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封印之宠,自我毁灭


  “还不走?,楚越回头看了yī眼愣在原地楚蛰嘉,眉头微微yī皱。

  楚嘉看见楚越皱眉头,脸色也是微微yī变,立刻加快了步伐,跟上了楚越,心有余悸的看着楚越脸上的表情。

  楚嘉对自己哥哥非常的了解,遇到这种屈辱的事情,楚越绝对不可能表现出这么大度的……

  果然,与楚越走出山峰战场的时候,楚越脸上的那副表情立刻就垮了下来,眼神变得阴冷,连嘴角都有些抽搐。

  “大哥……”楚嘉跟在身后,小心翼翼的问了yī句。

  ““哼,你以为我真想让他加入我们大楚世家?”楚越冷哼yī声。

  “那大哥让他以旁系高手参赛是为了什么?”楚嘉不解的问道。按理说以楚越的性格,在这种比试上败了,他肯定会通过其他方式加倍奉还。

  “杀光他的魂宠!”楚越yī脸寒气的说道。

  楚越低估了楚暮的实力,这才导致了刚才非常丢人的yī幕出现,害得他居然要强壮出那副难看◇的德性,表现出很看好这个家伙的样子。

  楚越可不是那种心胸宽广的人,既然自己的魂宠无以yī敌三,那么就来yī场真正的较量,顺理成章的解决掉楚暮的魂宠!

  “还有,那个楚纤你不要去打主意○dedéxìng,biǎoxiànchūhěnkànhǎozhègèjiāhuǒdeyàngzǐ。

  chǔyuèkěbúshìnàzhǒngxīnxiōngkuānguǎngderén,jìránzìjǐdehúnchǒngwúyǐyīdísān,nàmejiùláiyīchǎngzhēnzhèngdejiàoliàng,shùnlǐchéngzhāngdejiějuédiàochǔmùdehúnchǒng!

  “háiyǒu,nàgèchǔxiānnǐbúyàoqùdǎzhǔyì了。”楚越叮嘱楚嘉道。

  “大哥,我好不容易……”楚嘉见楚越神情的变化就明白楚越有什么打算了,yī脸哭求的样子。

  “蠢东西,你已经和贾家的小姐订婚了,若是搞出什么不好的事端来,黄了这◎事,父亲非剥了你的皮不可,在所有的事情没有完全确定下来zhī前给我安分点!”楚越说道。

  楚越既然这样说,楚家又哪里还敢有半点违背,但是心里却早已经将这个yī样好色的家伙骂了好几遍。

 ●◎事,父亲非剥了你的皮不可,在所有的事情没有完全确定下来zhī前给我安分点!”楚越说道。

  楚越既然这样说,楚家又哪里还敢有半点违背,但是心里却早shì,fùqīnfēibāolenǐdepíbúkě,zàisuǒyǒudeshìqíngméiyǒuwánquánquèdìngxiàláizhīqiángěiwǒānfèndiǎn!”chǔyuèshuōdào。

  chǔyuèjìránzhèyàngshuō,chǔjiāyòunǎlǐháigǎnyǒubàndiǎnwéibèi,dànshìxīnlǐquèzǎoyǐjīngjiāngzhègèyīyànghǎosèdejiāhuǒmàlehǎojǐbiàn。

 ☆ “真看不出来,你竟然还有这样的能耐……”楚茜仔仔细细的打量着楚暮,忽然觉得楚暮英俊很多,甚至无形中透着几分神秘的感觉。

  楚纤也是惊喜不已,那双清澈的眸子在注视着楚暮的时候已经有了明显的变化◆ “zhēnkànbúchūlái,nǐjìngránháiyǒuzhèyàngdenéngnài……”chǔqiànzǎizǎixìxìdedǎliàngzhechǔmù,hūránjiàodéchǔmùyīngjun4hěnduō,shènzhìwúxíngzhōngtòuzhejǐfènshénmìdegǎnjiào。

  chǔxiānyěshìjīngxǐbúyǐ,nàshuāngqīngchèdemóuzǐzàizhùshìzhechǔmùdeshíhòuyǐjīngyǒulemíngxiǎndebiànhuà■,很难想象曾经差点无成为魂宠师的楚暮现在竟然这么厉害。

  楚暮现在还不到二十岁,驯养魂宠时间也没有多久,若是再给他几年,肯定会变得更强……

  “回去吧。”楚暮看了yī眼楚纤,却是淡淡的☆开口说道。

  事实上楚暮并不觉得楚越实力很强,从刚才他的七段紫森罗yī个技能都没有释放可以看得出,这个家伙对魂宠的掌控还不是非常到位,至于被称zhī为和自己平起平坐的顶级高手,明显是楚茜带这几分吹嘘的意思了。

  回到院子的途中楚纤和楚茜的问题就没有停过,尤其是楚茜zhī前鄙夷的态度yī扫而空,反而总是询问楚暮究竟如何将冰空精líng驯养到那种程度。

  六段七阶的冰空精líng施展出接近八级威力的技能,这种情况绝对是非常罕见的,楚茜自己也拥有yī只冰空精líng,虽然是达到了七段,但是战斗力却不及楚暮的这只冰空精líng的yī半。

  “你是怎么让冰空精líng领悟玄晶的?”楚纤也是对楚暮的冰空精líng感到万分好奇,开口询问道。

  yī只冰空精líng如果冰系天赋非常高,再领悟玄晶的话,就相当于高等统领级的玄晶冰晶líng,所以如果有办让冰空精líng领悟玄晶,战斗力肯定是提升yī大截。

  “玄晶魂珠……”楚暮简单的回答道。

  “啊?玄晶魂珠可是要接近500万金币啊,你哪来的那么多钱?”楚纤诧异的问道。

  这个问题解释起来就复杂了,所以楚暮也没有详细说明,只是转开了话题,询问起关于楚家比试zhī事。

  “这个楚家比试是每年举行的族内比试,yī般只要在族内的人,都会来参加,大部分是以老师为派系相互战斗,每yī个老师◇都会派遣出两名成员与其他派系的两个青年辈成员战斗,进行名次的争夺,获胜者可以得到丰厚的奖励,相应的派系的老师也会得到更多的资源。”楚茜现在很热情,楚暮问起的时候他立刻解释道。

  “这yī次因为◆魇魔宫小公主做客的原故,本来是打算推迟,不过这位魇魔宫小公主明显是来和我们楚家的高手切磋的,所以家主最后决定让小公主自成yī个派系,进入到我们族内的这次比试zhī中。”

  “哦,小公主是派什么人参赛?”楚暮立刻就询问道。

  “这个还没有定,那个什么楚暮肯定是会参加,至于另yī个人,似乎还没有确定,或者消息还没有传到我们这里,过几天应该就知道了。”楚纤说道。

  “奖励是什么?”楚暮问道。楚暮明显是更在意奖励,毕竟现在自己比较缺钱。

  “前三名都是价值五百万金币以上的魂装、魂宠或者líng物,后七名是价值三百万金币以上的赏赐,前十二名是价值二百万金币以上的东西,前二十名是价值yī百万金币以上的宝物。这些赏赐都是单单赏赐给获胜队伍的,如果获胜了,获胜成员还可以从老师那里还能够拿到yī份数额不小的奖励。”

  大楚世家也不愧是大楚世家,给弟子们的奖赏竟然会高得●如此离谱,楚暮的冰空精líng本身的天赋和努力,再加大概近千万的资金才打造成现在这种强大的战斗力,而只要获得前三名,那些庞大的资金就足以打造出yī只不逊色于自己冰空精líng太多的强大魂宠。

 ◎ 500万的奖励对于楚暮来说也算是不小的诱惑,楚暮自然得要好好考虑要不要参加这场比赛。

  回到楚纤的院子里的时候,楚暮也是被楚纤问话问多了,找了yī个借口说自己累了,便回到自己屋子里。

  按照往常的习惯,楚暮先将自己yī半的魂力喂养给了白魇魔,便开始静坐修炼。

  大概到了深夜,出去给楚暮招靠山的狸老儿摇晃着矮矮的身子回来了。

  “少主,我给您带了个老头来了。”狸老儿挥着短手臂开口说道。

  “想必这位就是少主了,果然相貌堂堂,有大家风范,老朽zhī前不知少主前来,勿怪勿怪。”楚暮还没反应过来,立刻就听到yī个诡异的声音传来。

  楚暮将自己的魂念释放,这才发现自己房屋的角落的阴影zhī处,不知何时出现了yī个有着山羊胡须的老者。

  “你是?”楚暮略显错愕的看着这个老者,这个老者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入自己房间,修为肯定非常了得,甚至很可能是因为同样拥有宠魅技能的原故,已经和某个夜行魂宠气息融合在yī起,行踪如同yī些妖língyī般诡异。

  “老朽乃魂殿七图zhīyī的临胤图,出自大楚世家,在大楚世家担任四大长老yī职,少主称老朽为图老就好可以了。自称为图老的老者yī脸和善的说道。

  楚暮对魂殿的职位并不是很了解,也不清楚所谓的七图代表着什么,不过大楚世家担任长老职位却让楚暮有些诧异。

  像大楚世家这样的大家族,家主和二家主为主,坐下便是长老,长老再下才是在家族zhī中带领弟子修炼的族师。

  也就是说这个身为大楚世家的长老职位可是要比楚纤的老师还要高yī个级别。

  “少主这次前来,难不成是◆寻找家父?”图老开口问道。

  楚暮还正打算问这个问题,图老竟然就先开口了,当下目光望向了狸老儿,用魂念问道:“这个老家伙可靠?”

  “可靠,事实上这个老家伙是您父亲的忘年zhī交,他是☆大楚世家唯yī会维护您父亲的人,不过您也知道大楚世家并不是这个老家伙yī个人说的算,尤其是近几年这个老家伙开始渐渐被孤立,有些势单力薄……”狸老儿开口说道。

  楚暮当下也点了点头,“既然是家父◇世交,那晚辈也应该称呼yī声大伯了。”

  “不敢当,不敢当。”老家伙立刻露出了yī副尴尬zhī色。

  “少主,别和这老家伙客气啦,魂殿七图虽然与女尊殿下不是同yī派系,但女尊殿下的职位★◇世交,那晚辈也应该称呼yī声大伯了。”

  “不敢当,不敢当。”老家伙立刻露出了yī副尴尬zhī色。

  “少主,别和这老家伙客气啦,魂殿七shìjiāo,nàwǎnbèiyěyīnggāichēnghūyīshēngdàbóle。”

  “búgǎndāng,búgǎndāng。”lǎojiāhuǒlìkèlùchūleyīfùgāngàzhīsè。

  “shǎozhǔ,biéhézhèlǎojiāhuǒkèqìlā,húndiànqītúsuīrányǔnǚzūndiànxiàbúshìtóngyīpàixì,dànnǚzūndiànxiàdezhíwèi要比他高上不少,他称呼您为少主是应该的,至于您父亲和他的交情,也是早些年的……”狸老儿yī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手里还晃悠着那个魂殿令。

  楚暮现在也正是迫切想知道关于自己父亲的事,便没有再矫情,立刻询问起来。

  “天芒人如其名,犹如天露锋芒,可以说是我们大楚世家的yī代传奇人物。起初因为派系纠纷,楚天芒被挤兑到了大楚世家旁系家族,我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是跟随着yī个分支,迁徙到了罗域的冈罗城……”

  楚暮非常认真的听着关于自己父亲的yī些故事。

  让楚暮诧异的是,自己父亲竟然是大楚世家现家主的第三子,因为母亲的身份略显卑微而被排挤出大楚世家,在外游荡。

  当时楚天芒年纪尚幼,随着年龄的成长,却是渐渐展现出了惊人的魂宠师天赋,经过多年的磨练,重新回到大楚世家,yī举击败了大楚世家所有青年辈高手!

  楚天芒对大楚世家心有怨气,因为某件事再次与家主发生争执,yī怒zhī下与家主断绝了关系,发誓再也不踏入沃古域大楚世家半步,便独自离开西界,四处闯荡。

  楚天芒在西界zhī外的事狸老儿和图老都没有说来,而图老也狸老儿都分别表示,事实上很多人也根本不知道横空出世的楚天芒究竟犯下什么罪过,究竟如何激怒了魂盟高手,导致被魂盟封印了他的魂宠,并且下达了禁令。

  zhī后,楚天芒便化为楚天承,以yī个非常普通的魂宠师身份为yī个小家族奔波忙碌着,或许也是有些疲倦了,楚天芒对这种生活也没有什么意见,随意而安的他反而觉得很舒适。

  直到楚暮遭到暗算,被他人掠走zhī后,楚天芒怒火中烧,开始酝酿着摆脱魂盟监视的方。

  “你是说,我父亲来大楚世家,其实就是为了摆脱魂盟的控制?”楚暮开口询问道。

  “是的,他是yī个守信用的男人,不踏入大楚世家就是不踏人……”图老说道。

  “那么他是怎么摆脱的,为什么我没有察觉到有魂盟的人存在?”楚暮问道。

  “少主,您现在尚幼,很多高人您肯定察觉不到他们的存在,而且有的时候并不是人监视着楚天芒,而可能是某个强者的魂宠……”图老说道。

  “唉,其实,他的愤怒不仅如此。”图老忽然叹了yī口气,开口说道。

  楚暮看着脸上皱纹甚多的图老,从图老的表情中可以看出自己父亲的事似乎远没有图老告诉自己的这么简单。

  “你就别唉了,有屁快放。”狸老儿yī别不耐放的样子。

  图老也不和这只动物计较,许久才开口道:“少主想必不知道封印的是什么意思吧。”

  楚暮点了点头。他确实不知道所谓的封印是什么概念。

  “封印,便是将魂宠师召唤的魂宠强行束缚起来,这就类似于魂宠叛逃的情况,只不过这只魂宠并没有叛逃,而是被封印在yī个戒备森严的地方,让这只魂宠无回到主人的身边,从而完全限制该魂宠师的力量。”图老说道。

  楚暮愣了愣,没有想到自己父亲竟然和自己情况几乎yī致,这也就是说自己父亲的魂全部被占据着,根本无召唤。

  “楚天芒yī共四大主宠,其中yī宠与魂盟抗争zhī时死亡,另外三大主宠被封印,其他魂宠全部被解除魂约。”图老语气有些沉重的说道!

  四大主宠,yī死,三封印,其他全部解除魂约!

  这简短的yī句话,却让楚暮心中掀起轩然大波!

  楚暮用魂宠叛逃,同时也解除过魂约,明白那种心líng断裂时撕心裂肺的痛苦,再联想这yī句对楚天芒的描述,心又怎能平静!

  “可以说,他回到冈罗城的时候,líng魂是残破不堪的,没有十几年根本恢复不了。”

  “而这并不算什么,真正让他怒发冲冠的是前不久发生的事。”

  “什么事?”渐渐图老的凝重的神情,楚暮隐隐猜到很可能就是因为这件事让楚天芒愤怒崛起,重新走上魂宠道路。

  “三大主宠虽然被封印封印,但是它们都能够感觉到主人的情绪,为了能够让楚天芒重新站起来,楚天芒的这三只陪伴着他yī同成长的三大主宠……在封印塔中……进行自我毁灭……”

  封印魂宠,自我毁灭!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楚暮感觉自己的líng魂深处剧烈的颤抖了!

  (这章稍稍加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