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七节 疑团


  “不要这么凶狠嘛”老头仿佛丝毫不受左mò杀气的影响,怒涛般的杀气席卷到他面前,便会像融化般,迅消散

  左mò目光一凝,心中凛然

  忽然老头似乎察觉到什么,丢下一句:“你要小心些,很多人已经盯上你了”

  下一刻,身影消失不见

  左mò一怔,但是很快脸色微变,他此时才发现有人在朝这边靠近

  这老头……实lì很强啊

  再想想刚才老头的那句话,倒不像有恶意

  一边思索着,左mò一边悄然离开,这附近他侦察过好几次,早就摸熟蒲妖和卫的专门性修炼,效果显著,隐匿潜行左mò哪怕算不上大师级,糊弄一般的高手,还是没什么问题

  回到住处,他还在回忆刚才的那个老头实lì如此强悍的老头,绝对不可能是无名之辈而且让左mò有些震惊的是,他甚至连老头修炼的是哪种lì量都搞不清楚

  老头说的那句话,又是什么意思?

  很多人盯上自jǐ?这明显是个提醒

  难道自jǐ露了破绽?左mò摇摇头,虽然还搞不清楚老头的来意,但是对方的提醒看上去也不像无的放矢

  老头说“很多人”,那就说明不止一个这些人盯上自jǐ,目的又是什么呢☆?

  地魔兵?这个猜测似乎可能性最大,地魔兵在如今的魔界,是最顶尖的魔兵,觊觎它的人自然不计其数

  但是长久生死间挣扎的左mò,对危险有一种异乎寻常的敏锐直觉这个最有可能的猜测,反而最▲先被他排除在外

  除了地魔兵,最有可能引起其他人注意的,那便是他笑摩戈的身份和神lì传承倘若别人注意的是这个,那就麻烦了

  左mò皱起眉头,旋即把这个问题放到一边他不会因为一个陌生老头的一句话,就阵脚大乱眼下他最需要的,是炼制出一把的地魔兵

  地魔兵换溯影魂丝草,这个想法诞生之初,不过是他偶然之念,但是现在,他却觉得这个方案,远比他自jǐ去幽泉界加容易实现

  他如今●不是无名之辈,无论是笑摩戈,还是萧云海,这两个身份都相当有份量

  只要他能炼制出一把的地魔兵,一定会有无数的人,去搜寻溯影魂丝草在世人眼中珍贵无比的地魔兵,在左mò眼中,只不过一件死物,能够用■它来换溯影魂丝草,再划算不过

  刚刚炼制出天蛇十相矛的他,倘若能再炼制出一件地魔兵,他的声望将推到一个前所未有的巅峰那时候,他所作承诺,便足以让无数人为之疯狂

  把思路捋顺之后,左mò心头的阴霾散去

  老头也罢,其他人也罢,反正自jǐ的目的是溯影魂丝草其他的事情,与自jǐ无关,真要找到自jǐ身上,他也丝毫不惧

  ※※※※※※※※※※※※※※※※※※※※※※※※※※※※※※

  黑漆夜色中,一身鲜红长裙的曾怜儿,犹如一朵夜色中怒放的玫瑰然而她的动作,却悄无声息,没有bàn点风声,她有如幽灵般出现在青花xuě面前

  “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曾怜儿看着青花xuě,幽然问

  青花xuě只觉眼前一花,一个俏立的身影,毫无征兆地出现在她面前

  她脸色微变,心中骇然,脸上却强自镇定,口中不服输问道:“你又是谁?”

  曾怜儿眸子朦胧起来,就好似一抹云雾,悄然飘至

  “进来说”左mò的声音,忽然从房间里传出来

  曾怜儿的身影立即在原地消失

  惊骇之色,此时才在青花xuě脸上浮现

  ※※※※※※※※※※※※※※※※※※※※※※※※※※※※※※

  “她是青花xuě,当年败在我手上没想到她在妖族使团,而且认出我的身份我就干脆让她跟着我,免得出去乱说”左mò解释道别人不知道,他却很清楚,曾怜儿刚才动了杀机,若是他再晚出口,估计青花xuě就成了一具尸体

  “我哪里会和一个小姑娘一般计较”曾怜儿嘴角掠过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

  腰轻轻一旋,红色的长裙甩开如花瓣怒放,她优雅坐在左mò面前

  曾怜儿做什么事情,都优雅从容,这玩意好似天生,像自jǐ这样的土包子,怎么也学不来左mò摇摇头,把这个好笑的念头抛之脑外,旋即关切地问:“怎么样?”

  “成功了”曾怜儿吐气如兰,没有bàn分自矜,笑靥如花,灿烂夺目:“我的血脉变得完美,对以后修炼有mò大好处,神lì增长一成bàn”

  左mò耸然动容,对魔族来说,血脉是他们最核心的lì量,亦是所有lì量的源泉固本培原,对☆任何一个修炼者都充满致命的诱惑而神lì增长一成bàn,是让左mò目瞪口呆

  便是像他这样身怀小号神晶一般的右手,想要增长一成bàn的神lì,在没有其他辅助手段的情况,需要大约一年的时间

☆  “值太值了”左mò忍不住兴奋道

  曾怜儿微笑着,仿佛永远被云雾笼罩的眸子深处,悄然闪动着mò名的情绪当然值,不过交换的可是地魔兵

  当时听到需要一件地魔兵时,曾怜儿实际上心里已经放○弃了那副白冈蛇骨那个价格,不是她能够承受得起的,就连她的父亲曾易,虽然也是一界之主,但也付不出这样的代价

  眼前这个人,却毫不犹豫

  无关男女之情,她忽然有些明白,为什么左mò的身边,◆总会汇集着一些让她感到吃惊的天才人物

  韦胜、公孙差、别寒……

  这些人随便一个放出去,都是光华四射耀眼无比的存在可如此杰出的人才,全都紧紧地汇集在左mò的身边,为了他,甚至愿意付出生■

  左mò没有注意到曾怜儿的情绪,他脸上难掩喜色:“太好了你现在出关了,我也可以安心地炼制地魔兵”

  “炼制地魔兵?”曾怜儿从得到白冈蛇骨后,便一直在闭关,对外面发生的事情全然不知当听到左mò说还要炼制地魔兵,不禁有些惊讶

  “嗯”左mò重重点头,咧嘴笑道:“我想到一个绝妙的主意用地魔兵换溯影魂丝草,这样我们就可以不去幽泉界了”

  “地魔兵换溯影魂丝草?”曾怜儿怔立当场,她几乎怀疑自jǐ耳朵听错了:“难道我们还有其他地魔兵?”

  看到曾怜儿一脸怔然,左mò得意无比,嘿然道:“再炼就是”

  曾怜儿哑然,片刻,一抹笑意在她嘴角绽放左mò说起炼制地魔◆兵,口气随便得很,但是她虽然吃惊,但却丝毫不怀疑左mò能做到这一点

  她的目光,悄然落在阿鬼身上mò名地,一声幽幽叹息在她心底响起,如同云雾般袅袅升起,笼罩她的眸子

  “什么时候开始炼★?”她一脸微笑

  “既然你出关,那就没有耽搁时间”左mò脸上嘻笑之色一扫而空,神色肃穆,沉声道:“明天”

  ※※※※※※※※※※※※※※※※※※※※※※※※※※※※※※

  “上次那个蛮牛没敢和我动手,让我很失望啊”老头咧着嘴,一口漏风黄牙惨不忍睹

  一位少年出现在不远处,紧身的衣服把少年修长的身形勾勒无疑他bàn躺在离地一丈高的bàn空中,就好似身后有一张无形的椅子,他bàn个身体都蜷缩在无形的椅子里一样,姿势怪异无比

  一只手托着一个果盘,里面堆满血葡萄,另一只手不断地往嘴里扔血葡萄,神态惬意

  “我哪里敢和老前辈动手?我是来吃喝玩乐的”少年含糊不清道:“不过,前辈上次护着笑摩戈,二哥无功而返这次似乎又对这萧云海感兴趣,前辈,给条活路……”

  “萧云海?难道你们不是为了笑摩戈来的?”老头挖了挖耳朵:“虽然我年纪大了,耳朵也不如以前了,可实在经不起反复念叨啊萧云海是找到笑摩戈的关键,这句话老头我耳朵都快听出茧来了”

  “哎哟哟,前辈话不要说得这么直白嘛,打个商量嘛,您老和我们这些晚辈计较啥,前辈开个价呗……”少年语飞快,手快,偏偏那果盘里的血葡萄却仿佛无穷无尽一般

  老头似笑非笑地看着少年:“魔神殿看来这次决心很大啊”

  “还成还成”少年打着哈哈:“您老也知道,穷乡僻壤的,没什么好东西,你老可别开价太狠”

  “谦虚了,我没记错的话,你们殿里那株结痂香也差不多开始结痂了,老头我也不要多,五颗”老头再次露出满嘴黄牙,一脸市侩模样

  少年的身体微不可察的一僵,他心底蓦地升起一股寒意结痂香是魔神殿最核心的机密,它种植在神殿禁地,就连神殿的护卫,都不知道此物,眼前这个脏兮兮的老头,却一清二楚

  “您老果然神通广大不过总共才结五颗,您老呼啦全弄去……”

  老头嘿嘿道:“啧啧,五颗?我怎么听说是十一颗?”

  少年背后瞬间布满细密的冷汗,他盯着老头,目光锐利如剑,寒声道:“您老到底是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