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九章 真正彪悍的女人!【第五更!】|傲世九重天_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 

第三百零九章 真正彪悍的女人!【第五更!】


  超 快 更 新:  随时享受看书的乐趣!

  第三百零九章真正彪悍的女人!第五更!

  “不是秀才?”少女更乐了:“那你是……举人?”

  “非也!”
●   “进士?”

  “非也!”

  “状元?”

  “更大大的非也!”

  “那你到底是啥?”

  “小生现在还是一介白身……惭愧惭愧。(全文字小说阅读,尽在ωωω.&◆●nbsp( )”楚御座面lù惭色,似乎深yǐ为耻。

  “哇哈哈……”小姑娘笑得打跌,几乎从船上掉进水里,乐不可支的转头叫道:“小姐,这个书呆子可笑死我了。”

  “人家在逗着你玩◆呢。”里面的那位小姐轻声道,声音很有磁xìng,而且……很有威力!

  说这声音是男人声音,也可,说是女人声音,亦可!

  中xìng。

  楚阳这几天早已经注意到这奇怪的主仆二人,★这位小姐似乎从来没有lù面。只有那小丫头在忙来忙去。

  但楚阳在这荷花湖上呆了几天,她们居然也在湖上漂了几天,几乎每天都要见面。这就让楚阳很是有些奇怪了。

  我到这里来,是为了寻找九劫★剑;你们来……却是来做什么?

  现在湖面上连棵水草都没有,说是来看风景我可是绝对不信的。

  楚阳此次前来,一来是为了领悟水之柔力,二来,则是一个最最重要的目的:九劫剑第三截,就在这荷花★湖之中!

  楚阳在绝色楼埋下的暗线,一来是为了míhuò第五轻柔,但最重要的目的,就是为了在这荷花湖之中,得到第三截九劫剑!

  因为三绝会,就在荷花湖!

  楚阳现在就是在踩点。★húzhīzhōng!

  chǔyángzàijuésèlóumáixiàdeànxiàn,yīláishìwéilemíhuòdìwǔqīngróu,dànzuìzhòngyàodemùde,jiùshìwéilezàizhèhéhuāhúzhīzhōng,dédàodìsānjiéjiǔjiéjiàn!

  yīnwéisānjuéhuì,jiùzàihéhuāhú!

  chǔyángxiànzàijiùshìzàicǎidiǎn。

  他东飘西荡的,就是为了让丹田之中的剑尖和剑锋感受一下,第三截究竟在什么方位。

  但一直到现在连续好几天了,却是半点也没有感觉。

  楚阳的记忆决不会有错,但出现这种情况,他也只能自我解释为,时间未到!

  随着说话的声音,小船上的布帘子掀起,一个人影大步走了出来,踩得小船摇摇晃晃,那丫鬟少女惊叫一声,几乎掉进水里。

  “这位公子,可否上船一叙?”说话的,就是刚才的声音。嗯,或者说,就是那位‘小姐’。

  但这位小姐虽然是在船上,这往外一走,竟然也是龙行虎步,渊渟岳峙!

  楚阳一眼看去,不由得心中惊叫一声:我的乖乖!

  他本yǐ为,既然是一位‘小姐’,那么就算不说是花容月貌吧,也应该是袅袅婷婷,身材纤弱的那一种,但眼前出现的这位小姐……却是让他大跌眼镜!

  只见她,身高七尺,豹眉环眼,肩宽背厚,虎背熊腰,五大三粗!

  只是这么一站,竟然自然而然的就有一股雄霸天下的英豪!——如果是男的的话。

  楚阳脸上不动声色,胃里却开始冒酸水起来。若不是看她没有胡须、若不是看她没有喉结、若不是看她xiōng前鼓鼓屁股翘翘、若不是看她穿着裙子……

  楚阳绝对会认为这是一个男人!

  而且是一个昂藏大汉!

  “这位公子,还请过来一叙。”这位小姐皱了皱眉,顿时一股子不怒自威的意思出现。

  “额,好好。”楚阳答应一声,鱼竿一甩,下面的大鱼就拖着他往那边飘去。

  楚阳有一种预感:这个女子,恐怕不是什么简单人物。

  “你没划船……船怎么会动?”那丫鬟少女一双俏丽的大眼睛瞪的圆圆的,诧异的问道。

  “被鱼拖过来的。”楚阳挤挤眼,一笑。

  “吹牛!”少女撅起了嘴。

  “嘿嘿。”楚阳已经到了她跟前,随手将手中鱼竿递了过去:“拿着,享受享受……”

  少女撅着嘴,充满了不信任的接过鱼竿,口中还道:“谁信你……啊!!”

  突然一声惊叫,身子一偏,扑通一声掉进水中,猝不及防之下,竟然被水中的大鱼拉了下去,水花四溅。

  但她随即就在水面浮了起来,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珠,大呼小叫:“哇!原来真的是被鱼拉着的……还是这么大一条鱼……哇,你别跑!”

  最后那几个字却是对鱼说的。

  接着那少女就手足并用的爬上船,然后手持鱼竿,跟水下的那条大鱼较起劲来。

  楚阳挑了挑眉毛:这个丫鬟有武功,而且还不弱!

  “公子请进,不必理这个疯丫头。”那魁梧的小姐微笑着,一伸手。

  “多谢。”楚阳微笑,走了进去,船舱中,竟然有一个小小的桌子,桌子上,放着一个大大的茶壶,一个大大的杯子。

  很粗犷。

  “请问姑娘贵姓?”楚阳问道。

  “我复姓呼延。”那小姐拿出来一个大茶杯,给楚阳斟上茶水,在对面坐了下去,微笑道:“我叫呼延ào波。”

  “原来是呼延姑娘。”楚阳心中一跳:又是一个中三天的家族的人!前段时间中三天的人不是都回去了吗?怎么这个女子还留在这里?

  “公子贵姓?”那女子呼延ào波淡淡的笑着。

  “我姓楚。”

  “原来是楚公子。”呼延ào波轻轻的笑了:“敢问楚公子,是中三天的人?还是上三天的人?”

  说着,她凝视着楚阳的眼睛,道:“楚公子可千万不要说您是一个连秀才都不是的书生,那我会看不起你的。”

  楚阳突然发觉了这女子的难缠!

  她的难缠,并非是胡搅蛮缠,而是一种充满了沉静的睿智的沉淀!这是一种充满了智慧的难缠!

  在她的面前,很难说出谎话能够不被拆穿。

  “我既不是中三天的人,也不是上三天的人。”楚阳淡笑。

  “嗯,楚阎王?”呼延ào波抬起头,明亮却锐利的眼睛看着他。如鹰隼!

  这样的一双眼睛,实在应该长在一个位高权重的男人脸上。楚阳想道。莞尔一笑,道:“姑娘因何竟然会做出如此荒谬的推断?楚阎王……那岂不是太滑稽了么?”

  “呵呵……”呼延ào波沉稳的微笑,道:“或者公子不知,公子独坐小船,看似逍遥,但却能yǐ一根丝线,控制水下大鱼;这岂是常人能够做到的?”

  “或者你说,有鱼线牵引,但……鱼线只能让鱼不会逃跑,却不能控制鱼游向哪个方向。此其一。”

  “哦?”楚阳感兴趣起来。

  “其二,中三天的那些公子们,我见过不少。没见过的出色人物,都与公子你不像。”

  “其三……前段时间听说,上三天来了两位楚公子。到后来被第五轻柔查证,为出演王,但兴师动众的前去捉拿的时候,却发现此两人已经无声无息的消失无踪……”

  呼延ào波xiōng有成竹的道:“而在这下三天,若是在大赵境内,有公子你这般人物,恐怕早已经被第五轻柔收进麾下。如今大赵◇天翻地覆,公子却没有丝毫忧虑,这说明不是大赵人。”

  她微笑:“有太多的大赵年轻士子看到这种乱象,都在嗟叹啊……”

  “但这也不能证明我就是楚阎王啊……小姐,您不觉得这太牵强附会了吗?□◇天翻地覆,公子却没有丝毫忧虑,这说明不是大赵人。”

  她微笑:“有太多的大赵年轻士子看到这种乱象,都在嗟叹啊……”

  “但这也不能证明我tiānfāndìfù,gōngzǐquèméiyǒusīháoyōulǜ,zhèshuōmíngbúshìdàzhàorén。”

  tāwēixiào:“yǒutàiduōdedàzhàoniánqīngshìzǐkàndàozhèzhǒngluànxiàng,dōuzàijiētànā……”

  “dànzhèyěbúnéngzhèngmíngwǒjiùshìchǔyánwángā……xiǎojiě,nínbújiàodézhètàiqiānqiángfùhuìlema?”楚阳不慌不忙。

  “是不能证明!但我可yǐ认定。”那女子突然豪爽的一笑,道:“我认定,纵然你不是楚阎王,也应该是那两位楚公子之一……”

  “还有,我认定你是楚阎王……就算你不是……我也认为你是!”

  霸道!

  楚阳很少在一个女子身上发现这种气质,但眼前这个女子,却将这种霸道在轻言细语的说话之间表lù无遗!

  “那我可就真的没办法了。”楚阳苦笑。对方都这么说▲了,他能咋办?这个女子,实在是将女子的任xìng刁蛮完全地融进了一种属于男人才独有的霸气威猛之中……

  继续否认,就成了笑话了。

  索xìng来一个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含混着过去就是了。□▲了,他能咋办?这个女子,实在是将女子的任xìng刁蛮完全地融进了一种属于男人才独有的霸气威猛之中……le,tānéngzǎbàn?zhègènǚzǐ,shízàishìjiāngnǚzǐderènxìngdiāománwánquándìróngjìnleyīzhǒngshǔyúnánréncáidúyǒudebàqìwēiměngzhīzhōng……

  jìxùfǒurèn,jiùchénglexiàohuàle。

  suǒxìngláiyīgèjìbúchéngrènyěbúfǒurèn。hánhúnzheguòqùjiùshìle。

  楚阳灵敏的灵觉告诉自己:这个女子,对自己并没有一丝一毫的敌意;相反的,还很欣赏。而且……是一种尖锐的,棋逢对手将遇良才的欣赏。

  “楚公子,你知道高升么?”呼延ào波平静的笑着,说◇道。

  “高升?”就算楚阳之前不知道,但来到中州之后,也肯定知道了。

  中三天的高家第一继承人,不知为了何故来到下三天,也不知何故协助第五轻柔,短短的一两年,就用手中的力量为第五轻柔立下了不世功劳!

  高升!

  “是啊,高升……”呼延ào波像是在说一个陌生人,淡淡地道:“我是高升的未婚妻。而高升之所yǐ不在中三天,而到了下三天来混日子,就是为了逃婚……”

  “逃婚……咳咳咳……”楚阳呛了一口,连连点头:“咳咳……我理解……”

  呼延ào波有些chēn怒的看着他:“你理解什么?”

  “我理解你的心情!”楚阳庄严的道:“被人逃婚这种滋味太难受了。”

  “难受?不!我一点也不难受。”虽然明知道楚阳有些口是心非,但呼延ào波却是没有拆穿他:“高升逃婚,我早已知道。只不过,我对这个人也有些好奇,所yǐ才前来看看他。”

  “哦?看●看他?”楚阳疑问。

  “是,只是看看。”呼延ào波ào然一笑,道:“我虽然长得不好看,却要看一看,这个逃婚的男人,究竟长得什么样子。他能不能配得上我!”

  “哦?”楚阳有些疑huò。 □●看他?”楚阳疑问。

  “是,只是看看。”呼延ào波ào然一笑,道:“我虽然长得不好看,却要看一看,这个逃婚的男人,究竟长得什么样子。他能不能配得kàntā?”chǔyángyíwèn。

  “shì,zhīshìkànkàn。”hūyánàobōàorányīxiào,dào:“wǒsuīránzhǎngdébúhǎokàn,quèyàokànyīkàn,zhègètáohūndenánrén,jiūjìngzhǎngdéshímeyàngzǐ。tānéngbúnéngpèidéshàngwǒ!”

  “ò?”chǔyángyǒuxiēyíhuò。
  “高升或者很得意他终于成功的躲过了我。”呼延ào波眼中lù出一丝嘲弄:“可他却不知道,就在前一段时间,他身边的那个大胡子shì卫……就是我。我跟着他,看着他,看了足足有四个月!直到前段时间他率领人马返回中三天,我才留了下来。”

  …………

  &l;求啊啊!!!!&g;RO。

  【 我要小说网:超快更新 51O.NE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