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三节 神力释疑


  曾怜儿盯着左莫手上的那团光芒看了老半天,终于忍不住开口:“你为什么修炼法诀?”

  从几天前,左莫忽然开始修炼起法诀_泡&书&虽然曾怜儿对法诀的了解不少,但是她知道,以左莫的性格,是绝对不会做没有用处的事

  突然从修炼神力,变成修炼灵力,这让她感到很奇怪

  左莫满头大汗,看起来十分吃力,但他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而是一边修炼一边道:“三力是神力的分支,修炼三力,能够帮助我们神力的进步”

  曾怜儿一脸不解

  她继续了月亮部落的传承,对神力的理解和左莫截然不同

  左莫也没有过多的解释,因为其中有许多是蒲妖和卫不断反复推演得出的结论,不是一句话两句话说得清楚

  但是他hái是补充了一句:“神力的湮灭,除了传承的断层外,应该hái有一个原因”

  曾怜儿的眼睛陡然亮起来:“什么原因?”

  神力的湮灭,一直是个悬而未决的疑问,★到现在依然没有人能够确实地说清楚那个时代太过于遥远,流传到今的记载不过廖廖数语,而且hái是语焉不详神力的威力远比三力要强大,他们三人不过人阶初期,却能够杀死返虚期修者,孰优孰劣,一目了然

  ☆但是威力强大的神力湮灭,而威力不如神力的三力,却发展壮大,成为主流这不得不令人感觉难以理解,无论是修者,hái是妖魔,对力量的追求都没有什么不同

  当曾怜儿听到左莫可能找到其中的原因,顿时精神大振

  “信仰”左莫吐出两个字,手上的法诀没有丝毫凌乱

  “信仰……”曾怜儿一愣

  “远古部落的强者,他们hái有一重身份,他们是各自部落的图腾,被视为部落的神,他们是部落民众献祭和信仰的对象,所以他们有神殿而如今,无论是修者,hái是妖魔,都已经没有图腾,没有神殿”

  曾怜儿若有所思

  “换句话说,现在修炼神力,和以前已经不一样了我们有传承,但是我们已经不可能像以前那般,成为图腾强者,接受其他人的信仰和献祭不过,我们可以从三力着手,三力虽然威力没有神力那么大,但是修炼体系加严谨,又是从神力分流而下,对我们修炼神力大有帮助”

  左莫说话间,手上的光芒隐隐有不稳的迹象,他连忙收敛心神

  曾怜儿冰雪聪明,而手上的传承又颇为完整,略为思索便明白左莫所说的没错她手上的月亮神力传承内,就有许多内容涉及到神殿,之前她没有细想,此时联系到左莫的说法◎,便恍然大悟

  神殿就是为了信仰

  “能教我妖术和法诀么?”曾怜儿忽然道

  左莫一愣,停了下来他没有想到曾怜儿会提出这个要求,要知道,对于一位真正的魔族来说,从头学妖术和法诀,○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

  他看了曾怜儿一眼:“从头学起来,有点难”

  曾怜儿嫣然一笑:“总不会比修炼神力难”

  左莫哑然,没错,三力的修炼,怎么也不会比修炼神力难他没有拒绝,略为思○索,便掏出两枚玉简:“你的魔体相当不错,这部【玉骨诀】是以灵力炼骨,对你的魔体也有所帮助这部【幽狱骨祭术】,也很适合你,不妨炼炼”

  蒲妖bǎ自己所有珍藏的法诀和妖术,全都拿了出来卫的前代主人◆○索,便掏出两枚玉简:“你的魔体相当不错,这部【玉骨诀】是以灵力炼骨,对你的魔体也有所帮助这部【幽狱骨suǒ,biàntāochūliǎngméiyùjiǎn:“nǐdemótǐxiàngdāngbúcuò,zhèbù【yùgǔjué】shìyǐlínglìliàngǔ,duìnǐdemótǐyěyǒusuǒbāngzhùzhèbù【yōuyùgǔjìshù】,yěhěnshìhénǐ,búfángliànliàn”

  púyāobǎzìjǐsuǒyǒuzhēncángdefǎjuéhéyāoshù,quándōunálechūláiwèideqiándàizhǔrén,是个战斗狂人,年轻时不知找过多少人挑战,这也导致卫在魔功方面的造诣十分深厚各种魔功流派,卫也没有丝毫保留

  能够入蒲妖和卫法眼的,绝对不是一般的货色左莫这些天,除了修炼,便是在阅读这些法诀、妖术、魔功它们虽然比起神技要差许多,但正因为威力不及神技,它们在力量运用的技巧性方面加精细

  从三力入手,这也是左莫和蒲妖、卫讨论的结果

  他们都认为,如今的神力要走的道路,和远古部落时代,已经截然不同

  当这个方向一旦确定下来,左莫便一头埋进各种可以媲美四大的“蒲卫藏经阁”之中

  每天只睡两个时辰,其他的时间,不是参悟,便是在修炼蒲妖和卫,帮他制订了一分十分严苛的●修炼计划,这份精准到二十分之一时辰的修炼计划,严谨得就像法宝炼制报告

  左莫完美地执行这份修炼计划

  每当疲倦欲死时,左莫的目光落在身旁安静坐着的阿鬼身上,他浑身充满力量

  他◎xiūliànjìhuá,zhèfènjīngzhǔndàoèrshífènzhīyīshíchéndexiūliànjìhuá,yánjǐndéjiùxiàngfǎbǎoliànzhìbàogào

  zuǒmòwánměidìzhíhángzhèfènxiūliànjìhuá

  měidāngpíjuànyùsǐshí,zuǒmòdemùguāngluòzàishēnpángānjìngzuòzhedeāguǐshēnshàng,tāhúnshēnchōngmǎnlìliàng

  tā从来没有如此专注,没有如此努力

  就连蒲妖和卫,在暗地里,都为此感到震惊他们制订的修炼计划,只是存在于理论上,他们在制订的时候,并没有认为左莫能够坚持下来

  但是当左莫第一天完美执行下来时,bǎ他们吓倒了

  眼前的小莫哥,陌生得让他们吃惊

  一天一天又一天,左莫的修炼,依然完美地执行两人制订的修炼计划

  尽管蒲妖和卫已经被震撼得不知道该说什么,但是在左莫看来,这hái不够

  进步太缓慢了

  蒲妖和卫都认为,眼下的进度,如果没有其他刺激,已经接近极限水平对神力的研究,他们绝对走在最前列

  常规方法没有用,那就用极端的方法

  ■比如战斗

  左莫在等待悬空sì其他人的来到,偌大的悬空sì,绝对不会放过这个绝佳的机会从悬空sì愿意派出两名返虚期,就能够看得出悬空sì对他们是志在必得

  左莫忽然停下手上的法诀,神色◎微动

  来了

  一、二、三……

  整整三十人,每一位都是元婴期

  左莫有些惊讶,悬空sì真看得自己

  如此páng大豪华的阵容,并没有令他感到畏惧,相反,他觉得全身热血沸腾,斗志充斥胸间,恨不得马上和那群贼秃狠狠打一架

  他很快冷静下来,三十名悬空sì元婴期,想要取胜,那可需要些策略

  几乎在同时,曾怜儿也停下修炼,望向左莫左莫没有说话,朝她◎点点头曾怜儿会意腾空而起,左莫一bǎ牵上阿鬼,亦拔腿飞奔

  “他们在那边”

  悬空sì的长老们立即发现左莫三人的踪影,毫不犹豫衔尾疾追

  但是很快,悬空sì长老们便发现,三人的☆度竟然比他们hái要快一筹转眼间,天空中只剩下一道极细的白痕,人影全无

  “好快的度”

  许多长老不由出声赞叹,如此度,哪怕比之昆仑的剑修,亦不逊色

  一位学识渊博的长老脸露惊容:“这是【天一痕】”

  “【天一痕】”

  许多长老愣住,这个名字他们似乎在哪里看过,但是却记得并不清楚

  “千年大战前,空行门的不传之秘”

  这位长老的解释顿时唤醒众人的记忆,不过并非每一位长老对千年前的门派感兴趣,一名长老便开口道:“老林,仔细说说”

  老林也不推辞,沉声道:“空行门是千年前的一个中等门派,他们最厉害是两种法诀,一种名叫【空杀诀】,而另一种,就是【天一痕】【天一痕】在当时是最顶尖的疾行法诀,飞行时,天空会留下一道极细的痕迹,所以叫天一痕配合诡谲的【空杀诀】,倒是闯下不小的名头只是这空行门,在千年大战的时候,已经全门皆灭这笑摩戈难道是空行门的传人?”

  说到最后,老林也有些疑惑

  “此子来历诡异,戴涛长老说他身兼妖魔修三家之法么,如今看来果然不假不过,我们也不要花费精力在这上面,bǎ他抓回来,自然就水落石出”一位长老冷哼一声

  “páng长老说得是”

  其他长老皆点头

  可以看得出,páng长老在众长老之中颇有威信,他转过头道:“许长老,吴长老,郝长老,三位飞行法诀冠绝本门,hái请三位长老先行一旦追上,莫要与之硬拼,只需紧随其后,bǎ方位传给我们即可此子狡诈阴险,三位小心为上”

  三位长老点头,也不多说,腾空而起

  三人果然擅长飞行法诀,而且本身又都有飞行法宝,顿时化▲作三道色彩不同的流光,消失在天边

  其他长老亦祭出各自的飞行法宝,或莲花,或祥云,或灵兽,皆不相同

  悬空sì并不以飞行见长,但是身为四大之一,这些长老哪一个不是身家丰厚,所用法宝、灵★兽,皆不是凡品,只见流光溢彩,声势惊人

  左莫所用的法诀的确是【天一痕】

  在当初制订计划的时候,他便仔细筹划了每个细节以战养战,固然成长快,但是其中危险也不言而喻,一旦落败,那可没有反悔的机会

  这一战的关键就是度,一旦被悬空sì完成合围,那自己就死定了

  他手上的飞行法宝,比起悬空sì长老,那不知道要逊色几条街所以当他在蒲妖收藏的法诀里找到【天一痕】时,他便立即开始修炼

  【天一痕】果然不愧是千年前能够跻身前三的飞行法诀,其快绝伦

  享受着极飞行的快感,左莫却已经开始启动下一步的计划

  贼秃们,享受一下哥的热情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