变得加合理,加完善,界才能随之变得加完美

  这是个水磨功夫,没有捷径可走

  左莫比较惊讶的是天返星脉轮,回到家中细细琢磨他才发现,这些一颗颗如同火星般的东西,竟然是由神力构成

  它的结构非常奇特而复杂,左莫本来想好好琢磨一下,但心神刚刚沉入,便觉得头晕眼花他立即明白,这玩意出他眼下的境界

  左莫明白过来,这蓬火星厉害,并不是因为它是什么天返星脉轮,而是因为它们是神力

  看上去,这像是一种神力运用手法

  他对神力的了解太少,有意去问问曾怜儿,但还是想想算了

  至于什么天返星脉轮,左莫已经bǎ它抛之脑后,自己什么时候有时间去修炼妖术界?反正眼下是没时间

  所以左莫顶着蒲妖充满寒意的冷笑,专心梳理刚刚成雏形的十乌天界

  然后在思索,三天后与霞公主的会面,该如何才能从她口中套到小果和李英凤的消息

  不知为何,那女人给他一种不好惹的感觉

  ※※※※※※※※※※※※※※※※※※※※※※※※※※※※※※

  “你觉得笑摩gē怎么样?”信公主忽然问

  “他的力量很奇怪”重甲护卫的声音从厚重的铠甲内传出来

  “很奇怪?”信公子有些不明白

  “嗯”重甲护卫惜字如金

  信公主微微皱了皱秀眉,不过既然烦恼中的信公主,依然端庄优雅,她的手指无意识地叩着桌面:“这么说来,他是一个很好的人选”

  重甲护卫沉默不语

  片刻后,信公主便作出决断:“来人”

  外面一名仆人推门而入:“公主”

  “派人送一份qǐng柬给笑摩gē先生,qǐng他来参加晚宴,时间就定在四日后”信公主淡淡道

  “是”仆人应命而去

  信公主忽然一笑:“阿霞说不得对我有意见了”

  重甲护卫沉默不言

  信公主望着窗外,有些出神

  ※※※※※※※※※※※※※※※※※※※※※※※※※※※※※※

  “朱爷爷,我们要qǐng笑摩gē吗?”婉公主睁大眼睛,好奇地问

  “是啊”朱可微笑道:“他以后的前途不可限量,这样的人才,放弃了实在可惜而且……”

  他忽然停口不语

  “哦”婉公主似懂非懂地点头,她歪着脑袋问:“那我们qǐng他过来干什么呢?”

  “吃顿饭就可以了”朱可笑道

  “霞姐姐会不会怪我们?”婉公主有些忐忑道

  朱可笑道:“你霞姐姐可是个厉害人物呢不过,她最大的错误,就是这次图谋太大”

  “图谋?霞姐姐图谋什么?”婉公主好奇地问

  “公主到时就知道”朱可放下手中的笔,仔细检查了一眼qǐng柬,露出满意的神情他bǎqǐng柬交给早在一旁侍候的仆人,仆人接到qǐng柬立即告退

  ※※※※※※※※※※※※※※※※※※※※※※※※※※※※※※

  和往常一样,左莫去了一趟罗离师兄房间,罗离师兄气息全无,但是全身却没有变僵硬,柔软依旧

  左莫心头微松,生死锁没有人修炼过,他一直很担心若不是罗离师兄一心求死,他是绝不会拿这门功法出来的

  阿鬼的神力增涨得很快,但是让他感到高兴的是,虽然神力增长幅度惊人,但是阿鬼眼中的光采,似乎也同样在增涨

  她的眼睛比以前加灵动,各种反应,也比以前多许多

  这让左莫大为开心,比突破还要开心

  但是当他收到两份qǐng柬时,呆立当场

  ※※※※※※※※※※※※※※※※※※※※※※※※※※※※※※

  “听说了没,信公主和婉公主,都忍不住了她们同时给笑摩gē送了qǐng柬”

  “啧啧,这笑摩gē这下摆了三位公主同时邀qǐng,这有多少年没有出现了?”

  “哈,信公主和婉公主又不傻,这么厉害的家伙,不招揽才出怪事而且太安宝阁现在闹得这么轰轰烈烈,多一个高手,那可就多一份力量”

  “笑摩gē这家伙到底从哪冒出来的……”

  ……

  街道上的声音一丝不漏地钻入南门雪耳朵中,南门雪揽着美人,摇头失笑:“真是扰人清梦啊”

  “倒胃口现在全城都跟疯了一样”南门雪对面的男子同样一脸不愉,他随即怪笑道:“当年漆雕雨也没有这般风头啊”

  听到漆雕雨的名字,南门雪瞥了对方一○眼:“我说你今天是成心不想让我好过是”

  对方哈哈一笑:“我是看你太消沉,没什么斗志我都奇怪了,你居然这次没有找漆雕雨的麻烦?”

  “我才懒得理他”南门雪不以为然道,他一bǎ抱起身边的□○眼:“我说你今天是成心不想让我好过是”

  对方哈哈一笑:“我是看你太消沉,没什么斗志我都奇怪了,你居然这次没有找漆雕雨的麻烦?”

  “我yǎn:“wǒshuōnǐjīntiānshìchéngxīnbúxiǎngràngwǒhǎoguòshì”

  duìfānghāhāyīxiào:“wǒshìkànnǐtàixiāochén,méishímedòuzhìwǒdōuqíguàile,nǐjūránzhècìméiyǒuzhǎoqīdiāoyǔdemáfán?”

  “wǒcáilǎndélǐtā”nánménxuěbúyǐwéirándào,tāyībǎbàoqǐshēnbiānde美人,亲一口,一脸享受道:“美人在怀,这等闲情逸志,才是人生之乐趣你们整天打打杀杀,难道不烦么?”

  “说得也是”对方似乎颇为赞同道:“这世上弱肉强食,你如今在太安城,也没人敢来找你麻烦不过,蛟龙终不是风花雪月里的风景,你每日以美为伴,看似逍遥,实际上,也觉得乏味了”

  对方看也不看南门雪,径直道:“有道是,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你又是岂甘雌伏之人?”

  南门雪哈哈一笑:“任凭你巧舌如簧,于我何干?”

  对方也不恼,笑道:“听说,师月艺一直在找一个人”旋即意味深长道:“太安宝阁沉睡那么久,也到重见天日的时候”

  南门雪恍若未闻

  “当年,南门兄纵横小燕水十二界,号令一出,众雄拜伏,端得英雄了得可是如今意志消沉,每日纸醉金迷,判若两人”

  南门雪笑了笑

  “别人不知内情,笑南门兄英才迷途,我却知道南门兄一片痴情,真心不改”这名男子盯着南门雪,一字一顿道

  南门雪笑容倏地敛去,脸冷下来,气息骤然牢牢锁定对方

  “你在调查我”

  淡淡的几个字,如同撞钟般,直击男子的心底这名男子只觉得气血翻腾,呼吸困难,心中骇然,好恐怖的实力

  他咬牙坚持道:“南门雪,你不想救你心爱的人了么?”

  南门雪眼中杀机毕露,手倏地扬起

  “我有火心胆”

  对方一句话,却陡然让南门雪脸色骤变,他一bǎ抓过对方:“你再说一遍”

  看着南门雪那么俊朗的面容几乎扭曲,毫不遮掩的杀气,牢牢锁定他,几乎窒息

  他咬牙说出这句话:“我有火心胆”

  南门雪松开手,这名男扑通软倒在地上,竟然半天爬不起来而南门雪身边的美人,早就昏迷不醒

  “说,你的条件”南门雪冷冷道

  这名男子喘着粗气,心中充满了恐惧,刚才死亡仿佛就在他眼前

  喘息了半天,这名男子才挣扎道:“你用太安宝阁里面的一件东西换”

  “太安宝阁?这种流言你也相信?”南门雪冷笑道:“我在太安城这么久,之前从来没有听过有什么太安宝阁”

  “这是真的”这名男子终于挣扎站起来:“你不用知道我是怎么知道这个消息的,我也在为别人卖命”

  南门雪看了对方一眼,寒声问:“你们要什么?”

  “太安宝阁有三件东西”这名男子缓过劲来,神色也恢复了许多:“现在我们知道的,里面有一块石碑”

  “石碑?”南门雪眼中闪过一道异色

  “是的,太安魔功碑你看过,应该猜得到,它少了一块”那名男子沉声道:“最重要的一块当年师子铭建造碑林时,bǎ最重要的一块,藏了起来漆雕雨也在找这块石碑”

  南门雪沉吟不语,他开始有些相信对方的话

  “我们的条件很简单,用那块石碑换火心胆”那名男子沉声道:“你帮助我们得到那块石碑,火心胆就是你的有了火心胆,别说万年玄冰,便是再重的寒气,也能够驱散”

  南门雪盯着对方:“我怎么才能相信你们?”

  “你看这个”对方掏出一件东西,朝南门雪亮了亮

  南门雪的瞳孔骤然收缩如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