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挟持公主


  三年前我曾经到过恒海,记得当时有个少年与我半个月乘船的经历,那个人应该是你吧?”瑾柔公主有些明zhī故问的意思。

  楚暮点了点头,继续等待瑾柔公主的盘问。

  “记得当时你携带一只月光狐和你的邪焰九尾妖狐楚怜形态非常的相似,我想zhī道你的那只月光狐现在在哪,还在你的魂宠空间吗?”瑾柔公主切入到了主题。

  “囚岛生存环境恶劣,奴仆级的魂宠已经很难适应那里的生存,在我进入魂师级别不久,宅便遭遇了不幸。”楚暮镇定的说道。

  “如果说你的这只魂宠遭遇了不幸,那么你仅有的两魂会受损一魂,又如何在那凶险的囚岛生存下来?”瑾柔公主很显然是察觉到了这一点。

  ◎“囚岛各种灵魂不少,也是天不亡我,在我的月光狐失去的时候,正好得到了一株修复灵魂的灵物,让我得以生存下来。公主为何忽然间这样询问?”楚暮反问了一句。

  “我只是想到了某种可能,想要证实证实。”▲瑾柔公主说着目光注视着楚暮的眼睛,想是要从楚暮的眼中看出一些说谎的迹象。

  只可惜,瑾柔公主并没有从楚暮的这双漠然的黑色眸子中看出什么,有的仅仅是一丝对自己难以完全克制的。

  瑾柔公主也见多了这样的眼神,算起来,楚暮还是比较镇定的一个,换作他人,这种情况下那双眼睛恐怕已经冒起了绿光。

  “很抱歉,我的八个护卫之中有不少是魔宫内的一些人特意派来对我进行监视的,有些事必须躲过他们的眼睛。”瑾柔公主看了一眼门外,低声对楚暮说道。

  楚暮点了点头,并没有觉得奇怪,毕竟像瑾柔公主这种人物,肯定会卷入一些勾心斗角的纷争之中的。或许这也是她独自一人为何总会忧郁的原因。

  “公主这样出入,应该比较危险,还是。些回去歇息吧。”楚暮不想让瑾柔公主再询问,自然摆出了一副贴身护卫,要考虑公主安全的样子。

  “不急。”瑾柔公主摇了摇头,美眸再次凝视着楚暮,对楚暮说道:“能不能让我看看你的冕焰之九尾炎狐。”

  楚暮愣了愣,没料到公主会提出这个要求,犹豫了一会,还是没有拒绝,念起了咒语,将mò邪给召唤出来。

  保持着楚怜状态的mò邪总是显得娇小可爱,毛绒绒的玲珑身子以及摇摇摆摆的九条小尾巴,看上一眼就又抱在huái里的冲动。

  瑾柔公主显然也是有些抵挡不了mò邪的这种诱惑,眼神变得前所未有的柔和,弯下身子,将小mò邪给抱了起来。

  “呜呜~~~”楚怜状态的冕焰之九尾炎狐比邪焰六尾妖狐更加可爱,毛发摸起来更加舒服,瑾柔公主脸上也浮起了一个淡淡的笑容。用纤纤素手抚摸着mò邪的脑袋,用手指从mò邪的脑后慢慢到mò邪的背部。

  楚暮注视着瑾柔公主,发现她在抱着mò邪的时候,透出了一种娴雅温和的气质,眸子中流露出的浅浅的笑意更是风情万种,令人心神一荡。

  “它叫什么名字?”瑾柔公主稍稍扬起了脸,眼睛注视着楚暮,开口询问道。

  “mò邪。”楚暮下意识的回答道。

  听见这个名字的时候,瑾柔公主的眼神立刻有所波动。因为她的印象没有错的话,她记得当初那只被自己抱着huái里看海的小家伙应该也是叫做mò邪。

  瑾柔公主或许记不住楚暮的名字,但是她却对mò邪印象深刻,楚暮此时说出同样的名字,自然就让瑾柔公主意识到了那个猜测很可能是正确的。

  “公主是不是想问为什么它的名字和我的月光狐一样,我的解释是,为了纪念我的第一只魂宠,所以给他们取一样的名字……。”楚暮跨进了一步,站在瑾柔公主半米不到的位置,带着一个邪魅的笑容对瑾柔公主说道。

  “哦?”瑾柔公主挑起了秀气的眉毛,似乎感觉到了气氛有些不对劲,目光注视着楚暮的时候,立刻就看到楚暮那张英俊却有几分邪异的脸庞。

  “但这不重要了,麻烦瑾柔公主互送我一程吧。”楚暮缓缓的将后话给说出来。

  瑾柔公主愣了愣,没有会意楚暮这句话的意思,但是当她感觉到自己huái里的那只可爱温顺的冕焰之九尾炎狐的爪子已经伸出,带给她皮肤冰凉冰凉的感觉时,瑾柔公主猛然的意识到了什么。

  “瑾柔公主,我zhī道你的实力很强,或许巴经达到了魂主级别,不过我的mò邪的确是你所猜的那样,拥有异变血统,它的天赋超出了普通的君主级,尤其是是速度方面,无论你是使用魂装、魂技、还是召唤魂宠,只要你有半点举动,它的爪子就会划破你的喉咙,所以还希望你配合。”楚暮开口对瑾柔公主说道。

  瑾柔公主确实没有想到楚暮有这种胆识和魄力,竟然先下手为强。瑾柔公圭孤身前来,对楚暮肯定是有所防备的,只是,她没有防备楚暮的mò邪,尤其是在自己主动将mò邪给抱起来的情况。

  楚暮自己也没有料到瑾柔公主会对mò邪完全放松警惕,所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楚暮决不能等到消息传到夏广寒那里,否则对mò邪更加了解的夏广寒肯定不会放过自己,而瑾柔公主的这次深夜造访,正是给了楚暮逃跑的机会!

  mò邪的消息一旦传到夏广寒那里,楚暮zhī道自己性命难保,而自己叛逃出魇魔宫,夏广寒也是要自己死,横竖都死,再加上一个劫持公主的罪过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
  “楚暮,你今天的举动的确让我很惊讶,不过你觉得这样有用吗。我的八个护卫有四个是别人的人,你若是能够挟持我离开这里,等于帮我脱离出他们的监视,我反而要感谢你。”瑾柔公主表现得还算镇定,手指依然◎轻轻的抚摸着mò邪的毛发……。

  “无所谓,反正他们不敢伤你。当然,你不想此时闹大的话,我们也可以私下处理。”楚暮凑近了瑾柔公主几分。

  现在可是没有身份之差,只有挟持者和被挟持者,楚暮也没有必要考虑什么冒犯不冒犯的。

  当然,楚暮也不至于色胆包天的乘这个机会去占这个公主便宜。再怎么说楚暮也是挺喜欢这个女人的。以后等实力zú够了,还是得把关系处理好,现在就弄得鱼死网破,肯定是不行的。

  “私下解决。”瑾柔公主果断的选择了这个答案,她可不想伴随着楚暮扬名立万的消息的传出,自己这位公主成为一个被挟持者的丑闻被天下人所zhī,那个时候,各种以讹传讹会让她更加寸步难行。

  “这就好,那么我们现在乘夜先离开这里吧,你只要一只抱着mò邪就好了。到了安全的地方,我自然会放你离开。”楚暮开口说道。

  瑾柔公主尽管还算是镇定,但是这样被挟持也是平生第一次,眼中多少还是闪过几分羞怒之意。

  事实上瑾柔公主身上有不少特殊的魂装,有一定的可能可以直接将mò邪和楚暮震飞出去。

  但是考虑到mò邪在邪焰六尾妖狐的状态就表现出了超越统领级顶级速度天赋,跨升到现在这个级别的话,速度肯定是更加恐怖!

  楚暮是囚岛之王,杀人如麻,换作他人瑾柔公主还会觉得对方可能未必敢下手,但是楚暮这个家伙秉性却实在不好说,瑾柔公主自然不想用自己的生命做赌注。

  说来也有趣,前不久,楚暮拿捏不准瑾柔公主的秉性,不能用自己和mò邪的生命做赌注,现在却是瑾柔公主不能确定楚暮的冰墙,拿自己的生命做赌注。

  楚暮让瑾柔公主跳出了窗子,瑾柔公主既然独自一●□人从那里来,那里肯定是没有护卫的。

  跳出窗子之后,楚暮却是立刻召唤出了自己的夜之雷梦兽,让瑾柔公主坐到夜之雷梦兽的身上。

  瑾柔公主也末表露出一些过激的举动,按照楚暮所说的跳到了夜之★雷梦兽的身上。

  瑾柔公主坐稳后,楚暮也立刻跳了上去,挨着瑾柔公主坐着……。

  粉背与美臀,勾勒出的是一道诱人无比的弧线。夜之雷梦兽的背脊也并不是很宽阔,这样挨着坐,肯定是有身体的接触,楚暮也是暗暗惊叹,这位瑾柔公主的身材不仅是看上去好,触摸起来,更是令人有些爱不释手,就连楚暮这种“正人君子”都忍不住有意无意的往前面蹭一点。

  瑾柔公主出身高贵,从小就接受各种礼仪,接触各式◇各样的大人物,所以很多人很多事她都能够表现出公主该有的淡定。但是与一个男人这样亲密无间的接触,时不时还有敏感部位的触碰,这种情况又如何淡定得了,面纱之下的那绝美容颜已经透出了一些红润,那双美丽的眸子更■是饱含羞怒之意!

  楚暮原本是打算平和的挟持瑾柔公主,到达安全地方分道扬镰,并不对其有什么太过分的举动,只不过,这么一共乘,楚暮坐huái不乱的能力也没达到太过的境界,还是触犯了这位公主的羞耻●底线,想必以后要打好关系,多少是有些困难了。

  当然,楚暮也意识到这点,只不过呢,反正都这样,无所谓了,以后能够关系缓和就缓和,不能的话,各走各的道吧。

  妖精之泪的效果在夜之雷梦兽达◇dǐxiàn,xiǎngbìyǐhòuyàodǎhǎoguānxì,duōshǎoshìyǒuxiēkùnnánle。

  dāngrán,chǔmùyěyìshídàozhèdiǎn,zhībúguòne,fǎnzhèngdōuzhèyàng,wúsuǒwèile,yǐhòunénggòuguānxìhuǎnhéjiùhuǎnhé,búnéngdehuà,gèzǒugèdedàoba。

  yāojīngzhīlèidexiàoguǒzàiyèzhīléimèngshòudá到六段之后还持续了一些时间,夜之雷梦兽现在也已经达到了六段三阶,夜舞的能力还是很难被其他人察觉到的。

  瑾柔公主自己也不想被那些监视自己的护卫zhī道自己被挟持,而且就算让他们zhī道,也未必能够让自己摆脱这个家伙的魔爪,瑾柔公主也很冷静的给楚暮指一条可以避开护卫的道路。

  夜舞之后,楚暮挟持着公主驾驭着夜之雷梦兽悄然往贾城城主府外飘去。

  “什么人,为何要躲躲藏藏!”

  忽然,一个雄浑的身影传出,下一刻楚暮立刻就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魂念压制而来。

  楚暮眉头一皱,听出了声音的主人是谁,果断的大手一楼,直接让瑾柔公主埋在自己的huái里,用低沉的声音说道!“不想自己被挟持的事满城风雨就不要说半句话,也不要挣扎。”

  瑾柔公主饱满优美的胸脯已经在微微起伏了,但是现在却被无耻的楚暮直接抱在huái里,整个脑袋都枕在他胸膛上身体更是面对面的亲密无间,这种侵犯已经让瑾柔公主眼含怒火了。

  “哦,是副城主贾青大人。”楚暮立刻让夜解除夜舞的状态,并且将魂念之声传给了那个出声之人。

  “原来是楚魇少怎么深夜还往府外游荡,并且带着一女子……。”贾青得zhī是楚暮之后稍稍放松了一些警惕。

  “贾青大人,您为何要多此一问呢,我楚暮也是堂堂男子。在公主身边,多少会有一些事不太方便,所以只能将中意女子,才能够尽兴尽情……。”楚暮表现出一副花丛老手的模样。

  “哈哈哈,那我就不打扰楚魇少雅兴了。”贾青立刻一副性情中人的模样解除了对楚暮的魂念锁定。

  楚暮也不再多说,直接带着被贾青误认为档次粉尘女子的瑾柔公主,让夜之雷梦兽稍稍加快了步伐朝着城主府外奔驰而去。

  离开城主府的过程中,楚暮分别遇到了不少高手,不过都是以同样的理由给搪塞过去。

  而终于可以不要被楚暮搂在huái里瑾柔公主那双美丽的眼睛早已经要喷出羞怒之火,恨不得直接开启自己的魂装力量将楚暮这个混沌给震飞出去,然后召唤出白魇魔将楚暮烧得一干二净!

  “到这里就可以了你还想把我带到哪里去!”离开了城主府之后,瑾柔公主的眼神就显得冰冷了几分。

  “已经走了这么远,又何必在乎这点。”楚暮没有让夜之雷梦兽停下,让夜之雷梦兽往贾城的南城门位置奔驰而去。

  夜之雷梦兽的奔跑速度很快,不过多久,便可以看见南城门外那一马平川的平原了。

  楚暮并没有着急着把瑾柔公主放下,一直奔出了城池很远的地方,在一片飘摇着无数如同芦苇和一块小小的平原池塘位置停下。

  “可以了,你下来吧。”楚暮从夜之雷梦兽的身上跳了下来,等瑾柔公主也下来的时候才念起了咒语,将夜之雷梦兽给收入到了魂宠空间之中。

  夜之雷梦兽虽然夜的隐形能力很强,方便逃走,不过瑾柔公主恐怕有什么可以识破隐藏能力的魂宠,让mò邪带着自己逃走还是更加安全的。

  一阵夜风从平原的深处吹来,扑打在瑾柔公主身上,不经意就将她那本楚暮蹭得有些凌乱的盘发给拨落,一头美丽的青丝飘舞着……。

  楚暮与瑾柔公主面对着站着,阵阵香风扑入楚暮的鼻中,让楚暮不禁多看了几眼这位浑身上下都透着诱人气息的公主。

  “就到这里吧,你若对今天的事感到恼羞成怒,就看看这些水,或许很快就能够平静下来。”楚暮指了指凌乱草丛深处的那一湾倒印这星空的水湾,淡淡的说道。

  瑾柔公主目光望去,果然发现了那片美丽的水湾,星辰点缀,印射出令人难以忘却的迷人光泽,这一刻,瑾柔公主心弦有着一阵奇异的波动……。

  “我走了,后会有期。”看了一眼略显失神的瑾柔公主,只是浮起了一个笑容,缓缓的转过身去,留给瑾柔公主一个孤傲的背影……。

  瑾柔公主立刻回过神来,注视着慢慢的朝着草丛深处消失的楚暮。

  “等等……。”瑾柔公主也不zhī自己为何要叫住楚暮。

  楚暮停下了步伐,转过身去,目光穿过那些在风中摇曳的夜草,凝视着这位总是会让楚暮有所触动的美丽女子。

  风中,发丝飘飘的瑾柔公主有着一种别样的韵味,想要走过去,将那柔柔的拥入huái中……。

  “怎么了?”楚暮开口问道。

  “我不建议你携带着mò邪,这样只会给你惹来杀生之祸,而你现在也根本没有能力保护好它。”瑾柔公主声音轻柔的传来。

  楚暮只是无所谓的开口道:“这些年我已经习惯生死徘徊,又怎么会在乎以后的生活。”

  “将它放在我这里,我可以保证当你实力zú够强大之后,zú够抵挡那些外界带给你压力的时候,我会将它还给你。”瑾柔公主说道。

  “你的好意心领了,不过,就算你是统治整个天下的女皇,可以提供给mò邪最好的培养方式,mò邪也只会陪伴在我这个丢失一魂的无名小卒身边。”楚暮没有再与瑾柔公主多说,转过了身,黑色的身影渐渐的消失在了夜草凌乱飘舞的平原之中。

  而片刻之后,一只毛茸茸的九尾小狐狸窜入了草丛,跟随着孤傲的楚暮身旁,朝着平原深处继续前行着……。

  (第八章送上……,这章是加长的,差不多顶两章了……,可以说是更新了九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