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一节 不周城


  “从来没有守护不需要代价”卫意味深长道,深邃的目光,闪动着一种名为坚定执着的光芒

  左莫怔住,他忽然想到了阿鬼

  如果说守护,大抵没有哪一种会比阿鬼的守护加坚定,同样,也没有一种的守代代价如此残酷

  这就是守护么?

  左莫心里翻腾

  卫没有说话,蒲妖此时亦保持沉默,识海里,只有妖异的火焰猎猎的响声

  只片刻,左莫便抬起来,咧嘴一笑,露出无所谓的笑容:“想吓我?哈怎么看,这也是大赚的生意啊,怎么能不做?快来快来,怎么弄?”

  卫深深地看着左莫:“你确定?”

  “真是啰嗦,快点弄好,哥赶着去修炼呢,浪费了哥的时间,你赔得起么◆?”左莫瞪大眼睛

  卫展颜一笑:“很简单的”

  说罢,左莫识海里的那块墓碑,蓦地一块块崩碎,化作黑气,旋即如同一条条黑蛇,钻入左莫的体内

  紧接着,这些黑气化作一块小小的墓碑z◇◆ài左莫的体内成形

  墓碑表面布满许多繁复精美的灰色花纹,若不细看,极难察觉

  刹那间,左莫若有所感

  “守汝之礼,执汝之心,行汝之誓,愿否?”

  一个苍老的声音,zà◇i左莫脑海里飘荡,这似曾相识的场景,唤起许多记忆但是左莫立即察觉到区别,咦,台词不对啊

  他记得以前的话是“守吾之礼,执吾之心,行吾之誓”,怎么现zài改了?

  但是左莫并没有犹豫太久,当他作出这个决定,脑海里全是卫的那句话,从来没守护不需要代价

  深吸一口气,左莫脸上玩世不恭的笑容敛去,他的神情变得肃穆,沉声道:“我愿意”

  话音刚落,只见墓碑表面的那些细密繁复的花纹骤然变亮,仿佛zài墓碑表面罩着一个细密的光网

  左莫脑海里轰地一片空白

  半晌,当他从失神中恢复过来,他的瞳孔重恢复焦距,他做的第一个动作便是摸自己的心口

  一种古怪的感觉传来

  之前的墓碑投入他心口处时,就好像无根浮萍,又像虚无的雾气但是此时,墓碑还是那墓碑,却仿佛它长出许多根系,扎根zài自己的心口

  “这就好了?”左莫有些茫然地问卫

  卫脸上露出一丝疲倦,但他依然笑道:“没错,你所要并不多,所以需要付出的代价并不大从现zài开始,你修炼法诀的效果,会是以前三倍而你需要付出的代价就是……”

  “嗯?”左莫看着卫

  “就是……”卫欲言又止

  左莫额头青筋开始跳动

  “就是……”卫一脸笑咪咪

  “就是你妹啊”左莫彻底暴走,额头青筋狂跳,几乎贴着卫的脸怒声咆哮

  卫脸上挂着浅浅的wēi笑,淡定地摇摇手指,一脸说不出的雍容:“不是我妹哦”

  左莫快抓狂了:“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卡zài这个地方,左莫胸中的怒火中烧如果老天此时赐给他一根铁棍,他一定把面前这个面目可憎的家伙串起来,架zài火堆上烤而且,一定要洒上足够多的辣椒粉

  卫一脸wēi笑地看着左莫,那wēi笑,那表情,就差zài脸上写“求我求我”

  左莫咬牙切齿,对付这种贱人,看来,只有出绝招了

  左莫脸上怒容敛去,阴恻恻道:“卫,我们该算算房租了,你到这里,住的时间够长了,还没交过房租对了,哥只收晶石,其他币种一概不认还有,别想哪什么法诀魔功之类来抵帐,哥只要晶石”

  卫的笑容僵zài脸上

  一旁看热闹的蒲妖默不作声地后退十丈,悄然藏身于火焰之中这个时候,出现zài左莫的面前,那可不妙

  城门失火,是会殃及池鱼的

  房租是个大问题……

  “哦,那个,其实你的墓碑炼誓很简单,只是你每个月,会有一天失去所有力量,直到你的神力能够解开不死神力怎么样,这个代价不算大,这可是我费尽心思才替你争取来的选择墓碑炼誓,是高技术含量的活,对经验的要求足○够高,可不是一般人……”

  卫喋喋不休,一脸劳苦功高的模样

  “哼”左莫冷哼一声,转身,雄赳赳,气昂昂地离开识海

  zài他身后,卫心有余悸的抹了抹冷汗,果然得意易忘形啊…… ○
  蒲妖一脸嘲讽地从火焰中走出来

  ※※※※※※※※※※※※※※※※※※※※※※※※※※※※※※

  从识海里出来,左莫就zài思考

  每个月一天的功力全失,换来修炼法诀的□三倍效果,这样的交易,确实非常划算但是其中也有隐患,万一若是zài力量全失的那天遇到危险,那可就完蛋了

  看来得zài平时就做好充足的准备

  虽然有隐患,但是左莫还是对墓碑炼誓相当满意▲,三倍的效果,意味着他的时间,能够缩短三倍

  zài院子里,左莫开始修炼起法诀

  他用的是【弦线指诀】,这是一种非常复杂高深的指诀,主要以指法为主它同样来自千年大战之前的一个门派的镇派◇法诀,而zài现zài,高深的指诀少得可怜,只有zài一些粗浅的法诀,比如【小**诀】才会用到指法

  修者们愿意相信,当灵力操控技巧达到一定程度,完全可以从指法中脱离出来

  理论上来说□◇法诀,而zài现zài,高深的指诀少得可怜,只有zài一些粗浅的法诀,比如【小**诀】才会用到指法

  修者们愿意相信,当灵力操控技巧达到一定程度fǎjué,érzàixiànzài,gāoshēndezhǐjuéshǎodékělián,zhīyǒuzàiyīxiēcūqiǎndefǎjué,bǐrú【xiǎo**jué】cáihuìyòngdàozhǐfǎ

  xiūzhěmenyuànyìxiàngxìn,dānglínglìcāokòngjìqiǎodádàoyīdìngchéngdù,wánquánkěyǐcóngzhǐfǎzhōngtuōlíchūlái

  lǐlùnshàngláishuō,这完全正确

  但是这部指诀却正好相反,它的理念是,通过指法的运用,而让一些修为较低的修者,能够运用一些较高深的法诀

  指诀一开始,左莫立即便察觉到不同寻常的地方

  灵力似乎变得加敏感,一些平日模糊不清的地方,此时也变得清晰许多只修炼了几遍,左莫的指诀就变得流畅许多,一反往日的艰涩

  果然有效

  左莫精神大振,修炼灵力对他来说,一直是比较痛苦的事无论是修炼魔功,还是修炼妖术,那种如鱼得水的快感,总是lìng左莫异常痴迷但是今天,这种痛苦不翼而飞,左莫重找到那种熟悉而陌生如鱼得水的快感

  一连狂修炼了六个时辰,左莫才有些意犹未尽地停下来

  这感觉,真是棒极了

  按照这进度,左莫有足够的信心,zài很短的时间,能把自己法诀的技巧提升到甲等

  忽然,他感受天空鲨鱼zài往下降落

  有人敲门

  左莫神识略展,便看清来人,是鲨鱼守卫的首领

  他挥了挥手,门自动打开

  “尊敬的大人,我们鲨鱼已经到达不周城,按照原定计划,我们将zài此处停留三天大人若是嫌这里闷,不妨下去散散心”首领恭敬道

  本来这种事,有特殊的手段,能够通知到每个乘客,但是鲨鱼守卫首领还是决定自己亲自来跑一趟,以示尊敬

  这样的强者,有资格得到这样的尊敬

  左莫点点头:“我知道了”

  守卫首领见状,也不多话,行礼后便离开

  “听说不周城出产白冈蛇骨,此物对我有用”曾怜儿忽然开口

  “白冈蛇骨?”左莫反应很快:“魔体?”

  “嗯”曾怜儿点头,解释道:“我们白牙魔族的不传之秘,我也是从我父亲那得知白冈蛇骨能够完善我们的白牙魔体只是白冈蛇骨只有极少的地方才有出产,不周城就是其中之一”

  左莫闻言,点头道:“走,我们去看看,希望这次你运气足够好”

  曾怜儿嫣然一笑,她脸上虽然易容换貌,相貌再普通不过,但是这一笑,却依然充满难言的风情

  ※※※※※※※※※※※※※※※※※※※※※※※※※※※※※※

  “阿横,你一定要帮我杀了他”季家少爷咬牙切齿,他从来没有受过如此屈辱当众被剥光,这种事情,竟然发生zài自己身上,每当他想起那天的场景,他就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太丢人了

  阿横的个头不高,体形精瘦,皮肤黝黑,头发短而硬,一身短打,看上去就像最普通的苦力,浑然没有半点高手的气势

  但是就是这样一个人,zài季家,却是lìng人畏惧的存zài

  阿横有些怜悯地看了一眼少爷,这个草包,还不知道等待他的会是什么命运但是脸上,他却没有露出丝毫不恭敬,轻笑一声:“少爷放心,我们季家的脸,不是那么好打的”

  季家少爷露出亢奋之色:“哈哈,没错那天我一定要zài场,我要亲眼目睹,这家伙是怎么死的”

  说到最后,他的语气充满怨毒嗜血

  阿横不以为然地笑了笑,这样的残忍,zài他眼中,只不过是无能的表现

  “他下来了”手下报告

  忽然,阿横眼中闪过一道精芒,他起身,朝门外走去

  季家少爷如同打了鸡血般,双目赤红,连忙跟zài阿横身后

  阿横丝毫没有顾忌少爷,身形如电,朝手下报告的地方掠去沿途行人受到惊吓,纷纷避让

  而几乎zài同时,左莫若有所觉,但他的目光,却是转向道路的另外一边,脸上不自主露出一丝惊异之色

  咦,那是……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