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一十三章 化蛟


  只见左莫的背后, 多了一团模糊的金色虚影。虚影十分模糊, 看不清楚形状, 有如一团庞大的金色云团, 在左莫身后蠕动。

  那是什么……

  肖长老惊疑不定, 眼前的少年, 让她觉□得充满了诡异。【天花坠】以相入道, 妙相之法, 与普通幻阵走的是截然相反的路子。普通幻阵迷功, 以外物动摇修者心志。而【天花坠】, 唤醒的是修者本心的。禅修修炼禅定之功, 心神坚定凝实, 被外物所惑的可能性要远比其他修者小许多。

  但凡事有一利则必有一弊。

  禅修心志坚凝, 其执念也必深, 【天花坠】这类法诀, 反而会奏奇效。除非当禅修修炼到更高深的大自在之境, 放下心中执念, 【天花坠】这类功法, 才会失去效果。

  可大自在之境, 那已经是极高深的境界。能修到如此境界的禅修, 绝对是一fāng大能, 不可能出现在天水界这般小地fāng, 更别说出现在一个凝脉其、二十左右的少年身上。

  从未失手的【天花坠】失效, 反蚀之下, 她心神受损。到现在, 她还不zhī道左莫是如何看破, 还有那句"把晶石统统还我”是什么意思。

  而且, 这团虚影……

 ◆ 诡异而神秘, 强烈的危险感, 刺激得她一阵心惊肉跳。她能修成金丹, 见识自是不凡, 但是眼前如此诡异怪异的金影, 她却闻所未闻。

  金影蠕动, 如同活物。

  眨眼间, 它朝中间坍缩,◎ 急剧变小。

  一双半透明金色翅膀, 出现在左莫的背上。

  大日魔体, 第一般变化, 明虚翼!

  束龙率领的卫营与王长老此时亦打得火热。王长老吸取梅长老的教训, 不时变幻位置, 依然占据主动。但束龙也不傻, 并不主动出击, 只是牢牢扼守位置, 切断王长老支援梅长老的路线。乌煞魔杀阵运转不休, 自从上次突破成甲之后, 小魔杀他们已经能够运用自如。

  无数hēi气化为一根根粗索, 像一张巨网, 挡住王长老的路线。

  如此一来, 双fāng谁也奈何不了谁。

  "百杀!”

  百人暴喝, 声震如雷, 巨剑与花瓣风柱相击, 梅长老蓦地喷出一口鲜血, 手上那株梅花, 啪地断了两根树枝, 树身布满裂纹, 只剩下五根树枝。

  梅长老浑身灵力几乎完全失控, 恍如沸水, 而对fāng根本不给她恢复的机会。

  低沉的啸音, 有如梦魇般, 再一次在她耳中响起。

  王长老面色凝重, 平日里脸上的温和消失不见, 杀机密布。她zhī道不能再与这伙人纠缠下去, 梅长老如今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再多撑一刻的力量都没有。

  她心中生出一◎丝悔意, 金乌城主的实力, 比她们想象中的要强大太多!

  在今天之前, 她们从来没有想过会有一天, 会像今天这般, 被一群凝脉期的修者, 逼到如此狼狈的境地。只不过一群凝脉, 哪怕数量再多, ☆平时她们不曾正眼瞧过。

  从她们修炼到金丹的那一天开始, 她们便拥有足够的资格, 居高临下地俯视凝脉。

  这个认zhī, 今天被眼前残酷的事实, 彻底粉碎。

  此时她心中已经不奢望胜利, 只是希望她们三人都能保全。只要她们三人还在, 百花盟便会还在。若是她们三人不在, 哪怕金乌城主不动手, 明水城其他势力, 亦会把百花盟蚕食干净。

  束龙冷冷地看着对fāng, 他z▲hī道对fāng要拼命了。

  他没有感到丝毫害怕, 哪怕对fāng是金丹。这场战斗的起因, 便是因他们而起, 他们比任何人都有拼命的理由。

  修奴的存在由来已久, 无论在哪一界, 都常▲见得很。这个事实, 束龙心中很清楚。他没有奢望大人能拯救所有的修奴, 改变现状, 那不现实。大人没有责怪, 反而带着大家杀上百花盟, 束龙便决定拼命。

  不仅仅是为了阿文, 更是为了他们自己。

  对fāng打算拼命的举动, 不仅没有让他感到丝毫的恐惧, 反而让他心中隐隐感到兴奋。

  王长老取出一盏海棠宫灯, 一缕青白的火焰在宫灯中轻轻跳动。海棠宫灯一取出, 周围的空气, 出现一个极短暂的停滞。过了一会, 更奇异的一幕出现。只见王长老身旁的空气, 都随着海棠宫灯那缕青白火焰的跳动, 而随之一跳一跳。

  王长老的身形, 在空中变得模糊。

  束龙瞳孔微不可察地☆收缩, 这盏海棠宫灯, 是件极厉害的法宝!

  他扬起被hēi甲包覆的右手, 右手完全笼罩在一团浓郁的hēi气之中。风吹过, hēi气摇曳, 犹如被吹动的火苗。

  卫营众人沉默着扬起右手●, 每个人右手都笼罩着一团浓郁的hēi气。

  他们头顶盘旋游走的hēishé, 忽然轰然崩碎, 化作无数缕细小的hēi气, 这些hēi气以惊人的度重聚, 形成一只长逾百丈的hēishé!这只h■ēishé, 身体彻底实化, 肌肤、鳞甲一应俱全, 宛若活物。猩红的shé瞳, 冰冷得没有一丝温度。它张开大嘴, 露出白森森的獠牙, 猛地一吸。漫天hēi火飘扬, 束龙他们右手笼罩的hēi气, 竟然齐☆齐被吸上天空, 长鲸吸百川, 投入hēishé张大的shé嘴之中。

  呜嗥!

  低沉的长啸, 有如无形飓风, 朝四fāng席卷而去。

  吸入无数hēi火, hēishé迅生惊人的变化, 它的额头多了两处凸起, shé瞳更加凌厉, 浑身的鳞甲漆hēi锃亮, 威势更加惊人!

  王长老心中更加凛然, 这支hēi甲队伍, 战法奇异, 和她平时见到的任何一类修者, 都迥然不同。

  但眼前这只hēishé的变化, 她却是识得, 化蛟!

  shé蟒与蛟, 有着本质的分别, 实力亦是如此。这只化蛟未完全的hēishé, 此时的威势和刚才, 已经截然不同。它的shé瞳, 仿若能够抽走所有的温度, 王长老心中一阵紧。

  手中海棠宫灯传来阵阵暖意, 她心中紧张稍缓, 没错, hēishé虽然威势骇人, 但自己手中的海棠宫灯亦不是凡品。

  她擅长炼器, 尤其擅长炼制各种花灯, 手中这盏六角海棠宫灯, 是她的得意之作。宫灯所用的海棠, 乃是六品天心海棠, 天下最上品的海棠之一。最为难得的却是宫灯中的那缕青白火焰, 来自一株万年青火竹竹心, 名为青心◇竹炎, 四品火焰中罕见的珍品。

  她二话不说, 擎起手中海棠宫灯, 低声细吟。

  只见海棠宫灯的花瓣片片脱落, 飞入空中。只见花瓣无穷无尽, 而这宫灯, 却没有丝毫变化。海棠花瓣飞舞,◆○ 眨眼间, 漫天的花瓣, 迷离梦幻。

  比起梅长老的梅花, 这些海棠花瓣数目更加惊人, 无边无际, 整个百花谷都笼罩其中。

  hēishé却不管花瓣如雨, hēi色shé身盘踞, 猩红●的shé瞳只是冷冷地盯着王长老。

  忽然, 海棠宫灯的火焰一跳, 轰, 漫天飞舞的花瓣倏地齐齐燃烧起来, 铺天盖地, 无数朵青白色火焰在空中飘舞。

  青心竹炎!

  嗤啦!

  一朵青心竹炎落在hēishé锃亮的shé身上, 跳动两下, 便熄灭, hēishé毫无所觉。

  王长老脸色一变!

  青心竹炎竟然没有用!

  无物不破的青心竹炎, 竟然连在hēishé身上留下一处印记, 都做不到!

  hēishé冰冷的眼中, 没有一丝情感, 它由凛冽精纯的杀意化形而成, 又岂是区区青心竹炎所能伤害?

  束龙眼中精芒一闪, 低喝一声:"杀!”

  hēishéshé瞳猛地一睁, 庞大的身体一扭一弹, 挟着骇人的声势, 朝王长老扑去。

  王长老心中骇然, 连忙转动手中海棠宫灯, 只见无数朵青心竹炎, 朝hēishé轰去。

  啪啪啪!

  犹如炒豆子般, 爆音密集如雨。

  不过指头大小的青心竹炎, 力量却是出乎意料的雄浑, hēishé庞大的身体, 被打得硬生生抬不起头来。

  王长老松了一口气, 只要还有能克制对fāng的办法就好, 当下拼命催动灵力, 又有无数花瓣飞入空中。只是这次的花瓣, 可不像上次那般娇弱无力, 它们宛如最锋利的刀片, 带着凛冽的剑意, 犹如一只只小鱼, 缠着hēishé的身体。

  嗤嗤嗤!

  hēishé锃亮的shé身上顿时多了无数细密的划痕, hēishé负痛, 疯狂地扭动身体。

  而青心竹炎绵绵不绝, 没有丝毫停歇的迹象, 劈头盖脸■地朝hēishé砸去。

  束龙额头浮现细密的汗珠, 他的脸色镇定, 但心中恼怒异常, 一时不察而被对fāng占得上风, 如今被压制, 他岂能忍得下这口气?法宝厉害又如何?

  他眼中闪过■一抹寒气。

  "小魔杀!”

  hēishé倏地轰然崩碎, 化作一团hēi气, hēi气中央, 急剧地旋转。

  漫天飞舞的青心竹炎和海棠剑意, 像受到一股无形之力的吸引, 不受控制地朝翻腾旋转的hēi气飞去。

  王长老脸色大变。

  那旋转的hēi气, 吸力大得惊人, 天空中的青心竹炎和海棠剑意, 疯狂地朝hēi气漩涡飞去。

  更让她感到恐惧的是, 这团hēi气漩涡, 就像能吞噬一切的怪物, 如此众多的青心竹炎和海棠剑意飞进去, 没有一丝变化。

  情形愈不妙, 她眼中蓦地浮起一抹厉色, 冷哼一声, 手中的海棠宫灯第一次脱手, 飞上天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