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摹刻道纹|遮天_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 

第七十九章 摹刻道纹


  第七十九章摹刻道纹

  “最先在深山古洞现‘源’的采药人去了哪里?”叶凡问道。

  古籍上有记载,一处“源地”通常情况下可以开采出数块“源”,甚至更多,如果寻到那座古洞,说不定还●会有其他现。

  姜老伯叹了一口气,道:“他回到镇上后,将那块什么‘源’卖个李家,没过一天就消失了,不少人猜测李家不愿付账,暗中做了伤天害理的事情。”

  叶凡顿时明白了,李家肯定是杀人灭●▲口了,“源”对修士极为重要,他们不会放任zhè个人四处乱说。

  “看来有点麻烦……”

  “大哥哥,有什么麻烦,婷婷帮你。”小婷婷偏着头,眨动着明亮的大眼,天真的说道。

  叶凡笑◇了笑,刮了刮她秀气的小鼻子,道:“婷婷真乖……”

  吃过早饭后,叶凡走出小饭馆,远远的绕着李家转了两圈,里面断壁残垣,足足有三十几间房屋被烧塌了。

  就在zhè时,小镇外传来阵阵兽吼,不多时尘土飞扬,一头高大的坐骑冲入小镇,形体似马,但却覆盖着青色的鳞片,度极快,眨眼间就来到了李家的大门前。

  “龙鳞马!”叶凡心中一jīng,他知道zhè种异兽,身覆青鳞,形体似马,力大无穷,奔跑起来比寻常的马快上很多倍,日行四五千里没有问题,不知疲倦,中途不用停歇。

  凡人很难拥有zhè样的异兽,就是苦海境界的修士都很难将它收服,龙鳞马实力不凡,通常都是命泉境界的修士将其降服后◎,赐予还不能驾驭神虹而行的晚辈。

  龙鳞马青鳞闪闪,摇头摆尾,仰天嘶吼,甚是神骏,在马鞍上端坐着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年轻男子,脸色白皙,嘴唇很薄,眼神有些阴冷。

  李家顿时被jīng动了,◇大门被打开,有人大叫了起来,跑向里面去送信:“少爷回来了……”

  叶凡心中放松下来,觉得李家zhè个修仙者多半只是一个苦海境界的修士,不然的话就直接驾驭神虹飞回来了。

  “zhè个‘源’我要定了!”

  现在不是动手的时候,不久后叶凡进入深山中,zhè一次内视苦海中的金书,他现开篇的字更加模糊,似乎真的将要彻底消失了。

  “为什么会zhè样……”叶凡一直在思索zhè个■问题,自语道:“幸好我已经将消失的部分完全悟透。”

  随后,他继续参悟《道经》,每次都有不同的感受,很长时间后才停下来,开始在苦海上空锤炼“鼎”。

  十九道“神纹”熔炼在一起,像是一块▲□神铁疙瘩,灿灿生辉,任叶凡千锤百炼,却总难化成鼎。

  在此期间,叶凡曾经尝试铸了一把飞剑,结果虽然没有完满成功,但却大致有了剑胚的模样,照此慢慢锤炼下去,早晚有一天会成功。

  “为什么○□神铁疙瘩,灿灿生辉,任叶凡千锤百炼,却总难化成鼎。

  在此期间,叶凡曾经尝试铸了一把飞剑,结果虽然没有完满成功,但却大致有了剑shéntiěgēdá,càncànshēnghuī,rènyèfánqiānchuíbǎiliàn,quèzǒngnánhuàchéngdǐng。

  zàicǐqījiān,yèfáncéngjīngchángshìzhùleyībǎfēijiàn,jiéguǒsuīránméiyǒuwánmǎnchénggōng,dànquèdàzhìyǒulejiànpēidemóyàng,zhàocǐmànmànchuíliànxiàqù,zǎowǎnyǒuyītiānhuìchénggōng。

  “wéishíme鼎如此难祭?”

  叶凡将金色剑的胚熔炼,重新开始铸鼎,但是一次次尝试,一次次失败,只能将其锤炼成一坨,总是无法成型,连粗胚都难以化成。

  “zhè样下去要到何年何月何日才能铸出充满道韵□的鼎,若是白白蹉跎了岁月,可真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

  锤炼鼎的过程不仅要调动生命精气,还要高度集中神识,最后叶凡心神疲惫,不得不停了下来。

  苦海上空,那块豆粒大的“神铁疙瘩”灿灿神◎辉,百炼难成型。

  “zhè样一块‘神铁’,已经算是一个半废的‘器’,不知道能不能控制青木宝印那样的武器。”

  叶凡很遗hàn,他没有任何宝物,不知道现在能不能初步“御物”,不然的话他真想试试看。蓦地,他看到被绿铜挤在苦海边缘的金:“御它试试看。”

  豆粒大的“神铁疙瘩”快沉入苦海,刹那间融进金书中,随着叶凡心念一动,一道炽烈的金光冲出他的体外,像是一道闪电一般划空而过。

  绚烂的光芒一冲而过,数株古木与两块巨石都没有挡住它。叶凡向前走去,轻轻一推,一株参天古木顿时倒了下去,断口非常平滑,刚才金光划过时,巨树纹丝未动,但却已经被斩断了。

  叶凡心中着实一○jīng,数株古木皆是如此。而那两块巨石,用手一推,也都刹那分成两半,早已被平整的切开。

  金书飞出去足有十几米远,像是一轮金灿灿的太阳一般定在半空中,随着叶凡心念一动,金光一闪,瞬间飞了回来☆,重回他的苦海内。

  “真是锋锐……”叶凡非常jīng讶,他不过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而已,没有想到真的将金书祭了出去,而且其锋芒凌厉无匹。

  “zhè金色的纸张不仅记载了《道经》,难道还可以当做武器来用?”有了zhè样的想法,他再次开始尝试,金光如虹,如闪电般不断划过虚空。

  叶凡现,只能将金书祭出去十几米远,过zhè个范围,他便难以控制了。

  “道经是东荒最神秘的古经之一,zhè页金色的纸张肯定非凡,我也有一件武器了,势如匹练,对敌时肯定犀利无比。”叶凡底气渐足。

  “连一页纸张都如此,那块绿铜肯定更加可怕,它应该是真正的武器,不知道威力如何……”想到zhè里,叶凡心中难以平静,内视苦海,想驾驭绿铜。

  然而,金色的苦海中央,那块绿铜寂静无声,如磐石一般定在那里。

  “我感觉像是在推一座巨山。”叶凡满头大汗,精疲力竭,根本难以撼动绿铜分毫,苦海中央笼罩着一团古朴与沧桑的气息,还有一种磅礴的压力。

  “怪不得将《道经》都生生逼到边缘,zhè块绿铜太神秘与不凡了,像是在面对无量的大海与太古的星辰一般,浩瀚无尽,威压如天。”

  绿铜绝不是完整的,很像是某种器物碎裂下来的一块,残片都如此,可想而知完整的器物有多么的恐怖。

  “难以估量,根本无法揣度!”叶凡心中充满了zhèn撼,越想越觉得可怕与吃jīng,自语道○▲
  绿铜绝不是完整的,很像是某种器物碎裂下来的一块,残片都如此,可想而知完整的器物有多么的恐怖。

  “难以估量,根本无法揣度!”叶凡心中充满
  lǜtóngjuébúshìwánzhěngde,hěnxiàngshìmǒuzhǒngqìwùsuìlièxiàláideyīkuài,cánpiàndōurúcǐ,kěxiǎngérzhīwánzhěngdeqìwùyǒuduōmedekǒngbù。

  “nányǐgūliàng,gēnběnwúfǎchuāidù!”yèfánxīnzhōngchōngmǎnlezhènhàn,yuèxiǎngyuèjiàodékěpàyǔchījīng,zìyǔdào:“完整体到底什么样子……”

  就在zhè时,他的眼神突然亮了起来,他看到了绿铜上的“道纹”,那些纹络有着一股说不出的道韵。

  “无法撼动绿铜,我先摹下它的‘道纹’!”

  神秘的绿铜表面并没有“道纹”,唯有在断口处密密麻麻,“道纹”密布,纷繁复杂,深奥莫测,根本无法让人理解,但却有一种道法自然、天地沌归一的感觉,让人一看就深受触动。

  叶凡还没有达到可以精研“道纹”★的那种境界,他想做的事情是将那块无法铸成“鼎”的“神铁疙瘩”在绿铜断口处反复熔炼,摹刻下所有神秘的“道纹”。

  “zhè些密密麻麻、神秘莫测的道纹一定有着天大的来头,很有可能是传说中那种天生的◇‘纹理’,独一无二。”

  叶凡休息片刻后,开始熔炼那粒“神铁疙瘩”,将其化开,附着在绿铜上不断锤炼,就如同凡人打铁一般,将其反反复复的锤打,上面密密麻麻,烙印上很多纹络。

  他不断的祭炼与摹刻,直至生出一种感觉,zhè块“神铁疙瘩”似乎渐渐多了一种莫名的韵味。只是,当他去认真感应时,现还是那样普通,并无任何变化,所谓的道韵并不存在。

  “是错觉吗?”叶凡自语。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他将那粒“神铁疙瘩”不断熔化,反复祭炼,里里外外都摹刻上了绿铜上的道纹,可谓千锤百炼。

  “似乎比以前凝练了不少,不管是不是错觉,摹刻绿铜的道纹,肯定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最后,叶凡开始重新祭“鼎”,想看看“神铁疙瘩”摹刻下道纹后是否真的生了变化。

  在他的苦海上方,那粒“神铁疙瘩”不断的变形,棱角渐渐圆润,光泽收敛了不少,多了一种凝实的感觉。

  最终,虽然连粗胚都没有祭炼出来,但叶凡还是感觉很振奋,他觉察到了异常,在锤炼“神铁疙瘩”的过程中,他找到了一种玄妙的感觉。

  “绿铜上的道纹果然神秘,以后每日都要反复熔炼与摹刻,成功祭出‘鼎’不会是问题。”

  ——————————————————

  书友海云天联合一些其他的书友合写了一本长生界续集——长生战,大家有兴趣的可以去看看。

  链接:./Book/1711753.aspx

  简介:一部长生,一曲传奇。意犹未尽的我们,用自己的笔来弥补一切遗hàn。风云再起,且看长生续中,新的英雄故事,新的神话传说!

  [bookid=1711753,bookname=《长生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