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部 第一百五十二章 归途!|傲世九重天_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 

第六部 第一百五十二章 归途!


  楚阳在这段时间里,正在努力的压缩自己的实力,前段时间提shēng过于,后遗症上来了。

  前世,从来没有到过王座这样的高度,所以楚阳疯狂的提shēng实力,不仅为自己提shēng,而且也为兄弟们提shēng。

  剑灵拼命的压制,他就拼命的提shēng。

  直到自己突破王座五级……

  楚阳终于知道了剑灵为什么要压制!

  王座五品,就像shì一个巨大的发酵气,将自己的自信,像shì吹猪尿泡一样的吹了起来。自信超过了一定的限度,就不shì自信了,而shì狂妄。

  这种自信,似乎shì随着超过这个阶位,就自然而然的发生。就像一个防不胜防的心魔……

  能够依靠自己的力量平平静静地度过去的;楚阳觉得除了孟超然之外,再也不会有别人。

  尤其shì,楚阳发现自己想起至尊之威依然觉得老zǐ天下第一的时候,他真真切切的吓了一跳!

  和平时期自信过头,最多有人骂你一句狂妄,但在中三天这等弱肉强食的世界自信过头,那就shì纯粹找死!

  所以楚阳在这段时间里,疯狂的充实自己,疯狂的凝实自己,锤炼着一切以前掌握的技巧。不断地用一些基础动作去疯狂战斗来进一步的吸取,压榨!

  他不仅逼迫自己,而且还在同一时间压制着芮不通和谈昙;同时,更将顾独行和董无伤召了回来,同样压榨!压制!

  楚阳知道,若shì等这种狂妄的自信真的过了头,主宰了性格……那么,不管shì自己还shì顾独行,都shì完蛋了!

  “这shì挫折期!一般大家族的zǐ弟,在到了王座五品之后,都会派出比他的实力稍高一线的人,将他狠狠挫败!一次不行就两次,两次不行就三次,十次!直到将这种狂妄完全打消为之!”

  剑灵如此说道:“中三天之所以人人都如此狂躁,与王座五级这一关,有很大的关系,因为在这里知道这些的并不多,知道如何避免或者矫正的就更少。”

  “这一关,叫做‘崩毁关’!因为只有崩毁。一shì被打击到自信崩毁,然后破而后立;二shì直接被这种自信撑得崩毁,那shì完全的崩毁!”

  楚阳现在才深以为然。

  崩毁关,果然shì崩毁关!

  在这段时间里,楚阳和兄弟几人除了偶尔出去打打野食干一架之外,基本上都shì在肉搏!

  抛弃了兵器,用纯的力量,搏杀!

  董无伤和顾独行还有谈昙芮不通,包括楚阳自己,真的shì每一天每个人身上都shì伤痕累累,青一块紫一块。每一天都在伤痛中睡去,每一天,都在极度的被打击的痛苦之中,将这一点狂妄渐渐的从自己内心中抹去!

  终至完全纯熟。完全的圆融通透,从一块锋芒毕露的石头,变成了一块初具雏形的,美玉。正欲绽放出夺目的色彩。

  在这段时间里,几个人的修为都停留在原地没有动弹。但每一个人都shì似乎感觉到:自己跟以前完全不同了。

  心态的沉稳,内敛,宣布了几个人度过去了这崩毁关!

  此时,已经shì三个月过去。

  然后,楚阳才带着焕然一新的四个兄弟,去找罗克敌和纪墨!

  在见面的时候,董无伤和顾独行等人都shì大吃一惊!

  这,这还shì那油头滑脑的罗克敌?这还shì那懒惰成性一天到晚不着调的纪墨?

  罗克敌一脸冷肃,身躯挺直如剑,眼神中有一种冷锐的嗜血,站在那里,就如同一把沾满了鲜血的利剑,散发着令人心寒的杀气!王座,五品!

  纪墨眼神则有些平淡,但身上的气势,却shì惨烈之极;便如一个率领大军上了战场,在战场上全军覆没,只剩下自己一个人面对着百万敌军的将军,依然死战到底的那种热血!刚烈!

  他就这么站在这里,但那单薄的身躯却如同渊渟岳峙,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王座五品!

  但这两人的王座五品,却shì与楚阳等人不同。他们不需要什么崩毁关;因为他们乃shì追赶者!心中一直感觉不如别人,在这种情况下拼命追赶,那里有什么时间去自高自大?

  而且,在这几个变态面前,恐怕两人这一生也不会有自高自大的机会了……

  “我见过你!”谈昙突然惊喜的叫了起来,指着罗克敌:“当初,他帮我了。这家伙很够意思,比较对我胃口。”

  “原来shì你。”罗克敌也笑了起来,这一笑,那种冷肃冷厉的气息才骤然消失不见,恢复了以前的罗克敌,挤挤眼,问道:“怎么样?那谢姑娘到手了木有?”

  谈昙长长叹息:“心到手了,人还没到手。”

  “真没用!”罗克敌鄙视的斜着眼:“教你一招,要不要?”

  “什么?”谈昙眼睛一亮。

  “先上了再说啊。”罗克敌恨铁不成钢的喷着唾沫:“管她家里再怎么不同意呢,先给她将肚zǐ鼓起来,不同意?擦!凭啥不同意?到那时候……哼哼,你们想要你闺女快些嫁过来,哥们还得考虑考虑呢。”

  “好计策!”谈昙两道眉毛顿时上下乱抖了一阵;乐的合不拢嘴。

  “还有……”纪墨听到这种话题,哪里肯自甘寂寞?顿时就如同闻到了腥味的猫儿一般凑了上来,鬼鬼祟祟的眨着眼:“这活儿可shì个技术活,你这种雏儿啥也不懂,容易搞砸,等到回去了,哥哥我教你几招。这事儿,人生大事,马虎不得!没有相应的过硬技术,也shì没戏。”

  谈昙连连点头,眉花眼笑:“你们俩都shì好人呐……”

  “助人为乐,我辈侠义之士义所当为!”罗克敌和纪墨勾肩搭背。

  “说的什么狗屁玩意儿?”顾独行一声怒吼:“你们两个shì不shì皮痒?”

  两人一声坏笑,拉着谈昙去传授经验了。

  依稀听见罗克敌的声音传来:“纪墨,你怎么这么有经验的样zǐ?莫非你已经与你的傲波……洞房过了?”

  纪墨黑着脸的声音传来:“这种事小孩zǐ不要问。”

  罗克敌怪笑一声,充满了揶揄之意。随即就shì追打的声音传来……

  “看来这货还没得手。”董无伤深沉的道:“若shì得手,恐怕早已经吹嘘个不停了……”

  顾独行点点头,慨然道:“不错,以我对纪墨的了解,恐怕他连什么姿势都会说的清清楚楚……这货,就shì不要脸。”

  楚阳与芮不通相顾愕然。不shì为了纪墨的没得手,而shì为了董无伤和顾独行这种人千百年难见的居然调侃了一回。最难得的shì,居然一唱一和……

  …………

  极北荒原基本已经不见人影,楚阳也打算与兄弟们打道回去了。在最后的三天里,再次搜刮了一些灵药之后,楚阳兄弟七人,雄纠纠气昂昂的踏上了归途!

  顾家的六位王座,也就shì现在天兵阁的六位高手,早已经跟随暗竹的人回去了。兄弟七个人这一路上,无牵无挂,走得飞快。

  唯有楚阳,在离开极北荒原的时候,回过头留恋的看了一眼。

  这里,两位至尊带走了我的梦!

  这里,我的师傅就从这里离开!

  不知道小舞会怎么样?

  不知道师父会如何?

  楚阳深深地吸了一口极北荒原特有的清凉空气,然后使劲的吐出来,似乎吐出了心中那一种莫名的感伤,淡淡道:“走吧。”

  在踏出极北荒原的同时,纪墨和罗克敌同时提出来负重前进;楚阳眼珠一转,兄弟七人,每人都背上了两千斤的星辰铁!

  比来的时候,足足增加了一倍! ◆
  但七个人你追我赶,却shì兴高采烈。各自谁都没有说,但却shì在心里暗暗的较劲:就看谁先撑不住!

  反正不shì我!

  每个人都觉得自己会shì撑到最后的那一个。

  ★一场别开生面的竞赛,就从这里拉开了帷幕。兄弟七人并没有想到,在万里之外,还有一场巨大的风囘波和麻烦,在等着他们。

  他们就这么轻轻松松的开着玩笑,一路长途跋涉,不紧不慢的往回走着……

 ■ 董无伤在想,回去后或者自己应该与哥哥谈一谈,但究竟要怎么谈……董无伤一边背着两千斤星辰铁挥汗如雨的赶路,一边在心里盘算着……

  顾独行在想:回去之后,自己shì不shì考虑提前与小妙姐完婚?▲■ 董无伤在想,回去后或者自己应该与哥哥谈一谈,但究竟要怎么谈……董无伤一边背着两千斤星辰铁挥汗如雨的赶路,一边在心里盘算着……

 dǒngwúshāngzàixiǎng,huíqùhòuhuòzhězìjǐyīnggāiyǔgēgētányītán,dànjiūjìngyàozěnmetán……dǒngwúshāngyībiānbèizheliǎngqiānjīnxīngchéntiěhuīhànrúyǔdegǎnlù,yībiānzàixīnlǐpánsuànzhe……

  gùdúhángzàixiǎng:huíqùzhīhòu,zìjǐshìbúshìkǎolǜtíqiányǔxiǎomiàojiěwánhūn?☆嗯,自己该怎么说呢?

  纪墨在想:回去之后shì不shì要将傲波扑倒?嘶~~~不过那丫头的虎背熊腰,自己还真有些发愁控制不住,万一被掀翻在地,那可shì丢死人了……嗯,可不可以了考虑一下迷香和☆èn,zìjǐgāizěnmeshuōne?

  jìmòzàixiǎng:huíqùzhīhòushìbúshìyàojiāngàobōpūdǎo?sī~~~búguònàyātóudehǔbèixióngyāo,zìjǐháizhēnyǒuxiēfāchóukòngzhìbúzhù,wànyībèixiānfānzàidì,nàkěshìdiūsǐrénle……èn,kěbúkěyǐlekǎolǜyīxiàmíxiānghé◎春囘药?……

  谈昙在抓耳挠腮:他们说的这些……貌似都很……那啥,嘿嘿,要不回去之后就找机会找到谢丹凤那小娘皮练练?

  芮不通在想:妈囘的,老囘zǐ也应该找一个了,怎么不知不觉的都成双■成对了?可我要去找谁呢?真shì伤脑筋,实在不行的话,就偷一个来得了……

  罗克敌则有些犯愁:我该不该说呢?老大能不能帮我呢?这事儿真怪了,不仅不长毛,反而也……唉,咋办呢……伤脑筋啊。我要shì说了老大会不会笑?我真shì太无地自容了……

  楚阳则一路赶路一路在想:这一次会回去中三天,该去找寻亡命湖寻找第四节九劫剑了……

  …………

  (关于‘崩毁关’,在这里说几句,这种盲目的自信,就在我们身上,也有,实在shì很可怕。拿自身举个例zǐ,在我写凌天传说的时候,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但在写异世邪君的时候,由于取得了一些成绩,顿时就心态不稳,感觉在这悠悠我还怕谁呀,还有一种老囘zǐ天下第一的那种心态。

  但实际上来说,我那时候就只算个屁而已……别人都不会正眼相看的,呵呵。那shì一种暴发户一般的心态,很扭曲。

  到了傲世的开局,我信心满满的开书,却☆迎来当头一棒,直接彻底把我打醒,才意识到自己错的多么离谱。

  所以,从那时候开始,就给自己定义一个位置:永远的新人!

  千万千万,不要以为自己很了不起。离开了读者离开了你们,真的就只s▲hì一个屁而已。我希望我能够在这种心态下,走的更远。

  现在的我,还shì偶尔会有不服不忿,距离破而后成,还shì远远算不上,但心态的沉淀,却让我成熟了很多。起码不再嫉妒不再怨天尤人,希望我早日可以到那种破而后成的境界吧,呵呵……)

  (昨天熬了会夜,赶出了这一更。我要去检查一下囘身体,呵呵,这几天有点儿害怕……晚上回来再更新。

  嗯,求月票推荐票,推荐票马上就要被爆菊了,大家伸伸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