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二节 弑神血剑


  韦胜走在街道上,周围的人群投以敬畏的目光**泡!书*韦胜如今名扬魔界,到目前为止,他还未有一败

  倒在他剑下的高手,已经过二十位

  其中许多人,都是声名赫赫,豪踞一方之辈连战连胜,韦胜的声威空前

  从一开始的主动邀战,到如今的被人挑战,他只花了几个月的时间

  对于韦胜,魔族实在没有太多的恶感他沉默寡言,坚毅如铁,没有丝毫做作,作风清苦俭朴,没有半点骄奢之风,对力量的追求有着乎常人的执着,对剑的虔诚令人动容而且为人光明磊落,虽然连败二十位高手,但鲜有人死在他剑下

  在骄傲的魔族们看来,韦胜身上几乎有着所有魔族所崇尚的优点

  如此人物,便是魔族,也难生出嫌恶之心许多魔族在暗地里感慨,这等人物,若是魔族那该多好

  他又是如此强大

  连败二十位将阶高手,许多人已经在猜测,帅阶之下,他已经再无对手

  难道真的要帅阶出马吗?

  不过多的人却觉得这个说法没什么意思,哪一位帅阶不是大权在握?他们此时正忙着扩张、忙着战争,谁有时间去和一名剑修比试?

  也许韦胜的实力已经无限接近帅阶,但是哪怕一线之隔,这种差距都是无法逾越

  大人物的目光,则多的投向江哲与笑摩戈之战在他们看来,韦胜这样的高手当然令人赞赏,但是他一日没有踏入返虚期,便不会对整个时局产生什么真正的影响可是笑摩戈这一战的胜负,将直接改变时局

  笑摩戈若胜了,声威暴涨,将会成为魔界生代战将第一人而悬空寺的没落,则无法阻止

  而若悬空寺胜了,魔族在战场一败再败,江哲的声威重,悬空寺会加强盛而笑摩戈则无处容身

  这一战所受到的关注程度,远韦胜的比试

  韦胜没有受此影响,这些因素,从来不在他的注意范围之内他和往常一样登在台上,安静地等待对手的来临

  他盘膝而坐,黑剑飘浮在身旁

  今天的对手是谁,他并不清楚他从未搜集过任何一位对手的资料,这些对他没有任何意义他是为了mó砺自己的剑意,而不是为了胜负,单纯的胜利对他没有价值

  心如虚空,一把黑色的小剑悬立于虚空之中细看之下,便会发现,赫然是小一版的黑剑但是与黑剑的暴戾嗜血不同,这把小黑剑,却初具威仪

  剑如无尽虚空

  浩瀚、深邃、无穷无际

  无空剑意

  他的无空剑意,已经过无空派任何一代前辈,达到一个前所未有高度六品剑诀,在他手上,正在发生蜕变

  忽然,小黑剑轻轻一颤

  一波淡到几乎难以察觉的无空剑意,如同泛起的涟漪,向四周荡开

  四周的一切,在韦胜心头浮现

  密密麻麻的人群间,一个人清晰无比

  此人在监视自己

  小黑剑与韦胜心灵相通,似乎感应到什么,一阵急颤

  剑意

  此人是剑修,而且是昆仑剑修

  他的眼睛,透着微不可察的敌意,但是让小黑剑如此反应的,却是他身上所带的淡淡昆仑剑的味道,肉眼无法分辨,但是在剑之虚空里,这一丝味道,却是如此醒目

  昆仑不会善罢甘休,他早就明白

  不过,昆仑大概没有想到,他也不会善罢甘休

  韦胜忽然睁开眼睛,那双坚毅的眸子,闪过一抹凛冽的精芒

  既然来了,那就别想走了

  韦胜起身,黑剑仿佛被吸引,铮地飞入他掌中

  台下的魔族一阵愕然,他们第一次见到韦胜在比拼之前,会有其他的动作在以往的比拼中,在对手到来之前,韦胜就会像一块磐石般,闭眼席地而坐,一动不动

  他想做什么?

  魔族们纷纷露出疑惑的表情

  就在此时▲,便到听到韦胜的清喝,传遍全场

  “昆仑剑修,什么时候也变成藏头露尾之辈?”

  韦胜手中黑剑,倏地指向yǐn藏在人群中的昆仑剑修

  昆仑剑修

  台下魔族一片哗然

  昆仑这两个字,数千年来,带给魔族的,是无尽的伤痛

  韦胜剑尖所指之处,人群像潮水般分开,露出人群中的昆仑剑修

  身材中等,其貌不扬,看上去和普通的魔族没有任何区别,放在人群中,会迅○消失不见

  昆仑剑修并没有其他动作,他已经被韦胜的剑意锁定

  “我很好奇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他的声音沙哑干涩,十分难听,他浑身没有一丝气势,就像一个普通人但是他这句话,却无★○消失不见

  昆仑剑修并没有其他动作,他已经被韦胜的剑意锁定

  “我很好奇你是怎么发现xiāoshībújiàn

  kūnlúnjiànxiūbìngméiyǒuqítādòngzuò,tāyǐjīngbèiwéishèngdejiànyìsuǒdìng

  “wǒhěnhǎoqínǐshìzěnmefāxiànwǒde?”

  tādeshēngyīnshāyǎgànsè,shífènnántīng,tāhúnshēnméiyǒuyīsīqìshì,jiùxiàngyīgèpǔtōngréndànshìtāzhèjùhuà,quèwú疑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我的剑认得你们”

  韦胜淡淡道

  话音刚落,他和昆仑剑修周围的空间,已经化作一片虚无,无边无际的虚空

  “传言无空剑门有一部六品剑诀,名为【无空剑诀】,没想到你能另出机杼,上层楼,你的掌门和师叔们在泉下有知,想必也会感到欣慰”昆仑剑修笑吟吟,自顾自道

  韦胜虎躯一震

  坚凝如铁的眼中渐渐浮起深深的悲痛之色,握住黑剑的手掌指节因为太用力而发白,微微颤抖

  无尽虚空一阵颤抖,yǐnyǐn有不稳迹象

  昆仑剑修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容,漫步徐行,犹如闲庭信步,从容之至

  “只可惜,你没有能再见他们一眼,就连你的□师兄弟,也皆尽落入魔族之手,成为魔族的阶下囚无空剑门也传承了几百年,至此湮灭,令人惋惜”

  韦胜一言不发,只是脸上血色随着对方的话,一点点褪去

  昆仑剑修似笑非笑地看着韦胜,在情报中,◇韦胜性格坚毅如铁,极其顽强,但是极重情义,这是他最大的弱点

  剑意亘古,万世长存,情义不过世俗之物,倘若剑意被之沾染,永远无法登峰造极

  可惜了一个好男儿

  昆仑剑修脸上笑容依●旧,但眸中一片冰寒,没有一丝感情

  一把薄如蝉翼的透明小剑,不知何时,出现在他掌中

  刚欲动手,他忽然惊觉,冰冷的眸子中骤然闪过一丝悸动

  眼前的韦胜,气息陡然发生惊人变化

  悠远苍凉的气息,挟着深沉的悲伤,从无尽的虚空里涌来,化作丝丝缕缕,没入他手中的黑剑

  黑剑骤然一声沉鸣

  如远古荒兽嘶鸣,暴戾凶残的气息滔天,浓重的血腥味,从剑身渗出,融入周围◇的黑暗虚空

  几乎眨眼间,黑暗虚空染上一抹暗红色

  韦胜的身体剧烈地颤抖,脸色苍白,好似浑身的血液都被抽空但是他握着黑剑的手,却有如磐石般,纹丝不动

  昆仑剑修猛地抬头,他恍若○看到韦胜身后,一把有如山峰般的巨大血剑,飘浮不动

  丝丝缕缕的血液,顺着血液滴下,暴戾血腥的气息,让他的剑心本能地震颤着

  这是……

  韦胜泛红的眼睛,变成深红,再变成暗红,直至再变成黑色

  如同之前无尽虚空一般深邃的黑色

  滔天的杀意和血腥味,仿佛突然消失,韦胜身后的巨大血剑,也如同幻影般消失不见

  只有周围的带着血色的虚空,让人知道,刚才那一幕并非幻觉

  昆仑剑修张大嘴巴,不能置信地看着韦胜的身后,那模样就像见鬼一般

  “弑神血剑……怎么可能……”

  他喃喃自yǔ,神色惨白

  韦胜神情恢复如常,他心中的黑剑,通体血红,而周围的虚空,也染上几分红色而在血剑上,一名小一号的婴儿,盘膝而坐,眉目间和韦胜十分相似

  元婴

  在这个时候,他成功突破元婴

  韦胜的剑意境界,一直在他的修为境界之上便是那些被他打败的魔族,也想不到,他们面对的对手,竟然还只是一位金丹期剑修

  直到今天,骤然听闻掌门和师叔们的噩耗,心中悲愤,引起手中黑剑共鸣,黑剑中澎湃的杀意,瞬间冲破他体内的阻碍

  之前他虽然心中也有不祥的猜测,但是到底没有得到掌门他们的确定消息,还心存几分希望直到被对方说破,心悲若死的韦胜,却失去最后一点阻碍和顾忌他与黑剑之间最后一丝隔阂,亦被打破

  长久的积累、这段时间生死边缘的参悟,让他的突破水到渠成

  昆仑剑修想借此让韦胜的心神露出破绽,但他绝对没有想到,却成为韦胜突破的契机

  “弑神血剑,原来你叫这个名字”

  韦胜轻抚手中黑剑,喃喃自yǔ黑剑感受到韦胜心中悲伤,杀意越发炽烈,嗡嗡剧颤,丝丝缕缕的血液,从剑身渗出来,转眼间,剑身血迹斑驳

  剑身上的血液,仿佛有着奇特的气息

  如果左莫在这,一定会发现,这种气息,就是神力的气息精纯无比的神力气息

  这丝丝缕缕血液,皆是它在万年前饱饮的各族图腾强者之血

  昆仑剑修终于恢复清醒,但是他很快脸色加惨白,他竟然被韦胜全面压制

  周围绯红的虚空,就像一个巨大铁钳,死死地压制着他

  不可能

  哪怕就是弑神血剑,也绝不可能如此强横

  难道……

  一个可怕的念头在他脑海中闪过

  恰在此时,韦胜抬起头

  刹那间,昆仑剑修只觉韦胜和周围报绯红虚空,融为一体

  果然……他突破了

  “师傅师叔在上,无空剑血界下,弟子韦胜,以昆仑血祭”

  这是昆仑剑修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