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一章 神算子与天地禁忌|遮天_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 

第八百四十一章 神算子与天地禁忌


  山地起伏,千峰耸立,形成一幅先天八卦,烙印在地上,很是壮阔

  石山为主,偶有古木扎根岩峰间,越显苍翠,一两株幽兰清香满谷,非常的的宁静

  一行人深入数十里,皆不敢大意,神算子也算的上一代奇人,隐居之地很诡异,误入奇门内可能会迷失

  天机不明,一片混沌,这是老瞎子几次以龟甲占上的结果,辨不清所以,像是天地未开之所

  “盗墓贼没来,不然让他去挖盗洞,以本皇的所学指点,一路将会畅通无阻”黑皇道

  前行百余里后起雾了,而且很浓,几米内不见人影,很是妖异,山中一片幽寂,没有一点声音

  他们当中,不只叶凡一人修成天眼通,黑皇的第三只竖眼睁开,也可远眺数以百里,但此时却望不穿

  灰色的雾霄起的很诡异,像是来到了黄泉路上,一步一步走近九幽,将推开一扇禁忌之门

  “我zěn么觉得像是在自寻死路?一步一步走向冥土”厉天道

  “是◆,像是走上了一条不归路,将打开地狱之门”燕一夕也有这种错觉

  前方没路了,一扇门出现,等待人们去推开,几人的汗毛孔嗖嗖向里灌凉气,肌体发寒

  “真出现了一扇门户?”老瞎子心中一沉,又一☆次尝试占上,结果同样无果

  “这是一片古阵,蒙蔽天机”大黑狗道,龇牙咧嘴,觉得遇到了对手,细心琢磨了起来

  “将你的神女炉打开,人族大圣的兵器可隔绝天机”老瞎子不服气,让燕一夕取出炉子,在炉内起卦

  圣炉无华,古朴自然,但稍一催动就会晶莹起来,化凡为华,龟甲落下,噼啪有声,终于出了卦象

  “前路是大凶刻已”老瞎子蹙眉

  “不简单呀,这个人精通阵纹,通晓古法,★是个不错的对手”大黑狗道,神色郑重了起来

  “不仅是阵纹那么简单,他的确能掐会算,已经知晓我们来了”老瞎子道

  古今阵纹何其多,但得精髓者太少了,神算子毫无疑问是个绝巅人物,出神入化,■●可改天换地

  “遇上对手了”大黑狗呲牙,用力撞开了前面的门户,像是打开了九幽冥土,各种哭嚎声从前方传来

  “一切都是虚妄的,大家不用担心,看本皇如何破它”大黑狗打进去各种阵旗,以及凤凰○土、星辰石等必要的破阵材料,改变阵势

  等了很长时间,门户消失了,前方一片开阔,连雾霄都变淡了,显出一片石林

  “本皇出马,没有破不去的阵势”黑皇大言不惭

  “你小心点,他能推○演天机,懂得可不止这些”叶凡提醒,警告它别得意忘形

  大黑狗傲然,大模大样的走了进去,昂着头颅,道:“我办事,你放心”

  几人面面相觑,这狗靠谱吗?它这副德性,跟着进去该不会出什么差错●

  “汪,汪,汪”

  仅瞬间,进入石林中的大黑狗就浑身黑毛倒竖,跟遭了雷劈一样,táo了出来

  “妈的,汪,闹鬼了”大黑狗亡命飞táo,秃尾巴竖的很高,挂上一面旗的话就成旗杆了

  “哗啦呃…”

  铁链剧烈响动,一个披头散发的老姐从石林深处冲来,四肢被锁链穿透,追赶黑皇,白发倒舞,神色狰狞

  “教…”黑皇惨叫,秃尾巴被老妪抓住咬了一口,浑身狗毛全都蓬松直立了起来

  “轰”

  叶凡见状急忙出手,将金刚琢祭了出去,化成磨盘大,银光锃亮,打破天地,撞在了老妪的身上

  “哗啦啦”

  铁链响个不停,老妪横飞了出去,撞进石林深处■,身体并没有断为两截,发出一声低沉的嘶吼

  黑皇吓的亡命一般táo了出来,浑身黑毛竖着,道:“吓死本皇了,她zěn么突然就冒出来了”

  几人都无言了,这混蛋绝对是自找的,州才自xìn满○满,大言不惭,结果被人兜着屁股追了出来

  “妈的,本皇被一个人给咬了”黑皇稍微平静后,立刻跳脚气急败坏,道:“多少万年了,还没有谁敢咬我呢”

  这确实是真的,平日竟是它咬人了,连叶凡州跟它认识时都没少被狗咬,曾经一度怨念滔天

  “你再咬回去啊”

  “我跳,被鬼咬了,本皇难道还会去咬鬼?”黑皇相当的不忿,而后道:“专业不对口,该把那个盗墓的胖贼叫来,这是他擅长的领域

  厉天咕哝道:“我zěn么听说是,就当被狗咬了,难道还去咬狗”应该是这个说法”

  “你什么意思?”大黑狗呲牙,吭哧一声给了厉天一口

  “妈的,你咬我干吗,那老太婆等你咬着”

  “别闹了,我们进入了神算子的局中,这哪里是什么石林,是一片地下石窟”老瞎子道

  叶凡心中一凛,以天眼仔细观察,而后倒吸了一口凉气,阵纹竟如此奇妙,连天眼通都能骗过,这绝对是不世神阵

  不知不觉,他们进入了地下世界,这是一片石窟,幽森无比,前方有一个石室,一个老妪如厉鬼一样被铁链锁着,不断挣扎,要冲过来

  “本皇着道了,方才破阵不假,主要是迈出一步后被传送进了地下,周☆围的幻境迷惑了我们”黑皇道

  “这是一具古尸,生前强大无匹,化为了阴兵,被人囚禁在此,这片山地可真不简单”老瞎子道

  “传送阵台在老妪的石室中,那里是古阵的唯一生门,必须要干掉她才能脱离地下世界”黑皇道

  “交给我”燕一夕开口,手持神女炉,轻轻一震,远古大圣的兵器缓慢复苏,而后射出一缕火光

  “轰”

  这名老妪生前为大成的王者,化为阴兵后,肉身坚固不朽到了骇人的程度,但是在神女炉下却立时成为了齑粉

  再次来到地面,依然是浓重的雾霄,灰蒙蒙一片,天空根本望不到,像是来到了冥土中

  “本皇打起十二分精神,这次保证不会出错了”黑皇道

  他们倒也不担忧,毕竟有神女炉在手“恒宇大帝帮人欲道祖师炼成的兵器,不说帝兵之下最强也差不多了

  “咦,不简单,混沌气缭绕,这里快成为了原始之地”老瞎子道

  “是龙脉交汇之地”叶凡心中一◇动,道:“我来领路”说罢,他向前走去,脚下源天道纹闪烁,大地竟在换位,不断移动,各种阵纹都被分解了

  黑皇看的目瞪口呆,道:“,小子行啊,竞能这样破解神阵,一定要将源天书借我一观”

  ◎“你是不是达到了源天师之境?”老瞎子也吃惊的问道

  “还有一段路要走,且就走到了那一境界也不是终点,我见到了**祖师的源术,绝对脱于源天师之上,到了那等境地源术已成为了道则可与圣人并论”

  在这一刻,叶凡化山川地脉大山隆隆作响,不断移动,分开一条大道来,景象惊人

  直到最后,他才停下来,未敢轻举妄动,因为前方的阵纹太玄奥了,他还不是源天师,不敢妄动

  “天啊,这是……一角大帝阵纹,神算子竟然懂这么多”黑皇吃惊,它苦思良久后才出手

  大黑狗这次发狠,直接刻出了一角无始杀阵,强势进攻,要破开这片密布的道纹

  在这片石山中,古之大帝的气息弥漫,升腾起无尽的杀伐之气,席卷九重天

  “有难度,这老儿懂得可真多,以古今各种名阵相辅,将这角大帝阵纹发挥到了极致

  大黑狗穿着一条大花裤衩直立而起,一只大爪子抱胸,另一只大爪子不断摸下巴,思索了很长时间

  “轰”

  然而,就在这时,前方的古老阵纹突然消失,两座大山移开,出现一条阳关大道,且山中所有雾霄都消失了

  “咦,放弃了防御,难道服输了”黑皇惊疑不定,怕其中有诈

  道路的尽头,一对孩童怯怯的都来,柔柔弱弱的开口,道:“你们不要攻伐了,祖师请你们进去”

  这是一男一女,皆十一二岁的样子,身穿道袍,唇红齿白,很是漂亮,且有一种天生的灵气,不像是凡人,犹如仙界道童

  “这两个人…”老瞎子当场大事失色,差点扑过去抱住两个孩子,将一对如玉人一样的道童吓得直退

  “zěn么了?”叶凡问道

  “这是一对灵童,天生是为推演天机而生的,成千上百世难得一见,两童共生,即便泄露天机都有抗劫之法”老瞎子激动的说道

  这对男女漂亮而粉嫩,像是一对兄妹,因为眼角眉梢很像,闻言都后退了几步,有些怕怕的

  “祖师请你们进去”他们小声开口

  “神算子可真不简单,连这等灵童都能寻到,真是逆天了”老瞎子赞叹

  前方,没有什么宏伟的宫阙,无浩大的洞府,这是一片清宁的净土,景致很美

  流泉飞瀑,藤萝青翠,小桥流■水,亭台小阁,回归自然

  在一片竹林深处,有几间茅庐,返璞归真,仿佛是一处世外仙境,让人遐思与发怔

  茅庐前,一个老道人须发皆白,白盘在一个蒲团上,见几人到来,起身道:“贵客临门,恕未■☆能远迎”

  这绝对是一代奇人,有一种仙气,不沾世俗,像是不属于这个红尘中,几人本是兴师问罪而来,但此时却都出奇的平静了下来

  神算子请几人坐下,念了声道号,道:“贫道知你们所为何来” ★
  “你当然知道,你们这一脉百般算计我等,而今清算来了”大黑狗道

  “你们要找的人是这两个孩子的父亲,已于两年前离世了”老道人叹了一口气

  他的身后,那对唇红齿白的漂亮小兄妹眼睛顿时红了,以宽大的道衣擦拭泪水,显得很怯弱可怜

  当年,神算子的一位高足对叶凡百般推算,若非庞博及时将打神鞭还他遮掩了气机,就被阴阳教的人抓住了

  “骗谁啊,zěn么会这么巧?”黑皇不相xìn

  “贫道不会妄语,这个天地间有些事是不能去推演的,有些天机是不能泄露的,不然必会遭天谴”神算子黯然

  老瞎子点头,他是这一领域的人,自然深知当中的种种禁忌

  “贫道也快遭劫了,大概你们离去后,此地就会有大厄难降临,谨慎小心了一生,但终究还是泄露过一些天秘,说了不该说的话,即将应劫,这两个孩子可传我衣钵,你们可以带走,请好生对待”

  叶凡几人发呆,没有想到来到这里竟听到神算子交代后事,与初衷不符

  此时,他们都有一丝敬畏之心,这绝对是一代奇人,不说修为,单其推演天机的种种手段,恐怕震古烁今

  “祖师,不要丢下我们,父亲已经离去了,呜呜……”两个孩子大哭

  神算子授徒十几人,几乎都没有得善终,仅有两三人还活在世上,但却也处境堪忧

  “是我的错,我只看中了他们的资质,却没有注意他们的性情,都不是能严律己身的人,算出天机,却藏不住,说了出去,终于都是大祸临头”神算子尘脱俗,滚落下泪水时,格外的让人觉得异样,为之动容

  这对孩童的父亲是他的幼徒,资质与才情极高,因受过阴阳教大恩,故此在十几年前推演过叶凡的一切,相助他们

  “推算一个人,不至于遭天谴,他就这样离世了?”老瞎子问道

  “演测一个人自然不成问题,是因为他推算了禁忌领域,所以遭了劫难”神算子叹道

  “北域源王一脉的老祖宗,在差一步就成为了史上的第六位源天师,结果晚年发生了不祥在两年前的一个深夜,各种哀嚎声以及鬼哭音响彻他们家族,那位老祖消失,我父亲被请去帮忙推演,结果在那个深夜……呜呜……”两个孩童边说边大哭

  “源天师……”叶凡心头一震,这个诅咒难以打破,时隔这么多年,一位差一步才达到这个境界的人晚年也发生了不祥,让他心中大动

  “在这个世上,有些话真的不能乱说,不然会遭大难的”神算子神伤

  “您那位高足推演出源天师晚年的种种秘密了吗?”

  “您又曾泄露过什么天机而要遭大劫?”

  几人都很迫切

  “我忍耐不住寂寞,推演过古之大帝的秘密,自是惹出了大难”神算子道

  “轰”

  他的话语一落,天地间一声轰鸣,一道巨大的雷电从天而降,劈毁了茅庐,原地出现一个深不见地的黑洞,无比吓人

  两个孩童吓的大哭,像是受惊的小鹿一般颤抖,相护抱在一起,可怜兮兮

  “看到了,我的大厄难快到了,随时会应劫”神算子笑了笑,像是看透了世间的一切,仰望向无垠的天空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