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一百一十章 万花丛中过|遮天_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 

第七一百一十章 万花丛中过


  一条金米冲起,一道九神飞出,化成一只小金鸟,振翅向天

  叶凡右手探出,如苍龙腾空,一把抓了下来,金色元神挣扎,当即碎灭,成为一片烟霞,消散空中

  遥远的北海,一片黑色的大洋中,陆鸦真身一震,眸子射出两道犀利的神芒,遥望芦洲

  “是谁杀了我的化身?”,

  黑色大洋中,浪涛翻涌,有各种强大的古兽出没,远比陆地危险,不乏上古天妖异种

  “自大帝消失后,连不死神药也绝迹了,而今传说中唯一的不死神树现端倪,此事要紧,日后再去了因果”陆鸦真身一闪而没,消失在北海深处,眨眼jiù不见了踪影

  天狼啸月台,八十一杆黄金大旗从天空坠落而下,打在地上铮铮作响,火星四溅,每一杆都熠熠生辉

  陆鸦化身死了,被叶凡生生撕裂,但是这些宝旗却无损的保存了下来,一看jiù是神物”不然当年不可能让五位教主血溅大旗

  “金乌族的黄金宝旗”

  许多人眼睛当时jiù红了,恨不得立刻冲过去抢夺,昔年陆鸦以此横扫各域,所向披靡,芦洲许多人都心悸

  每一杆大旗都绣有一只金乌,色泽灿烂,栩栩如生,自古传到现在,一直没有毁掉,足以说明宝旗的不凡

  而今,人们虽然心动,却没有一个人去抢夺,因为那是一个烫手的山芋,谁得到都有大祸

  不说眼前的叶凡,实力深不可测,连斩两位金乌太子jiù是想一想以后,也让人不敢乱动,金乌一族若是问罪,那将是天大的麻烦,多半会rě上一身腥

  断台上,一片鸦雀无声,人们知道,这一次将天捅破了,这个名为叶凡的年轻人搅动了活天的风云

  这一役,金乌两太子授首,十几只金乌高手分别被一箭射杀,这是一次大地震,将引发轩然大波

  金乌六族何其强势”九太子被斩,他的那些哥哥怎么可能会答应”人们仿佛已经见到,九乌齐出乱天下的局面

  且,该族的老金乌那是什么人?一个在年轻时敢抢人王殿神女的狠茬子,而今功参造化,无人知其有多么可怕

  “金乌族高手如云,绝顶强者辈出,将有一场大乱啊”

  所有人都意识到,这个名为叶凡的年轻人将掀起一场狂风暴雨”成为世人瞩目的焦点

  此地,不乏大教的传人,也有一些天之骄女,看向叶凡时皆露出异色,这是一个敢向金乌神朝出手的人,让他们难以平静

  这一战,天狼山庄震动,芦洲修士大惊,叶凡这个名字一战名动天下,四方皆知

  老狼神坐不住了,自一座古老的宫阙中走出,与几名身份吓人的老修士同出现,亲临现场

  人们惊hū,认出了当中几位老人,其中一人是人王殿的副殿主”已有三千一百岁高寿

  其他人虽不认识,但◆可以想象,一定都身份惊人,都是这个级数的惊世人物,不然怎么会走在一起呢

  “金乌族死了两位太子……”老狼神呆呆发愣,没有想到事情会闹的这么大,

  谁都知道,事情闹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金★乌族肯定会有雷霆之怒

  然而”当事人却根本不在乎,降落在巨大的天台上,将九九八十一杆黄金大旗收起,仔细观察

  烁烁黄金光飞出,将叶凡通体照耀的一片晶莹,大旗招展,发出一种洪荒气息,上面的金乌欲透旗帜而出

  叶凡心中惊讶,这可真是宝贝,难怪可困杀五位教尖,他如果没有行字诀的话,封在旗阵中多半也要饮恨

  “这位道友……”,老狼神斟酌言辞,是平辈口吻出言,但却不知说什么了

  叶凡展现出了这样的实力,在场的人自然都不愿得罪找其麻烦,金乌族自会出手的,别人可不想趟浑水

  最终,人们回到了天狼山庄,寿宴开始了,许多人不时打量叶凡,都觉得很怪异,但少有人敢与他坐在一起

  人们知晓,这不是昙花一现,jiù是一代天骄的崛起,若能抗住金乌一族,将来的成jiù不可限量

  究竟是第二个尹天德,还是会英才早逝?这是所有人心中的疑问

  “兄台你rě了大祸,却还如此镇定,佩服啊

  ”终于,一个身穿月白宝衣的年轻人走了过来,很是俊秀

  “你与我坐在一起,jiù不怕金乌族的人怪罪?”叶凡笑道

  这是一个笑起来很迷人的男子,对少女很有杀伤力,一嘴雪白的牙齿,儒雅的举止,很有气质

  不少人都望来”尤其是一些女子,窃窃私语,在低声的议论着什么

  “我jiù是现在与你决战,金乌一族对我也不会有什么好gǎn的”他白衣如画,丰神如玉,笑容很有魅力

  “哦,这是为何?”

  “因为在下是一个雅人,曾与金乌族的小公主一同游历过一段时间,他们恨不得扒了我的皮”,

  叶凡笑了,这个风流倜傥的白衣男子果然有些个性与底气

  “在下燕一夕”白衣男子自我介绍,道:“天地良心”我真的没有做对不起金乌族的事”

  “他jiù是是大名鼎鼎的燕一夕,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一夕公子j★iù是他啊,六欲红尘度,无情心中修

  叶凡心中吃惊,燕一夕很不简答,单从人们的议论中jiù可听出一二,只身度红尘,修一颗不动道心

  这个人很强大,陆鸦与三缺道人曾先后追杀他八万里,都被●他走脱了,是年轻一代的奇才,实力深不可测

  叶凡听到那些议论,不禁笑了起来,道:“你都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让人这样愤恨?”

  “我这个人喜欢一切美好的事物,尤其是美女”认为那是人世间最美丽的风景,总是以欣赏的眼光去看待,可却总是不被人理解”燕一夕叹道

  不jiù是一咋I淫贼吗?叶凡腹诽,难怪被会被陆鸦追杀,与金乌族小公主同行,这么混账的人,搁谁身上都要急

  “不要以你那不纯净的眼神来度量我无暇的道心,天地作证,我真的从来没有对不起一个女子”燕一夕道

  叶凡从旁人的低声议论中了解到,此人倒也不下流,所交虽然尽是倾城佳丽,但却也不乱来,谈情论景,很有风度 ●
  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道是有情还无情,他偶有风流韵事,在六欲红尘中炼心,只为求道

  不管怎样说”这是一个很非凡的奇才,所交尽是天下美人,很受女子欢迎当然,也有人为其情伤”有人对他恨◎
  wànhuācóngzhōngguò,piànyèbúzhānshēn,dàoshìyǒuqíngháiwúqíng,tāǒuyǒufēngliúyùnshì,zàiliùyùhóngchénzhōngliànxīn,zhīwéiqiúdào

  búguǎnzěnyàngshuō”zhèshìyīgèhěnfēifándeqícái,suǒjiāojìnshìtiānxiàměirén,hěnshòunǚzǐhuānyíngdāngrán,yěyǒurénwéiqíqíngshāng”yǒurénduìtāhèn◆之入骨,生出过许多事端

  “叶兄,你杀了金乌九太子,jiù不怕大难临头吗,金乌族足以可俯视天下啊”燕一夕微笑道,神秀外露

  “连你这与金乌族小公主不清不白的人都能活下来,我的运气没那么◎差?”叶凡笑道

  “我与金乌公主间很纯洁”

  “是,纯洁如那冰雪,一遇火jiù融化成浑水这些你去对陆鸦说”虽然是初识”但叶凡对其印象并不坏,说话也没有什么顾忌

  “唉,这个世上,懂得欣赏美丽事物的人总是被人误解,这究竟是时代的悲哀,还是我的无奈?”燕一夕道

  “世上有一种贼,被冠以采花雅号,与你惺惺相惜,不会缺少知音”

  “真名士自风流,但却不下流,别将我与那群没技术含量的人并论”燕一夕一本正经的反驳

  远处,很多人露出怪异之色,轻声议论了起来,这两个人坐到一起,让人gǎn觉很意外

  “叶兄,你来天狼山庄是为那一页神灵古经而来吗?”,燕一夕举杯轻声问道

  “什么?”叶凡吃了一惊

  “你还真是适逢其会啊”,燕一夕惊讶,而后咕哝道:“金乌九太子还真是倒霎催的,怎么遇到了你”

  “神灵古经……怎么回事?”叶凡追问

  “据说,三缺道人将携半页经文与人王殿的半页进行交换,共参悟大道”

  冥岭,有一座名为长生的上古道观,传承古老的让人寻不到源头,历代jiù那么几人而已,但却极其强大,无人敢rě

  相传,他们藏有半页古经,极其神秘,蕴有无上道则而人王殿也有半页,据说两者可以合一,拥有不死的奥义

  长生不死,谁不想做到,可是自古至今,谁能如此?连古之大帝都要死去,这页神秘古经自然引人瞩目,被所有人惦记

  如果不是长生古道观与人王殿自古长存,过于可悄,早jiù被人抢走了,而今残章将合一,自然举世瞩目

  “人王殿的副殿主路过此地,也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着呢”,燕一夕道

  “难道真是半页仙经不成?”叶凡摸了摸下巴,望向天狼古阙

  “怎么样,心动了,我们可以去看一看,相信一定会很热闹”燕一夕微笑道

  “叫上我一起去,你jiù不怕遇上金乌族的人,到时◎◎候跟着我倒大霉?”

  “正是因为你招恨,我才要与你同行,真要是遭遇了他们,肯定舍我去追杀你”燕一夕笑道”如神玉生霞,让邻桌的几个少女有些发呆

  “你这个淫贼”叶凡诅咒暴龙

  落□◎候跟着我倒大霉?”

  “正是因为你招恨,我才要与你同行,真要是遭遇了他们,肯定舍我去追杀你”hòugēnzhewǒdǎodàméi?”

  “zhèngshìyīnwéinǐzhāohèn,wǒcáiyàoyǔnǐtóngháng,zhēnyàoshìzāoyùletāmen,kěndìngshěwǒqùzhuīshānǐ”yànyīxīxiàodào”rúshényùshēngxiá,rànglínzhuōdejǐgèshǎonǚyǒuxiēfādāi

  “nǐzhègèyínzéi”yèfánzǔzhòubàolóng

  luò□星河,长达数十万里,在芦洲很有名,相传坠落进去过很多古星,河水蕴星辰之力,每到夜晚都熠熠生辉

  这是一个月圆之夜,叶凡与燕一夕坐在一叶扁舟上,对月饮酒,离开天狼山庄已经数日了

  “看来●我们没有走错方向,jiù是在这落星河上,你看,一些强大的修士在出没”燕一夕道

  忽然,天空中飘落下漫天的花瓣,片片晶莹,在月华的照射下分外的美丽,馨香非鼻

  一辆如神月一样的玉车横空而过,被漫天晶莹的花雨所笼罩,仙气氤氲,在明月下无比的梦幻

  燕一夕抬首望去,神色异样,像是在观看世间最美丽的珍宝

  “怎么了,那是谁?”叶凡问道

  “这是紫微古星域最美丽的女人,没有之一,她是当世的第一美女,也是你的不世大敌、足以将天下各路教主压的喘不过气来的尹天德的未来道侣”

  又见周一,请你们轻轻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带走一个星期的顺心如意,只要投下一张8shanmenjiù可以了,深情hū唤下同时,也请推荐票支持下

  未完待

  “世上有一种贼,被冠以采花雅号,与你惺惺相惜,不会缺少知音”

  “真名士自风流,但却不下流,别将我与那群没技术含量的人并论”燕一夕一本正经的反驳

  远处,很多人露出怪异之色,轻声议论了起来,这两个人坐到一起,让人gǎn觉很意外

  “叶兄,你来天狼山庄是为那一页神灵古经而来吗?”,燕一夕举杯轻声问道

  “什么?”叶凡吃了一惊

  “你还真是适逢其会啊”,燕一夕惊讶,而后咕哝道:“金乌九太子还真是倒霎催的,怎么遇到了你”

  “神灵古经……怎么回事?”叶凡追问

  “据说,三缺道人将携半页经文与人王殿的半页进行交换,共参悟大道”

  冥岭,有一座名为长生的上古道观,传承古老的让人寻不到源头,历代jiù那么几人而已,但却极其强大,无人敢rě

  相传,他们藏有半页古经,极其神秘,蕴有无上道则而人王殿也有半页,据说两者可以合一,拥有不死的奥义

  长生不死,谁不想做到,可是自古至今,谁能如此?连古之大帝都要死去,这页神秘古经自然引人瞩目,被所有人惦记

  如果不是长生古道观与人王殿自古长存,过于可悄,早jiù被人抢走了,而今残章将合一,自然举世瞩目

  “人王殿的副殿主路过此地,也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着呢”,燕一夕道

  “难道真是半页仙经不成?”叶凡摸了摸下巴,望向天狼古阙

  “怎么样,心动了,我们可以去看一看,相信一定会很热闹”燕一夕微笑道

  “叫上我一起去,你jiù不怕遇上金乌族的人,到时◎◎候跟着我倒大霉?”

  “正是因为你招恨,我才要与你同行,真要是遭遇了他们,肯定舍我去追杀你”燕一夕笑道”如神玉生霞,让邻桌的几个少女有些发呆

  “你这个淫贼”叶凡诅咒暴龙

  落□◎候跟着我倒大霉?”

  “正是因为你招恨,我才要与你同行,真要是遭遇了他们,肯定舍我去追杀你”hòugēnzhewǒdǎodàméi?”

  “zhèngshìyīnwéinǐzhāohèn,wǒcáiyàoyǔnǐtóngháng,zhēnyàoshìzāoyùletāmen,kěndìngshěwǒqùzhuīshānǐ”yànyīxīxiàodào”rúshényùshēngxiá,rànglínzhuōdejǐgèshǎonǚyǒuxiēfādāi

  “nǐzhègèyínzéi”yèfánzǔzhòubàolóng

  luò□星河,长达数十万里,在芦洲很有名,相传坠落进去过很多古星,河水蕴星辰之力,每到夜晚都熠熠生辉

  这是一个月圆之夜,叶凡与燕一夕坐在一叶扁舟上,对月饮酒,离开天狼山庄已经数日了

  “看来●我们没有走错方向,jiù是在这落星河上,你看,一些强大的修士在出没”燕一夕道

  忽然,天空中飘落下漫天的花瓣,片片晶莹,在月华的照射下分外的美丽,馨香非鼻

  一辆如神月一样的玉车横空而过,被漫天晶莹的花雨所笼罩,仙气氤氲,在明月下无比的梦幻

  燕一夕抬首望去,神色异样,像是在观看世间最美丽的珍宝

  “怎么了,那是谁?”叶凡问道

  “这是紫微古星域最美丽的女人,没有之一,她是当世的第一美女,也是你的不世大敌、足以将天下各路教主压的喘不过气来的尹天德的未来道侣”

  又见周一,请你们轻轻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带走一个星期的顺心如意,只要投下一张8shanmenjiù可以了,深情hū唤下同时,也请推荐票支持下

  未完待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