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初遇蛇人,斗师初显威【两章合一,|斗破苍穹_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 

第一百九十章 初遇蛇人,斗师初显威【两章合一,


  突然出现的赤背少年,让得双方都是略微一惊,不过片刻后,佣兵这方便是逐渐的平静了下来,既然来者是人类,那么他们相信,他至少不会帮zhe蛇人便是

  而那群蛇人,望zhexiāo炎这不之客,却是大为的恼怒,那名领头的蛇人,三角形瞳孔的眼睛阴冷的扫过xiāo炎,也不废话,手掌一挥,两名实力在五星斗者左右的蛇人,便是甩动zhe尾巴,满脸凶光的对zhexiāo炎冲杀而去

  抬了抬眼,xiāo炎轻嗅了嗅迎面扑来的淡淡腥风,微微皱了皱眉,然后手掌缓缓的握在玄重尺柄之上,脚掌轻轻抬起,然后猛然一踏,身形骤然间由极静转化成极动,一道人影犹如闪电一般,在众人的注视之下,快的与两位蛇人猛然交错而过

  “嘭,嘭”

  身形刚刚交错,xiāo炎的身形便是再次突兀停滞,而那两位满脸凶光的蛇人,则是如遭重击,身形剧颤的贴zhe沙面倒射而出,在倒射之时,口中的鲜血狂喷而出

  紧握zhe玄重尺柄的手掌微微松了松,xiāo炎舔了舔嘴,目光瞟了瞟那被重尺起码扇飞了几十米距离的两位蛇人,在这般重击之下,他们即使不死,那也得非得落个重伤下场了…

  “嘶…”

  xiāo炎与蛇人的交错,以及到蛇人的吐血倒射,期间不过短短十来秒而已,而这十来秒,胜负立分

  望zhexiāo炎这雷霆的一手,那十来名佣兵,嘴巴微微张大,脸庞上充斥zhe惊愕,目光愕然的盯zhe少年的背影,他们很难想象,在这具单薄的身体之内,怎么可能会隐藏zhe那般恐怖的力量?

  “这家伙…好暴力”微张zhe红唇盯zhe那犹如拍苍蝇一般将两名蛇人拍飞的xiāo炎那名性感女子,忍不住的失声喃喃道

  “嘿,雪岚,你们没事?”沙丘之上,那名男子满脸兴奋的拖zhe伤腿跑了下来,小心翼翼的绕开几名蛇人来到佣兵之中,冲zhe女子笑道

  “旦仔你不是回石漠城找救兵了么?怎么还在这里●?”望zhe男子那位被称为雪岚地性感女人柳眉微竖叱道

  被女子叱喝了一顿旦仔苦笑了一声指zhexiāo炎地背影道:“喏这不是救兵么?”

  “他?”闻言雪岚一愣目光回望zhexiāo炎皱◆眉谨慎地道:“他不是我们漠铁佣兵团地人?你怎么请动人家地?他提了什么条件?”

  “我也不认识他先前失脚遇见了他本来想请他去石漠城帮忙通报一声…”说到这里旦仔脸庞略微有些尴尬:“刚开始他没有理我可当我说出我是漠铁佣兵团地人后他便是忽然热情了起来而且还给我解毒丸疗伤药…“难道他与我们漠铁佣兵团有故?”雪岚纤手轻轻锊过额前地一缕沾染zhe香汗地青丝不经意间地风情让得不远处地一名蛇人眼中淫秽光芒大涨

  “可我从没听团长他们说过他们何时认识一名这般年龄地强者啊?看他先前出手地强度恐怕至少也是一名八星以上地斗者?”雪岚微蹙zhe柳眉疑惑地道

  “我也不知道”旦仔苦笑zhe摇了摇头道:“不过我想他应该没有怀意不然地话他又何必冒险来救我们?”

  “唉…救不救得走人还是问题啊,这次地蛇人里面,可是有三名九星斗者啊,最后不要救人不成,反把他也搭了进来”雪岚摇了摇头,有些担忧的道

  闻言旦仔一愣,讪讪的笑道:“我想…他应该能够应付,毕竟我可是和他说过蛇人地实力,他若是没有把握的话,怎么还会过来?”

  “你难道想和我说?他是一名斗师?”雪岚甩了甩一头那略微有些波卷的青丝,有些无奈的道

  “这…”旦仔张了张嘴,却是没有说出话来,虽然他心中颇为高看xiāo炎的实力,可斗师…他的年龄应该不过二十?二十岁不到就成为一名斗师?这如何可能啊?

  “唉希望他有底牌…”苦笑zhe摇了摇头,旦仔只得这样安慰道

  雪岚皱zhe柳眉沉吟了一会也只得颓丧的摇了摇头,现在的状况,只能寄托于面前的少年能够有zhe出乎人意料地表现了

  见到xiāo炎轻易击伤自己的两名属下,那名领头的蛇人三角眼瞳微微一缩,猩红的蛇信轻轻的吐缩zhe,森然道:“人类,在塔戈尔沙漠中得罪我们蛇人,可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

  xiāo炎淡淡的笑了笑,斜握zhe重尺,没有答话

  “若是识相,奉劝你现在离开,我可以不计较你伤我手下的过错”领头蛇人眼瞳中泛zhe阴寒,不过话语之中,却是透zhe一分忌惮与隐隐的阴毒,显然,先前xiāo炎地出手,也让得他不敢心存◆小觑

  “抱歉…”xiāo炎笑了笑,微微摇了摇头,简单的两字,却是有zhe无须商谈的语气

  “找死”被xiāo炎拒绝,领头蛇人那略微生zhe一些细小蛇鳞的脸庞上顿时浮现一抹煞气,手掌一▲xiǎoqù

  “bàoqiàn…”xiāoyánxiàolexiào,wēiwēiyáoleyáotóu,jiǎndāndeliǎngzì,quèshìyǒuzhewúxūshāngtándeyǔqì

  “zhǎosǐ”bèixiāoyánjùjué,lǐngtóushérénnàluèwēishēngzheyīxiēxìxiǎoshélíndeliǎnpángshàngdùnshífúxiànyīmòshàqì,shǒuzhǎngyī挥,阴冷的道:“一起上,杀了他女人抓回去好好享受”

  “嘶”听zhe首领下令,周围的蛇人在略微踌躇了一会之后,便是吐zhe蛇信,手持一把尖锐蛇矛,对zhexiāo炎围攻而去

  “伤员原☆地待命,其他人跟我上”瞧得蛇人竟然打算一起上,后面的雪岚柳眉一竖,纤手一挥,冷喝道

  “不用了,你们就待在那里,免得碍手碍脚”听得后面的动静,xiāo炎眉头微皱,无奈的偏过头,淡淡地道

  “你…”闻言,刚欲手持武器冲出来地雪岚脚步顿时停住,倒竖zhe柳眉,她还是第一次被人这般看不起,刚欲喝叱却是忽然想起面前的人可是他们唯一地救兵,当下只得忿忿的跺了跺脚,然后狠狠的剐了xiāo炎一眼,双臂抱在丰满的胸脯之旁,退后了一步,冷眼望zhexiāo炎心中嘀咕道:“小小年龄,就知道逞强”

  然而,雪岚冷眼旁观地神情并没有持续多久,便是缓缓的被一股震惊所覆盖,当然,为此而震惊的,还有☆zhe后面的所有佣兵

  在众人不远处,少年手持重尺而立,略微沉寂之后淡淡的紫色斗气纱衣,逐渐的笼罩了全身,在这斗气纱衣之外一袅袅紫色火焰,偶尔翻腾而起,颇为奇异

  “嘶…”望zhe少年◆zhehòumiàndesuǒyǒuyòngbīng

  zàizhòngrénbúyuǎnchù,shǎoniánshǒuchízhòngchǐérlì,luèwēichénjìzhīhòudàndàndezǐsèdòuqìshāyī,zhújiàndelóngzhàolequánshēn,zàizhèdòuqìshāyīzhīwàiyīniǎoniǎozǐsèhuǒyàn,ǒuěrfānténgérqǐ,pōwéiqíyì

  “sī…”wàngzheshǎonián身体之上地紫色能量纱衣,在场的所有人都是猛吸了一口凉气

  “这…斗气纱衣?他竟然真的是一名斗师?”睁zhe美眸,雪岚盯zhe面前的那道被包裹在紫色斗气之中的背影,俏脸上充斥zhe不可置信
◆   “……”众人面面相觑,唯有无语

  “好变态的家伙…这点年龄竟然便晋升成了一名斗师,要知道,两位团长今年也不过才是五星斗师啊”旦仔张大zhe嘴脸庞上表情犹如见鬼一般,呆滞的喃喃道

 ○ “难怪他敢一人便冲过来…原来竟然会是一名斗师”一名佣兵叹息了一声,苦笑道,声音中有些羡慕,也有些劫后余生的窃喜

  “这小家伙究竟是从哪地方冒出来的啊?从没听说过附近地城市什么时候出了这么变态○的一个少年啊?”雪岚皱zhe柳眉,轻声道

  “不知道…”对于这问题,周围的人都是同时地摇zhe头

  见状,雪岚也是无奈一笑,苦笑道:“算了不管他的来路了,反正看来,我们今天似乎是好运的★得救了”

  在xiāo炎召唤出斗气纱衣之时,对面冲杀而来的蛇人,明显也是一阵慌乱,看来,他们也是非常清楚能够召唤斗气纱衣是代表zhe什么

  斗师那是与斗者完全不同的阶别,若非没有变态的斗技或者功法做底牌,根本没有人可能完成这种越阶的挑战而至于变态的斗技与功法…难道谁能指望这些混得明显不太好的蛇人能够拥有么?

  所以这将会是一场一面倒地战斗

  召唤出了斗气纱衣,xiāo炎轻呼了一口气手掌紧握zhe玄重尺,望zhe对面那些惊慌起来的蛇人,嘴角泛起一抹冷笑,脚掌猛踏地面,随zhe一声爆炸声响,xiāo炎身形贴zhe沙面,暴掠而出

  “嘭”闪电般的出现在一名九星斗者的蛇人面前,xiāo炎眼眸冷漠,手中的重尺夹杂zhe凶猛的劲气,狠狠的砸在了对方胸膛之上,顿时,随zhe一声轻微的闷响,蛇人眼瞳一阵骤缩,然后一口鲜血夹杂zhe破碎的内脏,狂喷而出,同时,身体犹如▲炮弹一般,倒射而出,最后射进了一处沙丘之中

  电光火石之间,这名九星斗者连施展斗技地时间都未曾有过,便是遭受到了xiāo炎的致命攻击,由此可见,如今的xiāo炎,对付斗者,已经简约到了何种地步★

  眨眼间击杀了一名九星斗者蛇人,xiāo炎身形猛的一错,再次来到另外几名实力仅仅是四五星斗者蛇人之间,手中的重尺,在此刻几乎变成了拍子一般,将那几名仓惶逃窜的蛇人,全部拍得吐血而飞

  望zhe那场中几乎是一人独自表演的xiāo炎,雪岚与众位佣兵,皆是目瞪口呆,就算是一名斗师,那也不可能如此轻易的便将对方击杀得溃不成军?不管如何说,对方也有三名九星斗者啊,可这短短一个照面…便是损失★了一名九星斗者,以及其他的好几名普通蛇人,这…

  目瞪口呆地面面相觑了一眼,众人也只得叹息zhe摇了摇头,这家伙地实力,似乎比普通斗师还要强上许多啊?

  瞧zhe那短短几回合,己方便是☆损失这般惨重,那名领头的蛇人三角眼瞳中顿时涌上了一股嗜血地狰狞,与仅剩的另外一名九星斗者蛇人对视了一眼,脸庞上皆是涌起了一抹凶光,手中紧握zhe尖锐的蛇矛,蛇尾在沙面之上诡异的一扭,两人成八字形,对zhexiāo炎怒攻而去

  看两人的这般熟练的配合,明显是经过长时间的训练两杆蛇矛诡异探伸,在蛇矛之间,一抹淡淡的猩红色若隐若现,显然是被涂上了剧毒

  手中地重尺将最后一名蛇人拍飞,感受到身后急射而来的森寒劲气,xiāo炎重尺豁然后移随zhe一阵叮当声响,将两杆刁钻刺来的蛇矛,抵御而下

  “噗”瞧zhe攻击被挡,两名蛇人几乎是不约而同的猛然张嘴,两道腥臭的幽青气体,对zhexiāo炎迅喷射而去

  “小心蛇毒”瞧zhe两名蛇人的举动,雪岚俏脸微变,急忙喊道

  雪岚地喊声刚落,xiāo炎体外的斗气纱衣便是一阵急涌动然后迅将xiāo炎身体所有部位,都是包裹在其中,而凡是接触到紫火纱衣的青色毒气则全部被焚烧成一片虚无,逐渐升空消散

  脸色淡漠的抗下这波毒气攻势,xiāo炎脚掌猛然一踏,身形瞬间出现在那名领头蛇人面前,手中重尺迅举起,然后狠狠的对zhe他脑袋劈砸而去

  突然穿过毒气近身而来的xiāo炎,让得领头蛇人脸色狂变,危机关头,蛇尾忽然一阵诡异的摆动随zhe一阵奇异的梭梭声响,身体顿时犹如蛇爬一半,后退了几米,险险的避开了xiāo炎地致命攻击

  避开xiāo炎的攻击之后,领头蛇人依然有些觉得不保险,蛇尾急摆动,身形也快的后退zhe

  然而后退刚刚持续了几秒时间,一阵怪异地狂猛吸力,猛的自不远处的xiāo炎掌心中喷涌而出顿时,那措不及防的蛇人头领,便是被吸得再次对zhexiāo炎飞去

  抬眼望zhe那满脸恐惧飞来的领头蛇人,xiāo炎一声冷笑,脚掌再次猛踏地面,身体犹如大鹏一般,急拔高,然后闪掠至蛇人头顶上方之处,手中重尺轰然砸下

  “嘭”鲜血伴随zhe脑浆从空中飞洒而下一截躯体,迅坠落然后被砸进了黄沙之中,片刻后,黄沙坑洞,也是在流动的黄沙中,逐渐消失

  望zhe首领死亡,最后一名九星斗者的蛇人,脸庞上也是涌上了一抹恐惧,嘴中发出几声尖锐的嘶鸣声,然后蛇尾一摆,身体快的对zhe沙漠深处逃窜而去解决掉这名领头蛇人,xiāo炎身体凌空一番,身体微旋,借助zhe旋转地力量,手中玄重尺猛的脱手而出,对zhe那逃窜的蛇人暴射而去

  “噗嗤…”重尺闪电般的掠过天际,快的追上蛇人,最后从其脖子之处,飞射而出,带zhe殷红的血腥,插进了黄沙之中,只留了一个尺柄在外

  脚掌重重的踏上沙面,xiāo炎的脚掌深陷了半尺,轻喘了一口气,缓缓的抽出脚掌,慢慢地行至玄重尺处,手掌握zhe尺柄,将之一把抽了出来

  用纱布将尺身上的鲜血搽净,xiāo炎将之随意的插在后背的尺套之上,然后缓缓的走向那十来名已经石化的佣兵

  “喂,你们没事?”走得近了,xiāo炎站在那名性感女人面前,笑问道

  “没…没事”美眸在xiāo炎那的上半身扫过,雪岚倒并未因此有什么害羞的表情,在这沙漠之中,女子的风气较为开放地,而且她又经常混迹在佣兵堆之中,自然没有那些温婉小姐一般娇羞矜持,看个男子半,倒不至于羞红俏脸

  “你…”雪岚眨了眨眼睛,然后对zhexiāo炎轻笑道:“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地相助,不过还是得对你说声谢谢,不然的话,我们地下场……我叫雪岚,是这支小队的队长,同时也是漠铁佣兵团中的一支分队“xiāo炎”xiāo炎笑zhe点了点头,道

  “xiāo炎?●似乎有点熟悉?在哪听过?”听zhe这名字,雪岚微微皱了皱眉,在心中思虑了一会,却依然没有想出个头绪,只得无奈的摇了摇头,抬头对zhexiāo炎笑道:“你接下来打算去哪?如果有时间的话,我想请你去一趟石▲漠城,我们漠铁佣兵团恩怨分明,你帮了我们,这恩情我们会酬谢”

  “石漠城距离这里并不远,半个小时的路程,应该变能到达,并不会太过拖延你的时间”似乎是生怕xiāo炎拒绝,雪岚连忙又补充道

  闻言,xiāo炎笑zhe点了点头既然来到了石漠城,自然是要和两位多年不见的兄长见上一面,虽然最近几年他们因为自己事业的繁忙,很少回到家族,不过年少时的兄弟感情,依然让得xiāo炎对他们感情颇深,在那xiāo家之中,除了父亲与薰儿之外,便是两位兄长小时候对他最是照顾

  “不知道薰儿那妮子怎么样了…一年时间了啊”回忆之中,那身zhe青衣的淡雅少女,忽然毫无预兆的浮现在了xiāo炎心中那柔柔地一颦一笑,都是让得此时的xiāo炎心神颤动

  一年的时间,苦修占据了xiāo炎的大部分空间,直到此刻思绪的忽然开启,xiāo炎这才尝试到那思念的感觉缓缓地吐了一口气,xiāo炎抬起脸庞,略微有些扭曲的半空中,少女背负zhe小手,轻灵的身姿让得xiāo炎心中猛的涌起一股想要立刻结束苦修,前去迦南学院的冲动…

  念头刚刚出现,便是让得xiāo炎打了个颤,狠狠的摇了摇头,将之强行压制在心底,那丫头的秘密实在太多,若是自己不努力提升zhe实力,恐怕会在她面前自卑死

  出来历练了这么久的时间,xiāo炎也是明白了玄阶功法的可贵可要知道,当初薰儿可是随便一掏,就是拿出了一卷玄阶高阶地功法,由此,xiāo炎也能感觉到她身份背景的神秘与庞大

  再有,对于薰儿的修炼度,xiāo炎可是亲身体验过地,这一年时间,还不知道那妮子会蹦到什么级别去说不定比自己还高?

  “唉,不知道她在迦南学院过得怎样?不过以这妮子的容貌与气质…恐怕那追求者不会少?可以薰儿那什么都不在乎的淡然性子…应该没啥男子能让她动心?”摸了摸鼻子xiāo炎却是咧嘴自恋的一笑,每次在想zhe这些问题时,他都会有些庆幸,庆幸自己当年在那误打误撞之下,竟然莫名其miào的将这妮子的心给抓了过来

  “不过…天可怜见,小时候我只是想试试那斗气究竟是不是真的存在而已啊,我那年龄,懂个屁的温养脉络啊…不★过为什么我竟然一试就试了好几年?…难道我那时候就对薰儿有不良企图了?怎么可能…”心中忽然钻出一些莫名其miào的问题,让得xiāo炎有些神经质地喃喃道

  雪岚偏头望zhe身旁突然沉默,并且脸色●不断变幻的xiāo炎,不由得有些愕然,好片刻后,方才轻碰了碰他:“喂?你没事?不会是中毒了?”

  “啊?哦…呵呵,抱歉,分神来,我没事”从回忆中苏醒过来,xiāo炎一愣,望zhe周围那些正盯zhe自己的众人,不由得歉意的摇了摇头

  “如果没问题的话,那我们现在变启程回石漠城?怎么样?”雪岚偏头对zhexiāo炎询问道

  “呵呵,好”xiāo炎笑zhe点了点头

  “费●高,去将驼马车拉出来”见到xiāo炎点头,雪岚转身对zhe一名佣兵挥了挥手,吩咐道

  “好勒”一名佣兵笑zhe点了点头,然后飞快的窜进不远处的沙丘,从中拉出一匹驼马马车,马车拉了过来,xiāo◆炎这才发现,在马车的后背箱里,有zhe两头一阶魔兽的尸体,看其上面尚未粘稠地鲜血,应该便是雪岚他们这支小队的猎物了,这种沙漠之中的马车体积并不大,而且由于其内现在已被魔兽尸体所占据,所以想要用它作为坐骑,却是明显不可能了

  “你先带zhe东西回石漠城,和团长他们汇报一下这里的事情”对zhe驾驭zhe马车的佣兵挥了挥手,雪岚熟练的下zhe命令

  “嘿嘿,好,我相信团长他们会很高兴认识一位朋友的”佣兵对zhexiāo炎和善的笑了笑,然后脚掌在驼马屁股上一踢,带zhe猎物,快的对zhe石漠城飞奔而去

  望zhe那快消失在视线尽头地马车,xiāo炎笑了笑,随意地从纳戒中取出一套衣衫穿在身上,率先对zhe马车行驶的方向快步走去

  见到xiāo炎动身,雪岚也是赶忙催促zhe手下

  “队长,你觉不觉得,xiāo炎似乎和两位团长…似乎有点像啊?”盯zhexiāo炎地背影,旦仔将东西装好,忽然出声道

  “呃?”闻言,雪岚一愣,目光转向xiāo炎的背影,片刻后,心头忽然猛的一动,轻身道:“我似乎听团长说过,他们有个弟弟?”

  “呃…我也记得,就是那个,实力一直诡异的在斗者之下徘徊的小家伙?呵呵”

  “团长的弟弟…似乎…也叫…xiāo炎?”雪岚眨动zhe修长的睫毛,香舌舔了舔红唇,回想起事情的始末,片刻后,俏脸逐渐的被一片惊愕所覆盖

  晚了几分钟,抱歉,两合一,今天又是保持了一天三,只想告诉大家,土豆在很努力的码字,谢谢,请您点击下方的推荐yuepiao支持作者,给土豆点动力,谢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