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一节 法宝成形


  别hán眼角难掩疲色,但是眼睛却如同一团炽烈燃烧的火焰泡-书_)

  以最快的度奔袭十天

  期间滴水未进,休息的时间不过两个时辰,他的身体实在疲倦到极点,但是精神却是异常的亢奋◆

  zuǒ莫的造势非常成功,不断地有魔族来投,希望能够参加这场修魔之战但是其中对公孙差别hán他们最有用的,却是那些熟悉冷山界一带的魔族他们曾在那一带讨过很长时间的生活,对当地了如指掌

  尤其是其中一名向导告诉他们的一条极其隐秘的路径

  这条路径有绝大部分都隐藏在数十里深的岩洞,不计其数的岩洞连绵数万里,它们蛛网般相连,里面充斥着阴hán之气、地火、精怪妖兽,危险至极若是不熟悉的人一头闯进去,十有**困死在里面

  然而,就在危机四伏的岩洞某深处,有一处不为人知的混沌裂缝,通往冷山界的一处地底山洞

  没有人比公孙差别hán明白这条隐秘路线的价值,两人对zuǒ莫的手段,佩服得五体投地看上去并没有什么技术含量的造势,却让他们的胜率陡增

  冷山界作为江哲最早攻克的魔界,如今已经成为悬空寺于魔界的大本营,这里有大量的补给,但是最重要的,却是那条通往悬空寺的混沌裂缝

  想之前公冶小容何等潇洒,但是在那道混沌裂缝落入木希之手后,便如同丧家之犬

  混沌裂缝,重中之重

  尤其是深入魔界,一旦混沌裂缝失守,那就意味着失去退路,失去回去的机会

  比起公冶小容的张狂,江哲加深沉谨慎,此等要地,他又岂会坐而不视?他在冷山界各大界河,布下层层符阵,把整个冷山界打造得有如铁桶一般

  公孙差和别hán之前也没有想过去打冷山界的主意

  以他们这点人,机动迂回中寻找战机,才是王道去和这样防守严密的要塞硬碰硬,那和找死没什么区别

  公冶小容那么多人,面对死守不出的麻凡,也没有半点办法,只能黯然离去任何一支战部,面对龟缩不出、符阵完善的要塞,都没有太好的办法

  面对如此绝佳的机会,若是不能抓住,那公孙差就不是公孙差,别hán不是别hán了

  原本两人商定别hán来吸引江哲的目光,而公孙差悄然偷袭☆冷山界但是合计了一下,最终决定这致命一击,由别hán来完成一方面,别hán和悬空寺之间的恩怨另一方面,别hán比公孙差了解悬空寺的战将们

  别hán深知江哲的厉害,他特意嘱咐公孙差,千万不可放★☆冷山界但是合计了一下,最终决定这致命一击,由别hán来完成一方面,别hán和悬空寺之间的恩怨另一方面,别hán比公孙差了解悬空寺的战将lěngshānjièdànshìhéjìleyīxià,zuìzhōngjuédìngzhèzhìmìngyījī,yóubiéhánláiwánchéngyīfāngmiàn,biéhánhéxuánkōngsìzhījiāndeēnyuànlìngyīfāngmiàn,biéhánbǐgōngsūnchàlejiěxuánkōngsìdezhànjiāngmen

  biéhánshēnzhījiāngzhédelìhài,tātèyìzhǔfùgōngsūnchà,qiānwànbúkěfàng慢行军度江哲嗅觉极其灵敏,若是公孙差放慢行军度,江哲一定会有所察觉

  公孙差一如别hán所言,一路急行

  别hán这边,是卯足了劲,全行军

  长时间的全行军,便是别hán,也觉得透支到顶点但是一想到这些年在悬空寺受的苦难,看到身旁木讷而无知觉的孽部,他疲倦欲死的身体,涌出一股力量,支撑着他继续前进

  “就是这个岩洞”向导欢喜道,他兴奋无比,能够亲自参加这场旷世之战,一锤定音,他只觉得浑身战栗

  “走”别hán重重吐出一个字,神色狂热

  向导敬畏地看着别hán为了不引人注意,他们没有选择魔骑,这些天的行军,他的体力早就消耗殆尽,后面的路程,全都是孽部背着他前进

  眼前这支战部,简直就像魔偶一般,不知疲倦,太可怕

  但是,想到接下来的战斗,他心中不由生出一股豪气

  他带着别hán的孽部,七拐八拐,迅消失在峡谷裂缝之中

  ※※※※※※※※※※※※※※※※※※※※※※※※※※※※※※

  刀芒破空

  任何一支目睹笑摩戈战部的魔族,脑海中都不由浮现这四个字,严整的战阵和恍如实质的杀气,都让人印象深刻

  尤其是当这支战部,全行军的时候,满天掠起的呜咽风声,让人头皮发麻

  当这支可怕的战部开始提,有如森然洪流,瞬间让人们明白,这场举世瞩目的战争,一触即发

  沿途的势力没有再纠缠,他们默然注视,在等待这场战争的开始

  江哲看了一眼探哨发来的情报,不由轻叹:“来得好快”

  在江哲看来,显然是别hán察觉到他们拖延的企图,这样的全前进,显然不给江哲足够的时间不过江哲并没有太过于紧张,到目前为止,他的布置基本完成

  这些布置,只不过为了给他们增添多的胜算

  但是和别hán这个级别的战将战斗,不可控的因素太多,这些布置未必能用得上他只是为了修补各处破绽,他们占领的魔界不少,别hán可以有许多攻击选择

  他很清楚其他几界守卫的师兄师弟,他们绝对不是别hán的对手整个防线中,只有他能够钳制别hán

  他的策略亦是如此,他来对付别hán,而把公孙差交给其他同门只要他能成功缠住别hán,其他人合力拿下公孙差,再返身包围别hán孽部

  江哲熟知别hán脾气,别hán是绝对不会放过和自己决战的机会

  忽然,一只金色纸鹤飞入他手中

  江哲心中一突,金色纸鹤在门派中代表着最紧急最重要的命令,难道门派出了什么大事?

  他打开纸鹤,匆匆浏览了几行,眉头就皱起来

  当看到寂正师叔祖时,江哲脸上的讶色再也忍不住,心中如同掀起惊涛骇浪两名返虚期的高手,随后将有一批高手,将进入冷山界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但是江哲心中,却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对于任何一个门派来说,如此精锐尽出,不留一丝余力,都有一些危险

  虽然他不相信有谁敢对门派动手,但是这种不留余力的做法,他本能地抵触

  可他不是掌门

  他无奈地笑了笑,旋即自我开解,若不是重要到极点的事情,掌门也不会如此冲动 ▲
  但是……

  ※※※※※※※※※※※※※※※※※※※※※※※※※※※※※※

  zuǒ莫神色肃穆,手中的黑心宝钱面目全非,如今的黑心宝钱,中央方孔殷红如血染,红心宝钱之名加贴切一○

  七枚红心宝钱,散落在一块龟壳上

  本来zuǒ莫也没想到这块扔在戒指角落里的龟壳他在重炼制黑心宝钱的时候,觉得黑心宝钱虽然变化神妙,但威力还是有些弱,难以一击致命

  对zuǒ莫来说,这个弱点让他对黑心宝钱有些看不上既然现在打算重炼制,那当然要改变这一点,他便在戒指里四下寻找合适的材料

  直到他的目光落在这块龟壳,他不禁眼前一亮

  龟壳散发的微弱神力波动,对于以前的zuǒ莫来说,难以察觉,但是今非昔比的zuǒ莫却立即察觉到这块龟壳的不凡这丝神力波动虽然微弱,但是却极为精纯

  想了半天,他才想起来,这块龟壳是当初他在太阳神殿搜刮而来他连忙去黄金叶■上查看这块龟壳的来历,顿时吓一跳这块当年太阳部落祭祀时占卜所用的龟壳,是海龟部落图腾的本命龟壳,被太阳部落消灭后,这块龟壳就上交神殿它上面熏烤的痕迹,是当年祭坛神火所致

  虽然经历万年,这块龟◇壳,依然完好无损海龟部落修炼的是水属性的神力,而在无数年的神火炼化中,太阳神力早已经侵入它每一处

  水火两性,以奇特的方式,融合在一起

  若是当年能够看到这种奇特的水火相融,zuǒ莫的【离水剑诀】,不知要上几个品阶

  每一块宝钱,外蓝内红,上布满龟壳纹,反而龟壳熏烤的痕迹消失不见,变得洁白如玉,没有一丝瑕疵

  龟壳内,浅浅一汪清澈至极的水,光滑如镜

  此处用的是岚人泪

  最为奇特的是,每一枚龟钱,周围都分布一圈星星点点的火星,俨然是小一号的天返星脉轮

  七枚龟钱,带着一溜火星,滴溜溜地在龟壳水面上滚动,煞是好看

  这是zuǒ莫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件顶阶法宝

  普通的品阶划分法已经无法适用这件法宝,以地魔兵为胎,以远古图腾部落圣物为底,以妖术为衣带,岚人泪为湖,以修者炼器之法炼制,这样出来的法宝,出zuǒ莫所有的认知

◇  法宝成形的瞬间,zuǒ莫心头一片喜悦

  而此时,他们头顶乌云密布,电走银蛇

  一道闪电不断落下,zuǒ莫他们头顶的山体,瞬间化作齑粉

  又是一道闪电朝zuǒ莫头顶轰去,一枚□龟钱忽然从水面上飞上zuǒ莫头顶,只见那殷红的方孔,蓦然生出一股吸力

  闪电瞬间没入方孔之中

  龟钱纹丝不动,就好似刚才的闪电只不过是幻象而已

  头顶乌云仿佛被激怒,一道道闪电如蛇般狂舞,撕裂天际,不断地朝zuǒ莫头顶龟钱轰去

  密集轰隆的雷霆声中,只见龟壳表面的龟壳纹,一点点泛起银色

  它竟然在吸食闪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