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杀人,习惯了


  “寒毒入侵,在魂宠死时对魂宠师造成精神反馈时,将寒毒强行加入到这灵魂反馈中,如果没有及时以魂念进行抵挡,灵魂就会被冻结,身体化为冻肉。”陆衫离目光淡然的注视着战场上那化为冰渣的尸体,缓缓的开口说道。

  走入战场的是两人,但却只有楚暮带着冰空精灵缓缓的走回来.

  与之前不同,所有人看待楚暮的眼神都彻底变了,不再是质疑和轻蔑,而是带着jǐ分恐惧!

  枫香皱着眉头,虽然对楚暮的这个恐怖的杀人手法感到诧异,但是这样杀死同为魇魔宫的青年,简直就相当于给夏广寒多树立敌人。

  “恒海魇少!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杀我弟子!!!”青魇魔宫主人满脸愤怒,yī身杀气赫然释放,那种愤怒仿佛化为了火焰燃烧周围!

  “青主上,青年辈的恩怨由青年辈的人自己解决,你还是控制控制自己的情绪。”陆衫离看了yī眼已经有意图要杀楚暮的请魇魔宫主人,却是淡淡的说道。

  魇少是魇魔宫青年辈最高荣誉,魇魔宫中除却yī些更高职位的大人物外,没有什么人可以直接对其进行处置,哪怕犯下再重的罪过,所以不管是青魇魔宫主人还是蓝魇魔宫主人,除非楚暮对他们出手,否则他们绝不能对楚暮下手的。

  “可是这个家伙违反挑战规定!损我青魇魔宫人才,难道不要处置!”青魇魔宫主人又怎么可能善罢甘休!

  “敢提出挑战,就要做好付出生命的准备。”陆衫离淡淡的说道。

  陆衫离为魇少裁决者,他才有资格裁决魇少,他不打算处罚楚暮,青魇魔宫主人也拿楚暮没yī点办法。

  见陆衫离帮楚暮把这事压下,枫香也是稍稍松了yī口气,立刻严肃的对楚暮说道:“楚暮,青年辈挑战不能杀死魂宠师,你不要太过任意妄为。”

  楚暮抬起了眼皮,看了yī眼yī副教训自己mó样的枫香,却是淡淡的回答道:“我只是习惯了。”

  枫香没有想到楚暮这个家伙竟然这样无视自己的警告,脸上立刻凝结上了寒霜。

  楚暮目光扫过另外四个挑战者,语气漠然的说道:“如果你们担心输了会被我杀死,就放弃挑战吧,我的战斗方式不是小孩子之间点到为止的切磋。”

  四个挑战者到现在还没有从郭闲的死亡中恢复过来,如果不是陆衫离的解释,他们根本不知道郭闲是怎么死的,现在这个诡异的刽子手对自己说出这样的话来,顿时感觉到yī阵毛骨悚然。

  “魇魔宫的规矩也不是说改就改,我……我不喜欢改了规矩的战斗。”骊山魇少神情变得非常僵硬,yī改刚才那副可以轻而易举击败楚暮的态度,样子要多虚伪有多虚伪。

  “骊山魇少,刚才不是还说第yī个战斗的话别人就白来yī趟了,怎么现在又说出这样的话来。”陆衫离毫不留情面的点破了骊山魇少的那副虚伪的mó样。

  骊山魇少脸立刻涨红了,想要辩解,却根本不知道该怎么给自己找台阶下。

  众人的目光立刻鄙夷的看着非常窝囊的骊山魇少,开始小声的议论了起来,显然经过这件事后,这骊山魇少很难在魇魔宫抬起头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骊山魇少自己并不觉得觉得自己态度的瞬间改变有什么。

  六段的冰空精灵,却将五级技能冰剑施展出七级技能的效果,还是已经达到可怕的微控制,秒杀了五段的青魇魔不说,更是拥有最令人胆战心惊的含毒入侵。

  不考虑近战能力的话,简直相当于yī个恐怖的六段统领级冰系魂宠,骊山魇少自己最强的魂宠也才yī只五段四阶的统领级。

  骊山魇少并不认为自己比郭闲强多少,他可不想因为自己最初的鲁莽把自己的性命给搭进去,为了留的青山在,该丢面子他就果断丢面子。

  “你们三个呢?”楚暮目光扫过另外三人,开口询问道。 ◎
  楚暮并不知道挑战的规矩,所以也不知道不能杀人。

  不过就算有这个规矩,楚暮觉得自己还是会习惯性的把人给杀了。毕竟郭闲刚才露的破绽实在太明显了,面对冰系的魂宠,自己魂宠即将死亡竟然不使■用魂念守护自己灵魂,这种开放,简直就是诱惑楚暮再追加yī个寒毒入侵。

  “呃……阮山魇少说的是,我们也觉得这样随便改规矩不好。”另两个挑战者表情更是尴尬,非常果断的选择了放弃。

  “你不是不喜欢切磋形式的战斗吗,正好,我也是喜欢以杀戮为乐,你的战斗ràng我提起了兴趣。”就在这时,站在蓝魇魔宫主人身后的天季缓缓的走到楚暮面前,开口说道。

  灰色衣裳的天季这句话立刻就掀起了yī阵哗然之声。

  “天季要出手了!!”

  “就算把这四个挑战者都镇住了,可是这个恒海魇少也还没有资格和天季相提并论吧,天季怎么会主动提出战斗!”

  天季的出现是蓝魇魔宫主人的安排,不过,这yī次天季却是在蓝魇魔宫主人没有暗示的情况下自己走出来的,也就是说这位青年辈中令人又敬又畏的强者确实是对楚暮的强横产生了jǐ分兴趣。

  谁也看得出来,刚才的战斗悬殊太过明显了,yī□方面有些浮躁的人急攻心切,另yī方面他们很明显低估了囚岛之王的实力。

  而现在,知道了囚岛之王真正的实力之后,这场囚岛之王与天季的战斗说不定会非常精彩,很快就有人露出了兴奋的目光,希望这两个强■者大战yī场。

  “你可以休息两天,ràng你魂宠恢复到最佳状态。”灰色衣裳的天季开口说道,说完转身离开,却是没有理会蓝魇魔宫主人那jǐ分不满的情绪。

  “没那个必要,明天我就要离开,要战就现在。”楚暮说道。

  天季停下了步伐,转过身,那双无神的眼睛注视着楚暮,片刻之后才开口道:“也好,反正休息与不休息,你都得死。”

  迅速崛起的囚岛之王与名声远播的天季燃起战斗火焰!!

  在座的人眼睛都亮了,尤其是蓝魇魔宫主人,能够现在解决掉夏广寒的手下再好不过了,完全可以乘这个机会挫yī挫夏广寒的锐气!!!

  而jǐ乎被人们忽略掉的苏宇更是露出了笑容,看来不需要罗域魇少-杨洛森出手,楚暮就已经大难临头了!

  ……

  火热的战斗气焰立刻在坐席位置掀起之时,众人都没有留意到,yī位在四名白衣女子簇拥之下的面纱女子缓缓的走进了这里。而在这位尊贵的女子身边,正是素有“冷面刽子手”之称的夏广寒。

  “瑾柔公主!”

  “属下不知公主前来,未及时行礼,罪过,罪过。”周路棱第yī个反应过来,高呼yī声之后,立刻跪拜在地上。

  周◆路棱yīyī声惊诧立刻在人群中炸开,所有人纷纷将目光投向了那位尊贵优雅的女子身上,紧接着惊慌的跪拜在地上。

  “楚少爷,快,跟着其他魇少yī样行礼。”汀雨非常小声的提醒了楚暮yī句,说完之后立●刻蹲下身子,将头完全低下,根本不敢证实那位高高在上的魇魔宫小公主。

  看见这jǐ分熟悉的美丽身影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楚暮愣了愣,片刻之后才反应过来,看了yī眼那个虚伪无比的阮山魇少,缓缓的单膝半跪在地上,将右手放在自己胸口。

  魇少的为青年最高荣誉,在面对公主时没有必要劝跪拜,只要单膝半跪,低着头便可以了。

  而青魇魔宫主人和兰魇魔宫主人也都是需要行跪拜之礼,毕竟他们不属于内魇魔宫,尽管手中握有两大魔宫的权力,身份却是低微了yī些。

  “免了吧。”瑾柔小公主淡淡的说了yī句,迈着步伐缓缓的走向了主座上。

  免礼之后,其他人这才站起身来,略带jǐ分拘谨的坐在自己刚才的位置上。

  青年们yī个个眼睛都是亮了jǐ分,因为身份高贵的瑾柔公主出现在这里,素来对这位下公主有仰慕之意的这些青年们自然会感到无比荣幸。

  而像青魇魔宫主人和蓝魇魔宫主◇人这样的人物表情虽然恭敬,但是心中却在暗暗猜想公主前来这里的原因。

  “瑾柔妹妹怎么有闲情来此观看?”魇少裁决者陆衫离是唯yīyī个没有行礼的人,而且公主到来的时候,他始终坐在自己位置上,直到★rénzhèyàngderénwùbiǎoqíngsuīrángōngjìng,dànshìxīnzhōngquèzàiànàncāixiǎnggōngzhǔqiánláizhèlǐdeyuányīn。

  “jǐnróumèimèizěnmeyǒuxiánqíngláicǐguānkàn?”yǎnshǎocáijuézhělùshānlíshìwéiyīyīgèméiyǒuhánglǐderén,érqiěgōngzhǔdàoláideshíhòu,tāshǐzhōngzuòzàizìjǐwèizhìshàng,zhídào公主到来之时他才挂起了yī个温和的笑容对小公主说道

  瑾柔小公主优雅的坐在了陆衫离旁边的主座上,保持着yī个很平稳好听的语调说道:“正好有件事与陆大哥商量。”

  “我记得这个囚岛之王应该是你的新扈从,瑾柔妹妹有兴趣的话,不如先看看你的新扈从的实力吧,打断别人的战斗,总是不礼貌。”陆衫离不急不慢的说道。

  “也好,之前有听说,囚岛之王是战五人对吧?”瑾柔公主目光缓缓的落在了楚暮的身上,那双明眸之中依然是透着那令人难以捉摸的忧伤。

  楚暮目光与之对视,不过旁边的枫香立刻瞪了楚暮yī眼,冷冷的提醒楚暮,魇少在没有得到特权之前,是不能正视公主的。

  “呵呵,说来好笑,第yī个挑战者被杀死后,其他人都不敢与这个杀戮之王战斗了,现在是蓝魇魔宫-天季与他的战斗。”陆衫离笑着说道。

  陆衫离这么yī说,那四个挑战者更是无地自容,居然在仰慕无比的公主面前丢尽颜面了。

  (第二章送到!!!晚上还有两章,yī定会在十二点之前送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