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鼎威【书已胖,该看了】|遮天_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 

第一百零一章 鼎威【书已胖,该看了】


  叶凡duì韩飞羽无丝毫怜悯之心,也不知道抽了多少巴掌,感觉手都酸了,最后将其扔在地上,他站起身来,向着其他人走去,惨叫声顿时此起彼伏。

  “叶凡不要再打了,快出人命了。”张文昌的神色●hěn紧张。

  “不用担心,他们的命都hěn硬。”

  直至又过去半刻钟,这里才彻底清净下来,所有人都昏死了过去。

  叶凡看了看小酒馆中那个暮气沉沉的老人,又向远处的几个酒肆望了■望,这才停手,低声问道:“酒馆中的老人……”

  “在这里开酒馆的人都和我是同一类人,没有什么天分,半生蹉跎,临到老也没有什么成就,但又不想离开……”张文昌叹了一口气。

  叶凡点了点头,而后低声道:“你给我说说这几人的情况,看看我能不能彻底帮你解决后患。”

  “你……不用这样,真的不需要这样!”张文昌惊的连连摇头。

  看着这个朴实木讷的老同学,叶凡叹了一口气,轻轻拍了◇拍他的肩头,道:“我不会乱来,你给我详细说一说,不然怎么善后?”

  叶凡仔细听完后,冷笑道:“不就是有一个命泉境界的姐姐吗,就敢如此嚣张,欺凌同门……”

  张文昌叹了一口气,道:“有光☆就有暗,有白就有黑,在哪里都一样,不可能都是好人,也不可能都是恶徒,良莠不齐,看不惯也只能忍……”

  叶凡的心绪hěn不平静,道:“我将他们所有人全都解决,然后再将陈枫的姐姐干掉,看着你被他们欺辱,我心中难安。”

  张文昌听到这些话语,既感动又害怕,阻止他继续说,向左后看了看,道:“千万不要惹事,你不懂得修行,只是因为吃了那种圣果后体质远常人,才能够打败这些人,但是你根本无法想象命泉境界的修士有多么可怕……”

  叶凡笑了笑,道:“放心吧,我不会在这里乱来。”

  张文昌的脸色突然变了又变,道:“你赶紧走吧,不然等他们醒来,将那个女人请来,麻烦就大了,纵然是依依出关也阻止不了。”

  “我若是这样走掉,他们岂不是将气都撒在你的头上。”

  “没事,他们不敢杀我,无故杀死同门中人,要以命偿命,你不用为我担心,赶紧离开这里!”张文昌焦急的推叶凡,催促他赶快逃离。

  就在这时,叶凡感觉地上的韩飞羽与陈枫醒转了过来,他顿时大声道:“好,既然如此,我马上逃离这里。”

  说完这些话,他在韩飞羽与陈枫的脸上重重的踩了几脚,地上的两人强忍着剧痛,都没有叫出来,他们装作昏迷,准备等叶凡离开后,立刻去请人半路截杀他。

  “快走吧。”张文昌紧张而又焦急的催促,道:“山门外有一条河流,我记得你水性hěn好,出去后你直接跳进河中游走,尽量藏在水下,不然的话,那个女人能够飞行,hěn快就会现你。”

  “好,我知道了。”叶凡大声说道,而后转身就走,张文昌跟随在后相送。

  两人刚刚离去,陈枫便一下zǐ坐了起来,咬牙切齿道:“想走……没那么容易,我要将你挫骨扬灰!”

  与此同时,韩飞羽也忍着骨折的剧痛,爬了起来,他双目杀机毕露,道:“陈兄,快去请你的姐姐追杀他,一定要抓住他,不活剥了他的皮,难解心头之恨!”

  叶凡来到山门后,回头duì张文昌道:“你放心,不会有什么事,赶紧回去吧。”

  “你快走吧,一定要保重!”张文昌催促,脸上充满了焦虑。

  “好,再见!”叶凡转身大步离去。

  玉鼎洞天山门前那条河流hěn宽,也hěn湍急,叶凡沿着河流向下游走去,并没有逃遁,相反走的hěn慢,他在等待追兵。

  如今,他最自信的就是自己的度,每当他拼尽力量飞行时,金色的苦海就会浪涛冲天,且伴◇随着电闪雷鸣,他的身体会被金光与闪电淹没,风雷阵阵,度快的不可思议。

  “纵然真的打不过,我也可以逃走……”

  时间仅仅过去半刻钟,这条河流的上游便传来破空之响,数道人影驭虹冲来。

  “想走……没那么容易!”一个蓝衣女zǐ轻喝,衣袂飘舞,猎猎作响,降落在前方,挡住了叶凡的去路。

  随后,另外三人也飞至,截断了叶凡的退路,将他围在中央。这四人皆是命泉境界的修士,两男两女,全都是èr十**岁的样zǐ,神色皆不善,根本没有将叶凡当作活人看。

  叶凡盯着前方那个容貌姣好的蓝衣女zǐ,问道:“你是陈枫的姐姐吗?”

  “是!”蓝衣女zǐ面沉如水,冷冰冰的看着叶凡,道:“小小年纪便出手毒辣,如果让你长大,还不知道要有多少人遭殃呢,今天就铲除你这个祸害吧。”

  叶凡并不动怒,道:“真是笑话,究竟谁毒辣,谁是祸害,我想你心里hěn清楚。”

  蓝衣女zǐ居高临下,俯视着他,道:“你什么意思,出手伤人还有理了?”

  “你弟弟是什么样的人你能不知道吗,飞扬跋扈,欺辱同门,还扬言要将我打残,技不如人,被教训后,又找你们来截杀我,你可真是他的好姐姐,果然是一个妈生的,连品性都一样。”

  “你……找死!”蓝衣女zǐ没有想到叶凡敢这样顶撞她,脸色非常难看。

  旁边那三人全都没有将叶凡放在眼中,其中一个男zǐ漫不经心的开口道:“陈玉你将我们都请来,也太小题大做了,根本没有必要兴师动众,不就是一个普通的凡人吗,跟蝼蚁有什么区别,直接杀掉算了,跟他何需废话。”

  “赶紧解决掉,没有必要浪费时间。”

  “我还是先回去吧,duì付这样的凡人,一个手指头就可以点死,哪里需要我们来这里。”

  另外两人更是直接,早已将叶凡当作了死人,根本没有正眼看他。

  “先不要杀他,给我留着……”河流的上游传来喊声,陈枫正在快奔跑而来。

  韩飞羽也手捂着胸口,嘴角溢血,向这边冲来,咬牙切齿,喊道:“不能让他痛快的死去!”

  “你们真将我当成死人了?”叶凡看着近前的四人,又望向不远处的陈枫与韩飞羽,◎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旁边,一个男zǐ嗤笑道:“你以为还能够活着离开吗?”

  另一名女zǐ面带轻蔑之色,道:“不知死活,像你这样的凡人,我一颗唾沫星zǐ就可以要你的命,杀你跟碾死一只臭●虫没什么区别。”

  “下辈zǐ不要这么莽撞,不然的话,还将跟今天一样,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另外一个男zǐ揶揄道。

  陈玉蓝衣飘飘,脸上的杀机渐渐敛去,道:“杀他确实污我的手,留给姓韩的那个小zǐ杀吧,也免得门中的人说闲话。”

  看着陈枫与韩飞羽马上就要赶到这里,叶凡摇头笑了笑,而后叹了一口气,道:“真是争着抢着来送命啊。”

  话语落毕,叶凡突然难,直接扑向三米外的★一名男zǐ,巴掌重重的抡动了出去。

  一个凡人突施杀手,在场几人都没有防备,叶凡的度太快了,简直就像是一道闪电般,一下zǐ就到了那个男zǐ的近前,一巴掌将其抽飞了出去,声音震的人耳鼓嗡嗡作响。□

  “啪”

  这记耳光力量之大难以想象!

  那个男zǐ的头颅直接裂开,眼中充满了恐惧与不甘,至死都没有明白,一个凡人为什么会这么可怕,他被活活的拍死了。

  而在这个过程中,另外一名女zǐ也出一声惨叫,叶凡祭出的金书像是笼罩着黄金神火的太阳,一冲而过,直接将其头颅切割了下来,鲜血喷涌,死尸摔倒在地上。

  这不过是刹那间的事情,叶凡直接解决掉了两名命泉境界的修士,陈玉还有那名男zǐ快后退,分别祭出自己的武器,挡在身前。

  “这是……”两人感觉浑身冷,万万没有想到眼前这个清秀的少年这么恐怖,抬手间毙掉了他们的两名同伴。

  “你们说的话同样适合你们自己。”叶凡摇了摇头,道:“连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陈玉和那名男zǐ的脸色难看到极点,什么话也没有说,腾空而起,就想飞遁而去。

  而不远处,陈枫还有韩飞羽彻底呆住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两个命泉境界的修士瞬间死于非命,让他们心胆皆寒。

  “哪里走!”

  叶凡的金书冲进身体,一尊金色的小鼎刹那间飞出,如一道金色的闪电一般追上了那名男zǐ。

  “锵锵”

  两声金属颤音出,那名男zǐ的两件灵宝全都被击碎,金色的小鼎洞穿了他的头颅,一冲而过,死尸直接坠落在地。

  金色的小鼎并没有停留,快追上了陈玉,金光璀璨,无坚不摧,接连将陈玉的三件宝物粉碎,化成齑粉。

  “不!”陈玉惊恐大叫,展出神通,一片刺目的火焰从她的掌指间飞出,冲向金色的小鼎,同时她在空中连连划动,数道雷电劈落而下,天空中一片绚烂。

  但是,这一切根本无法阻挡小鼎,它金光炽盛,极其炫目,无坚不摧,当场洞穿了陈玉的额头,留下一个拇指粗细的血洞,死尸坠落而下。

  小鼎灿灿生辉,飞了回来,非常夺目,看起来道韵天成。

  “我期待一器破万法那一刻!”

  光华一闪,小鼎没入叶凡的身体中,消失不见。

  “我的金色苦海与众不同,所蕴含的神力是常人的hěn多倍,没有让我失望……”叶凡duì这一战并没有太多的感慨,自见到这四人时他就知道,一定能够斩杀掉。

  不远处,陈枫与韩飞羽面色惨白,转身就逃,他们的双腿的都在颤抖,在奔跑的过程中摇摇晃晃,两人可谓吓破了胆。

  “既然已经来了,就不要回去了。”叶凡几步就到了他们的近前,伸手向前按去,陈枫当场毙命,重重的摔倒在尘埃中。

  韩飞羽惊恐大叫:“不要杀我……我是……”

  “你是谁都不管用,你叔公都我被斩了。”

  “什么?你……”韩飞羽面如死灰,绝望的大叫道:“不!”

  “韩长老在下面等你呢!”叶凡非常干净利落,一指点出,令韩飞羽彻底毙命。

  将现场处理干净,叶凡刚刚站起身来,天际就传来了破空之响,一个鹤童颜、仙风道骨的老人带着张文昌飞来,快降落而下。

  “谢天谢地,你安然无恙。”张文昌非常激动,快奔跑了过来,道:“我将马云长老请来了,他将送你离去。”

  叶凡hěn感动,笑道:“放心好了,我的命hěn硬。”◆

  “你……”就在这时,马云长老神色骤变,他闻到了血腥的味道,盯着叶凡,道:“你将他们全都杀了?!”

  “他们想杀我,没有办法,我迫不得已反击。”叶凡平静的答道。

  这个老人d□◆

  “你……”就在这时,马云长老神色骤变,他闻到了血腥的味道,盯着叶凡,道:“你将他们全都杀了?!”

  “他们想杀我,

  “nǐ……”jiùzàizhèshí,mǎyúnzhǎnglǎoshénsèzhòubiàn,tāwéndàolexuèxīngdewèidào,dīngzheyèfán,dào:“nǐjiāngtāmenquándōushāle?!”

  “tāmenxiǎngshāwǒ,méiyǒubànfǎ,wǒpòbúdéyǐfǎnjī。”yèfánpíngjìngdedádào。

  zhègèlǎorénd★uì于叶凡来说并不陌生,三年前就是他将柳依依与张文昌带走回玉鼎洞天的,也是他最先看出叶凡的荒古圣体。

  “你……”马云长老虽然仙风道骨,看起来hěn出尘,但是此刻却露出了杀意。

  “马☆云长老我一直hěn尊敬您,从第一次见面时,我就觉得您是一位慈善的长者,希望您不要让我失望,是非曲直,我想您应该明白与知晓。”说到这里,叶凡缓缓升腾到半空中,黄金神火在体外熊熊燃烧,如临尘的神祗一般,继◇续道:“凭我的度,您拦不住我。”“你……竟然可以修炼?!”马云长老的脸上满是震惊的神色,自语道:“你是荒古圣体,明明无法修炼……现在却达到了命泉境界,难道荒古禁地的圣果有这样的神效。这种修炼度……太恐▲◇续道:“凭我的度,您拦不住我。”“你……竟然可以修炼?!”马云长老的脸上满是震惊的神色,自语道:“你是荒古圣体,明明无法修炼……现在却xùdào:“píngwǒdedù,nínlánbúzhùwǒ。”“nǐ……jìngránkěyǐxiūliàn?!”mǎyúnzhǎnglǎodeliǎnshàngmǎnshìzhènjīngdeshénsè,zìyǔdào:“nǐshìhuānggǔshèngtǐ,míngmíngwúfǎxiūliàn……xiànzàiquèdádàolemìngquánjìngjiè,nándàohuānggǔjìndìdeshèngguǒyǒuzhèyàngdeshénxiào。zhèzhǒngxiūliàndù……tàikǒng□怖了。”

  “侥幸而已。”

  “你愿意加入我玉鼎洞天吗?”马云长老的脸上充满了希冀的神色。

  “您的好意我心领了,我自由散漫惯了,实在不适宜加入任何门派。”

  马云露出▲◆非常后悔的神色,叹道:“当rì我们都走眼了,竟将你拒之门外……”

  “马长老您准备怎样处理今rì之事?”叶凡平静的问道。

  下方,张文昌彻底的呆住了,怔怔的看着被绚烂金光笼罩的叶凡,他■感觉有些难以相信。

  “那几人的品性我知道。”马云长老沉吟了半晌,才道:“你……走吧。”

  “多谢前辈。”叶凡继续开口,道:“我想带走文昌。”

  “你是在担心他吗?”马云长老摇了摇头,道:“当初,是我将文昌与依依带回门中的,duì他们的关照并不够,今rì我将文昌收为弟zǐ,今后没有人再敢辱他。”

  “那我就放心了,多谢马长老。”

  下方,张文昌如在梦中,感觉这一切都hěn不真实。

  “请前辈不要将我的事情说出去。”

  马云点了点头,道:“我明白。”

  叶凡降落在地,来到张文昌近前,道:“再见了,以后我还会来看你的。”

  直到叶凡离去hěn久,张文昌还在默默的看着他远去的方向。

  “你虽然木讷了一些,但心地善良,厚道就是福气啊……”马云长老走了过来,拍了拍他的肩头,而后看向叶凡离去的方向,怔怔出神,不知在想些什么★。

  两rì后,叶凡听闻荒古世家姜家与摇光圣地联手,即将进入荒古禁地,他得到消息后,快赶向那里。

  那处恐怖的生命禁区位于燕国中心地域,从各个方向都可以向那里进,但由于姜家与摇光圣地确◎。

  liǎngrìhòu,yèfántīngwénhuānggǔshìjiājiāngjiāyǔyáoguāngshèngdìliánshǒu,jíjiāngjìnrùhuānggǔjìndì,tādédàoxiāoxīhòu,kuàigǎnxiàngnàlǐ。

  nàchùkǒngbùdeshēngmìngjìnqūwèiyúyànguózhōngxīndìyù,cónggègèfāngxiàngdōukěyǐxiàngnàlǐjìn,dànyóuyújiāngjiāyǔyáoguāngshèngdìquè☆定了路线,闻讯而来的修士几乎全都选择了这个方位。

  已经过去了数天,姜家与摇光圣地的强者住在大山外的一座小镇上,依然没有动身的意思,其他修士也都只好在大山外徘徊。

  叶凡本想独自深入的◆,但是当了解到一些情况后,他冷汗连连,决定跟在摇光圣地与姜家的身后。

  “让他们先去面duì危险,我在后面浑水摸鱼。”圣药duì他的诱惑太大了,无论多么危险,他必须要采集到手,他最大的优势是服食过一种圣果,可以抵抗禁地中的诅咒。

  大山外部地域,每rì间都可以看到hěn多陌生的面孔,东荒的修士在不断的赶来,人越来越多。这几rì叶凡一直在附近转悠,得到了hěn多有价值的消息。

  当年某一仙门圣地攻打荒古禁地,结果彻底飞灰湮灭,自此后荒古禁地变得更加可怕了,duì修士有莫大的影响,可禁锢一切神通与力量,甚至可以将一个强大的人物削落为凡人。

  “这duì于我来说,或许是一种机遇!”叶凡没有惧怕,双目中反而神光湛湛。

  又过去了半个月,姜家与摇光圣地依然没有动身,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就在这一rì,叶凡竟远远的看到了周毅、王zǐ文、林佳、李小曼四人,被姜家与摇光圣地的诸多强者保护着,走进那座小镇。

  叶凡皱起了眉头,他知道这两家肯定得悉这些人曾经出入过荒古禁地,多半想向他们了解情况,甚至会让他们同行。

  “死了,死了,所有人都死了……”一个白苍苍的老疯zǐ在大山外又哭又笑,不断的重复着一些话语。

  叶凡走到近前,向他问道:“老人家你在说什么?”

  “死了,死了,所有人都死了,只要走入禁地,没有人能够活下来……”他又哭又笑,疯疯癫癫,道:“我已经看到血流成河、尸骨如山的画面……”

  “你……”叶凡惊疑不定的望着他。

  “赶紧回头,不然你也要死……”这个老疯zǐ哭哭笑笑,道:“枯骨无边,尸山血海●,它……又来了……”

  叶凡听的一头雾水,满是不解之色。

  就在此时,不远处无声无息的出现一个老妪,怔怔的看着不远处的老疯zǐ,自语道:“难道是他?六千年前,那个无比鼎盛的仙门圣地所有●强者不都已经覆灭在荒古禁地中了吗,我怎么又看到了他……”

  叶凡听到这些话语,顿时感觉一阵头大。

  “枯骨无边,尸山血海,它……又来了……”白苍苍的老疯zǐ一会儿哭一会儿笑,在大山外部地域走来走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